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下載
  4.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5. 第334章 大晉龍脈光環(二合一)

第334章 大晉龍脈光環(二合一)

作者: |返回:提前登錄諸天遊戲TXT下載,提前登錄諸天遊戲epub下載

金丹上泛出雲煙般的青色薄霧,環繞金丹表面。

張封抽出少主金丹的時候,把他尚有聲息的身體一推,也聽到了一個提示。

『你觸發了特殊賞金任務』

賞金任務:尋找大晉龍脈。

『當前環數:3』

..

這段時間,張封把賞金任務也做到了第三環。

前兩環,其一是面見聖上,這個一開始就做了。

第二個就是審問三皇子。

如今算是賞金後續連上了,開始尋找『大晉龍脈』。

張封聽到這個提示,又看了看重傷拚死的三皇子。

這不愧是大晉龍脈所庇護的人,哪怕是金丹被自己抽了,還能吊著一口氣。

「三皇子功力深厚。」張封不免讚歎,「若是尋常金丹修士,此刻金丹被毀,早已沒了聲息。」

「張..張封..」少主現在已經氣若遊絲,「就算是..你能取我金丹..但..但你能融合我皇室龍氣嗎..」

少主語氣斷斷續續說著,也是金丹被抽,心氣提不上來,沒有任何力氣罵張封了。

如今他只剩稍微偏轉一下腦袋,用恨意的眼神,死死的望著張封,說著一些干擾張封接下來修鍊融合的話。

並且他說的沒錯。

想要真正融合皇室龍氣,隱瞞龍脈的視察,最後取得龍脈,獲得大晉龍氣加身,不亞於瞞天過海,偷換天道規則。

尋常人真做不到。

「三皇子還是早些休息吧,本王自有決斷。」張封看到他這個到死都要詛咒自己的樣子,再結合自己所做的事情,也忽然有一種感覺。

整的自己像是反派一樣,殘害忠良,奪人家產。

那既然是反派,再按照某些定律,什麼不殺主角,主角就會涅槃重生。

張封想了想,在他憤恨的眼神中,伸手招來了牢房外的一柄短刃,頂在了他的心口,

「請三皇子放心。大晉龍脈交予本王,本王定然會好好藉助龍脈國運,搜查大晉餘下的氣運修士,讓他們儘快與三皇子地下團聚。」

張封說著,把短刃朝前一送,靈氣泛起成道道勁風,絞碎了他的生機,「三皇子路上不孤單。」

『啪嗒』

隨著少主倒地,金丹上的青色氣息也在剎那間一變,泛起了一條金色的龍蛇。

這就是晉國龍氣的投影實質。

在少主神魂俱滅后,就徹底顯示出了原型。

並且自己只要融合了這股龍氣,那麼接下來就可以安生的按照黑袍修士遺言,尋找大晉龍脈。

否則沒有龍氣作為『鑰匙』,是沒有辦法融合真正的龍脈。

甚至是在融合的時候,還會被龍脈干擾神智。

這就三皇子剛才所說的『難事』,也是大晉先輩對於龍脈的保護,害怕自家根基落在了外人手裡。

只是先輩有先輩的辦法,再按照那個時候來說,大晉身為一國之都,也不怕有人敢竊取他們的龍脈。

別人也萬萬不敢竊取。

但到了現在,大晉已經滅國。

這尋找龍脈的人就多了,融合的方法也漸漸多了。

所以少主等人才躲躲藏藏,害怕有一些『不屬於任何朝廷的自由修士』惦記他們。

因為對於自由來說,他們就是行走的國運寶庫。

殺之,取之,只要再試試他們所研究的『融合辦法』,只要成功。

這些自有修士就不需要投靠任何朝廷,也能享受來自於國運的加持。

而這個方法的前提,就是取晉國皇室血脈的金丹,試著融合皇室龍氣。

張封思索著,最後看了一眼神魂俱滅的少主,就走到了牢房邊上,按照這幾天尋來的辦法,試著用神識驅使金丹上的龍氣。

這樣的辦法,大致上和融合妖獸的內丹差不多,都是一種用自身本源牽引的融合抽取。

只是妖獸內丹可以直接吃,在丹田肚腹內煉化,效率更加快速。

但是這不同屬於一個朝廷的龍氣規則,要是一口吃下去,只會兩兩衝突,重傷自己。

且也在張封小心的驅使過程中,就看到龍蛇慢慢脫離金丹,接觸自己身體的瞬間,就像是撞到某種透明玻璃上一樣,反彈開來,又旋了一圈融入了原先的金丹內。

這就是衝突,不兼容,根本就不是一個概念的規則。

可也在張封感應中,在龍蛇彈開的瞬間,有一絲絲的龍氣,被自身的煞氣所牽引、包容,沾染自身,逐漸融合進了鬼都碎片,又流入自己身軀。

張封見到這一幕,就知道這是一個時間活。

三皇子是說對了,也是說錯了。

說對了,是自己不僅想要大齊的國運龍氣,又想要大晉的龍氣,更想要兩者都保持為自己加持修鍊的狀態,肯定是有點『想當然』,有點『狂妄』。

說錯了,是自己幸好有鬼都碎片這樣的中介,作為中和,一點點的協調相容。

不然第一次融合,絕對不可能這麼『成功』。

