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當陰陽先生的那幾年下載
  3. 我當陰陽先生的那幾年
  4. 第二百八十八章 崔作非的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崔作非的夢

作者: |返回:我當陰陽先生的那幾年TXT下載,我當陰陽先生的那幾年epub下載

江是片森林。古舊的如同那此褪了煮的油畫般,昏調,深綠之中點綴著技石,放眼看去一片滄桑。

身處這森林之中根本望不見這天。或者說這天本就是樹,樹榦之上也不知何時起,早已悄悄的掛滿了青苔,樹榦之上那些不知何為煩惱的布谷鳥正在不知疲倦的叫著「不顧,不顧」

也許,在這森林之中的動物。除了鳥以外,本就沒有誰可以看到天的。似乎它們也並不想看,眾生庸碌無味,但求果腹足矣。

然而,一條蛇卻並不是這般想的。這可古樹之下,一條碩大的灰蛇從灌木叢之中鑽出,那條灰蛇緩緩的遊動著,灌木叢中的木刺似乎都傷不了它的皮膚,它來到了那顆布滿青苔的古樹之下,環繞著樹身慢慢的向上爬著。

枝頭的布谷鳥還在鳴叫,儼然已經不知道大禍降臨,那蛇爬上了樹梢。卻並沒有帶來一絲的響動,它慢慢的潛行到那鳥的身後,但出奇的是。它卻並沒有去撲上去吞噬那隻鳥。反而停下了,盤在了樹榦上,靜靜的傾聽那布谷鳥反覆的叫著,不顧,不顧。

我是一條蛇,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只能匍匐著行走,不向尋常動物那般有四肢,我有的,可能只有一口鋒利的牙齒,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抵擋的住。

從我記事開始,便在這森林之中了,森林中的動物們都怕我,或者說。它們誰都怕,當我試圖接近它們時,它們便很慌張的跑開了。

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是在這樹林之中,我並不難過的,因為有大哥和傻抱子陪著我,大哥當然也是一條蛇。它似乎比我先出殼兒,所以長的也就比我要壯的很多,也漂亮的很多,他是這片森林之中最厲害的,沒有任何動物可以傷的了他。

而傻抱子則是唯一一個不怕我的動物。它雖然長的很高大,但是卻笨笨的老走出神發愣,那天我大老遠望見它,它正趴在地上留口水,我覺得很有趣,但是卻依舊不敢接近。因為我知道,我如果這樣上前的話。它一定會想那些動物一般的逃跑的。

可是,第二天我再次路過的時候,卻發現它還在那裡,而且還是口水不停的流,我很納悶,於是接下來幾天我便刻意的去留意它,它還是那般,除了吃草以外,就是趴在那裡一動不動。

可能它也向我這樣吧,當時的我還不知道這種感覺叫什麼,於是我便鼓足了勇氣向他爬去,他看見了我,卻不驚恐,不像別的動物一般跑開,反而很好奇的看著我,當然。還是流著口水。

我爬到了它的面前,驚訝的對它說:「你不怕我?」

傻抱子說:「什麼是怕?」

我說:「怕可能就是不理吧。因為別的動物見到我都躲的遠遠的。」

傻抱子歪著腦袋對我說:「那麼說。我的兄弟們也怕我么?。

我說:「它們不理你么?。

傻抱子點了點頭:「是啊,從我出生開始就這樣子了,它們嫌我笨。說我拖累它們,拖累是什麼意思。是怕么?」

我說:「它們也像你一般的流口水么?。

傻抱子說:「有的會,但是都沒我多。」

我說:「那好像就不是怕吧。」

傻抱子說:「那拖累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拜

就這樣,我和傻抱子成了好朋友。我們天天在一起,我發現除了長相以外,我們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我吃肉,而他吃草。

其實我看著他吃的那般痛快。也想跟他一起吃草的,只不過。咬了一口草后,那汁液的味道頓時嗆的我渾身發抖。

其實,我也不想吃肉,因為別的動物都不敢接近我,當我試圖接近它們的時候,它們都跑開了,我問過我大哥,這是為什麼,我大哥跟我說。它們是怕你。

不過自打認識了傻抱子后,我的想法又改變了,我經常在想,它們到底是怕我,還是我拖累它們?

