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霸婿下載
  3. 霸婿
  4. 第672章 黔江流域府的來客!

第672章 黔江流域府的來客!

作者: |返回:霸婿TXT下載,霸婿epub下載

白子歌一番話說出來,整個院子里的空氣都彷彿凝固了。

凌傑一手拿著一條鯽魚,一手拿著菜刀。頓時愣住了。最後菜刀和魚兒同時掉落在地上。凌傑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連忙把兩者撿了起來,一刀剁在魚頭上:「該死的黔江流域府,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竊取我們的果實。未免太傲慢了。」

凌傑怒不可遏,魚頭都被剁成了兩半。

從理論上說,黔江流域府的這波操作,沒什麼問題。

黔江流域府,也就是黔侯府。是三江行省的上級單位。掌管著黔江流域七大行省的所有大小事務。葉蒼龍這個總督就是青雲真人舉薦,最後由黔侯府任命的。

任命一大行省總督,是黔江流域府的特權。

自古以來都是如此,無從爭辯。

但凌傑憤怒的是,對方太陰險了。此前漢江武界大亂,各大門派紛紛崛起,爭端不斷。那時候黔江流域府不聞不問。現在凌傑冒著巨大的危險,付出天大的代價,蕩平了三江行省的一切大小爭端,好不容易讓行省的秩序恢復平靜。

結果,黔侯府一波操作,完全剝奪掉了凌傑的果實。

凌傑豈能不怒?

方楠都面色蒼白,忍不住生氣道:「對方太霸道了。之前需要他們出面的時候,他們不聞不問,現在行省秩序恢復,他們就來竊取果實。簡直欺人太甚。」

凌傑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點燃一根,深深吸了一口氣:「既然已經出了這樣的事情,此刻生氣也沒用了。當務之急是想出一個應對的辦法。先生,你怎麼看?」

白子歌倒是很淡定:「其實我們之前推動武界公約的時候,就考慮到這一點了。性省內,我們自然沒有對手了。但是我們的態度並不代表黔江流域府的態度。他們有權決定行省總督和武界的事情。我認為還是要和黔江流域府的使者團見一面。雙方好好的坐下來談談。爭取找到一個折中的辦法。既保存我們推動的武界公約,又讓黔江流域府能夠接受。」

凌傑深深吸了一口煙,喃喃道:「呢,說的有道理。使者團來的都是誰?」

白子歌再次陷入了沉默。

凌傑意識到了情況不太對勁,喃喃道:「你說啊。」

白子歌道:「來者不善啊。使者團一共三個人。一個是黔侯世子的老師韓盾,此人在黔侯府的地位超然,是黔侯府的大管家。同時在黔江流域府內擔任要職。教育世子已經有十幾年了。楚雲霄就是世子的結拜兄弟。當初先生擊殺楚雲霄的時候,世子就讓人來問罪過。只是後來行省發生了諸多事情,這件事情暫時被擱置了。如今此人再臨漢江,只怕不是為了傳令那麼簡單,必然要過問曾經的事情。」

凌傑壓力很大。

自己在漢江稱王稱霸都沒事,畢竟無人可以抵抗自己。

但,黔江流域府高手如雲。能夠擊敗自己的人太多了。

沉默片刻,凌傑猛抽煙,道:「還有另外兩個人呢?」

白子歌道:「第二個來的是新任總督劉慶海。此人出自青靈劍宗,後來在流域府任職。這一次調過來做三江行省總督,是韓盾的意思。劉慶海雖然名聲不大,但是此人的修為超然。年僅三十歲,已經突破了天人境。想在仕途上有所建樹,過來歷練一段時間。而且此人還有一重身份——葉蒼龍的親戚。如今葉蒼龍也被先生壓得抬不起頭來,他自然要為葉蒼龍出頭。只怕也對你不利。」

嘶!

凌傑倒吸了一口冷氣。

沒想到啊。

前兩個使者都是大拿,而且多少和自己有仇怨。

韓盾組織這樣的陣容前來接管三江行省,其目的不言而喻。

凌傑深吸了一口煙,努力讓自己的情緒保持冷靜:「還有一個人呢?」

白子歌道:「還有一個人是黔江流域頂級武界世家秦家的人,秦傲雷。此人和秦烈有關係。漢江秦烈家族是黔江流域秦家的分支。雙方雖然平時少有往來,但畢竟有血脈相親。此人的到來,怕是先生也不利啊。」

秦傲雷!

凌傑瞳孔一縮。

腦海中本能的浮現出之前在古海海邊的那一幕——但是三大天人境的強者在追殺重傷的安若雪。韓破,蕭強和秦傲雷。

若非安若雪實力超群,只怕要被這三人給擊敗了。

秦傲雷,就是三人之一。

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再見面了。

呼!

凌傑深深呼吸,只覺身上的壓力很大。

白子歌道:「先生,這三個人已經抵達總督府。韓盾當場就免除了我這臨時總督的身份職務,還斥責我不知好歹,私自登上總督之位,不把黔江流域府放在眼裡。把我扔在監獄里關了三天三夜。」

白子歌說的輕描淡寫。仔細的凌傑卻看到,白子歌臉色十分憔悴,頭髮也有些凌亂,有兩個很濃厚的黑眼圈。顯然,白子歌在監獄里吃了不少的苦頭。

凌傑捏緊拳頭,身上殺氣外放:「好,好啊。剛來第一天就膽敢囚禁我的先生。他囚禁的是你,但卻是在給我一個下馬威啊。」

「先生,你沒事吧?」凌傑上前拉著白子歌的雙手,看仔細的打量著白子歌全身的每一寸地方。

白子歌搖頭,輕聲道:「我沒事。這點委屈算不了什麼。只是他們的到來,讓我們的處境變得十分被動。如果我們不想個辦法的話。只怕我們好不容易倒手的一切果實,都要被他們竊取掉了。而且,這還不是最壞的情況。」

方楠吃驚不小:「這都還不是最壞的情況?」

白子歌點頭道:「竊取果實,只是第一步。我最擔心的是他們毫無下限,抹除我們的功勛,還敗壞公子的名聲。到時候給公子安插一個不好的罪名。那公子的半世英明,就徹底毀掉了,反而會成為行省內人人喊打唾罵的對象。這,才是最壞的情況。」

嘶!

方楠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好壞啊」。

白子歌道:「所以,我們要儘快和他們談判。知曉他們的目的和底線。」

凌傑點點頭:「先生說的對,當務之急就是要儘快和他們談判。先生你去安排一下,就說三天之後,我去總督府,和他們吃飯。」

白子歌沒有馬上同意,而是皺起眉頭。

凌傑察覺到不對勁,當下道:「還有什麼問題嗎?」

白子歌道:「我當心韓盾用心更加險惡。他進入總督府不到四天時間,就開始頻繁接觸玄清門和明鏡湖,甚至接見武裝盟的部分餘孽。似乎想重建武裝盟。另外,韓盾和劉慶海多次造訪雲頂山,了解紅盟會的實力。我想,他們可能是要爭對紅盟會。此刻貿然去總督府,我擔心……會造成不可測的後果。最好是換一個地方見面。」

凌傑凝重的夾了口煙,道:「無妨。他們越是如此,我越要去總督府相見。否則,我就真的抬不起頭來了。三天後,總督見。」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