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醫偵朝野下載
  3. 醫偵朝野
  4. 第45章 第45 葉積寺

第45章 第45 葉積寺

作者: |返回:醫偵朝野TXT下載,醫偵朝野epub下載

秋無痕像搭在錢金芝肩膀的一袋米似的,屁股超前,腦袋在後,眼睛只能瞅著她的翹臀。

雖然翹臀很結實圓潤,可怎麼有點想吐?

只因肩膀頂著肚子,一個勁反胃。

「那什麼……,我還是抱著你的腰,行不?」

「等下回,主動點!」

「你肩膀是刀削的?這麼尖……」

「閉嘴啊!當心被人聽見!」

秋無痕想閉嘴,可太顛簸,太暈了,倒掛著,越升越高,頭暈目眩,真憋不住了,張開嘴。

就在秋無痕準備給那翹臀吐點佐料的時候,終於到了房頂。錢金芝將他放了下來。

姑奶奶,下不為例哦,不然我吐你一屁股!

秋無痕咬牙切齒,錢金芝卻嫣然一笑,豎指做個禁聲動作,

喂!禁聲應該豎的是食指哦……

錢金芝已經小心翼翼的踩著瓦片,悄無聲息蹲下,小心揭開了幾片瓦,招手讓秋無痕過去。

秋無痕試探著想用腳去踩,然而沒等他的腳落地,就被錢金芝穩穩托住了。

錢金芝朝他擺了擺手,另一隻手抓住他的腰帶,將他提了起來,然後面朝下,像放一袋米似的,慢慢把他放在了瓦片之上,讓他趴在房頂,眼睛剛好在揭開的窟窿處可以往下觀瞧。

這女人力氣可真大,把自己提來提去,簡直跟提個小嬰兒似的。

只感慨了一下,秋無痕便順著窟窿往下一瞧,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不敢再弄出任何動靜了。原來窟窿下面正好對著夏侯老爺的那張床。

夏侯夫人躺在地上已經昏死過去了,床邊站著一個白袍書生,手裡拿著一把菜刀,明晃晃的正對準了夏侯天。

他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是秋無痕他們就在房頂,還是聽得比較清楚的,只聽他說道:「夏侯天,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謝志高,是不是你殺了殷紅?」

「你想知道?好,等你到陰曹地府里,殷紅自然會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殺了我,那東西你一輩子就別想得到!」

「沒錯,所以我一直沒下手殺你,只是找機會擒你,逼問東西下落,說吧,那東西在哪?告訴我。否則你就真的要下去陪她了,我最後再問一次,東西在哪?」

夏侯天慘然搖頭:「殷紅死了,我也沒有心思活在這世上。而且我病得很重,我的病目前都是秋郎中用藥給我控制住的,我知道他沒辦法治好,很快我的病情會再度惡化,我左右是個死,就讓那東西跟著我一起到陰曹地府之下好了。」

「你真的不怕死?」

夏侯老爺閉上了眼睛,扭過頭不看他。

謝志高點點頭,忽然一伸手捂住了夏侯天的嘴巴,一舉手,狠狠一菜刀砍在了夏侯天的膝蓋之上,痛得夏侯天身子猛的一抖。

這白袍書生看起來瘦弱,但沒想到力氣卻如此之大,在一個人疼痛得猛烈反應下居然還能穩穩的將人壓住動彈不得。

這一刀並沒有血光飛濺,秋無痕這才明白,原來他是把菜刀反著握的,用刀背在對方膝蓋上狠狠敲了一下,就這一下痛徹心扉。可是嘴巴被捂住,夏侯天根本發不出半點聲音,只痛得他差點昏死過去。

謝志高又說道:「你現在願不願意說?」

夏侯天卻點了點頭,真是讓房頂上的秋無痕大跌眼鏡。

看剛才夏侯天硬氣的樣子,秋無痕還以為他至少會反抗一段時間咬牙堅持呢,沒想到才打了膝蓋這麼一下就馬上屈服了,真是虎頭蛇尾。

謝志高慢慢放開了捂著他嘴的手,用刀架在他脖子上說道:「你要敢騙我,我就砍掉你的脖子,記住,我不是開玩笑的。」

夏侯天點了點頭,痛的額頭汗珠一顆顆的跟黃豆一樣冒了出來,但依舊不敢叫喚一聲。

「你現在應該告訴我那東西在哪裡了吧?」

「在葉積山的葉積寺裡面。」

「葉積寺?」

「是的,我把它藏在那兒了。」

「下床,帶我去!」

「我要能夠下床走路,我就去給殷紅送終去了,不會留在家裡,你也就沒有機會靠近我。」

「到現在你還敢跟我嘴硬?我不管你走得了走不了,你都得跟我走,不然你這條腿就沒有用,我就把它砍下來。」

夏侯天痛苦的說道:「我真的去不了,下不了床啊。」

謝志高說道:「叫人抬一頂轎子進來,咱們倆乘轎子去。不許帶其他任何人,你要敢耍花招,我立刻就殺了你。我說了,殷紅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但是我必須拿回那個東西,不要低估我殺你的決心,否則你會後悔的!」

謝志高一翻身上了床,躲在了蚊帳後面,而他的刀子卻始終是抵著夏侯天的:「叫轎子進來!」

夏侯天點點頭,高聲叫喊道:「來人!」

進來了一個丫鬟,夏侯天吩咐備轎,並把轎子抬到屋裡來,然後所有人都先出去。

丫鬟不知道為什麼老爺要這樣安排,但還是馬上讓轎夫抬著轎子來放在屋裡,然後都退出去了。

謝志高直接一把拎著身材肥大的夏侯天,提著到了那寬大的轎子前,將他塞進了轎子,接著自己也一屁股坐了進去。

在房頂的秋無痕看的真是有些目瞪口呆,這謝志高看著文文弱弱的,沒想到力氣如此之大,將肥碩的夏侯天居然像老鷹拎小雞似的拎著進了轎子。

這一天他就見識了兩個平時看著不怎麼樣,可是關鍵時候卻是有驚人之舉的人物。

一個是眼前的這位書生謝志高,能夠輕鬆的把二百多斤的夏侯天拎上轎。再一個就是身邊這嬌媚少婦錢金芝,扛著自己跟扛個錢褡子似的輕鬆。

謝志高跟夏侯天坐的轎子出發,從府邸的後門出去。

府里的僕役們看著他們的轎子遠去沒敢吱聲。夏侯老爺這一年來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外出,也搞不懂他到底在忙什麼。這一次也是不好詢問老爺到底要去哪裡,之前問過的人還被打了板子,所以也都閉上了嘴,裝作沒看見。

轎子一路往城外走,速度很快。出了城,走出一段路便離開了驛道,開始爬山。

這座山叫葉積山,非常高而且陡峭。

山腰有一座已經荒蕪的寺廟叫做葉積寺,因為地處偏僻,非常難走,靠近寺廟的道路有一段又非常陡峭,稍不留神會掉下懸崖摔死,所以到這裡來上香的人非常少。

寺廟裡只有一個聾啞和尚,也不知道多大年紀了,邋裡邋遢的,一套破爛袈裟估計從來沒洗過。

偶爾有香客來,可憐他,送他新的袈裟,他也從來不穿,依舊穿著自己的一身,不管春夏秋冬。哪怕夏天再熱冬天再冷仍然是那一套。

奇怪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沒什麼人來這裡上供布施,寺廟也沒半點田地菜地,他居然沒有被凍死、熱死或者餓死,也真是奇迹。

轎子按照夏侯天的吩咐,一路來到了寺廟裡大雄寶殿里,這才停下。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