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合體雙修下載
  3. 合體雙修
  4. 第1253章 神匠赤乙

第1253章 神匠赤乙

作者: |返回:合體雙修TXT下載,合體雙修epub下載

夢境,支離破碎的夢。

一個身穿海布裙的少女,在夢境世界走走停停,她時而駐足,時而四顧。她不知自己身在夢中,亦不知自己是誰。

她受過很重的傷。

她沉睡了太久,太久。

她遺忘了太多的人和事。

「我是誰…」

「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從何處來,又該去往何處,誰可以告訴我…」

「誰可以和我…說說話…哪怕只一句…」

少女茫然前行著,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白茫茫的霧氣中,忽然透出一絲光亮。

她朝光亮走去,眼前豁然開朗。

霧散去,一幕夢中畫面,映入了她的眼。

周圍的環境,變成了一望無際的大湖,湖中有仙島。她的身體輕飄飄的、不受控制地,朝著湖中仙島飄去。

不知飛了多久,她終於落在了島上。

島上種滿了奇花異草,更有無數參天古樹聳立。

少女依稀覺得島上的風景眼熟,卻想不起這是何地。

她繼續前進,走進了古樹林。

而後,她驚訝地發現,樹林中幾乎每隔十步,就布有一處機關禁,這些機關禁制一旦被觸發,便是遠古大修都要斃命當場。

真是一處可怕的地方呢。

「這裡處處都是第三步機關禁,莫非是哪位聖人的道場不成…」少女自言自語著。

話音落後,她卻又有些茫然不解,「可機關禁又是什麼…聖人,又是什麼…」

不記得了。

她什麼都想不起來。

分明什麼也想不起來,偏又不知為何,她對這仙島上的機關禁分佈竟是了如指掌。

一路前進,一路朝仙島深處行去,她竟沒有一步走錯,沒有觸發任何一處機關。

「我一定來過這裡,可我不記得了…」少女沉吟著。

不知走了多久,陰翳的樹林忽然一亮。

她看到了這片古樹林的出口。

她走出了古樹林。

映入眼帘的,竟是一處由機關術構建的小世界!

天空中,飛翔著巨如小山的機關木鵲,數量成千上萬,每一隻機關木鵲都有仙尊之上的恐怖氣息!

地面上,聳立著一座又一座機關山,那些機關山圍出一個山谷,山谷中,有數十個千丈之高的青銅巨人半跪於地。

不,那不是巨人,那是機關術打造的銅傀儡!

隨便一個銅傀儡,都有堪比遠古大修的恐怖修為!

「是誰造出了這片機關世界…」

少女懷著疑問,在機關山谷之中尋找。

忽然間,某個方向傳來陣陣鍛造之聲,她循著聲響一路找去,最終來到一座機關屋跟前。

機關屋的煙囪冒著黑煙,屋內傳出的敲擊之聲震耳欲聾。

她進入到屋子裡,一股混雜著煤煙、機油、木料的味道撲面而來。

好熟悉的味道,她一定曾經來過這裡,可她不記得了。

屋內,一個瘦瘦小小的老頭兒,舉著無比巨大的銅錘,反覆敲打著一塊銅塊,對於少女的進入恍若未覺。

在老頭腳邊,趴著一隻紅色小豹,小豹只有巴掌大小,叫聲奶聲奶氣地,似乎才剛出生沒幾天,四肢尚無法站立,眼神滿是對於世界的好奇與畏懼。

好奇是每一個生物的本能。

畏懼則是因為老頭兒敲銅的聲音太響,太可怕!

那敲擊聲,似雷鳴!似山崩!似天裂!

