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下載
  3.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4. 第232章 北辰靖王找上門來抓小姐了

第232章 北辰靖王找上門來抓小姐了

作者: |返回: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TXT下載,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epub下載

身後屏風裡,忽地咕咚一聲。

鳳乘鸞再回頭看時,詩聽忙碌的小小身影,不知何時換成了一道窈窕修長、凹凸有致的影子。

一身綾羅,包裹地曲線分明,手裡端著一桿煙槍。

「鳳三小姐,好久不見,打擾了。」

濃重的煙嗓,低沉婉轉,一聽便知,是紅綃!

「你來這裡做什麼?」鳳乘鸞瞥了眼長鳳刀,她若是敢在這裡生事,她就拿她試刀!

「鳳小姐別緊張,」紅綃該是在銷金窩那種地方活得久了,就如成精了一般地善於洞察人心,「公子只是命奴家來告知你,令堂的君子令,不小心丟了。」

鳳乘鸞心中一驚,人卻紋絲沒動。

君子令出,群雄俯首,那是號令江湖黑白兩道的信物,娘怎麼把它弄丟了?

「君子令有失,為什麼是他來告訴我?還有,那玩意不過是個木頭牌子,丟與不丟,又與我何干?」

「呵呵,」紅綃手中的翠玉煙槍挽了個花,「聽說啊,君子令里,藏了個天大的秘密,而那個秘密,就在太庸山中。誰若是能解開那個秘密,誰就能成為這天下的至尊。這個天下,可不僅僅是小小的南淵,還有北辰,東方諸國,西部大荒,凡太庸天水母儀之地,一切皆在掌握。」

她扭著腰肢,從屏風后繞出來,緩行至鳳乘鸞身邊,驕傲地斜睨了她一眼,「話兒,奴家帶到了,『靖王妃』不會只顧著在這裡享受榮華富貴,濃情蜜意,任由自己的娘忙得焦頭爛額,出生入死,對吧?」

鳳乘鸞坐直了身子,冷冷道:「溫卿墨還真是操碎了心。替我謝謝他,這些話,我收到了,你可以走了。」

紅綃用鼻子笑了幾聲,「對了,公子他讓我順便提醒你一下,說太庸山地勢天險,路途崎嶇,如果鳳三小姐要去,千萬要小心,莫要半路丟了,被野人搶去生娃娃,就怪可惜的了。」

鳳乘鸞將手中長刀一頓,「不好意思,丫鬟被你敲暈了,沒人送客,請自便。」

「呵呵呵……」紅綃妖里妖氣地笑著,毫無顧忌,剛才從窗戶進來,這會兒又從門口大模大樣走了出去。

她方一走,鳳乘鸞立刻蹭的站了起來,抓了筆墨草草寫了個四了個字,折了個紙飛機,用鎮紙壓了,便提上長鳳刀沖了出去。

——

阮君庭是第二天黃昏時候才回來的。

他忙得幾日沒睡,臉色有些憔悴,卻精神甚好。

新到的這一批彎刀,分發給殮屍營后,稍加訓練,便將戰力整整提高了不止一倍。

下一批兵器的樣式細節和價格也全部談妥。

武文勛押送那六十萬兩賞銀的車隊,已經依稀從天機關上能望得見,就像送上門的肥羊,等他開宰。

而最重要的是,王府的房中,還有個靜待他歸來的佳人。

可那暖閣的門一開,佳人沒見,只見到佳人的丫鬟跪在屋中央。

「王爺饒命!」詩聽慘兮兮地跪在地上,一小團。

阮君庭的臉當場就涼了!

鳳姮!定是又跑了!

「什麼時候的事?」他已經不需要詩聽解釋了。

「昨……昨天……」,詩聽小心地跪在地上,膝蓋隨著他轉了半圈,「王爺,您聽奴婢解釋。」

「不聽!」阮君庭掃視了眼屋內,床榻整整齊齊,屏風后還有涼透了的洗澡水,桌上,一隻紙飛機。

他將那飛機展開,露出右邊兩個字,「等我」。

等,就是不要去找!

