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封神之灶王爺奮鬥史下載
  3. 封神之灶王爺奮鬥史
  4. 第599章 誅仙陣出 各方震驚

第599章 誅仙陣出 各方震驚

作者: |返回:封神之灶王爺奮鬥史TXT下載,封神之灶王爺奮鬥史epub下載

「哼!」

元素冷哼一聲,說道:「我警告過那個小輩,不要斬殺我兒,其他的一切好說,但他卻沒有絲毫留情,連我兒最後一縷真靈都沒有留下。

下手如此狠辣,無論如何,那個小輩也必死無疑。

通天,你若是將他交給我,日後諸位道友聯手攻入洪荒的時候,我會勸說諸位道友留手,不會徹底毀滅你洪荒,你看如何?」

她這番話說的高高在上,彷彿恩賜一般,顯然打心底里就沒有認為洪荒世界能贏。

通天教主聽了她的這番話,不由笑了。

這些先天神魔還真把他們當成了無所不能的存在不成?

「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通天教主也是乾脆利落的性子,直接說道:「道友若想奪走我那徒孫的性命,須得先過我這一關。」

「你想跟我斗過一場?」

元素看向通天,眼神中透露著審視。

不過是開天之後誕生的聖人,也敢跟她爭鋒?

「好,你若敗了,就將殺我兒性命的那個小輩送來。」

「可!」

通天淡淡的點頭。

如果連自己都戰不過對方,當然也就庇護不了自家徒孫,交不交都沒有什麼區別。

「道友小心,本座要出手了。」

通天教主說著,伸手抽出腰間青萍劍,一劍斬出,虛空崩亂。

元素皺眉。

沒想到通天教主的殺伐之力竟然這般強悍。

不過,僅憑這點力量還嚇不住她。

她揮手,無盡狂風湧現,一道道的有形無形的風刃將這一劍抵消,隨後席捲虛空的風暴向著通天籠罩過去。

噌!噌!噌!

一陣劍鳴,滿天劍光將狂風斬亂。

隨後二人交手,無數手段一一呈現,將虛空攪得無比凌亂。

不過,因為通天教主有意護持,再加上還有周天星斗大陣守護,所以他們之間的戰鬥餘波,並沒有波及到洪荒世界。

但隨著戰鬥升級,這兩位爆發出來的威力越來越強悍,距離洪荒世界這麼近,即便周天星斗大陣能夠守住,但也會大量消耗儲存多年的星力。

片刻,通天教主一劍劈出,將元素的法術打散,隨後他收劍回鞘。

元素皺眉,不解他這是何意。

通天教主微微一笑,說道:「我有一陣,自認可斬先天,不知道友可敢入內一戰?

如果你能破了我這陣法,自此以後,洪荒任由道友進出,本座絕對不會加以阻攔!」

「呵?可斬先天?」

元素不屑一笑:「你怕是對我等先天神魔有些不了解,甚至以往都沒有對陣過先天神魔吧!」

「不錯。」

通天教主點頭承認:「我自洪荒降世以來,就沒有跟先天神魔作戰過。」

「那你還敢誇下海口,說出如此狂言?」

元素冷哼:「有什麼陣法,只管擺出來一戰,若是不將你打服,你還真不知道我等先天神魔的強悍!」

她心高氣傲,再加上剛才通天教主展現出來的實力雖然不弱,但好似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悍,所以她覺得,應該是魔祖羅睺誇大其詞,故意抬高洪荒諸聖的手段,來這樣他屢次在洪荒面前敗退的事情。

通天教主聞言,含笑點頭:「道友果然不愧是縱橫太古鴻蒙的先天神魔,果然豪爽,既然如此,還請道友入陣一戰!」

說著,他揮手拋出誅仙陣圖,懸起誅仙四劍。

頓時,宇宙星空升起無盡肅殺之氣,殺機瀰漫虛空不知多少萬里。

元素見此,不由眉頭一挑。

這座劍陣的威力之強,有些出乎她的預料。

不過,身為先天神魔的驕傲,讓她覺得以自己的道行,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再說即便這座陣法的威力當真超乎想象,大不了從裡面退出來也就是了。

陣法終究只能困守一地,這通天教主難道還能駕馭大陣追著跟她鬥法不成?