那揮錘之勢,似將天地萬法灌入到了一錘之內,一錘落,可擊碎舊的秩序,造出新的秩序。

可憐的小豹剛生出沒幾日,哪裡見過如此可怕的揮錘之勢,自是嚇得渾身發抖。

似察覺到小豹的畏懼,老頭兒沒好氣地放下銅錘,托著下巴,自言自語,「赤豹一族凶名蓋世,便是初生幼豹,照理也有撕龍殺虎之勇,怎得我這隻赤豹如此膽小,連敲錘之聲都懼?莫非這是只假豹?不,不可能是假豹。那雲中君堂堂君子,絕不會拿只假豹誆我…」

「赤豹,赤豹…」少女站在門邊,喃喃念著這個詞,卻無法記起,赤豹是何物。

她朝老者走起,想和那鍛銅老者交談幾句,可那人卻似聽不到她的聲音,看不到她的存在。

她蹲下身,想要摸一摸那隻瑟瑟發抖的小赤豹,手掌卻從小豹身體穿了過去。

無法…觸碰。

就彷彿身處的,不是同一世界。

那老者並沒有察覺到機關屋內有外人進入。

他一臉嫌棄地看著小豹,終是無奈一嘆,接受了自家小豹生性膽小的事實。

一番鍛造之後,銅塊被老者鍛造成一塊銅符。

老者摩挲著尚有餘溫的銅符,最終將此銅符掛在了小豹脖子上。

「此為信物。戴上此物,你便是我公輸班的弟子。」

「說起來,你那舊主雲中君,似乎不曾為你命名…」

「你既入我門下,沒個名字卻是不行的,容我細想,該給你起個什麼名字好…」

「有了!赤豹一族最有名者,莫過於那位赤熛怒了。你生性膽小,此生無論如何都無法超越赤熛怒的威名,可到底是老夫門人,怎麼也得做個赤熛怒第二吧。就叫你赤乙好了…」

赤乙,赤乙…

小豹嗷嗚一聲,似乎都這個名字十分不喜,氣哼哼別過了頭。

少女卻因這兩個字,眼中茫然變得更多。

赤乙,赤乙…好熟悉的名字,可她,不記得了…

這裡是她的夢境。

她就是眼前那隻名叫赤乙的小豹。

可這一切,她都不再記得,只沒由來地,覺得赤乙這個名字,很好聽,很懷念。

喀喀喀。

夢境畫面碎開了。

眼前又成了白茫茫一片。

少女幽幽嘆了口氣,她還想看更多,想看那小豹後來如何,想看那名為公輸班的老者後來如何。

但卻無法看到,更無法稍稍干預夢境。

她再度茫然,再度失去方向,在白茫茫的夢境世界胡亂前行。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再度傳來聲音。