拖累到底是什麼意思?當晚。我問我大哥,拖累是什麼意思,我大哥饒了一圈后,對我說:「拖累。就是自身沒有資格存活,反而也讓別的動物跟著受累吧。」

我把身體盤成了一圈,然後問大哥:「那,我拖累你了么?。

大哥把叼過了一隻死去的野雞,丟到我面前說:「沒有。」

我好像確實拖累了大哥,因為,我從來沒有自己捕殺過動物,因為在我網出生后的不久,發生了一件事情,那是我第一次捕獵。

我那時什麼都不知道,大哥還沒有回來,肚子餓的不行了,我便爬上了一棵樹,在那樹上正有一窩網孵化不久的小鳥小鳥大哥曾經抓給我吃過,很好吃,吃到肚子里鬧羽毛的感覺很好。

那時候的我認為,這完全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於是便爬了過去準備吃它們,可是,當我張開大嘴準備吞掉其中一隻的時候,那小鳥忽然恐懼的對我大叫:「別吃我,別吃我!」

「為什麼?」我納悶了。

那小鳥說:「你吃我的話,我的哥哥會傷心的

我說:「傷心是什麼?。

那小鳥說:「傷心就是受不了。」

我說:「那我吃掉你的哥哥。他就不傷心了。」

那小鳥說:「可是,你吃掉我哥哥的話,我會傷心的。」

我說:「那我把你倆都吃了。」

那小鳥說:「那樣的話,我的爸爸媽媽們會很傷心的。」

我愣住了,頭一次不知道該如何凡川,干是我說!「蒼茶媽媽是什麼。」那小鳥說:「兩隻和我們一樣的鳥,是它們把我們帶到這個世界上的,如果你吃掉我們的話,它們會受不了的。」

受不了就是傷心吧,我又一次納悶了,我現在肚子餓的受不了,那我是不是正在傷心?這感覺確實很難受。

於是,我沒有吃它們。

自那一玄起,我也就沒再有過這種捕獵的動作了,大哥看我這個樣子,也沒說什麼,它是這個森林中最厲害的,而且不愛說話,只不過。那天起,它每晚都會帶回一隻死去的野雞給我吃。

我問大哥:「我們有爸爸媽媽么?」

大哥對我說:「有。」

我說:「它們呢?」

大哥說:「被人殺死了。

我說:「人是什麼?」

大哥望著我,然後用對我說:「是可以殺死這深林中所有動物的東西。」

我說:「比大哥還厲害么?」

大哥沒有說話,盤成一團,睡覺了。

我見大哥沒搭理我,便也沒有再問。也是盤成了一團,然後心中想著。人,可以殺死這森林之中的所有動物,難道它們就不傷心么?

我不清楚,因為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發現我自己的想法跟我大哥,以及這個森林之中所有的動物都不一樣了,我開始覺得恐懼。

直到後來,命運告訴我,我這種想法,叫做慧根。

我們是在春天網到的時候見到命運的,那個時候,冬天剛剛過去。漫山遍野的樹葉還沒有蘇醒,天氣還是很冷,樹榦還是光禿,網從漫長的睡夢中醒來,大哥便覺得頭痛了,因為地上滿是乾枯的葉子,我們爬在上面沙沙響,不過大哥依舊會每天晚上帶只野雞給我吃。

我找到了傻抱子,似乎它不像我一般的大睡了一場,於是我倆終日咣當,大哥挺討厭傻抱子的,但是見我喜歡,也就沒阻攔,這幾個月里。我和傻抱子也見過幾回「人」我倆都躲的遠遠的,我望著那些人。他們砍著樹枝,也不知道在做什麼。似乎也會說話,可是我聽不懂。

這是一個傍晚的時候,太陽落山。於是雲彩似乎也像是被火燒了一樣,我盤在傻抱子的身上和它四處亂逛,它跑的很快,四肢踏在這樹葉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其實有的時候,我很羨慕它,畢竟它的身體很溫暖。不像我這般的冰冷,而且它有四肢,不像我,只能匍匐前行。

如果我也有四肢有體溫的話。那該多好?

