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邪妃惑世:逆天言靈師下載
  3. 邪妃惑世:逆天言靈師
  4. 429 相遇

429 相遇

作者: |返回:邪妃惑世:逆天言靈師TXT下載,邪妃惑世:逆天言靈師epub下載

東方御現在很暴躁,不想見任何人。

「告訴他,不見!」

守衛似是料到他的反應,忙道:「姬公子托屬下轉告家主,他手上有您現在最想要的東西。」

最想要的東西?除了還魂丹還能是什麼?

難道那小子竟然有還魂丹?!

東方御『噌』地起身,大步往外走。

庭院外,少年一身紅衣迎風而立,月色照耀下,側顏如玉,眉目如畫。

東方御眉頭緊皺——這樣看去,這小子的側臉,竟有幾分熟悉之感。

「東方家主,想必你應該已經知道,我來找你所為何事。」

姬夜歡開口,打斷東方御的思緒。

東方御走到姬夜歡身側一步開外站定,沉聲道:「你若在我面前耍花樣,我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姬夜歡淡淡笑道:「東方家主難道覺得,我是那種無聊之人?」

「哼,希望如此。」東方御緊盯著姬夜歡,想從她的表情看出任何一點陰謀的痕迹。

姬夜歡攤開手掌,一個古樸錦盒出現在手心,她打開盒蓋:「這是還魂丹,以東方家主的眼界,應該不會不識貨?」

即便知道不會有掉餡餅的好事,東方御還是忍不住看了一眼。

然後,東方御便無法再移開目光。

七級丹藥與六級丹藥有很大不同,丹藥外表有一層丹膜,保護丹藥藥性不會發散。

且丹藥功效不同,丹膜顏色不同。

還魂丹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表面丹膜曾淡黃偏綠,如同新春樹上新發的嫩芽。

東方御曾在古書上看過還魂丹的模樣,與姬夜歡拿出來的這一枚一模一樣!

更何況,七級丹藥的丹膜和濃郁至極的丹香,根本無法作假。

竟然真的是還魂丹!

就算鎮定如東方御,也心緒失控,面上更是顯露出激動之色。

有了還魂丹,就算只能多延續東方念卿三年的性命,他也可以再想辦法,或許事情就有了轉圜之機。

東方御暗自調動靈力在周身遊走一圈,逼迫自己冷靜下來,「你想要什麼?」

在這個時候拿出還魂丹來,即便對方提出稍微過分的要求,東方御也會答應。

東方御已經做好姬夜歡會獅子大開口的準備,卻聽姬夜歡淡淡道:「一枚還魂丹,換一個進入輪迴之境的名額。」

「什麼?」東方御震驚更甚,甚至起了疑心:「你只要一個名額?」

姬夜歡勾唇,月輝下,她的雙眸如浸在清冷湖水的黑珍珠。

「若有其他所需,我會自己動手去拿。」

東方御接過裝著還魂丹的錦盒,不敢置信之餘,竟是有些恍惚。

尋了多少年的還魂丹,竟然如此輕易就得到了?

「東方家主應該不會告訴其他人,這枚還魂丹是從何處得來吧?」

東方御自然不會刻意向誰說,但姬夜歡特別叮囑,她是不想讓誰知道,這枚還魂丹是出自她之手?

直到姬夜歡離開,東方御都覺得疑惑難解。

但東方御沒有時間多想,就算對方有什麼陰謀,也要等東方念卿服下還魂丹再說。

告別東方御后,姬夜歡去了藥房。

藥房內的守衛雖然也不少,但相對東方念卿的庭院,進去容易了許多。

姬夜歡避過守衛進了藥房,根據東方念卿房間里的藥味,找到了東方念卿即將喝的葯。

既然治療東方念卿的病需要姬家血親女孩,那麼她的血,應該會有些用?