可卻無法看到畫面,顯然是因為前方的夢境碎的更加嚴重,竟連稍稍觀看都做不到了。

也罷,能聽一點聲音也好,只要不再孤獨…

於是少女側耳傾聽,她聽到了無數的議論聲,混雜在一起,很亂,很亂。

「又有人想要入蠻嗎?」

「是誰?」

「聽說是一個叫做赤乙的萬古仙尊。」

「赤乙?沒聽說過…」

「不可思議,此女入蠻儀式,竟是由蠻神親自主持,且蠻神親自允諾,此女入蠻無需交出魂令。」

「此女難道是逆聖門徒?只是仙尊而已,面子未免也太大了!竟無需魂令!」

「不是逆聖門徒,但也絕非等閑之輩,此女據說是來自雲夢澤…」

「嘶!雲夢澤!她和公輸聖是何關係!」

「傳說公輸聖人門下只有一個女徒,莫非就是此女!」

「聽說了么,赤乙修出了神匠封號,從今往後便是一位封號仙尊了…」

「什麼?神匠國斷傳無數年的封號,竟被此女修成?真是不可思議。」

「聽說了么,螟蛉族太白聖人,被赤乙大人的機關陣打敗了…」

「仙尊擊敗始聖?即便依仗了機關之力,也是難以想象的戰績了。」

「聽說了么,赤乙大人只差少許,就煉出了開天之器…」

「此事已然轟動真界,我又豈能不知。」

「聽說赤乙大人想借滅神盾一觀…」

「什麼!那可是滅神盾,蠻神大人怎可能…」

「最新消息,蠻神大人同意借盾。」

「不愧是赤乙大人,竟有辦法說動蠻神。」

「聽說了么,赤乙大人打算離開古蠻界了。」

「這不可能!赤乙大人絕不會背棄結酒之誓!更不可能叛離蠻族!」

「你誤會了,赤乙大人並不是想叛蠻,只是想離開蠻界,雲遊四方。」

「原來如此,希望赤乙大人一路平安,早日歸來…」

喀喀喀。

夢境再一次破碎。

白茫茫的霧氣,再一次,遮住一切。

「又沒有聲音了…」少女無比失落。

她再度茫然前行。

再度迷失方向。

四周的霧氣,寂靜得讓人發冷。

她行走在近乎永恆的孤獨之中,偶爾能尋到一處夢境畫面,更多的時候仍是茫然。

某一刻,忽有一道金光,劃破天空,驅散霧氣,照亮了夢境世界。

少女錯愕抬頭,正看到一輪驕陽從遠方的地平線升起。

那是…何等美麗的光亮。

她捨不得移開目光!

即便雙眼被陽光灼得疼痛,她也不願移開!

便在此時,又有一隻手從那驕陽之中探出。

從夢外,一直伸到了夢裡,穿越時光,穿越整個世界,來臨,而後緊握!

握住了她的手!

再將她一把拽出了支離破碎的夢境世界!

令她脫離了名為沉睡的永恆詛咒,重獲自由!

耀眼的光芒刺入眼眸,名為赤乙的少女跨越無盡歲月,終於蘇醒,睜開眼。

她看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陽光,更看到站在陽光中、面帶微笑的寧凡。

他笑起來…可真好看,就像…一道光。

「終於醒了么,你,可是蠻人…」寧凡客氣問道。

他竟看得到我!

他是在...和我說話么!

蠻人,是什麼,是在問我么…

他,是誰…

我,又是誰…

赤乙突然無比緊張。

她沒有答話,而是再三猶豫之後,緩緩伸出手,朝寧凡觸去。

她很怕,怕自己的手會從寧凡身體穿過,怕眼前風景又會破碎成茫茫白霧,令她此刻擁有的一切歸於孤獨。

而後。

她的手,準確無誤,觸碰到了寧凡的手。

好似觸電一般,卻又不僅是電,而是雷!是無數驚雷轟鳴於心!

她呆在原地,仍保持著緊握寧凡手掌的姿勢,過了很久,很久,仍回不過神。

她看到寧凡再一次向她問話,可她太過混亂,無法思考,無法去聽。

她看到無數火魔在對她指指點點,議論著什麼。

她看到女蘿對她怒目而視,似乎她做了什麼大逆不道之事。

不懂,什麼也不懂。

記不得,什麼也記不得。

她彷彿回到了初生的狀態,彷彿所有的過往,都重新化作了白紙。

直到最後一聲問話傳來,她才終於回神。

「…你已重歸自由,是選擇留在此地,還是跟我走。」是寧凡在問她,同樣的問題,寧凡已不知問了幾次,唯獨這一次,她聽到了。

「我跟你走!」赤乙急切開口。

沒有任何猶豫。

女蘿很生氣!

他見赤乙同為蠻人,耗費偌大法力才將此女救醒,結果此女方一蘇醒,就做了大逆不道之事!

此女竟握了寧凡的手!

且一握就不鬆開,而是狠狠握,死命握,一直握!

女蘿見過吃豆腐的人,卻沒見過吃豆腐還要吃到飽的人!

且,此女吃旁人豆腐也就罷了,千錯萬錯,她不該吃蠻神的豆腐!蠻神之軀,豈是等閑蠻人可以觸碰,此女所作所為,放在任何一個蠻人眼中,都是一等一的膽大妄為!

「放肆!還不鬆手!」

女蘿下意識就想訓斥一二,卻被寧凡眼神示意,攔住了。

見狀,女蘿就是再不喜赤乙的膽大妄為,也不敢多說半句了。

再之後,寧凡反覆詢問了赤乙的意向,得到的答覆,是追隨。

火魚仙已經被擊退。

於是寧凡有了充分的時間,來確認女蘿、赤乙的身份。

他早在心中默誦山海咒,此咒還是眼珠怪傳授給他的,是古蠻界各族少司蠻的必修之術。

此術可感悟自然之法,可聽到遺留于山海之間的魂音,可抽取自然萬物的生機為己用,亦可用來識別蠻族之血。

女蘿、赤乙皆是蠻人。

二人身上的蠻神結酒印,也都是真物。

如此一來,他再看這二人時,就不能當作無關之人對待了。

他是十代蠻神,世間遺留的所有蠻人,都是他的子民…

咕嚕嚕…

是寧凡肚子發出的聲音。

擊碎火魚仙的第一重識海,讓他費了不少力氣,於是乎,此時此刻,他更餓了…

「…此地除了火鶉魚,可還有其他美食?」寧凡迫切需要食物果腹,很急,非常急!

