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穆爺又在給自己挖坑下載
  3. 穆爺又在給自己挖坑
  4. 第322章 323:不省心

第322章 323:不省心

作者: |返回:穆爺又在給自己挖坑TXT下載,穆爺又在給自己挖坑epub下載

「穆肖宇,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今天是穆家人聚餐的日子,你卻把這個賤人帶過來,你還嫌不夠丟人嗎?」唐玉姚從小高高在上,一直被人捧著,如今被穆肖宇如此羞辱,她怎能咽得下這口氣。

穆蕭逸現在對唐玉姚,不但沒有一點點感情,還看到就煩,橫眉冷對,怒斥道:「唐玉姚,別以為你懷了我的孩子,我就會為了孩子和你重歸於好,不可能,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我不會因為孩子和你將就一輩子的,是個女人都能生孩子,我今天帶小曼來,就是要告訴家人,我一定要和小曼在一起,孩子如果你願意生下來,我們會養的,我相信小曼會當做自己的孩子一樣疼愛他,如果你不願意要這個孩子,現在就可以去醫院打掉孩子,我沒有任何意見,我絕不會為了孩子,和你繼續這段婚姻的。

我真心愛的人是小曼,我一定會給她一個名分的。」

唐玉姚聽到這番話怒不可遏:「穆肖宇,簡直不是人,孩子都已經好幾個月了,你竟然說要打掉他,你還是不是人?」

「這個孩子本就不被期盼,還不如不要讓他來到這個世上,我和小曼才是真心相愛的,我們會有屬於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不稀罕你肚子里的孩子。」穆肖宇不但渣,還很冷血無情。

唐玉姚怒極反笑,看向沈曼譏嘲道:「沈曼,你看到了吧!這就是你喜歡的男人,他現在能對我無情,將來也一定會對你這般的,你真的要為了這樣的男人,背負小三的罵名,背負拆散別人家庭壞女人的罵名嗎?」

沈曼自從和穆肖宇在一起后也墮落了,對待事業也不像以前那麼有幹勁了,都說學的好不如嫁的好,或許這話是對的,這些年,自己那麼努力,結果還是一無所有,而和穆肖宇在一起之後,自己想要什麼他都買給自己,一個包,一個手錶,一輛車,都夠自己奮鬥多少年的了,既然抱上了一個金大腿,她又何必然自己那麼累呢!

就算有一天穆肖宇玩夠了,要把自己推開,自己也不虧,用幾年的青春換到房子,車子,也算是值了。

如果能有機會嫁進穆家,那自己賺的更多。

所以唐玉姚的話根本不會對她的心裡有任何影響,反而挽住穆肖宇的胳膊,嘴角勾著狐媚的笑道:「我相信肖宇對我是真心的,我和你不一樣,我們一定會恩恩愛愛永遠在一起的,是不是肖宇?」

勾唇一笑,迷得穆肖宇神魂顛倒,連連點頭。

唐玉姚看到這一幕怒不可遏:「沈曼,你太下賤了,你以為他帶你回來,就真得能娶你嗎?我現在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當初老爺子老夫人一聲令下,他乖乖娶了我,今天也是一樣,只要老爺子老夫人不准他娶你,他照樣不敢。」

「肖宇。」沈曼扯了下穆肖宇的胳膊,嬌聲喚道。

穆肖宇溫聲安慰道:「小曼,你別怕,不管誰反對,我都會和你在一起的,上次如果不是你和我分手,離開了京都,我也不會答應爺爺奶奶娶她。今天我一定會讓他們答應我娶你。」

沈曼傷心道:「我以為我可以放下你,所以想離開京都一段時間,可我還是高估了自己,我沒想到我會愛你愛的那麼深,離開后真的很想你,度日如年,我真的不能沒有你,所以又回來了,對不起肖宇,以後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穆肖宇感動道:「傻瓜,我們不會再分開,今天不管誰反對,我都要堅持自己的立場,絕對不會和你分開,一定要娶你。」