「混賬!」阮君庭牙縫裡崩字。

詩聽急死了,「王爺,您聽奴婢說,小姐突然離開,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她……,她本來都打算洗得香噴噴地等您回來了!可是誰知突然不見了……」

詩聽說完,將頭低得不能再低,很不得找個地縫兒鑽進去。

阮君庭斜睨了她一眼,「這麼說,你什麼都不知道?」

「奴婢……,奴婢被人敲暈了,」詩聽抬起頭,「您要不信,可以看,現在腦勺上還有個包呢!」

阮君庭拿著半隻紙飛機的手一抖,將剩下的半邊展開,上書兩個龍飛鳳舞的狂草大字,「睡你」!

等我睡你!

鳳姮,你這個混賬!

阮君庭將手裡的紙狠狠一團,塞進懷裡。

「備馬!」

……

王爺要去抓媳婦,誰都不敢攔。

詩聽偷偷扯了扯夏焚風的衣袖,「怎麼辦?」

小姐這次離開,沒有帶上她這個笨蛋丫鬟,必是要去做十分危險的事!

她不跟王爺說,也必是有她的道理。

可王爺若是不去,小姐有危險,誰救她?

詩聽急得淚珠在眼眶裡打轉,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眼下秋雨影不在,夏焚風雖然勇猛,卻是腦子裡沒那麼多彎彎繞的,只好硬著頭皮去了阮君庭馬前,「殿下,武文勛馬上就要到了,您這個時候離開,之前的一切安排,恐怕都要前功盡棄了。」

他抓抓頭,「不如,您再等幾日?至少,等老秋來了,交待幾句再走啊?」

阮君庭現在焦心的是鳳姮,「本王在與不在,雨影都知道該怎麼辦。這件事就算不成,也來日方長。」

這個節骨眼上,她被人調走,對方必定來者不善,而且,擺明了是在替武文勛解圍!

一日一.夜的時間,若馬不停蹄,她人也快該過了守關山了!

這時,西門錯和尹丹青從遠處匆匆跑回來,「查到了!查到了!」

「你兩查到了什麼?」

西門錯叉著腰,大口喘著粗氣,「查到了,鳳家出……出事了!君子令……丟了!」

「果然是鳳家出了事!」阮君庭眉頭凝成一個川字。

君子令丟了這麼大事,豈能隨便讓外人知道!

此前他們一點風聲都沒收到,現在鳳姮走了,西門錯和尹丹青出門就能將消息打聽回來。

只能說明,是盜走君子令的人在故意散播消息,目的是要借著鳳姮的手將阮君庭從北辰引開。

阮君庭雙手中的韁繩左右緊了緊,此時若是走了,便是中了敵人調虎離山之計。

可若是不去鳳姮,不要說她出了什麼事,哪怕只是龍幼微有所閃失,那也是她的母親,他這一生又該如何後悔今日的決定?

「尹丹青留下善後,協助孟虎保護皇上,西門錯隨本王來,所有人上馬!出發!」

「喏——!」

詩聽兩隻小手藏在衣袖中,緊緊摳著指甲,嘴角綳成一條直線,眼看著阮君庭帶著夏焚風等一隊影衛,消失在視野中。

「夫人和小姐會不會有事啊?」她小聲問尹丹青。

尹丹青想了想,「王爺親自去了,應該就不會了吧。」

……

守關山邊境上,鳳乘鸞一路一人一馬連破數道關卡,直到遠遠地望見兩國交界上,有應麟帶兵等在那裡。

「應將軍,讓開!」她一聲吼,胯.下的馬卻絲毫沒有減慢的意思。

應麟哈哈朗聲大笑,「我當是哪兒來的女英雄,單槍匹馬敢來挑魔魘軍鎮守之地,原來是王妃來了!」

「知道了就快讓開!」鳳乘鸞拿捏不準應麟的身手,上輩子她在阮君庭王帳前連過二十人後,才遭遇他,當時已是強弩之末,這人到底有多厲害,她並未真正領教過。

但若直接單打獨鬥,她應該還有幾分勝算!

