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霸婿下載
  3. 霸婿
  4. 第673章 凌傑,你可知罪?

第673章 凌傑,你可知罪?

作者: |返回:霸婿TXT下載,霸婿epub下載

眾人紛紛尋聲看去,只見來的是一個身穿紫金色西裝的青年。約莫三十來歲,身材健壯挺拔,雙目如鷹。雖然年輕,卻讓任何人感到一股說不出的壓迫感。

「參見總督!」

「參見總督!」

大家紛紛行禮致意。

其實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劉慶海的總督委任書還沒正式生效,如今的行省總督還是白子歌。只是劉慶海自帶光環,身上有帶著黔江流域府的命令,遲早是新任總督。大家與其晚點巴結,還不如早點巴結。

劉慶海入座首席,很霸氣的揮揮手:「免禮。今天召集大家過來。主要商議一件事——請大家群策群力,評判凌傑此人。」

這哥們說話也不拖泥帶水,直奔主題。

劉基和羅晉都吃了一驚,評判凌傑?

這是幾個意思?

劉基心中很是不高興,恭敬的問了一句:「總督大人所謂的評判,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還請總督大人明示。」

刷!

劉慶海瞥了劉基一眼,後者頓時感到渾身發毛,只覺自己的靈魂都被這目光給看穿了。

劉慶海冷道:「我們黔江流域府認為凌傑的行為有諸多不妥之處,需要諸位一起拿出證據,言明凌傑的諸多罪行。之後本督會統一昭告凌傑的罪行,一起處理。我的意思夠明白了嗎?」

冷漠而蠻橫,不給任何人反駁的機會。

眾人這才明白過來,這個新任總督似乎看凌傑很不爽,還沒正式上任就想著怎麼對付凌傑了。

凌傑還真是悲催啊。

全場人的心情都變的十分沉重。此前青雲真人也是這般霸氣無比,千方百計的要爭對凌傑。然而到頭來卻輸得一塌糊塗。他們也因為站錯了隊,沒能夠搭上紅盟會這輛高速列車。現在,他們每個人對凌傑都有心理陰影了。

一下子,沒人膽敢站出來細數凌傑的不是。

劉慶海察覺到氣氛不對勁,當下抿了口茶,喃喃道:「哦,看來你們都怕了凌傑啊。葉蒼龍,你來說。」

既然大家不敢主動發言,他只要點名了。

葉蒼龍上前一步,抱拳道:「既然劉總督問起,那我就直接說了。三江行省的武界格局穩定了足足兩百年。從未出現動蕩,是凌傑故意引起動蕩,分裂玄清門,組建紅盟會。然後在行省江湖掀起驚濤駭浪,紛爭不斷。他還滅了武裝盟。橫壓玄清門,讓整個行省武界都抬不起頭來。究其根源,凌傑才是禍根。」

葉蒼龍有了劉慶海整個靠山,說話也就毫不客氣了。

劉慶海老神在在的道:「這是罪行一,還有么?」

葉蒼龍道:「私自打開三江行省的勢運時針。主宰行省的勢運走向。此乃罪行二。為了讓紅盟會稱霸,凌傑肆意殺戮,不顧武界同仁的生死,此乃罪行三。為了對抗強敵,凌傑不惜和千山雪域的妖獸往來,不顧人道,此乃罪行四。擊敗三江行省曾經的武界傳奇青雲真人,此乃罪行五……」

葉蒼龍一口氣細數了十八項罪名。

每一個罪名都上綱上線,聽起來十分嚇人,罪大惡極,天理難容。

要是公開宣告這些罪行,殺十次頭都不過分。

劉慶海聽了十分高興:「好,很好。我們需要的就是葉蒼龍這種實事求是的人才。既然凌傑身上背負的罪行這麼多,那我們就一條一條拿出來討論,提供詳實的證據。回頭我上報流域府,請求流域府公開處置。誅殺罪徒。」

劉慶海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其中透露出來的殺意,卻讓在場的每個人感到膽戰心驚。

大家都看出來,劉慶海,對凌傑動了殺心。

從當天開始,劉慶海招攬行省之內的各個巨頭,讓他們齊聚在一起,一條一條的討論凌傑的罪行,並且做好實證。

這份材料,厚重千斤。

大家聚在一起討論了足足三天三夜的時間,搜集了關於凌傑所犯罪行的資料,達到一百多頁。上面有著詳實的證據。只等劉慶海正式上任,變對外公布。

這一天晚上,劉慶海拿著一疊厚厚的資料,來到總督府的一個庭院里。

院子里,兩人在下棋。

其中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青年,赫然是秦傲雷。而坐在秦傲雷對面的,是一個年過七旬的老者,穿著一身湛清色的唐裝,雖然身高一般,但是精氣神上十分飽滿,舉手投足之間都釋放出一股上位者的氣息。

韓盾!

