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霸道總裁深深寵下載
  3. 霸道總裁深深寵
  4. 第483章 感情保質期

第483章 感情保質期

作者: |返回:霸道總裁深深寵TXT下載,霸道總裁深深寵epub下載

黑衣服男人也是不敢挑戰靳喬衍脾氣的底線,蔣母的及時出現正好給了他一個台階下。

離開了白衣服男人的懷裡,他佯裝憤憤不平地拉扯了一下領帶,對蔣母說:「行,蔣太太,我看在今天是你兒子的好日子上,我給你這個面子,不和他計較。」

費騰是忠犬,一聽男人這話是在挑釁靳喬衍,騰地一下舉起右手,指著男人罵道:「你說什麼呢你?我們衍哥什麼時候輪得到讓你來計較?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我好好教教你!」

他的個性憨厚,也正因為個性憨厚,除了拳頭還是拳頭。

一擼衣袖,作勢就要上去揍黑衣服男人。

費騰和靳喬衍是軍人出身易城所有人都知道,誰平白無故敢去挑戰一個軍人?這不是沒事找抽嗎?

條件反射地瑟縮了一下脖子,舉起手要擋住費騰的攻擊。

蔣母連忙往費騰面前一站,拉過費騰的手,拽著他往靳喬衍那邊走:「靳大少,丁林是您的好朋友,他和殷桃好不容易才修成正果,今天對他和殷桃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日子,還是不要搞砸了吧?」

星眸落在蔣母身上,靳喬衍沒說話,也沒再去看那兩個男人。

白衣服男人趕緊拍了拍黑衣服男人的肩頭,灰溜溜地走人。

靳白看足了戲,這才走過來,站在靳喬衍身側,說:「表哥,我剛去了個洗手間,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靳喬衍看人一向很准,就如同他第一眼就認定翟思思是那個可以作為一年婚約的女人一般。

靳白是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

鼻腔里模糊不清地發出了「嗯」字的音節,旋即他冷冷地說:「這裡沒你的事了。」

靳白識趣,當即頷首:「表哥,表嫂,那我先走了。」

說罷,意味深長地沖翟思思淺笑了下,轉身離開。

蔣母見佛爺的情緒穩定下來,再看翟思思的臉色不太好,不確定她是否聽到了剛才的那些話,心裡發虛,連忙找借口溜人:「婚禮快開始了,靳大少和靳太太先入座吧,我去看看後台準備好沒有。」

說完便立刻跟在靳白之後離開。

費騰看靳喬衍沒有別的指令,便跟著去後台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一時間六七個人,就剩下靳喬衍和翟思思兩人。

翟思思立在靳喬衍的身旁,滿腦子都是那兩個男人說過的話,沒想到看似平靜的海面,底下竟掀起了滔天巨浪。

靳喬衍則側過臉,看著自家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嬌妻,白皙的脖子性感的鎖骨,那一身包裹得緊緻的連衣裙當真是令他想要直接撕爛。

不是他直男癌覺得她穿那麼少是在引人犯罪,而是現在社會上心理扭曲的人不計其數,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材,萬一他沒有及時出現,發生了什麼事,她怎麼辦?他又要怎麼辦?

思及此處,他眸子一沉,話語里是淺淺的慍怒:「被人欺負了,不會說是靳太太?」

他本想說不會報他名字?可怕她覺得他太過於狂傲囂張,便改了個說法。

手還攬在她的腰上,說這番話的時候,他不自覺地用了把力,握了她纖細的腰肢一下。

水眸轉了過來,即刻與他對上。

澄澈的水眸里充滿了擔憂,她的小手拽在他的西裝上,急切地問:「博頓現在怎麼樣了?有什麼是我可以幫忙的嗎?我可以陪你去應酬,或者陪你去拿下新的客戶!」

博頓就是他們夫妻倆齊心協力創辦起來的,以前她可以陪他拿下大東城、拿下劉局長,現在同樣可以。

星眸內無波無瀾,他如常淡淡地說:「博頓很好,別聽他們的。」

翟思思有些急了,整個身體也轉了過去,站在了他的正前面。

手上細膩柔軟的觸感驟然消失,靳喬衍莫名有些扼腕,五指曲了一下,感受殘留在上面的餘溫,然後不著痕迹地把手揣進兜里。

明明是有過肌膚之親的妻子,可在碰到她看到她的時候,那種想要親近的念頭日益增長。

星眸下移,看見她有些微慍地說:「博頓如果很好他們怎麼會那樣說?喬衍,你是不是因為博頓有事,所以最近才和閔靜走得近?你和閔靜到底在計劃什麼?為什麼博頓出事,你選擇和她一起面對而不是我?我是你的妻子,你為什麼什麼都不告訴我?」

連日來埋藏在心底的疑慮,像是終於被點燃了導火索,一下子全部炸開。

她只想知道一個答案,她只想和他一起分擔。

夫妻難道不該是同甘共苦的嗎?他一個人扛下所有的苦,把甜都留給她,讓她怎麼可以安心地嘗這份甜?

面對她接二連三的問題,靳喬衍的眼眸里未曾變化過半分。

仍舊是淡漠的語氣,嘴上不肯鬆動半分:「你想多了。」

翟思思仍不死心,再次追問:「是不是靳言他們出手了?他們對博頓做了什麼?」

靳喬衍定定地看著她,良久,薄唇說著令她如墜冰窖的話:「以前怎麼沒覺得你這麼煩?」

俊氣的劍眉蹙起不滿的弧度,說這番話的時候,她聽不出他絲毫的溫度。

說罷,星眸浮現出她非常熟悉的不耐煩,抬腳擦著她的肩頭往觀眾席走去。

翟思思渾身僵硬地留在了原地,滿臉的不可置信。

靳喬衍剛才說了什麼?

他說她煩?

身體里的血液彷彿不會流動,整個人都是冰涼的。

猛地轉過身,視線追隨那抹純白色的身影,只見他若無其事地走到了許博學的身旁,扣上西裝外套的紐扣坐了下去,側過頭和許博學不知說些什麼。

她一直盯著他看,他卻沒有再看過她半眼。

冷漠、絕情、不勝其煩。

他們的關係,彷彿瞬間回到了原點,又或是從來就沒有親近過。

昨天還耳鬢廝磨的人,今天就如同對待陌生人一般冰冷,翟思思完全不明白,靳喬衍這是怎麼了。

難道天底下的男的都是一樣的,對待感情都設有長短不一的保質期?

靳喬衍這是得到了玩膩了,就不再需要了?

絳唇漸漸失去血色,她望著靳喬衍冷傲的背影,無形之中有什麼一下一下地重擊著她的心臟。

鈍痛鈍痛的。

「這位太太,婚禮就要開始了,麻煩請您回到您的座位上,謝謝合作。」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