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宋之五好青年下載
  3. 大宋之五好青年
  4. 第283章 四十多的老女人

第283章 四十多的老女人

作者: |返回:大宋之五好青年TXT下載,大宋之五好青年epub下載

可憐的趙九妹,最終還是沒有逃過這註定的悲哀。

他被這支鐵羽箭傷了重要器官,雖然沒有真正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僅僅是被箭頭劃了一道口子,但因為這個時代醫療水平的限制,實際上也不可能再真正使用了,而且還有一個重要零部件因為體積緣故,哪怕只是劃了一道口子也和徹底損壞沒什麼區別。

總之……

他已經不能再人道了。

不過這時候也顧不上管這個,再不逃就逃不了了,張浚迅速救起康王,然後繼續他們的逃亡,很快他們就遇上了從另一處城門逃出的李師雄,後者手下還有百十名親信。

另外還遇上了和家丁跑散的汪伯彥。

他們一幫會和之後,立刻向東逃往博州,南下是肯定沒用的,王躍部下至今駐紮淮北,想要逃回江南只能走山東半島,或者說京東東路,然後到密州的膠西實際上現代的膠州,然後坐海船去江南。那裡是北方主要對外貿易基地,密州市舶司就設在板橋鎮,只要到那裡想逃回江南就很容易了,而且這一次山東官紳也秘密參與了抵抗。

只不過他們沒公開。

但實際上大名城內就有濟南,鄆州,濮州等地士紳組織的義軍。

濟南知府趙明誠也是忠義之士,甚至重新起用關勝組建起了一支新軍,雖然沒有派來參戰,但也已經在準備好了抵抗。

畢竟王躍拿下河北下一個肯定是山東。

實際上他已經控制了登州,另外還有京東西路的南京,徐州,淮陽軍,事實上早就染指京東二路,只不過沒有和在河北一樣分田而已,但他在這兩路的釘子已經砸下。而京東西路因為位置關係,實際上很難真正抵抗他,畢竟他都能洗劫曲阜了,那京東西路各地真沒法抵抗,但京東東路卻不一樣,這一帶只要守住濟南就不會有太大危險。

總之那裡已經是山東抗王力量的核心所在。

去那裡就能保證安全。

他們就這樣踏上了逃亡路。

而王躍則迅速控制了大名府,直接沒有動用常勝軍一兵一卒,就靠著大名府那五萬軍隊,輕鬆清洗了大名府的官員士紳,高世由被亂兵殺死,劉豫父子居然再次逃出,不得不說他們父子逃跑能力還是一流的。此前蔡松年早已經借道山東南逃,所以這幾個引發這場戰爭的導火索倒是都成功逃脫,但河北東路的那些官員們全都倒了霉。

王大王緊接著就像在真定一樣,開始玩他的青天大老爺,對這些人和大名府的士紳們進行審判。

至於郭神仙……

他當然不可能逃的了。

他作為圖謀不軌的妖人,被押往開封凌遲處死。

這種人沒必要留著,他無非就是能騙人而已,但王大王還真就不缺這樣的人才。

也就是在這時候,西夏的戰事終於結束了。

「主動放棄歲幣,由其世子李仁愛攜一百萬貫進京謝罪,至於贖城費那個是他們與各部單獨談的,總共加起來大概七百萬貫,而各部這次作戰的花費總共五百萬貫,故此還能賺兩百萬貫,這還不算賣俘虜的和戰場搶的。」

劉錡說道。

「也就是說西夏總共要掏八百萬貫,他們如此有錢嗎?」

王躍有些疑惑地說道。

這些都是報給趙桓的,但趙桓可不敢自己決定什麼,得先找他問好,所以劉錡就是特意來問他的。

「咱們一年給幾十萬,都給了幾十年了,怎麼還沒點存貨,再說那些回鶻商人走他們那裡,都是貨值裡面十抽一的,而且還向咱們這邊走私鹽,還轉手把從咱們這裡買的絲綢之類賣給回鶻,這些年應該攢下了不少。再說有沒有這麼多錢與咱們無關,他們交一筆咱們撤出一城,什麼時候他們掏完錢,咱們什麼時候全部撤出那些佔領的城池。

不過估計有些他們也不會要了。

但鳴沙,應理,尤其是西平府這些,他們是無論如何都得掏錢贖回的。」

劉錡說道。

姚古最終還是攻下了西平府。

不過西平城內活人也沒幾個了,另外宋軍損失過萬。

所以這是一場真正的血戰,實際上宋軍也不想再打了,原本據說他們是開價一千萬的,就是因為在西平府的血戰中損失太大,姚古這些人不想再打了,要知道這時候的宋軍可不是過去的炮灰,這時候全都是整編后的,是這些將領們手中自保的真正依仗。