哪怕是一絲絲,就已經是成功的曙光,代表能行。

包括自己之前也不是在冒險測試,而是做了萬全的準備。

因為按照自己這幾日所聽到的辦法,所聽到的傳聞,一些先例。

記得在先例中,數百年來就有一些飛升大修士,就想要通過融合多朝國運修鍊。

他們多為自由修士,每朝都掛著客卿,擁有兩國,或三國的國運。

可說到底,國運不是更為珍貴的皇室龍氣,再加上他們是飛升修士,已經最接近仙人與大道規則的修者。

所以他們能兼容兩國規則龍運,這個不稀奇,沒什麼好比較的,也沒什麼好參考的。

但除了他們以外,剩下的也有渡劫修士,最低的也有金丹。

他們多半是遊歷的文士,也有俠客,也是混著客卿的位置,沾染了多國氣運。

用他們作為比較,就正常多了。

可又在自己這幾日的所聽聞中,他們也是和自己一樣境界不夠,於是想要融合多國氣運,需要的時間就多了。

少則幾年閉關,找到屬於他自身的平衡點。

多則數百年毫無頭緒。

說到底,是一個『悟』字。

只是對於擁有鬼都碎片的自己來說,先天上就有一個『平衡點』。

所以哪怕是融合最為珍貴的皇宮龍氣,也只是時間問題。

多則半月,少則幾天就行。

張封思索著,感受著絲絲契合自己,卻又有點排斥的龍氣再度襲來,也開始用鬼都碎片逐漸煉化。

且每多融合龍蛇千萬中的一律龍氣,就越來越契合剩下的龍氣。

而也在張封修鍊的時候。

宮內卻發生了一些比較意外的事情。

在晚上十點左右。

南門就迎來了一批身穿夜行衣的刺客。

他們就是今夜奉命來殺孫公公的邪教外圍!

但還沒等他們接近皇宮百丈。

乾淨的宮外,光亮好似能折射月光的青石地磚震動,一股風沙忽然從宮內吹來。

片刻風沙散去,他們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在三十二裡外的大理寺外五里。

何道長虛手浮空擒著這一批昏迷的刺客,本想把他們押到大理寺,交給寺卿審問,卻看到了大理寺外重兵把守,孫公公站在眾人長廊前。

「孫公公,下官今夜坐鎮南宮,擒到了一批刺客。」何道長上前幾步,拱手一禮,又看了看孫公公手裡掂著的茶葉盒子。

兩人隔著一丈距離,他都感受到了一股濃厚的靈氣從盒子內傳來。

「是夜衍茶?」何道長忽然不說刺客的事了,也沒有管身後的這些刺客。

「正是。」孫公公看了刺客一眼,又笑望著何道長,「何大人,今日大理寺戒備,無聖上與王爺吩咐,任何人不得靠近。這些刺客,今日得全壓到刑部。」

「一切聽孫公公吩咐。」何道長再一禮。

孫公公稍微招了招手,旁邊值守的十名大內禁衛走來,分別押著刺客,向著夜色中的宮外走去。

刑部在皇宮東門外三里。

「王爺在寺里?」何道長見人走後,又上前了幾步,走到了孫公公的身側,一同望著遠處夜色下的大理寺。

「王爺在審問那日的邪教刺客。」孫公公沒有任何隱瞞,也是何道人那日救駕,肯定知道這個事情。

再說何道長投效大齊百年,這忠心是不容懷疑的。

「哎..」孫公公也是想到此處,又望著遠處大理寺琢磨了幾息,忽然向著準備離開的何道長吩咐道:「何道長,煩請出宮和王爺府上的老管家說一聲,王爺今日估計不回去了。還有這茶也交給老管家保管,你切莫亂拿。」

「是..」何道長訕笑著接過茶葉,又見孫公公沒有別的吩咐,就立馬出宮。

孫公公閉目養神,繼續監視附近。

只要王爺不出來,任何來此押送犯人的官員,不管是誰,全部打發去刑部。

而這般隨著時間過去。

在第七日清晨。

張封從閉關中醒來,手裡的金丹也完全消失。

揮手凝聚一陣火焰席捲牢內。

張封向著牢獄外走,三皇子的屍體也成為飛灰消散,不用留他的心血作為備用。

接下來事,就是按照黑袍修士的地址消息,去晉國吳州的大広山東邊山林,尋找龍脈下落。

再按照現在的區域地圖。

晉國的吳州,現在已經在大齊國內的領土。

距離方向,是在帝都西南邊三十萬裡外。

這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只要找個洞虛境界的靈獸,以它們的速度,也就是四天時間,就可以跑一個來回。

張封念至於此,等出了大理寺,一瞧四周無人,又繼續向著前方走,準備找人備靈獸。

不過,當張封順著魚塘長廊,走了四里距離。

這條長廊末尾,孫公公肉眼看到王爺來至,是趕緊上前相迎。

「王爺您..」

「孫公公。」

等兩人在長廊內當面。

張封也沒有多言,就打開天窗道:「你若無事,就陪本王走上一躺,取一下大晉龍氣。

若孫公公有事,就幫本王找只聽話的洞虛靈獸,本王準備去吳州一行。」

『王爺已經融合龍氣了..?』孫公公聽到王爺現在要找龍脈,就知道了王爺已經融合了皇室龍氣!