沈曼故作感動的笑了。

然後瞥了眼唐玉姚,在炫耀,在譏諷。

唐玉姚氣的肚子痛:「你們,你們太過分了。」

「過分?有你過分嗎?你用孩子逼著我娶你,拆散了我和小曼,你還說我過分,唐玉姚,你若是識相,待會就和我的家人說,想要離婚,我現在看到你就心煩。」穆肖宇不客氣的凶道。

唐玉姚憤怒道:「穆肖宇,你說這話良心不會痛嗎?到底是誰拆散了誰?你明明是我男朋友,她卻勾引你,現在我們都已經結婚了,孩子都有了,她還抓著你不放,明明就是她拆散了我們,你卻說我拆散了你們。」

「如果我先認識小曼,我一定不會喜歡你的,小曼才是我此生最愛。」穆肖宇一副痴情種的模樣表白。

唐玉姚聽到這話笑了:「穆肖宇,你不覺得這話熟悉嗎?這話你好像也對我說過吧?」

穆肖宇心裡一慌,趕忙解釋道:「我說了,那是我沒有遇到小曼,遇到她之後,我才知道什麼是女人,和你在一起簡直太無趣了,你根本就沒法和小曼比,往後餘生,我只會愛小曼一人。」

唐玉姚譏嘲的笑了:「穆肖宇,你以為這個女人是真的愛你嗎?她不過是想通過你換取優越的生活,想不勞而獲罷了,她根本就不愛你,只是圖你的錢,像她這種出身的女人,遇到你,自然會緊抓住不放,她就是個賤人,道德敗壞的賤人。」

穆肖宇譏嘲的笑道:「你當初和我在一起難道就不圖什麼?你嫁給我就不圖什麼?別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你雖然是唐家的大小姐,品行又能好到哪裡去?當初你不也為了嫁進穆家才勾引的我,勾引了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你難道不是道德敗壞?

而小曼和你不一樣,是我纏著她不放的,因為我是真的愛她,而你,當初是主動纏著我的,如果我知道世上還有小曼這麼好,這麼迷人的女人,我才不會和你在一起呢!」

唐玉姚冷冷的笑了,看向沈曼諷刺道:「比起勾引男人,我的確不如沈曼,畢竟她連那麼老那麼丑的男人都能去勾引,我自愧不如,想必平時沒少勾引男人,才練就了如此厲害的狐媚子功夫。

沒想到你喜歡這樣的破鞋,穆肖宇,你真的很讓我刮目相看。」

「閉嘴!啪。」穆肖宇聽到這話怒不可遏,大手一揮,狠狠的打了唐玉姚一巴掌。

唐玉姚沒想到穆肖宇敢打她,一時沒回過神來。

穆肖宇卻氣憤道:「你若是再敢揭小曼的傷疤,我不會讓你好過的,小曼那次還不是你設計陷害的,你還有臉提,唐玉姚,你就是個不要臉又道德敗壞的女人。

小曼,我們走,我帶你去見我的家人,別理這個瘋女人。」牽過沈曼的手,朝穆家老宅里走去。

唐玉姚怎會容忍他們如此欺負自己呢!若是讓穆肖宇帶著這個賤人去見穆家的人,她的臉都要被丟盡了,也會讓唐初若看自己笑話,這是她不能接受的。

她立刻回過神來,朝二人衝過去,一把拉住了沈曼的胳膊,憤怒的吼道:「沈曼,你這個賤人,你沒有資格進穆家的門,你給我站住。」

穆肖宇唐玉姚發瘋似的扯著沈曼的胳膊,氣憤的去推她:「唐玉姚,你這個賤人,你給我鬆手。」

唐玉姚緊緊的拽著沈曼的胳膊,為了自己最後的一絲顏面不在眾人面前被丟盡,她絕不能讓沈曼走進穆家,一旦她進了穆家,自己將會成為笑話。

如此傲慢的她,怎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呢!所以緊緊的抓著她不放。

於是三個人扯在了一起。

穆肖宇被唐玉姚的這一舉動激怒了,見沈曼的胳膊都被她抓紅了,憤怒的用力一推,將唐玉姚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唐玉姚懷著身孕,被這樣重重一摔,肚子立刻傳來絞痛,然後便覺得身下傳來一股熱流。