黔侯府的管家,黔侯府世子的老師。這一次使者團的領袖。

只見韓盾很愜意的看著棋局,彷彿整個人已經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了。不過秦傲雷的棋藝非常高超,雙方對壘了足足半個小時,最後秦傲雷敗下陣來。

韓盾這才收起目光,輕笑道:「傲雷,你的棋藝越髮長進了,能夠和我對弈半個小時,不錯。」

面對前輩教育晚輩一般的口吻,一向囂張的秦傲雷卻沒有任何的不高興,反而很謙卑的笑了:「韓老言重了,能夠和你對弈,已是我的榮幸。」

兩人互相客套一番,劉慶海這才笑著上前,把手中的資料遞給韓盾:「韓老,凌傑的十八項罪行已經坐實了,上面記載著他的詳細罪行資料。已經可以作為起訴稿,上交給流域府了。」

韓盾接過手稿資料,放在桌子上,並未翻看:「委任書應該三天之後就到,那時候你就可以正式上任三江行省的總督了。到時候,這份資料,也該公布了。」

「韓老說的是。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凌傑付出代價的下場了。膽敢不給黔侯府面子,簡直活膩了。」劉慶海眼神里充滿了寒光。

凌傑終究是三江行省的人。只要委任狀下來,劉慶海可以用總督的身份嚴懲凌傑。

他們現在等的,就是一張委任書。

任命一名行省總督,流程繁雜。

韓盾老神在在的笑了:「凌傑這種螻蟻,我本來不想對他一般見識。奈何來漢江之前,世子千叮嚀萬囑咐,要我務必拿著凌傑的人頭回去。算是告慰楚雲霄的在天之靈。沒辦法,世子的命令,我自然要遵從。」

一直沉默的秦傲雷,這時候忽然眉毛一挑:「韓老,我聽說凌傑頗有本事,擊敗了天人境的青雲真人。他才二十七歲,這樣的年紀,放在黔江流域府年青一代,也算是小有成就了。」

韓盾輕笑道:「連你的一根腿毛都比不過。這樣的人,壓根不值得我們提起。」

就這時候,外面衝進來一個小弟,恭敬道:「劉總督,凌傑讓人傳來信箋。說是三天之後要來總督府拜見韓老。」

這話一出,周圍的幾個大佬都吃了一驚。

他們正在搜集證據準備給凌傑治罪呢。

現在的凌傑不應該拚命逃亡才是么?

還敢主動送上門來?

秦傲雷冷不丁的說了一句:「他是來求饒的吧。」

劉慶海道:「多半是如此了。聽聞韓老的大名,他豈能不嚇得魂飛魄散。求饒是他唯一的活路。只是不知道韓老是否給他這個機會?」

韓盾抿了口茶,一臉戲虐道:「給,當然給。我在意的只是他的人頭罷了。只要他甘願把自己的腦袋奉上,我可以保留紅盟會的格局。區區一個紅盟會,我壓根沒放心上。」

劉慶海連忙道:「韓老高義。我來這裡擔任總督也只是過渡幾個月。這裡的格局,我還壓根沒放在心上。」

三人含笑不已。

三天後,五月十七。

氣候逐漸變暖了,整個漢江恢復了往日的繁華和寧靜。大部分武界高手都不知道即將更換總督。還以為現在仍舊處在紅盟會的時代。

這一天,凌傑完成了晨釣,收起漁具,做了一頓豐盛的早餐。之後便告別了方楠,帶著丹青直奔漢江總督府而去。

一路上,丹青話不多,只問了一句:「真去?」

凌傑說:「真去。」

然後,兩個人便沉默了。兩人走的並不快,來到總督府的時候,已經上午十點。

這個地方,本就是白子歌曾經辦公的地方,凌傑對這裡已經輕車熟路。很快越過中廣場,來到了總督堂。

今天的總督堂靜悄悄的,外面沒有一個人。

然而凌傑卻站在總督堂的大門口,停了下來。一雙深邃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大堂裡面,神情凝重。

丹青雙手抱著一把刀:「裡面有人,三股很強大的氣息。其中有一股氣息更是強大無比,他如果要殺我,我站在這裡就頂不住。」

凌傑沉聲道:「我知道。韓盾。另外兩股強大的氣息分別是劉慶海和秦傲雷。其中那個雷屬性的高手,就是秦傲雷。」

雖然站在大殿之外,凌傑通過氣息就可以分辨出這三個人。

要是換成常人面對這樣的三個大佬,只怕直接就嚇尿了。但是丹青卻很淡定:「你要想好了,一旦進入這大殿,可能就沒有回頭路了。」

「想好了。我要進去。」凌傑的回答非常簡單。

丹青道:「為什麼?」

凌傑道:「為了我,為了先生,為了你,為了紅盟會。更重要的是,為了我心中的那個宏願。」

丹青道:「我的理由很簡單,就是為了你。」

說完,丹青很愛惜的看了眼手中的刀,目光充滿了銳利。

「走吧。我們兄弟倆去闖一闖這龍潭虎地。」

凌傑雙手負背,帶頭走進了總督堂。

總督堂很大,比雲頂上的中和殿還要氣派的多。而且這裡的建築經過年代歲月的洗禮,變的十分古拙,沉澱著文化和底蘊。

三十六根巨大的石柱子橫列在大殿之中,支撐起巨大的殿堂。

前方有一張金色的龍椅,金碧輝煌,霸氣無比。

此刻,這龍椅之上,坐著一個身穿唐裝的老者。

韓盾。

劉慶海和秦傲雷分別站在韓盾左右兩邊。

韓盾面色嚴肅,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來者何人?」

他自然知道來的人是凌傑,但還是很裝比的問了一句。

凌傑也不生氣,雙手抱拳,不卑不亢的道:「凌傑。見過韓老。」

「哦,原來是凌傑啊。」韓盾輕聲道:「來的正好,這些是搜集的關於你的罪行資料。你自己看。」

韓盾把那份厚厚的文件扔給凌傑,隨後冷然道:「你可知罪,還不快快認罪伏法!」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