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邪妃惑世:逆天言靈師下載
  3. 邪妃惑世:逆天言靈師
  4. 第402章 鬧事

第402章 鬧事

作者: |返回:邪妃惑世:逆天言靈師TXT下載,邪妃惑世:逆天言靈師epub下載

如同逗弄小玩意的態度,讓季林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猛地甩開扶他的侍童便朝姬夜歡沖了過去。

其他人圍在一旁,冷眼看熱鬧。

事情說來很簡單。

這一次的煉丹師比賽中,參賽者共六十八人,煉丹師公會評判參賽者大致實力,決定每位參賽者所處的參賽位,煉丹能力越強,所處位置越靠前。

其餘參賽者大多聲名顯赫,姬夜歡和沐修景二人卻是名不見經傳,報名也不積極,是以被安排在末尾。

若是換了平時,姬夜歡倒是無所謂,恰好當時心情不錯,她便有了其他興緻。

這種賽前搶比賽位的舉動,在以前數次比賽中幾乎從未出現過,姬夜歡幾乎在事情鬧起來的一瞬間便成了人群的焦點。

季思盈看到姬夜歡,眼皮便狠狠一跳。

這傢伙怎麼陰魂不散?每一次遇到他,都沒好事!

前兩日季思盈追著容靜姝出了城,卻因為最前面那兩人速度太快而丟失了他們的蹤跡。

追著他們的那個女人沒有再追上去,季思盈見狀自然不想放過她,吩咐侍衛好好教訓她和那臭丫頭一頓,沒想到在藥鋪里一聲不吭本以為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女人竟然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結果可想而知,季思盈帶去的侍衛不僅全軍覆沒,就連鋒刃都身受重傷,季思盈如何能不氣?

若不是因為姬夜歡,那男人就不會離開,那女人也不會發狂,也不會害季家損失那麼多侍衛。

此刻見姬夜歡竟然又來找季家麻煩,季思盈恨不得直接把姬夜歡抓回去關進黑獄,讓他永遠不得重見天日!

「這是在鬧什麼!」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剛衝到姬夜歡面前的季林被一股無形力道阻攔,眼看著那張討厭的臉卻不能打過去,季林呲著牙,拳頭捏得咯吱作響。

「會長。」「會長。」

旁邊傳來接二連三恭敬的聲音,姬夜歡轉頭看向來人。

只見一名發須灰白,佝僂著腰背著手的灰衣瘦小老頭越過眾人,走到二人面前。

「這是正規比賽,你們如此吵鬧,成何體統!」瘦小老頭用與自己體型完全不符的響亮聲音斥道。

季林立即道:「會長,這個膽大包天的無恥之徒竟然偷襲我,應該把他打斷雙手驅逐出比賽!」

吳會長眯縫著眼打量姬夜歡。

以姬夜歡的相貌氣質,特別是有別於大多數煉丹師從內心裡透出的高傲,她的玩世不恭和隨性張揚即便是在一群出眾的煉丹師中也極為顯眼突出。

吳會長不喜歡如此張狂放肆的年輕人。

「你為何要偷襲他?」吳會長挺直腰,閃著精光的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姬夜歡,似乎要把她從裡到外看個通透。

姬夜歡微微挑眉,攤開手無奈道:「他的眼跟不上我的出手速度,怪我咯?」

這話的意思,是表示她並未偷襲,而是光明正大地襲擊,只不過季林沒反應過來罷了?

見她如此囂張,眾人都覺得手痒痒,可看到她那張明媚艷麗的臉,又把拳頭默默收回去。

吳會長嘴角抽了一下,手也有些癢:「那你為何要對他出手?」

季林氣得怒吼:「會長,你不要聽他狡辯!」

「我看上了他的比賽位。」姬夜歡指著腳下,理所當然道:「看上了就搶回去,這難道不是修士慣有的做法?」

一語激起千層浪,場上一片嘩然。

雲州大陸強者為尊,看中某些人或物后明搶暗奪的情況也不在少數,只是這種規則是公開的秘密,鮮少有人在公共場合如此明目張胆地揭露出來。

再說,這裡可是有雲州大陸實力最強的幾大勢力聚集,這個年輕人竟敢在這種場合說出這樣不經大腦的話,簡直不知該說她是天真還是單純。

她一言,不知得罪了在場多少人。

更有心思深遠者,思索著姬夜歡此舉是否有深刻含義。

姬夜歡為何沒有看上其他人的位置,偏偏看上了季家?莫非這二者之間有什麼過節?