就在她還想多觀察幾眼誅仙陣的時候,卻見通天教主的身形一閃,輕輕落在陣台之上。

「元素道友,請入陣吧!」

通天教主嘴角含笑,伸手示意。

元素冷哼一聲:「正要見識一下你們這些洪荒聖人的手段。」

她自持神通廣大,心中絲毫不懼,邁步走入大陣。

一步之遙,天差地別。

踏入陣中,猶如踏入另外一個世界。

一個好似無限寬廣,瀰漫著無盡殺機的世界。

先前還沒有進來的時候,只是從外面看,雖然覺得此陣很是兇險,但元素還有些不將此陣放在眼裡,但進來之後,卻又是另外一個感覺了。

就好似所有進入此陣的生靈,都將自身性命送到了別人劍下,等待處罰的感覺。

元素心中冷笑,身上氣勢暴漲,瞬間就擺脫了這種感覺,一股強大的自信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道友好膽色。」

通天教主贊了一聲:「自從本座立教以來,這誅仙陣還是第一次擺出來,道友也是第一個入我大陣的對手。」

「哦?」

元素淡淡一笑:「這倒是我的榮幸了?」

「呵呵……」

通天教主笑道:「本座在天外天開闢上清道場,這些年來參悟大道法則,還借鑒了我那徒孫的劍道之法融入誅仙陣中,此陣,其實已經可以改名為誅仙劍陣了。

不瞞道友,這座陣法的威力,相比以前,更強三分,道友終究是自太古鴻蒙時期存活至今的先天神魔,自有大道眷顧,我也不願輕易斬殺了你,道友若是覺得不敵,可以投降。

只要你願意將自身大道融入洪荒,本座願意饒你一命!」

「嗤……」

元素嘴角流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饒我一命?你也配!」

話落,她也不在跟通天廢話,直接伸手一指點出,頓時一道耀目的火光飛出,快如流星一般向著通天教主身上打去。

這點火光看似渺小,但卻蘊含著好比星辰日月一般的力量,一旦爆發,威力比一般的星辰爆炸還要龐大。

通天教主洒然一笑:「道友既然入我陣中,還想主攻不成?

本座自從證道混元,無數年來還沒有全力出手過,今日,難得遇到元素道友這般強橫的對手,本座自當拿出看家本領,請道友品鑒一番!」

說話間,他抬手發出一道上清神雷,震動陷仙劍。

劍光一晃,紅光四起,殺機滿天,一道劍光斬下,將那元素髮出的火光斬滅。

隨後又一道上清神雷震動,絕仙劍上劍光閃爍,一瞬間竟有無窮劍氣斬出,向著元素斬去。

這還不算完,通天教主手中上清神雷接連打出,誅仙四劍皆被震動,一時間,無盡的劍氣瀰漫,將整座大陣一切空間都給覆蓋其中,億萬道銳利無匹的劍氣向著元素身上斬去。

瞬間,誅仙陣內有狂風呼嚎,神雷轟鳴,霧氣瀰漫,霞光滿天。

但仔細看去,哪裡是什麼狂風雷鳴,也沒有霧氣霞光,分明是無盡劍芒演化,遮蔽五感,掩人六識,惑人心智,亂人元神。

而這,還只是劍陣附帶的功能,其真正的威力,卻是體現在斬殺一切生靈的強大攻擊力上。

元素就感覺自己似乎陷入了無窮毀滅之氣籠罩的混沌之中,身周那無盡殺戮劍氣好似能夠斬殺宇宙億萬生靈,殺機之盛,煞氣之強,讓她心驚。

直到此時,她才知道自己小瞧了對方。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洪荒聖人是何等存在。

雖然對方修行證道的時間,比他們這些先天神魔晚了無數年,但在道行上卻絲毫不遜色於他們這些前輩。

只不過洪荒聖人所走的路跟他們這些先天神魔不同,所修的道也不一樣,證道的方式,更是天差地別。

因為不是一個體系的修行,所以這才讓她在一開始的時候有些粗心大意,也沒有想到先前交手的時候通天教主只是在試探她的實力,並沒有全力出手,就以為通天教主的實力雖然不錯,但也不過如此。