沈曼見狀愣住了,指著唐玉姚身下說:「血,她,她流血了。」

三個人的爭吵被老宅里的傭人聽到了,有傭人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驚呼道:「四少夫人,快來人呢!四少夫人摔倒了。」

穆肖宇沒想到這一摔會把唐玉姚摔這麼重,頓時也愣住了。

一家人正在客廳里說話聊天,便見管家跑了進來,慌張道:「老爺子,老夫人,不好了,四少夫人在大門口摔倒了,流了好多血。」

「什麼。」老夫人震驚,立刻站起身。

唐初若立刻走上前去攙扶老夫人。

老爺子也站了起來:「怎麼回事?」

管家看了眼穆威和趙桂蘭。

趙桂蘭焦急的吼道:「你看什麼,我的乖孫怎麼樣了?」

「孩子如何還不知道,看上去挺嚴重的,事情的經過我們也不清楚,不過四少卻帶著一個女人在門口。」管家把自己看到的說出來。

「這個逆子。」穆威憤怒道,穆家的臉都要被這個逆子丟盡了,不悅的看向趙桂蘭。

趙桂蘭心裡一慌,剛才還在眾人面前誇兒子現在有上進心了,好好工作了,怎麼轉眼就出了這種事呢!

立刻朝外跑去。

眾人也都跟著過去了。

傭人已經打了急救電話,可是急救車不可能這麼快過來。

眾人來到門前看到這一幕,很是震驚,唐玉姚真的流了很多血,整個人都坐在血泊之中。

穆謹言將兒子抱在懷中,不讓他去看這血腥的一幕,另一隻手牽過唐初若的手,用力的攥了攥,安慰她別怕。

唐初若看到這麼多血,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當時懷小瑜時出車禍,也流了好多血,小手瞬間冰涼。

而穆謹言的大掌包裹著她的小手,給了她勇氣,讓她不那麼害怕了。

穆蕭逸是醫生,雖然不是產科醫生,卻本能的上前查看情況,詢問唐玉姚現在身體的感受。

大家的心都被揪了起來。

穆威也是學醫的,看到這一幕心中便有數了。

趙桂蘭還指著唐玉姚肚子里的孩子翻身呢!如果孩子有事,她的希望就破滅了,立刻詢問穆蕭逸:「蕭逸,玉姚,玉姚的孩子沒事吧?孩子一定不能有事,我知道你平時不喜歡我這個繼母,但你看在玉姚肚子里懷的是你的侄子的份上,一定要救救孩子。」

穆蕭逸對這個繼母真的一點好印象都沒有,此時聽到這話,對他的印象更是差,冷聲道:「你現在關心的應該是大人會不會有事。」

唐玉姚對趙桂蘭和穆肖宇這對母子真的是失望至極,自己都要痛死了,她的婆婆只關心她肚子里的孩子。而穆肖宇卻還護著別的女人,她不能白白摔了這一腳,瞪向沈曼,冷聲道:「沈曼,你現在滿意了?你的目的就是拆散我和肖宇,毀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你得意了吧?」

趙桂蘭出來的時候外面有很多傭人在,視線直接看到了唐玉姚,倒是沒有看到沈曼,現在被唐玉姚這麼一說,她才看過去。

只見沈曼依偎在兒子身邊,挽著兒子的胳膊,一副害怕又楚楚可憐的模樣。

看到沈曼這個樣子,趙桂蘭便氣不打一處來,又是這個賤人在作妖。

立刻衝到了沈曼面前,拉扯她的衣服,氣憤的罵道:「都是你這個賤人,若是我的小孫子有什麼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媽,你幹什麼,這事不怪小曼,都怪唐玉姚,是她攔著小曼,不讓小曼進穆家,我才失手把她推倒的,她才是賤人,她有什麼資格阻攔小曼進穆家。」穆肖宇護著沈曼,不讓母親傷害她。

趙桂蘭氣憤道:「穆肖宇,你給我閉嘴,沈曼是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進穆家?玉姚才是你的妻子,她攔著小三進門有什麼錯?」