或者姬夜歡只是受人指使,她背後之人想讓季家在比賽上丟臉?

一個看似尋常的舉動,卻讓無數人品出不一樣的味道來。

「這個少年,好像有些眼熟,到底在哪裡見過?」

「等等,我也覺得有些面善,按理說這種人物只要見過就不會忘,除非……」

「我想起來了!他不就是前幾日在永安藥鋪外看熱鬧結果引起追逐風波的那個少年嗎?」

「對對對,就是他,我也想起來了,我記得還有一人和他一起,看上去很不好惹的樣子。」

「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前幾日見過他和另一名男子在街頭閒遊,兩人都是驚才絕艷之人,見之難忘。」

這般議論聲雖小,但在場都是修士自然能聽見,更多的人認同了這番話,顯然有不少人見過當初姬夜歡與九歌同游的畫面。

吳會長暗暗皺眉。

若非懷疑姬夜歡與那兩人有什麼關係,他又怎會投鼠忌器,看姬夜歡在這裡胡攪蠻纏?

「哼,想搶,也要有搶的資格!」忽然有人冷笑出聲,隨即一陣破風聲,從左側猛然襲向姬夜歡腦袋!

姬夜歡微微側身,隨意抬起手,纖細五指抓住對方偷襲的拳頭,手掌用力。

「都給我住手!」一道威嚴斷喝平地而起,兩人手掌相觸之處被一股大力強行分開,姬夜歡卸去力道淡然收回手,季雲揚迅速退後,撞到身後煉丹爐上,面色不善地看向出手之人。

四人表情冷然站在人群之外,肩上綉著統一圖紋,卻是姍姍來遲的東方家族,為首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正是東方家主東方御。

東方御單手負在身後,一眼掃過姬夜歡二人,沉聲道:「比賽場地禁止打鬥,若有再犯,即刻取消參賽資格。」

「這不公平!」季林見吳會長和東方御都在明裡暗裡維護姬夜歡,怒氣更甚,指著姬夜歡道:「他違反規定偷襲我,就該廢了他的靈力,讓他從這裡滾出去!東方家主,難道你想包庇他?」

東方御表情不變,餘光掃向雲淡風輕的姬夜歡,道:「既是煉丹師比賽,便在煉丹一途上一決高下,逞兇鬥狠於煉丹之路,有害無益。季兄,是也不是?」

與姬夜歡起爭執的都是季家煉丹師,季家近年來實力一直在提升,即便是東方御,也不會莽撞保下姬夜歡,還得問一問季家主的意見。

季家主季無方最初並未把姬夜歡放在眼裡,直到姬夜歡隨手接下季雲揚的攻擊,目光才漸漸變得陰沉,卻在東方御開口時,面色恢復柔和。

「既然東方兄都開了尊口,小弟自然不會駁了東方兄的面子。」季無方緩聲道:「這是煉丹師比賽,小弟也同意東方兄的說法,在比賽上決勝負。」

季無方緩緩掃向眾人。

見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季無方滿意道:「那就……」

在季無方說話時,季思盈忽然傾身,對他耳語幾句,季無方依舊面帶笑意,眉頭卻幾不可見地皺了皺。

「季兄有何高見?」東方御有些不好的預感,在季無方把目光落在姬夜歡身上時。

季無方笑道:「那就借本次比賽作為依據。若是『姬』先生贏了我季家煉丹師,此事便既往不咎。但若是姬先生輸了……」

季無方看著姬夜歡,嘴角笑紋加深:「東方兄就要把他交給小弟,任由季家處置。小弟已經退了一步,東方兄不會再駁了我季家的面子吧?」

大家還在看:毒醫娘親萌寶寶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農女致富記空間俏醫女:獵戶相公來種田神帝的醋罈子又翻啦神尊嗜寵:魔妻狂上天絕寵毒妃:魔帝,很傲嬌天生絕配:傻子王爺廢材妃紈絝樂妃:至尊鬼帝霸寵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