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下載
  4.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5. 第294章 中紀(二合一)

第294章 中紀(二合一)

作者: |返回:提前登錄諸天遊戲TXT下載,提前登錄諸天遊戲epub下載

歸根結底,說白了就是利益。

張封一直以此為目的,也希望周局他們能明白。

但不得不說,自己雖然不知道馮老闆的關係和這位姚老闆如何,可他這個說賣就賣的架勢,倒是挺狠的。

看來馮老闆為了巴結自己,是什麼招數都使出來了。

張封思索著,越來越感覺馮老闆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心狠的人物,相對來說,他的利用價值也是蠻大的。

可如今,在副駕駛位置上。

周局聽到馮老闆說賣就賣的樣子,卻是暗鬆了一大口氣,又感慨自己之前幸好提前和城主說了一聲。

不然依照馮老闆的性格,依照事情發展。

那麼很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太好的情況,被授人以柄。

比如,馮老闆讓自己做一些事,自己瞞著城主做了。

之後,馮老闆再以這事作為威脅,揚言著要告訴城主,那麼自己還真的作難了。

最後只能一條路走到黑,徹底上了馮老闆的賊船。

至於馮老闆敢不敢這樣,將來會不會讓自己做什麼壞事。

周局感覺馮老闆既然會下802事件的套,那麼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把『功勞』想讓。

同時,張封看到周局在沉思,也大約知道周局想的什麼。

不外乎就是聽到了馮老闆『告密、出賣』的電話后,難免有點后怕。

這是人之常情。

可他也慶幸提前告訴自己。

不然他現在應該和趙秘書差不多。

趙秘書如今就被馮老闆給『套牢』了。

這傢伙,僅以自己的神識觀察,就發現短短几天內,趙秘書可謂是把辦公大樓內的所有領導信息,都透漏給了馮老闆。

相對的,趙秘書現在手裡有二百三十七萬。

馮老闆做生意童叟無欺,把每位領導的行蹤,按照職位高低,明碼標價。

多則的如自己,一次五十萬。

稍微低一點的嚴城主,一次十萬。

其餘局,一次兩萬。

主任一萬。

這生意做的,趙秘書每天都是在擔驚受怕之下,卻又激動的數錢。

張封心裡想著,感覺這人也很有意思。

而隨著時間過去。

車子回到桉城,把胡隊與董事長看押。

第二天。

小劉也打過去電話,讓吳老闆安排人手過去,接手酒店內的股份。

有田局等人的安排,這事很簡單,法人代表是說換就換。

可也正是如此。

在第二天下午的時候。

首先坐不住的就是姚哥。

他怕張封到時候順藤摸瓜,查到自己,就打了一個電話,他至今為止,認識最高人物的電話。

省城執法的楚局。

也在下午四點二十。

姚哥一邊在別墅里來回走動,一邊焦急的播著電話。

等電話接通,傳來一聲有點蒼老但不失威嚴的聲音。

姚哥就如實相告,把所有事情都說了。

「張封?」

在省城執法辦公室內。

年約五十左右的楚局聽到姚哥說起這事,倒是琢磨兩下,帶著一種詢問的語氣,「你說的人,確定是桉城的老一?」

「是他。」姚哥肯定,「這次就是他帶隊,把我的人抓了。」

姚哥說著,還又請求道:「老哥哥,你看在咱們多年交情的份上,幫幫我吧..真的,要不是事情發展到現在,惹到了桉城城主,我也不會麻煩您啊..」

『果然是張封..』楚局聽到姚哥惹事,惹到了當地的老一身上,一時間有點為難,帶著一點敷衍與公事公辦的語氣道:「張城主這個人,是帝都內派來的人,又身為律法會委員。所以我感覺在律法處理上,張城主應該有自己的見解,自己的處理辦法。

姚哥就不用擔心什麼,一切等到結果出來,我相信張城主會秉公辦理。」

楚局話落,就準備把電話掛了。

更不想為了姚老闆,就得罪一位空降的當地一把手。

「一千萬..」姚哥卻及時插話,「只要老哥幫我,一點小小心意..」

「哦?姚老闆,這我要好好說說你。」楚局聽到這般天價,忽然又拿起電話,「張城主做什麼事,有什麼計劃,這都是屬於桉城內部的事情。但你現在讓我插手,我怎麼插手?