那天我倆心情很好,於是跑到了深林外的一個山谷之中,在那山谷中。我倆發現了一個「人」但是這人卻跟我之前見過的不同,他沒有頭髮,腦袋上扣著一個黃色的東西,坐在草地上,周圍的草木早已枯萎。只有它坐的那塊兒地方的草還是綠色的,而且,似乎周圍的鳥兒也都不怕它,反而有的還落在了它的身上。它伸出爪子逗那些小鳥那些小鳥便繞著它的身體一圈圈的飛舞

我和傻抱子很驚訝,也覺得很有意思,我倆覺得,這個人的身上並沒有讓我倆害怕的東西,正當我倆覺得有趣的時候,大哥忽然不知道從哪鑽了出來,我見到大哥,便跟它說:「這個人為什麼跟別的人不一樣?」

大哥明顯見多識廣,只見它對我說:「他不是人,應該是神仙吧。」

神仙?神仙是什麼?我又納悶兒了,我雖然不知道什麼神仙,但是他確實不怎麼像人,因為我的心中並沒有覺得恐懼。

大哥跟我說:「跟上我。」

於是它便向那人爬了過去,傻抱子自然覺得有趣,便也跟了上去,我們來到了那個人的旁邊,一旁的鳥兒看到大哥后,都驚慌的逃走了。

只剩下了我們三個,還有那個人。

只見那人睜開了眼睛,望著它面前的我們,頓時眯著眼睛笑了下,然後對我們說道:「兩天蛇一個抱子在一起,也到是有趣。」

很奇怪,這個人說的話我竟然能聽懂,於是我便好奇的對它說道:「大哥說你是神仙,可走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那人笑了下,然後對我說道:「我不是神仙,是命運。」

「命運?命運是什麼?」我愣住了。

那人笑了一下,然後對我說:「命運是無法抗拒的。」

「無法抗拒的?」我愣了一下,然後對著它說:「怎麼會有無法抗拒的東西呢,我怎麼不知道?」

那人笑著說道:「你這小蛇話還真多,我告訴你吧,無法抗拒的東西有很多,包括你的生老病死,你的愛欲橫流。」

我說:「那些都是什麼我不知道。」

那人說:「比如,你從出生開始,就無法抗拒殺死別的動物,這便是我,也就是命運。」

我說:「可是我沒有殺過別的動物啊?」

那人望著我,又望了望我大哥,似乎就已經知道了一切,然後笑了一下:「你想過沒有,當你吃你哥哥帶來的食物也算一種殺生?」

我說:「為什麼?」

那人說:「你大哥為了你而去殺生,這和你自己去捕食,又有什麼區別呢?」

我愣住了,顯然我的腦子裡從來沒有過這種念頭,這種感覺很奇妙。但是也很沮喪,我又想起了那鳥對我說的話,於是我便對那人說:「難道,我每晚都在讓別的動物傷心么?」

那人點了點頭。

我說:「這樣不好,不想這樣。」

那人微笑著對我說:「哦?為

我說:「因為我也傷心過,知道這其中的滋味。」

那人笑著是說:「果然是一條有慧根的蛇,好吧,就憑你這句話。我問你們,你們想得到什麼?」

我大哥說:「我想要得到更強的力量。不想一輩子如此。」

那個人對我大哥說道:「你身體內早已孕有仙骨,如果你想變強的話。就幫我看守一樣東西吧。

說罷,它便對我們說道:「你們有名字么?」

我大哥搖了搖頭,那個人點了點頭,然後就對我大哥說道:「我送你們名字吧。」

說罷,他便對著我大哥說道:「蛇本身姓常,日後得道必然會有人供奉牌位,你便叫做常天慶吧。」

「我呢我呢?」我和傻抱子有些著急了,那人笑了一下,然後對我說道:「你自然跟你大哥姓,你便叫常天鴻,至於你嘛」

那人看了看傻抱子,便對它說:「無名無惱,無惱無愁,與其給你名字,倒不如你現在這般的洒脫。沒有名字反而適合你,你還是叫抱子吧。」

傻抱子本身就傻,也沒太在意。

那人繼續說道:「常天慶,你如果想要得道的話,就往北邊走吧,你會看見一座山,那山叫碾子山。山上有一個洞,裡面有我早年間放的一件東西,不過我已經讓一條銀色大蟒看守,你必須殺死那條大蟒然後穿上它的蟒皮替我看守那東西。直到百年之後,你能做到么?」

