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冥河漂流奇遇記下載
  3. 冥河漂流奇遇記
  4. 第131章 大審判

第131章 大審判

作者: |返回:冥河漂流奇遇記TXT下載,冥河漂流奇遇記epub下載

「我這是在哪兒?」

一座立有著巨大的雕紋雕紋的洞窟前,抱著一沓文件的狄克一臉懵逼。

蒼白答應狄克,為其介紹擁有賦予其巫袍不朽性能力的巫師。

因此狄克在莫莫的事情了結之後,便去往高塔要求蒼白兌現承諾。

不過蒼白好像有事沒見著,是那位單片眼睛的法師接待的狄克。在明白狄克的來意之後,憔悴了不少的他二話不說,塞給狄克一摞文件,便用驅逐術把狄克送到了這兒。

「阿嚏——」狄克打了個噴嚏,才發現附近的溫度可不高,不少地方都還有著積雪,寒風一吹,狄克都感覺自己快凍住了。

泰洛瑞斯是沒有四季變化的,以大陸中央的起源之森為生命適宜區,向南北會越來越寒冷,向東西則會越來越炎熱。

如果這兒還是帝國疆域的話,應該在王城以北。

而這時,從狄克身後的洞窟中傳來了紛亂的聲響。

「誤會了!真的誤會了!」

「你們不能這麼做!我們是蒼白之塔的人,我們有豁免權!」

「收學徒是你情我願的事情,這怎麼能是人口買賣呢?」

「我們不是盜墓賊!我們住在這兒上千年了,那些陪葬瓮是我們自己放的!」

「媽的欺人太甚,老子跟你們拼了!」

「啊——」

沒多會兒,就見到一群亡靈法師,被幾個兩米多高,身著藍底金飾重甲,背帶灰色披風的戰士押解著從洞窟中走出來。

碰面后,雙方都是一愣。

「亡靈法師?」幾個戰士立刻就鎖定了狄克手中的骨杖,扭頭看向被押解的法師,「你們認識嗎?」

一位肩甲上鑲嵌著流行勳章的戰士一揮手:「不管認不認識,一併押走。」

而狄克,他第一時間便發現這幾個戰士的面容好像有些不協調。雖說毛孔、鬍鬚都有,長相也各有特色,但就是不太像真人。

硬要說的話,有點遊戲中3d建模搞出的虛擬人物,再真實也帶著些虛幻的感覺,而且仔細看的話,他們的眼睛也似乎帶著些許的亮光。

「鷹眼!」狄克用上了剛學的奇技。

周圍的景象一下子暗淡了起來,狄克的耳中的聲響也變得遙遠、輕微,但那幾個人正踏步走向他的戰士卻被打上了高亮。

這是鷹眼的使用還不夠熟練的刺客常會出現的情況,鎖定異常目標、偵查隱藏信息,但同時也影響到了自身的其它感官,沒有經年累月的練習,在鷹眼狀態下自如行動都夠嗆,更別提用其輔助戰鬥。

而即使如此狄克也僅僅是知道,這幾個戰士並非人類,他們所穿的盔甲中有著複雜的機械結構,佩戴的武器是鏈鋸劍。

除此之外,便再無所得。

於是狄克開始屏息凝神,將全部的注意力鎖定在一位戰士的身上。

他的視野好似鏡頭拉近一般,那名戰士的身體開始放大,身上的秘密一一顯露出來,而狄克隨之投入的精力也越來越多,甚至達到除了眼中那一人,再感覺不到他物的地步。

終於,狄克在那戰士的心臟處看到了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而在火焰之中,則一截虛幻鎖鏈將這團火苗牢牢的扣在了戰士的胸膛裡面。

狄克是見過這種鎖鏈的。

就在當初魯法洛的刑場上,那位王庭來的「信使」就是用這樣的鎖鏈,將死去的魯法洛的靈魂從屍體中拉了出來。

也就是說,這些人是帝國王庭的英靈戰士?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狄克自然關閉鷹眼,收斂了心神,隨後便發現……

自己的魔杖被收繳,雙手被縛住,身上披著一件有些破舊卻很暖和的大衣,人則和一群亡靈法師坐在一輛顛簸的平板車上,車前一位戰士抽出一個響鞭,馬車便緩緩向前駛出。

「?」怎麼感覺略過了好多劇情啊。

狄克施展鷹眼過於投入,完全忘記了時間。再加上鷹眼作為刺客偷摸瞄人的技能,是不會給目標帶來像是「窺視感」、「彷彿自己赤裸裸的毫無秘密」的感覺,甚至連直勾勾的眼神都沒有。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嚇呆了一樣。於是在毫無反抗的情況下,被人家三下五除二的給上了縛具並被拽上了馬車。

「你終於醒了。」旁邊一個面容枯槁卻十分年輕的法師開口道,「帝國的大審判一旦推行,是不會顧及任何組織顏面的,你應該立刻出境避禍,而不是來投奔我們。」

狄克回憶了一下,帝國好像確實要開展大審判來著,當初卡拉聽到這個消息后,還嚇得二話不說撒腿就跑。

「你們是蒼白之塔的人?」

「對,蒼白之塔駐帝國北地招生辦,」年輕法師嘆了口氣說道,「本來我們一周前就該撤離的,只是聽說學院忽然冒出個神經病把高塔給炸了。塔中一直在忙重建的工作,我們的返塔許可便一拖再拖……」