現在,元素心中生出了悔意,她不該同意入陣的。

在陣外鬥法,無論輸贏,她都來去自如。

但在這座大陣之中,不但讓對方的戰力暴漲,讓自身陷入對方的主場,更關鍵的是如此厲害的劍陣,如此強橫的劍氣,猶如鋪天蓋地一般襲來,讓她也有些吃力。

其實,在劍陣剛剛被通天教主發動起來,展現出驚人威力的時候,她就想過是否就此退出。

可是,身為先天神魔的驕傲,讓她有些不甘心。

她想在找一找這座劍陣的破綻,如果能夠找到破綻的話,未必不能破解了對方的劍陣。

再說她道法強橫無比,誅仙劍陣里雖然劍氣瀰漫,但想要傷到她,也沒有那麼簡單。

她精通四種先天大道,地水火風,無盡神通,任何一種都足以在先天神魔中立足了,更何況她還是四種大道齊聚己身。

論起實力,元素在太古鴻蒙時期,也算是頂級,在如今存活的先天神魔中,同樣也是最強的那幾個之一。

所以即便誅仙劍陣威力無邊,但想要傷到她,也很困難。

元素身外浮現出一座座山巒虛影,擋住無數劍氣。

同時還有數不盡的狂風火焰,洪水滔天,不斷蔓延,向著通天教主攻去,試圖打斷他操縱劍陣的動作。

可惜,通天教主立身法台之上,誅仙劍陣無數劍氣縱橫,隨他心意而動,單憑元素一人,遠遠不足以撼動他所在之地。

這兩位的爭鬥可謂是精彩紛呈,雖然因為誅仙劍陣的原因,並沒有力量外泄,但僅僅從外面觀看,就足以看的某些存在震驚不已。

觀戰的並不多。

畢竟這裡處於天外天,即便是大能人物一般也不會來這裡隨便閑逛。

雖然元素到來的時候動靜不小,先前跟通天教主相互試探鬥法也吸引了三界許多准聖大能的注意,但現在能夠透過誅仙劍陣,觀看裡面鬥法的卻沒有幾個。

普通的准聖大能都未必能夠看得清楚,也只有如伏羲聖皇冥河老祖這等存在,才能窺得其中一些戰鬥場景。

這畢竟是通天教主布下的最強陣法,就算是其他幾位聖人以及在遠處觀戰的魔祖羅睺和不死古樹,也只能看到一個大概,而不能看到全部場景。

不過即便如此,也讓這些至高無上的存在心驚不已。

元素擁有這麼強橫的神通倒也罷了,她畢竟是存活久遠的先天神魔,擁有四種先天大道在身。

但通天教主布下的這座劍陣,簡直駭人聽聞。

無論是幾位聖人還是羅睺等先天神魔,都看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這等恐怖的陣法,他們任何一位都沒有把握破掉。

甚至,羅睺覺得,即便他跟不死古樹一起入陣,跟元素聯手,也未必就能破得了這座威力無窮的陣法。

幾位聖人道場當中,諸聖也都面色凝重。

雖然早就知道通天教主有一座鎮教大陣,但因為從來也沒有見他使用過,所以都不知道其中威力大小。

不過在他們想來,大家都是萬劫不滅的聖人,即便通天的陣法再如何厲害,應該也奈何不了他們。

但現在看來,還真未必。

如果他們入陣跟通天戰鬥,即便誅仙劍陣傷不了他們的法身,也會讓他們顏面大損。

極樂天中,西方二聖怔怔不語。

准提道人心中暗自慶幸,幸虧當年沒有逼得通天教主擺下此陣,不然他可當真不知道最後會如何收場。

玉清天內,元始天尊盤膝而坐,身上尊貴氣息瀰漫,臉色自始至終都沒有絲毫變化,讓人猜不透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太清天,太上道祖輕輕一嘆。

旁邊的玄都大法師沉穩無比,並沒有因為看到通天教主強橫無比的誅仙劍陣而有任何情緒流露。

最輕鬆的還要屬造化天的女媧娘娘。

這位娘娘手裡把玩著一顆紅繡球,嘴角露出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帶著饒有趣味的眼神看著通天教主和那域外先天神魔的戰鬥。

她那紅繡球其實也是姻緣之寶,只不過女媧娘娘乃是混元聖人,不屑於做那牽線搭橋促姻緣的事情,所以這才讓符元仙翁得了機緣,藉助姻緣功德證道大羅金仙。

洪荒諸聖靜坐各自道場觀戰,三界一些有能力窺探域外戰場的大能也都在各施手段,默默看著這場戰鬥。

天庭,瑤池之中,玉帝和王母娘娘並肩而坐,身前昊天鏡中浮現出通天教主操縱誅仙劍陣強勢壓制元素的戰鬥。

金靈聖母坐鎮斗府群星殿,透過周天星斗大陣默默觀看師尊的戰鬥。

她雖然還沒有修鍊到准聖境界,但也相距不遠,這些年在天庭居然統領周天星宿,八萬四千群星惡煞守護洪荒,不但權謀手段大漲,身上威嚴也遠勝從前。

更主要的是,通過執掌大權,居然還真讓她的道行有了精進,距離准聖也只不過還差了臨門一腳,一旦有了機緣,她隨時都可能證道准聖。

其實,金靈聖母已經感覺自己證道之日不遠,如果給她更大的壓力,未必不能提前晉級。

所謂的壓力,在金靈聖母看來,還有比域外世界進攻洪荒更讓她感到艱難的嗎?