在葯里滴了一滴精血后,姬夜歡用手段把血腥味掩去,隨後隱藏在藥房里,直到看到東方念卿的侍女青檸把葯端走,才悄然離開。

……

距離煉丹師比賽越近,東城就越發熱鬧,城內大大小小的客棧酒樓都住滿了人。

榮華酒樓與君玉酒樓一般,都是東城內極為奢華的酒樓,在這種特殊時刻能住進去的也多是大人物和實力強悍的修者。

這一日,容華酒樓外一片喧鬧,不少人從窗戶邊探出頭來看向外面。

只見一輛華貴馬車在酒樓門口停下,車簾撩開,一個丫頭從馬車上跳下來,她環視一番圍觀的人,不屑地哼一聲,轉頭對馬車裡道:「小姐,我們到了。」

車簾再次被一隻手撩開,眾人的目光被吸引過去,看到馬車內走出來的人後,不由低呼一聲:「哇,仙子……」

容靜姝一身白衣翩然若仙,盈盈美目輕輕掃過,觸到她目光之人只覺得沉浸在那雙眸中,心都醉了。

「好美……莫非真的是仙子?」

「是誰曾說聖殿聖女是天仙下凡的?依我之見,這位小姐才是仙女下凡啊!」

成菲語聽到周圍的讚歎聲,驕傲地挺起小身板迎接眾人的目光,彷彿被誇獎之人是她一般。

兩人進了酒樓里,酒樓掌柜笑臉相迎,卻面帶歉意道:「這位小姐,鄙店客房已滿,若是……」

成菲語打斷他:「掌柜,我們早就已經定下兩個房間,你難道想賴賬不成!」

隨後說了是以何種身份訂的房,掌柜一拍腦袋道:「哦,原來訂房的是兩位小姐!我這就帶兩位去房間。對了小姐,這兩個房間人是否已經齊了?」

容靜姝搖頭,溫婉道:「留一間客房。」

成菲語道:「公子明日才來,這間客房你要留好了!」

掌柜點頭笑道:「明白明白,既然是早已訂下的房,鄙店自然不會讓其他人住進去。」

「你明白就好,我家小姐和公子都喜靜,不喜人打擾,除非有客棧被燒的大事,否則別來打擾我們。」

成菲語扔了一錠銀子給掌柜,掌柜笑容滿面地接過去。

現在住進來的客人,有幾個是喜歡被打擾的?

容靜姝和成菲語回了房間,成菲語一邊抱怨房間的簡陋,一邊打開窗戶,嫌棄地看向外面街道。

忽然,她睜大眼睛,指著遠處嘀咕道:「那是……」

容靜姝早已習慣她的一驚一乍,只是無奈地搖搖頭。

成菲語卻對她招手道:「小姐,你快過來看!快看,那不是那個人嗎?!」

容靜姝正準備解開面紗,聞言動作頓了頓,走到窗邊。

成菲語再次指向遠處,咬牙道:「是那個穿紅衣的,喜歡纏著公子的浪蕩子!」

容靜姝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

擁擠的街道上,人來人往,黑壓壓的腦袋擠在一起,甚至連面容都難以看清。

但那一身紅衣身材纖瘦的少年,卻能讓人的目光一瞬間被她吸引過去。

不管是那雙瀲灧多情的桃花眼,還是俊美無雙的面容,亦或是超然脫俗的氣質,都讓她在眾人之中遺世獨立。

此刻她被一名緋衣男子攬著肩,那男子有一雙狹長的紫色狐狸眼,嘴角掛著笑,衣衫不整,邪氣凜然。

看上去就不像是什麼正派人士。

「這浪蕩子陰魂不散,哪裡都能看到他。」成菲語撇嘴道:「大街之上勾勾搭搭,真是有傷風化。」

容靜姝笑而不語。

「等等,他,他們在幹什麼?!」成菲語瞪大眼,半個身體都探了出去:「小姐快看,他們,他們竟然……」

容靜姝自然注意到了那一幕。

緋衣男子不知看到什麼,嘴角邪氣笑容更甚,側頭去與少年說話。

兩人本就距離極近,男子更是刻意又向少年靠近了些,從遠處看去,兩人幾乎貼在了一起。

「那浪蕩子果真不是什麼好人!」成菲語握著拳頭義憤填膺,「等明日公子到了,我一定要告訴公子,讓他看清那臭男人的真面目!」

容靜姝笑著搖搖頭:「菲語,他們二人都是男子,這般舉止實屬正常。」

「不,不正常!」成菲語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他們的舉動太過親密了!小姐你看其他人,就算是兩名男子同行,誰會與他們一般勾肩搭背,還靠得那般近,就像在,在親……」