應麟策馬迎了上來,在路中間一橫,沖她喊,「王妃娘娘,您這是趕著回門啊?還是咱們王爺給您氣受了,想回娘家評理去?」

這小王妃擺明了是在逃走,到底什麼原因,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一定是王爺太勇猛,王妃受不了!所以哭著回娘家了!

他要是這麼讓她從自己手底下過去,到時候王爺晚上想媳婦,憋悶了,還不把火氣都撒在他頭上?

絕對不能讓她走!

「讓開!」鳳乘鸞根本沒時間與他廢話,她這一路趕回家中,就算晝夜不休,也要十天左右的時間。

君子令若是真的已經丟了,這段時間裡,不知會發生多少事!

她不可能明知母親有難,卻因為別人三言兩語的阻撓就回頭!

然而,應麟一人一馬,橫在路中央,已收了嬉皮笑臉,「王妃娘娘,一無聖旨,二無王爺的手諭,三無通關文書,任何人等,不得打此越過邊境!就是您,也不行!」

鳳乘鸞策馬如一支離弦的箭飛馳而來,「再說一次,讓開!我沒時間與將軍扯淡!」

應麟從腰間拔刀,「職責所在,王妃恕罪!」

「那就得罪了!」鳳乘鸞話音方落,一人一馬已衝到近前,手中長鳳,揚刀便起!

應麟見這一刀,果然霸氣四射,於是牟足了勁兒去接!

結果,哎?沒接著!虛招!

頭頂一道影子嗖地飛了過去!

轟——!

應麟的馬,被鳳乘鸞的馬直衝腰間,整個撞飛了出去!

鳳乘鸞腳尖點地,踏起煙塵,揮刀挑了個邊境守衛,飛身奪了馬,刀柄狠狠揍了馬屁.股!

那馬嗷地一聲長嘶,便瘋了一樣,撞開一隊守衛,徑直衝過了邊境!

被騙了!

應麟被兩隻馬壓了身子,又連人帶馬滾了兩滾,仗著皮糙肉厚,才沒被壓死。

這會兒好不容易爬出來,滿身都是泥,對著國境那一頭吼,「小王妃!你不厚道!你耍詐!」

鳳乘鸞進了南淵邊境,勒住韁繩,回眸一笑,「喊了幾遍,叫你讓開,你偏不聽!怪誰?」

過了國境,就是鳳家軍的地盤。

這邊動靜大,羅奔已經率人趕到,見她一路風塵,又是一個人闖了過來,就知道不是正經回門。

「喲!三小姐,這怎麼逃回來了?北辰靖王待你不好?」

鳳乘鸞顧不得耽擱,只草草交待:「羅叔叔,我要回家辦點事,辦完了馬上就會回去。邊境這裡,麻煩您增派人手,加強守備。北城那頭,靖王若是來了,你們就以死威脅,決不能放人過來。」

羅奔虎著臉,「三小姐,您這是拿羅叔叔小命開玩笑啊?您那夫婿的大駕,誰敢攔?你以為他丟了媳婦,會在乎旁人的死活?」

事到如今,鳳乘鸞也沒辦法,只好厚著臉皮哄他,「你放心,只要阮君庭還顧及著要喊我父帥一聲爹,他就不能殺鳳家軍。總之,你千萬千萬,不能放他來南淵!他要是硬闖,你們就所有人一起喊『北辰要開戰了』,阮君庭就不敢貿然動手了。」

羅奔一雙眼珠子不小,咕嚕嚕轉了轉,三小姐是被北辰魔魘軍用萬人橋接過去的,現在,卻一人一馬逃了回來,此事可非同小可!

「可是,小姐,您是和親的公主,這突然逃回母國,百花城那邊……」

「羅奔!」鳳乘鸞瞪眼一聲吼,「你就不能假裝沒看見我?要是再磨嘰,我就真的回不了家了!」

她無暇多言,扯著韁繩,又回望了一眼北辰,便狠心扭頭打馬去了,再不回頭!