她覺得,域外世界全面進攻洪荒之日,就是自己證道准聖之時。

只希望到時候自己能夠堅持的住,不要被那些域外世界的龐大軍團給攻破了大陣,不然不要說證道了,說不定還會讓自己遭到反噬。

火雲洞天,火雲殿內,先天八卦寶鏡閃爍不定,映照虛空,將天外天的場景一一展現。

三皇仔細觀看了一陣子,心中都在暗自鬆了一口氣。

「通天教主果然道法通玄,此戰他的勝算已經佔了大半。」

神農氏微笑捋須,顯然心中高興不已。

軒轅聖皇也點頭同意:「聖人的手段,果然厲害無邊,我等遠不如矣。」

伏羲聖皇呵呵一笑,搖頭不語。

萬劫不滅的聖人,當然厲害,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證道混元,達到那等境界。

幽冥地府深處,無盡血海之中,朵朵血色浪花連綿不斷,時不時地就有修羅一族廝殺戰鬥的身影浮現。

而在血海之下,一座龐大的宮殿中,冥河老祖睜開了雙眼,死死地盯著誅仙陣中元素的身影不放。

先天神魔啊!

好想殺一個。

如果殺了這個先天神魔的話,自己應該可以以殺證道了吧!

冥河老祖突然感覺自己已經沉寂了無數年的情緒,似乎又激動了起來。

殺殺殺殺殺殺殺!

世間一切生靈皆可殺,殺得生靈塗炭,殺得血流漂杵,殺得眾生膽寒,殺得天地震顫!

他在洪荒也曾掀起無邊殺孽,為了證道不惜讓天地對他的壓制達到了頂點,可惜最終還是棋差一著,沒有得到紅雲老祖的鴻蒙紫氣,也沒有本事斬殺那幾位聖人,也就只能躲在幽冥血海當中,靜候機緣。

冥河老祖總感覺自己差了一些機緣。

當年女媧娘娘證道,他學著女媧創造生靈,三清立教成聖,他也學著三清立下阿修羅教,自稱幽冥教主。

只可惜,雖然他的造化之道幾乎不亞於當年的女媧娘娘,他對天道的闡述,也不比還沒有立教時候的三清差了多少,但他卻只能拾人牙慧,跟在別人後面邯鄲學步,最終慢了別人一步,根本就不能證道。

無奈之下,最終他還是將心思放在了自己的以殺證道之法上。

雖然洪荒聖人殺不得,但域外又不是沒有強者。

就如現在,正在跟通天教主鬥法的那位先天神魔。

這可是能跟聖人一較高下的存在,如果斬了她,自己未必就不能證道。

冥河老祖有些按耐不住心中殺意,懷中元屠阿鼻兩把先天殺伐至寶似是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殺意,微微顫動,嗡嗡錚鳴。

顯然,這兩把殺伐至寶長年未曾飲血,也有些激動起來。

不過冥河老祖並沒有動身前往天外,現在還不是他出動的時候。

做為一個誕生於開天闢地之處的強大存在,無數年的修鍊歲月已經讓他養成了古井不波的心態。

他知道,域外各界已經聯合起來,未來肯定會聯手進攻洪荒,現在他並不需要著急,還是等到了那時,再瞅准機會一舉斬殺一位先天神魔,以殺證道。

這一刻,不只是冥河老祖心在動,其他地方的一些准聖大能也在蠢蠢欲動。

如北冥海的鯤鵬老祖,如龍族祖地的祖龍,鳳凰一族的元鳳,麒麟一族的始麒麟,還有其他一些隱居無數年的大能,也都睜開了雙眼,看向天外天。

天地大劫,是劫難,也是機緣。

跟洪荒世界內部的大劫不同,這是外界帶給洪荒的劫難。

世界內部的劫難那些大能還可以退避,還可以躲在洞府中不參與,但天地大劫不同,天道意志會要求他們主動應戰。

只要在天地大劫中立下大功,洪荒天道就會獎勵他們大量的功德。

甚至,若是機緣巧合立下了一連串的大功,大量功德獎勵之下,未必就沒有以功德證道的可能。

所以許多大能都在蠢蠢欲動,等待著域外世界的到來。

尤其是龍鳳麒麟這三族的老祖,他們還期望通過大劫立功勞,讓天道放鬆對他們的壓制呢。

跟三界內的諸位大能蠢蠢欲動不同,在遙遠虛空觀戰的魔祖羅睺和不死古樹卻是心中暗驚。

對於通天教主那座誅仙劍陣龐大的威力而震驚。

即便是魔祖羅睺甚至洪荒聖人實力強橫,但見到這座大陣之後,也在心裡暗自慶幸,幸虧自己當然傷勢恢復之後,並沒有貿然出動,不然說不定就會吃一個大虧。

這時,遠處又來了兩道身影。

其中一個是容貌極美的女子,另外一個則是行將就木的垂垂老朽。

兩人並非自同一個方向來的,但半途相遇,相互一禮,而後向不死古樹他們這邊走來。

畢竟這株不死古樹實在太過醒目,即便在宇宙深處也很容易發現這株古樹的身形。

「見過兩位道友。」

羅睺和不死古樹招呼了他們一聲。

「兩位道友不必客氣。」

那容貌絕美的女子神色冰冷,好似萬古不化的寒冰,周身都帶著一股凍結虛空的森寒氣息。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