「噓……」容靜姝輕聲阻止,「別看了,趕了那麼久的路,也該累了,休息吧。」

成菲語狠狠瞪了遠處兩人一眼后,『嘭』地關上窗。

哼,她一定要想辦法告訴公子。

那兩人本就親密無比,她並沒有冤枉他們。

……

九歌在姬夜歡耳畔輕聲道:「小夜兒,好像有人在偷看我們呢。」

說話間,九歌的目光從那扇已經關上的窗戶上收回來。

姬夜歡沒有搭理他。

這一路走來,偷看他們的人還少?

「莫不是因為我們的美貌,讓旁人垂涎三尺?」九歌笑得邪肆:「他們看我便罷了,真想把那些看你的人眼睛挖出來。」

姬夜歡依舊不理。

從早上用過早膳后出來,姬夜歡已經陪著九歌逛了四條街,看九歌現在的勢頭,或許能就這麼走上一日。

「旁邊有個點心鋪,想不想吃點心?」

姬夜歡目不斜視向前走。

九歌攬著她的肩,往旁邊稍稍一帶,姬夜歡被帶到點心鋪外。

「小夜兒,說好了陪我,這兩日,你也該聽我的話,對不對?」

姬夜歡淡淡睨他一眼,嘴角帶笑:「既是美人吩咐,我又怎忍心違背?花魁美人,想吃什麼?」

她含笑看他,那漆黑星眸里流轉的波光,即是遍嘗風月的九歌,也深覺一不小心,便被勾了魂。

九歌深紫瞳眸微微眯起,托起她的下巴深深看著她的眼,半晌,吐出一個字:「你。」

姬夜歡拂開他的手,嘴角笑意加深:「那還真是可惜,只怕你這一生都吃不上了。」

「小夜兒怎如此篤定?不到最後一刻,誰又說得准?」九歌抓住姬夜歡手指,輕貼在唇邊道:「就如你曾斷言不會有事求我,才幾日而已,你便主動來到我身邊,這又做何解?」

「九歌。」

「何事?」

姬夜歡鮮少喚他的名字,九歌難得正經了些。

「你的貼身侍女,為何沒有跟在你身邊?」姬夜歡作勢向九歌身後看了一眼。

九歌初時愣了愣,隨後笑意在眼底緩緩漾開:「你還在介意?放心,我已經狠狠懲罰過她。」

他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姬夜歡奇怪看他一眼,道:「去輪迴之境時,她也會隨行,對不對?」

九歌道:「現下我身邊能用之人不多,綺畫是其中之一,自然會隨行。」

姬夜歡微微一笑,既然要一同去便好,想殺她的人,怎能如此輕易就放過?

「美人,你不是要買點心?」

買了點心后,兩人繼續遊街,一整日下來,幾乎把整個東城繁華的地段走了個遍。

九歌並未去找如鬼市一般的隱秘市場,也未買賣特殊物件,只是帶著姬夜歡招搖過市,隨性買些小食。

姬夜歡摸不透九歌的意圖,直到第二日,無意間在藥材鋪碰到容靜姝。

大家還在看:毒醫娘親萌寶寶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農女致富記空間俏醫女:獵戶相公來種田神帝的醋罈子又翻啦神尊嗜寵:魔妻狂上天絕寵毒妃:魔帝,很傲嬌天生絕配:傻子王爺廢材妃紈絝樂妃:至尊鬼帝霸寵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