誒?這事好像聽起來有點耳熟。

「這次是逃不過去了!都是那屎躥進腦子裡的混蛋害我們淪落到這種境地的,」一個鼻青臉腫的老亡靈法師咬牙道,「要是我遇到了他,會他的靈魂抽出來折磨百年!」

「這……我們還不一定會被處死。」

「你是剛來的,你當然不擔心!我們都是亡靈法師,哪個人身上沒背上點人命!那個因為反抗被當場殺死的老托里,你知道他得那個荊毒心臟是怎麼來的嗎?」

「我是肯定被處死了。」老亡靈法師猙獰道,「你們兩個,把你們的魔力和死氣都給我!我就是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的。」

年輕法師臉上閃過一瞬的猶豫,魔力和死氣作為被個人意識浸染的力量,他人使用必然會遭受重創,提出了這個要求,老法師是真的存有死志。

而且若是老法師真的鬧出了什麼動靜,吸引了士兵們的注意,他們也就有了趁亂逃跑機會。當然,失敗了所付出的代價也不低,至少一個共犯的罪名跑不了。

不過相對的,狄克就沒思考那麼多,他直接舉手:「長官,我舉報!有人要鬧事!」

「你——」老法師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為什麼啊!你也是亡靈法師,我們都是一夥的好不好?

狄克一臉的風輕雲淡,毫不動搖:你丫才腦子裡進屎了呢!

一個戰士上前來把老法師制住、塞嘴、捆好,又讓狄克去了板車前方,這裡相對不那麼顛簸。

因為魔杖和剛剛得到的資料還被人家收著,狄克也沒第一時間離開,他對王庭,這個帝國在超凡領域的後盾很好奇。

幾人沒多會兒,便來到了一個村莊。

老遠,便看到了一座由石頭修砌而成的圍牆,和大門旁插著的兩排固定著猙獰人首的木樁。

進入村莊后,也能明顯感到這裡肅穆的氣氛。家家門戶緊閉,僅有十數個腳上有著鎖鏈的、面帶苦寂之色的囚徒,正辛苦勞作著,在為圍牆進行加固。

在村子中心的一處小廣場處臨時搭起了一個高塔,一群重甲持兵的戰士,正圍繞在一個身材瘦小的人身邊。

就見那人身著金紅二色長袍,手持一本封皮包金的巨典,渾身纏繞鎖鏈,頭戴一個遮蓋了上半部分的腦袋並且眼部膨起的巨大頭盔,頭盔后還有延伸出數根管線,直連在後心處。

「來了嗎?那就開始吧。」那人說著,頭盔眼部便亮起了紅光。

戰士隨即將車上被捆了個四馬攢蹄的老法師丟了下來。

原本還在掙扎著的他,被那紅光一照,便喘息著,如同篩子一樣開始渾身顫抖。

「伊桑·謝赫,犯偷渡罪、販賣人口罪、故意殺人罪、欺詐罪……手段極其殘酷、情節極其惡劣,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話音落下,老法師穿著粗氣,渾身冒著冷汗,蜷在地面上,臉上滿是驚恐。

這時就聽那審判官繼續說道:「犯罪者掌握特殊技能,依照特別條例,改判終身勞役、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全部個人財產。」

最終的判決下來,一眾亡靈法師反而鬆了口氣,不管什麼勞役不勞役的,能活著就好。

也實在是帝國大審判的威名實在太盛。

據說一遍篩查下來,帝國的總人口能被砍掉近三成,若是那種參與了種植樂土曼陀羅、仙靈花等違禁植物的村莊,一個村子被殺得僅剩稚童的情況都有。

更是從未聽說過還有什麼特別條例的情況。

倒是狄克大概知曉為什麼。

正常的大審判,在殺戮之後,王庭的人會留在世俗十年到三十年,培養提拔官僚等管理人才、重構帝國秩序。

但這次不同,雖說當初帝國反旗四起,但還遠不到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地步,王庭長時間降臨世俗的前置條件沒有達成,只能推行不完整的大審判。

也就是,人王庭給你殺了,秩序重建還是由世俗皇帝進行。這個時候再敞開了殺人那不是胡鬧嗎?

一群亡靈法師很快被審判完畢,殺了三個,大半勞役,剩下的交上罰款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了。

接下來便輪到狄克了。

都沒用他親自走,便被一個少說有兩米五的戰士捏著兩邊的肩膀放在了審判官的身前。

就見審判官頭盔上紅芒一閃。

和剛剛那些在地面上痛苦翻滾的亡靈法師們不同,狄克毫無所覺,反倒是審判官皺起眉頭。

一個無罪者。

審判之書中各種罪行記載的非常詳細,連隨地大小便都有相應的懲罰,只是罪責不積累到一定程度,並不會判刑。因此泰洛瑞斯中真正的無罪者其實很少,除去幼童,多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和一輩子沒怎麼出過門的閨中小姐或象牙塔中的學者。

狄克是法師打扮,無罪倒也合理,只是……

人生經歷七個小時是什麼鬼!這麼大的人,你告訴我他是個嬰兒?

「啪!」這時狄克一拍手心:話說我還是帝國的大學士來著。

就像狄克能夠憑藉回憶來找回自己的契約、神殿信仰一樣,他巫術概念上的的「身份」也隨著回憶被找回。

於是在審判官眼睜睜的看著狄克,這個剛剛誕生七個小時的新生兒,忽然被授予了帝國大學士的職位……

這機器壞了吧?

…………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