「沒有了,不過若是去了下一宮,還是上好美食,可供大人享用。」女蘿恭敬答道。

「既如此,便去下一宮好了。」

「現在便去?遵命。」女蘿有些意外。

他記得,寧凡對多聞碎片很感興趣,這鶉火宮中,貌似還有一些多聞碎片可取,此刻直接離去,莫不是不要那些碎片了?還是說,寧凡體內的飢餓感已嚴重到難以承受,片刻無法耽擱?所以再無多餘時間搜集碎片?

轉念一想,自己已與蠻神大人攤開身份,區區搜集碎片之事,難道還要蠻神大人親為?自當由臣民代勞!於是又道了一句遵命,轉而一招手,將龍炎生喚至跟前,吩咐道,「寧大人需要一些東西,你等速去尋找,如此這般云云…」

匆匆吩咐了幾句,女蘿便領著寧凡離開了鶉火宮,直奔鶉首宮而去。

一同離去的,還有那位赤乙,小心翼翼跟在寧凡身後,一副認準寧凡不離不棄的態度。

寧凡和火魚仙一戰,鬧出的動靜太大,其他宮的妖魔自不可能毫無知覺。

但也正因為這一戰動靜太大,以至於沒有任何一隻妖魔敢跑去鶉火宮內探查究竟。

仙帝不敢!

便是修為更高者,亦不敢!

一隻疑似大修的火魚仙在發狂,在暴走,誰敢捲入此事!老壽星嫌命長么?

紫薇北極宮,第七宮,鶉首宮。

鶉首宮的主人,並非一人,而是五人共掌一宮,這五人,被宮內妖魔稱作五穀帝君。

人如其名,五人皆是仙帝修為,且本體皆是五穀所化。

五穀帝君是宮內出了名的長者,性情沉穩,極少會因身外之事慌亂。

然而今日之事絕對非同小可,由不得他們不慌張。

「該死!鶉火宮究竟發生了何事!那火魚仙為何會暴走到這等程度!」

「無法感知!在那火魚仙的神通干擾下,一切感知手段全都失效!這怪物這次動了真格!」

「是誰將火魚仙激怒到了這等程度!難道是近日潛入宮內的那名外修?」

「我等必須立刻商議出個章程!鶉首與鶉火挨得最近,雖說以往火魚仙顯靈,從未出過鶉火範圍,但誰也無法保證這等暴走之下,它還會在鶉火宮中駐足不出。一旦此獠衝出鶉火,殺入鶉首,我等如何應對!」

「不如撤去其他宮吧!面對大修,我等拼盡全力也難逃一死,若與諸宮妖魔聯手,或還有存活的可能!」

「不行!我等決不能離開此地!若少了我等坐鎮封印,那群蝗妖又要衝出來禍害靈谷靈藥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去管那些靈植之物!」

「靈植之物或許不值一提,但若是祭廟內的供品呢!」

「祭廟無須擔心!那群蝗妖便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吃紫薇尊的供品!若它們膽敢下口,反倒省事了,且叫它們斃命於祭廟之中,正好一勞永逸,除掉我族大患!」

五名帝君正議個不停,忽而面色一緩。

卻是那火魚仙的暴走不知為何,停止了。

「怪哉!似有什麼人生生鎮壓了暴走的火魚仙。可,將遠古大修生生鎮壓一事,真有可能辦到么?」

五帝還沒放鬆多久,忽而再次色變。

因有一道不容拒絕的准聖法旨,陡然傳來,聲如雷震,在鶉火宮的天空之上回蕩。

「五子速來見我!」是女蘿不容拒絕的沉聲。

因寧凡急於填飽肚子,故而身為從屬的女蘿,口氣也帶了幾分急切。

大家還在看:合體雙修寡婦村的男壯丁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