一時間他不免在心裡暗呼一聲『王爺不愧是王爺,不愧是大將軍的弟子!尋常天才修士需要幾年、甚至十幾年才可能融合的龍運,王爺短短十天就成功了?

真乃天佑大齊!』

他心裡想著,也不敢耽擱,就躬身自告奮勇道:「王爺若是不嫌棄老奴手腳笨拙,老奴願隨王爺一行..」

「這是最好。」張封笑著拍了拍孫公公的肩膀,就準備走。

「王爺..」孫公公說著,卻又望向御書房方向,「老奴還需..」

「事情有輕重急緩。」張封繼續朝前走,等走過最後一里長廊,除了看到外面戒備的一列列大內禁衛以外,也看到吏部尚書正好路過。

「王爺!」大內侍衛先是齊齊高呼,拱手行禮,頓時手掌胳膊抬起,鐵甲聲響起一片,把正在低頭走路想事情的吏部尚書嚇了一跳。

張封一邊向著禁衛點頭回禮,一邊向著還在愣著的吏部尚書一招手,

「胡大人,我和孫公公有事出宮兩日,勞煩胡大人去和聖上說一聲。」

「這?」胡大人忽然被王爺點名,更是一臉懵相,可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張封是領著孫公公就走,沒有任何多言。

胡大人懵了一會,只能轉身回御書房那裡,向著聖上如實通報,晚會再回家。

而隨著時間過去。

等張封出了皇宮,除了帶著孫公公以外,也點了二十名化神境界的大內禁衛,作為一路上的打下手人員。

之後,去往的路上匆匆。

張封念著龍脈,念著早點修鍊收益,都沒有任何觀賞山水的心思。

這般焦急趕路中,在第二天晚上,吳州山林東到了。

也待帶來這處山林外。

孫公公帶人戒備方圓,沒有任何陪同王爺的意思,怕王爺誤會什麼。

要知道大晉龍脈就在林內,這一國機緣太過貴重,當然是撇清一點好讓王爺安心。

張封也沒多言,就映著夜色,朝著山林裡面走。

頃刻間,不時傳來的獸吼,也在孫公公等人的戒備圍繞下,戛然而止。

張封是一心一意,只是往前。

但本來,張封想的是這龍脈可能在地底,或者是一處寶藏,一處天地陣眼,執掌晉國原有地域的十方天地。

可是等前走了十二里左右的路程。

張封就停下了腳步,望向一大片山石中的一塊石頭。

這塊石頭拳頭大小,形狀像是『鵝卵石』的橢圓,看上去平平無奇,也沒有任何波動。

但在自身龍氣的牽引下,卻明顯的認知,這個就是大晉龍脈『基石!』

又在龍氣覆蓋雙眼的觀察中。

張封看到它有一種離奇、不可察覺的波動,隱隱影響到附近的天地靈氣,形成一股股細絲,纏繞千萬人的氣運,又湧入天際,彷彿是一張巨大的蜘蛛網,籠罩蒼穹與大地,場面波瀾壯闊。

可若是沒有龍氣指引,是看不到的。

同樣,張封看到這塊石頭,也明白為何大齊滅大晉幾十年,也沒有找到龍脈真身的下落。

瞧這石頭,若不是大晉皇室龍氣指引,誰會注意?

但要是那種山水寶地、地下宮殿,或者龍氣中的奇異天網神象,怕是大晉被滅的第二天,自己那位師兄就親自帶人過來抄了。

連一根『蜘蛛絲的氣運』都不會留。

張封思索著,把石頭收起來,現在,卻是自己的了。

同時張封也聽到了任務完成的提示。

那接下來就是一邊融合,一邊悠閑回去,正好瞧瞧帝都外有什麼風景。

說不定等自己出宮的消息傳出,路上再碰見幾位程咬金,或者得知消息的玩家。

還能殺出幾個任務。

..

『特殊賞金任務完成』

你發現了特殊規則:龍脈。

龍脈可以轉換為特殊光環獎勵。

『龍脈光環:你完美融合龍脈基石后,在任何世界內,都將永久獲得百分之十的所有修鍊加成。』

大家還在看:快穿:女配,冷靜點冷帝寵上天:腹黑狂妃醫妃驚世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愛妻入骨:獨佔第一冷少重生異能小俏媳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拒嫁天王老公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