「媽,我根本就不喜歡唐玉姚,我想娶的人是小曼,我一定要娶小曼,我要和這個女人離婚,這個孩子沒了更好。」穆肖宇惡狠狠的瞪著唐玉姚。

唐初若看了眼穆肖宇,唐玉姚都這樣了,都未能讓他有一絲絲的憐惜甚至憐憫,這個男人真是夠渣,更冷血的。

「畜牲。」穆威走過來狠狠的打了穆肖宇一巴掌,憤怒的臉都紅了。

趙桂蘭雖然很心疼,可是兒子說的話實在太難聽了,居然當著老爺子老夫人的面說這種話,實在是太沒腦子了。

「肖宇,你什麼時候能懂點事,玉姚懷的可是你的孩子,你怎麼能盼著孩子出事呢!」趙桂蘭也是恨鐵不成鋼。

穆肖宇卻不屑道:「媽,你若是想抱孫子,我和小曼也能給你生,你不能因為一個孩子就毀了我一輩子的幸福。」

「穆肖宇,你簡直不是人,你,你——」唐玉姚想狠狠的罵罵穆肖宇,可她的肚子實在是太痛了,臉色刷白,嘴唇也沒有一點點血色,臉上都冷汗,根本沒有力氣再罵他。

穆肖宇卻一點也不憐惜道:「唐玉姚,這是你自找的,誰讓你嫁給我的,活該這樣。」

唐初若實在看不下去了,唐玉姚的事她不想管,唐玉姚有此下場也是她咎由自取,雖然她從未愛過穆肖宇,但畢竟她是自己名義上的未婚夫,唐玉姚卻勾引了自己未來的堂妹夫,當初穆肖宇能被她輕易的勾引,就應該想到有一天他也會被別的女人勾引。

所以她不值得同情,可身為母親,孩子是無辜的,不管大人之間的感情如何破裂了,既然孩子都已經懷上了,就應該好好珍惜,多少人想做母親都沒有機會,上天既然給了他們一個孩子,他們怎麼能這般不珍惜他呢!

忍不住開口道:「穆肖宇,你身為男人,總要有點責任吧!她懷的是你的孩子,你居然詛咒自己的孩子,你配做一個父親嗎?

你知道女人懷孩子有多辛苦嗎?就算你不愛她了,也沒不必這樣傷害她吧!」

趙桂蘭正有火無處發呢!雖然鬧成這樣都是沈曼這個女人造成的,可兒子護著她,她也不敢將沈曼怎樣,否則就是與兒子為敵,可唐初若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教訓她的兒子。

於是趙桂蘭的這一肚子怒火立刻發到了唐初若身上:「唐初若,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教訓我的兒子?」

穆謹言可不準任何人欺負自己的小妻子,冷冽的聲音響起:「她是我的妻子,穆肖宇的小嬸嬸,身為長輩,教訓一下晚輩有何不可?」

「她——」趙桂蘭被堵得說不出話來,她怎麼忘了唐初若現在有穆謹言撐腰。

雖然她是大嫂,可穆謹言卻從未將她放在眼裡,如果真的得罪了他,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所以趙桂蘭雖然生氣,卻也不敢說什麼。

「肖宇。」沈曼一副怯怯的表情看著眾人。

穆肖宇安慰道:「小曼,你別怕。沒有人能拆散我們。」

穆威看著這個不成器的兒子,憤怒道:「你若是和這個女人在一起,就給我滾出穆家。」

趙桂蘭聽到這話不樂意了,穆謹言她不敢得罪,唐初若有穆謹言撐腰,而自己的丈夫每次出了事都是逮著自己的兒子訓斥,在這個穆家,什麼人都能欺負他們母子。

憤怒的一把推向穆威吼道:「穆威,你有什麼資格訓斥肖宇,你從小管過他嗎?出了事你訓斥他,你為何不想想他為什麼會是這樣,正所謂養不教父之過,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自從我們來到穆家,你給過我們溫暖嗎?你拿我當過妻子嗎?盡到過一個父親應盡的責任嗎?你現在有什麼資格教訓他,這一切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趙桂蘭瘋了般朝著穆威身上揮舞拳頭。

老爺子憤怒的點著拐杖厲聲道:「夠了,誰再鬧,都給我滾,一個個不讓人省心的東西。」

老爺子發怒,眾人都不敢再說話。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