身後,羅奔還在喊:「這就走啊?不吃個飯啊?」

「不吃了!」

她連口水都顧不上喝,這些日子,為了搶時間,連睡覺都在馬上小憩一會兒,一路跑死了好幾匹馬,不敢稍作停留。

她生怕娘那裡不知已出了什麼大事,自己回去晚了,就再也看不見了。

前世里,鳳家門前慘白的魂幡如一個魔咒,印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鳳乘鸞完全不顧坐騎的死活,只要快點,再快一點!

雖然知道阮君庭一定會來,可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能將他甩開便好。

君子令是南淵的事,是鳳家和龍氏的事,是君子門的事。

雖然她很想跟他當面道別,與他好好解釋,可是,她知道,只要她說了,他根本不會聽她的話,必會放下一切來守著她。

但是,他不該被牽扯進來。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該捲入這些江湖恩怨和爭名奪利之中。

——

南淵的風,是溫潤如水的。

是從小吹拂著她長大的風。

沒有北辰那麼凜冽、浩蕩,卻是細膩綿長。

鳳乘鸞穿得衣裳,一路走一路從棉衣換成單衣,到了百花城時,身上穿得也不知是在路邊哪家院子里順來的村婦衣裳。

她並未驚動任何人,在離鳳府後門百多步的地方棄了馬,趁著周圍沒人,就偷偷溜了進去。

府里,一切輕車熟路,她轉了幾圈,便在聽雨樓下,聽見裡面鳳于歸和龍皓華的聲音,還有外婆顧明惜也在。

娘呢?

娘的大嗓門呢?

她偷偷捅了窗紙,向裡面張望,父親還是老樣子,外公也依然身形挺拔,只是頭髮好像更白了,輪椅上的外婆氣色好了很多,卻怎麼使勁兒看,也找不到娘。

她正心急,沒注意身後,肩頭被人一拍,「什麼人!」

一回頭,見是尹正。

「小……小姐!」尹正當場就呆了。

窗子,吱呀一聲開了。

鳳于歸站在窗前,身後還有龍皓華和顧明惜。

三雙眼睛齊刷刷,直勾勾看過來!

周圍霎時間,特別安靜,連喘氣聲兒都沒有。

鳳乘鸞站在窗前,沒敢動坑兒。

鳳于歸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終於憋了半天,吐了一句,「你……你這丫頭……!」

「嘿嘿,爹……,我……,嗷——!」

鳳乘鸞被她爹抓了肩膀,從窗子撈了進去,之後,兩扇窗戶被砰地關了起來。

「老尹啊,你什麼都沒看見。」屋裡傳出鳳于歸的聲音。

「哎,老爺,我確實什麼都沒看見啊。」尹正在窗外利索地答了。

說完,又有些憂心。

怎麼小姐一個人這麼狼狽地回來了?

她這是偷跑回來的啊!

她回來了,那丹青呢?

尹正也不敢這就進去問,也捨不得走,就只好在聽雨樓附近轉悠著,想等三小姐出來再問上一句。

屋子裡,三個人圍著鳳乘鸞,眼睛都綠了。

龍皓華又看了眼四周,見窗子都關了的,才開口,「你怎麼回來了?」

鳳乘鸞知道自己這樣偷跑回來,若是被宮裡景氏那些人知道了,或是被肅德那邊興師問罪起來,禍端堪比遺失君子令,可她是絕對不可能放著家中有事而坐視不理的。

「我……,我聽說,君子令丟了……」她小心翼翼道:「內個,我娘她人呢?」

鳳于歸一口氣沒提上來,差點被憋死,一掌將身邊的雕花幾給拍爛了,「你……,君子令丟了,關你什麼事!你若是不想去北辰,當初就不要變著花樣嫁過去,現在過去了,又不好好做你的靖王妃,為了點雞毛蒜皮的事就跑了回來!」