他們捨不得損失太大。

整個戰爭期間各部加起來死傷也超過三萬了。

這個數字也是真實數字,畢竟撫恤是他們自己的事,沒必要為此撒謊,實際上宋朝對西夏的戰爭中,那些動輒幾十萬人大戰,死傷幾萬甚至十萬級別的大戰都是濕漉漉的,擠干水分後幾萬的損失就是真正傾國血戰。這一次宋軍實數出動了總共十五萬,死傷超過三萬,五分之一的損失已經很大了,這一點上看西北禁軍實際的戰鬥力提升也很有限,頂多和西夏軍半斤八兩。

後者吃虧在不懂宋軍火器戰術,一開始就被宋軍一路爆破炸懵了,等到反應過來真正拚死血戰時候,就是西平府這種兩敗俱傷了。

「此外還有一事。」

劉錡說道。

說完他看了看下面歡樂的人群。

他們此時正在大名府的皇城上,外面是依然歡樂中的城市,一個青衫的名士正被刁民們推搡著,悲憤地走在大街上,手裡還拿著個鑼,走一步敲一下,敲一下喊一句……

「做地主的切不可像我一樣刻薄啊!」

他就那麼邊走邊喊著。

周圍那些刁民們歡樂地嘲笑著他。

而在旁邊一處坊門處,幾個從開封公社調來的公務員,正在指導著那些本地人對本坊人口進行核查,那些過去登記的公民絡繹不絕,接下來他們將和開封公社一樣自己選本坊官員。而同樣一批從開封公社調來的公務員,也將幫助大名各坊組建起大名公社,王躍也將同樣任命總監,這些也得到了趙桓批准,名義上劉錡就是來傳旨的。

「官家的意思是河北就這樣了,但能不能別再繼續擴大?」

劉錡說道。

應該說這是趙桓壯著膽子問的。

趙桓現在真心愿意和王躍一夥,他爹把趙構弄到北方來,已經明確了不會和他共存下去,只要他爹收復開封,那他就是死路一條,甚至已經開始準備好替代他的人了。這時候趙桓處境比王躍更壞,畢竟王躍輸得起,哪怕在淮河最後和他爹決戰失敗,王躍回到燕山一樣可以繼續做土皇帝,但他卻只有死路一條,甚至說不定到了危急時刻,王躍還會用他和他爹交易。

所以他真心不想看著王躍把這個集團搞得天怒人怨,天下士紳都與他們不共戴天。

現在已經差不多了。

河北官紳之前就已經事實上不認他這個皇帝了。

原本這些人可是忠於他的,至少在他和他爹的鬥爭中是傾向於他的。

結果被王躍全都推到他爹那邊了。

現在京東,京西,甚至河東,包括京畿一帶官員和士紳,也在不斷向他上奏要他阻止王躍,甚至措辭已經很嚴厲,如果他再任由王躍折騰,那麼這些人肯定同樣會倒向他爹。

事實上京東東路已經倒向他爹了。

知濟南府趙明誠在濟南公開歡迎了趙構和張浚等人,並且將他們留在濟南主持大局,這擺明了就是轉入他爹的陣營,再這樣下去他這邊就剩下王躍了,雖然知道王躍是故意的,但趙桓還是希望他能收斂一下。

「我原本也沒準備擴大啊,你看,我都聲明了不會越界到河東去。」

王躍說道。

他的確沒準備繼續擴大。

他哪有那麼多幹部隊伍,就這實際上已經超出計劃,要不是大名這邊突然搞出個郭神仙,他還準備繼續耗上倆月,左右趕在開春前解決就行,但郭神仙的出現對他明顯是一種挑釁,他必須得做出回應才行,既然要動手,那當然就是直接拿下了。

「那京東,京西,尤其是京畿呢?」

劉錡說道。

「只要他們老老實實的,那麼我就不會去揍他們,尤其是趙明誠那裡,他必須立刻解散他的新軍,京東東路各地那些團練同樣必須解散,以後再有人敢搞這些東西,那就是向我挑釁,還有,讓趙明誠把趙構等人送來,據我所知劉豫也跑到了濟南,他父子二人必須押送我這裡。」

王躍說道。

劉錡鬆了一口氣。

這就可以了,趙桓可以向這些地方的士紳交差了,不得不說皇帝陛下夾在中間也很難啊!

「還有,讓他老婆親自押送!」

王躍緊接著說道。

劉錡瞬間傻眼了……

「你不會連他夫人都惦記吧?」

他崩潰一樣說道。

「我至於對一個四十多的老女人有什麼興趣嗎?就是聽多了她的名聲,想見一見她這個人,你也知道,我其實一直也是一個文學青年,對於這種才女都是很敬重的。」

王躍一臉真誠地說道。

「呵呵!」

劉錡唯有報以呵呵了。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