我只能從公正的角度,客觀的找張城主,商討這個事件的解決方法,看看能不能妥善處理。儘可能的削減影響,內部解決。」

「就是想讓您和張城主說說..」姚哥話語中帶笑,知曉利益夠了,夠請動這位佛了,就順勢追捧道:「您身為咱們省府十二城的執法總長,又為律法委員。不管是誰,都得賣給您一個面子不是?」

「什麼面子不面子?」楚局愛聽這話,「我只是為了更為公正的處理這個案件,給張城主一些判斷意見,希望這起案件能更快更好的完成,而不是牽連到無辜的人,讓在審人員隨意誹告。」

「多謝老哥..」姚哥真誠道謝。

又客氣幾句,聽到楚局有事,才戀戀不捨的把電話掛了。

只是在之後,姚哥卻又拿起另一個手機,朝著外城的另一人打去。

聯繫的人,是一位本省外城的律法會人員。

因為姚哥辦事,不喜歡單靠著一個人。

和楚局說,讓楚局幫忙,也只是其一。

另一個辦法,就是聯繫外省一位和自己關係不錯的律紀朋友,讓他通過內部渠道,直接投帝都中紀,匿名舉報張封以公謀私,強行派人佔取酒店股份。

這樣就算是楚局打馬虎眼,可是中紀只要出頭,也夠張封喝一壺的。

就算是張封不出事,不被規拘,最少張封要忙於面臨檢查的壓力,希望消減這個事情,把他酒店的股份給放出來。

至於胡隊和董事長放不放,這個就無關緊要了。

只要把事情打住,不讓張封接著查,那就是最好的結果。

並且多年來,姚哥也用這個方法搞定了不少人。

甚至再嚴重一點,還偷偷拉了一位城主下來,以及兩位省府的局。

但這事不能讓楚局知道,認識巴結律法人員的事,更不能讓讓楚局知道。

因為他能舉報張封,搞垮張封,不也是變相的能舉報他楚局?

這話要是說出來,或者做出來的事讓楚局知道,楚局不得防著他,先整死他?

可要是在這節骨眼上內部匿名舉報,再加上酒店董事會的不少人,已經知曉張封接受他們酒店股份與董事長代理。

消息早就傳開,再等匿名信提交上去,這誰也不知道是哪位正義使者舉報的。

姚哥算盤打的響亮,就是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讓張封知道他姚哥混跡世上幾十年,不是那麼好惹的。

同一時間。

在遙遠萬裡外的帝都,一座地下基地內。

其中數十間房屋中,靠左邊的一個房間,四人辦公室。

西北角,一位青年正在編輯文案的時候,也突然聽到旁邊的傳真機響起等待接收的聲音。

但前段的液晶顯示屏上,卻只是顯示是內部投件。

他看到,才按下了接收鍵。

頓時隨著機器內墨汁的輕微沙沙聲響起,一張A4紙的舉報信被打了出來。

『原來是舉報..』青年本來是坐著等待接收,看似是經常接到,但無意掃了一眼信件內容后,看著看著,卻慢慢睜大了眼睛,站起了身子。

因為被舉報的人是張封!

是調任部的紅人,前幾天802事件的主要功臣,帝都大學的天才,主張景點計劃建設的張城主!

雖然別人可能不太會關注這些事情,但青年身為帝都的人,身為中紀里管理情報的組員,怎麼會沒有聽說過張封?