鳳乘鸞嚇得往龍皓華那邊一縮,嘟嘴道:「我,我怎麼說也算是君子令傳人呢。況且,我回都回來了,那麼凶幹什麼!」

她見從爹這裡問不出什麼,就朝龍皓華撒嬌,「外公啊,我娘呢?」

龍皓華也不回答她,臉色凝重,慪氣般地看向顧明惜,「你滿意了?為了區區一個君子令,搭上你自己一輩子不算,現在女兒,外孫女,全都要搭進去!」

鳳乘鸞就有些慌了,「什麼搭進去啊?我娘呢?你們誰告訴我一聲,我娘怎麼了?」

顧明惜微微垂頭,自責道:「你娘她……,一個人去了太庸山。」

「什麼?」鳳乘鸞將屋裡的人看了一圈,「你們就讓她一個人去了?」

鳳于歸沒好氣道:「她自己偷著走的,我們也是今早才知道!」

「我去追她!」鳳乘鸞提刀就要走。

「回來!」龍皓華一聲喝住她,「太庸山南北綿延幾萬里,縱深不知數,你就這麼去,不要說尋不到她,還要把自己的命也丟在山裡!」

顧明惜轉動輪椅,牽過鳳乘鸞的手,「姮兒不急,你爹已派人去追,若是能在你娘出關前將人攔下就是最好,若是攔不下,我們也正在想應對之策。」

「那你們到底想出來沒啊?」鳳乘鸞急得跺腳。

「這個……」顧明惜看了眼鳳于歸。

鳳于歸沉沉道:「三日內,無論東邊邊關有否你娘的消息,為父都會帶人前往太庸山。」

「娘為什麼會去太庸山?」

龍皓華負手踱來踱去,「拿了君子令的人送來口訊,說既然君子令中藏著的秘密在太庸山中,那麼就請你娘去太庸山一會。」

他忽地停住腳步,「你是怎麼知道這個消息的?」

「我……,是有人專程去通知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誰。」鳳乘鸞故意隱去了溫卿墨不提,否則以他東郎太子,加上暗城七少主的身份,無論哪一樣,父帥興師問罪起來,都會將許多麻煩惹到身上,對他實在是大大的不利。

所以,眼下,只有她將一切都攬過來,才是最簡單的辦法。

龍皓華鼻子里哼了一聲,「果然是有人興風作浪!君子令丟了幾個月,都查不到任何蛛絲馬跡,你娘這裡剛一收到君子令在太庸山的消息,前腳剛走,你後腳就回來了,看來是有人在專門將你們母女引向太庸山。」

鳳乘鸞道:「既然對方的目標是我和我娘,且父帥軍務繁忙,若是離開太久,必定引起朝堂上的猜測,不如,太庸山的事,就交給我吧。」

「不行!」龍皓華和鳳于歸異口同聲。

顧明惜也道:「胡鬧,你一個女孩子,就算給你派上一百個龍牙,也不能一個人闖太庸山去!」

「可是我娘她自己一個人去了!怎麼能讓人放心!」

「你娘是你娘,她多大,你多大!她經歷過多少場面,你經歷過多少?」

鳳乘鸞話到嘴邊,硬生生給噎了回去。

她要是將上輩子都算上,也跟她娘差不多年紀了好吧,她經歷的那些陣仗,可都是她娘一個江湖女子沒見過的!」

「還有,」鳳于歸臉色更加黑,拉長了聲音,「你就這麼跑回來,阮君庭怎麼辦?」

「額……,這個……,呵呵,我讓羅叔叔攔著他了……」

這回,連龍皓華都不幫她了,「姮兒啊,你覺得羅奔那個蘿蔔頭,能攔得住阮君庭?」

鳳乘鸞小聲嘀咕,「……,他不敢動手的,動手就是開戰,我都交待好了。」

「是嗎?我說怎麼這麼巧!」鳳于歸轉身,從桌上拿了份軍報,扔給她,「昨日,為父剛好收到軍報,說北辰靖王奉旨出使南淵,按上面的時日算……」

他話還說完,就聽外面一陣亂,尹正都來不及敲門就跌了進來,「不好了,大帥爺,不好了,北辰靖王找上門來抓小姐了!」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