我大哥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那人笑了一下,然後對我說道:「現在到你了,你想要什麼?」

我想了想后,說:「什麼東西可以能按照自己的選擇而活?」

那人笑了一下,然後對我說道:「可能,就是人了吧。」

我說:「那我想當人。」

傻抱子見我這麼說,便也跟著說:「我也要跟我的好朋友一起當人。」

那人微笑了一下,然後對我說道:「你可知道,其實人也並非那麼好當?」

「為什麼?」我又愣住了。

只見那人對我們說:「其實,所有的一切,都存在著煩惱,而這煩惱正是因我而起,天道恢恢,又會有幾人看破?紅塵滾滾,又會有幾人逃脫?」

我不明白它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他便繼續對我說道:小蛇,你很有趣,我告訴你吧,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死是苦,與所怨帳的聚會是苦,與所愛的分離是苦。所求不得是苦,所以,只要是生命,就不會逃脫的。」

我說:「我不信,既然有選擇。為什麼還是無法逃脫?」

很顯然,我說的這話出乎它意料。其實,我也不知道它說的是什麼。只不過最後一句話我懂了,所以就問了,他想了想后,便對我說道:「你真的不後悔?」

我點了點頭。那人便對我說道:「好吧,既然你至於如此,我便跟你打個賭,如果你贏了的話。我便讓你們變成*人,參加我的遊戲。」

「什麼遊戲?」我說道。

那人說:「我活的時間太久了。漫長的歲月中,所有情感早已麻木。儘管我知道所有的事物,但是依舊無法猜透人心,所以,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挑選一些人來參加我的遊戲,望著他們按著我設計好的故事一步步的走下去,我才感覺到自己還在存活,而那些人,或多或少的也會從中了解到一些真理。」

我不明白它說的話,但是此時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於是我便對它說:「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他笑了一下后,便對我說道:「你如果想變成*人的話,就先抵抗一下我吧。」

「抵抗命運?」我說道?

他點了點頭,然後對我說:「這似乎不可能。不是么?蛇本身就是吃肉的,這就是命運。」

我若有所思,然後對它說道:「不是這樣的,我想我可以的,應該可以的。」

說罷,我便走了。

大哥並沒有走,還是留在我的身邊,不過,從那天起,我便再也沒有吃過它叼來的野雞,更多的時候。我是在思考,思考著這一切,包括命運。

又是一個傍晚,夕陽再一次燒紅了雲彩,那些雲彩似乎變幻集各種不同的形狀,雲本無常,它們本是無常,就如同這命運一般的變化,不曾停留,不曾更改。

森林之中的那棵參天大樹之上,一條灰蛇靜靜的盤在樹梢集,望著這片天空,還有那隻布谷鳥,布谷鳥發現了它,但是卻也沒有跑。

灰蛇問它:「你為什麼不跑?」

那隻布谷鳥說道:「我老了。飛不動了,我知道,這是我最後一次的歌唱,因為我的歌唱,才會下雨,有雨水這片森林就會有希望這就是我的命運,直到死亡。」

灰蛇對那隻布谷鳥說:「我這一生並沒有殺過生,但是卻有很多生命因我而死,我算不算很傻?」

那隻布谷鳥對灰蛇說:「你不傻,你也有自己的選擇。」

原來不管是什麼。都會有自己的選擇。它用自己的生命去證實了這一點,於是,它便閉上瞭望著這片天空,它生命之中最後的片段,便是那布谷鳥的叫聲,似乎永遠不會停止一般,那個聲音是,不顧,不顧。

灰蛇釋然了,於是它閉上了雙眼,沉沉的睡了過去。

(下篇,最後了。)

()

大家還在看:天才相師俗人回檔總裁大人,要夠了沒!凌天傳說絕世醫聖學霸的科技帝國仙界獨尊大官人逍遙軍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