可就是聽說過,如今又看到有人真材實料的,舉報這位名氣在體系內很大的張城主。

這位組員才有點驚愕,也知道了舉報人為什麼要匿名。

畢竟這事情要是傳開,舉報人是有一定的危險,也有不少的網上誹言。

「我去找一下組長。」組員把信件拿起來,同時清除了傳真信息后,才看向瞭望來的三名同事,「不要問。等我問過組長以後,再和你們說這個事情。」

『大事..』剩下三名組員對視一眼,知道這次青年接到的傳真,可能是關係到城局級別的舉報文件。

「幫我聯繫城主。」組員出了門,就一邊遮攔著文件,一邊向著門口的安保吩咐一句,便徑直向著過道最裡頭的房間走。

「通知..」安保抬起胳膊,也向著通訊器內傳達著『組員要彙報工作』的請求。

等組員繼續向前走,過道兩側的安保就沒有任何阻攔。

不然,以中紀這般的嚴密安保,是沒法直接闖入的。

包括這個世界內,帝都每個總部門都是這樣,防守檢測非常嚴密,需要層層過關。

就這般,組員想見的組長,還只是其中一位組長,桉城中紀組長。

除此之外,中紀一共有二十組,分管著這個世界內的二十省府。

再往上,就是總組長,他也是張封所在律法協會的總會長,管理著這個世界內的最高法庭,更是最高庭長,典獄長。

級別和調任部的一把手相當,都是這個世界內的領導之一。

相當於上個世界內的大理寺卿。

查案、審案,一手抓。

絕對的實權。

可除了他,剩下的這二十位組長,也是名震一方的大督查使。

只要有證據,想辦一個城主,那是簡簡單單。

如今。

這位組員經過層層關卡,就來到了桉城中紀組長的辦公室。

只是組長的實權雖然大,可是這間辦公室卻不大,只有三十來平方。

組員拿著信件,路過了屋中簡單的沙發茶几,就來到了有些陳舊的辦公桌前。

組長正帶著老花眼鏡,看著報紙,不時品一品有些掉漆的大茶缸,對於這時組員的來到,倒是不以為意的詢問,

「什麼事情處理不了,還專門跑到我辦公室?」

「是這樣..組長..」組員深吸一口氣,清了清嗓子,放下信件,「我接到一個外省部里同事的匿名舉報。」

「什麼舉報?」組長摘下眼鏡,抬頭望著他,當看到組員有些古怪的神色,一時猜測道:「這位被匿名舉報的人,級別不低吧?要不然犯不著匿名。」

「是不低..」組員搖搖頭,又在組長的示意下,坐在他的對面,「並且這位『級別不低的人』,還是調任部的人..」

「調任部..」組長摸摸下巴,「那裡面可都是人物,就算是下放出去的人,最低也是城裡的局..這事有點難辦..」

組長說到這裡,望向沉默的組員,「說說是誰?也別說真讓我猜對了,是一位城主。要是被舉報的人,是調任部所派的城主,這可是一個燙手的山芋..

弄不好,咱們就算是調查完,把人家下了,但過幾天,調任部的人,難免要找咱們開個會,吵一架..這..得罪人啊..總組長那裡也不好交差..」

「是不好交差,並且您猜的也很對..」組員呼了一口氣,「真的很燙手..還不是一般的燙手..而是燒手了..」

「燒手?」組長眼睛一凝,坐直了身子,「你是說,這位被舉報的城主,是前段被調任部大力舉薦的張封,張城主?」

「嗯..」組員默默的把舉薦信放在組長桌前,讓組長過目。

組長帶著凝重的神色,帶起眼鏡,看了兩眼,眼皮子就有點抽搐道:「原來還真是這位大紅人啊..調任部特殊關照的新星..並且他在帝都內的時候,來咱們律法會的時候,我還見過他幾面,感覺他這個人剛正不阿,不可能徇私啊..」

組長說著,把信件拿起再看了看,可又話題一轉,向著對面的組員道:「唉,對了!前兩天這位張大才子,還組織人辦了一件大案,802事件!

具體的計劃過程,當夜秘密抓捕,當夜封閉審訊,都列入了一些法校的教程,又以張城主當日所說的話命題,『兵貴神速』!」

組長誇讚著,話語里是一點都不隱瞞自己對於張封的肯定與追捧。

哪怕是如今有人舉報張封,說張封貪污,是嫌疑人。

組長也是一點都不避嫌。

畢竟坐到他這個級別,只剩他查別人,或者被總組長查,除此之外,哪裡還有其餘外人查他?

這也是周局與當時在場執法人員的保密工作好,他還不知道張封是怎麼『審訊』的。

不然,這話語頭多少要變一變。

可是組員聽著組長的意思,有些推崇張城主的意思,卻是忽然乾笑著問道:「組長..那..這封關於舉報張城主的匿名信,我這邊怎麼處理?是要調查這位在網上也是紅人的張城主嗎..」

「處理..」組長聽到組員再提這事,又一次感嘆道:「當看到這次被舉報的是張城主..呼~我就知道這事確實更難辦了..」

「那..」組員忽然問道:「咱們到底查不查?」

「查不查?」組長驚異的望著他,「有錯肯定查啊!要不然人民群眾要咱們幹什麼?」

組長訓斥著,看到組員低頭認錯,也是站起身子,循循善誘道:「可是這個查,也是有根據的查,有目的的查,而不是隨便接到無證據的舉報,無端的誹告,就去調查咱們的同事。這樣難免會讓人寒心。」

「組長的意思是?」組員抬起頭。

「暗中調查一下吧。」組長停住腳步,「一定要找到證據,更要了解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然後再下判斷。」

組長說到這裡,坐回椅子上,打開辦公桌的抽屜,翻出前兩天的報紙,802事件。

新聞上,張封站在執法局前方,神情嚴謹。

旁邊的周局站的筆直,身後是被押的幾名匪徒。

這樣嚴謹的形象,這樣的功績。

組長看了幾眼,搖搖頭道:「我個人是非常相信張城主的為人,也感覺這樣一位為群眾做事的城主,不會出現什麼以公謀私的腐敗問題。」

組長把報紙推在了組員身前,「把十三科的偵查人員調來,查查匿名送信的人是誰。查到以後,把事情先報告給張城主,看看是不是有什麼仇怨。」

大家還在看:陸少的暖婚新妻魅王寵妻:鬼醫紈絝妃凶宅筆記中華小當家之食神系統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醫妃驚天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算陰命辛亥大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