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霸婿下載
  3. 霸婿
  4. 第671章 紅盟會的時代來臨!

第671章 紅盟會的時代來臨!

作者: |返回:霸婿TXT下載,霸婿epub下載

五月十一號,這個特殊的日子裡,數萬行省武界高層齊聚在玄清門的大廣場上,靜靜的等待著青雲真人出場,完成登基大典。

可,時間從早上來到晚上。大家在這裡等待了足足一天的時間,仍舊沒等到青雲真人出現。

而玄清門對外也沒有發布任何的命令,只是讓大家在這裡乾等著。

他們是來祝賀青雲真人登基的,現在青雲真人沒發布命令,他們也不能離開這裡啊,只好繼續乾等著。

大家心態都要炸了。

「青雲真人這是怎麼了?到現在怎麼還不出來?難道又要食言了。」

「搞不懂青雲真人到底在幹什麼啊。上一次食言,難道這一次又要食言嗎?」

「估計青雲真人閉關還沒結束吧。來都來了,繼續等等唄。我也很想看看曾經縱橫整個三江行省武界的強者,是何等的風采。」

「……」

人群里的議論越來越多。

張曉龍身為少掌門,疲於解釋。好在大家都畏懼青雲真人,也就嘴上說說,卻沒有一個人膽敢提前離場。

張曉龍心中越發不淡定了,按照元甲之前和他的約定,最多拖到中午十二點,青雲真人必定會回來完成登基典禮。張曉龍只知道青雲真人和元甲出去了,但他們到底去了什麼地方,張曉龍並不知道。現在已經來到黃昏時間,元甲半點音訊都沒有,張曉龍心中很慌。

再三詢問副手關於元甲的消息無果之後,張曉龍額頭都出冷汗了。

三萬武界高手齊聚在這裡,玄清門已經為他們準備了豐盛的早餐,午餐。緊接著要為他們準備豐盛的晚餐了。馬上入夜,你總不能讓大家在這裡居住吧?

必須要做一個決定。

張曉龍又不敢做決定,心中十分焦慮。

就這時候,一個武界高手大叫道:「張曉龍,你是玄清門的少掌門。青雲真人到底來不來,給個痛快話。」

「不錯,要是不來的話,給我們一個下次登基的時間,我們再來道賀就是了。」

「就是,你不能讓我乾耗在這裡啊。」

「……」

群情洶洶。

張曉龍渾身都汗濕了,連忙陪笑道:「諸位莫要著急。青雲真人的確在閉關。按照之前的約定,今天中午就要出關的。你們在這裡等等,我現在就去青雲真人閉關的地方請示命令。」

搪塞了一番,張曉龍急匆匆的走了,來到後堂,大口喝水。

副手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原本屬於暗影衛。實力很強。

助手凝聲道:「少掌門,這一次恐怕青雲真人又要食言了。你也知道,他並不在閉關,而是出去了。」

張曉龍看了副手一眼:「那你是什麼意思?」

副手道:「結合上一次的事件。我感覺青雲真人應該是遇到了很難解決的麻煩。估計青雲真人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了,少掌門要早做決定。不要讓那些大佬們等太久了。」

「難道我們要再食言一次?」張曉龍抹了把額頭的汗水,他壓力很大。或許對青雲真人來說,外面等待著的那些大佬不算什麼,但是對張曉龍來說,他們個個都是大爺,他伺候起來非常不容易。

副手道:「只能如此了。」

「行吧,晚上八點,如果青雲真人和元甲還沒傳來消息,我就找個借口讓大家走吧。」張曉龍揉著太陽穴,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太難了。不過他也很好奇,青雲真人不是號稱天下無敵么?怎麼還會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

「你出去安撫一下大家的情緒,有任何情況,隨時來報。」張曉龍屏退助手,一個人坐在房間裡面喝悶茶。

……

中央大廣場。

普通人或許還認為青雲真人在閉關,無暇出關。

而一些大佬們,已經嗅到了不一樣的氣息。

青松和葉蒼龍的感覺尤其敏銳。

青松道:「葉蒼龍,我看青雲真人是真的遇到麻煩了。自從上次他拖延登基大典開始我就覺得不對勁了。這一次又要拖延了。只是我想不明白,三江行省之內,黑龍谷已經被凌傑給滅了。還有什麼人能夠給青雲真人造成這麼大的麻煩?」

葉蒼龍本能的想到一個人,道:「莫非是凌傑?」

青松沉默許久,凝聲道:「不好說啊。如果真是凌傑,那就太可怕了。二十年前,青雲真人選擇急流勇退,銷聲匿跡二十年。而如今,凌傑居然也選擇急流勇退,隱藏於暗處。如果凌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爭對青雲真人的話,那麼,凌傑此人也太厲害了。」

葉蒼龍目光如炬,越發的銳利:「三師兄你的猜測,我看多半就是事實。青雲真人登基大典的前一刻,紅盟會宣布開除凌傑。從此凌傑就銷聲匿跡了。而與此同時,青雲真人忽然宣布推遲登基大典。今天,再次出現意外,估計還要推遲。從時間線上看,非常的吻合。而且從邏輯上看,如今整個三江行省,唯一可能有實力對抗青雲真人的,就是凌傑了。再說,青雲真人登基,對誰的影響最大?自然是紅盟會和凌傑了。凌傑完全有理由也有實力對抗青雲真人。這一次的意外,恐怕就是凌傑所為。」

青松深以為然:「我想多半應該如你所說了。我們在明處,壓根不知道凌傑和青雲真人在暗中的瘋狂爭鬥。從目前看來,青雲真人一次次的拖延登基大典,已經被凌傑牽著鼻子走了。情況,不太對勁了。」

非但青松和葉蒼龍這麼柑橘。

萬弘,凱斯龍也有同樣的想法。

其他在場的無數大佬,也都紛紛這麼想的。

眼看時間來到了八點。

張曉龍不得不再次出面,來到登基的祭壇之上,壓了壓雙手,隨後沖全場的人抱拳行禮道:「諸位,我剛剛見過青雲真人。真人表示即將突破巨大的大境界。成為前所未有的傳奇。因此還需要幾天的時間。今天的登基大典,就暫且搞一個段落吧。等下次青雲真人出關之後,親自決定登基大典的時間。請諸位回去,下次再來我玄清門給青雲真人祝賀。」

這話一出,坐實了青雲真人再次拖延登基大典。

無數大佬心中感到萬分疑慮,但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誰都不敢忤逆青雲真人的威嚴。

就這時候,場上忽然有人站了出來,大聲道:「張曉龍,你說謊都不打草稿么?青雲真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登基大典,根本不是在閉關修鍊,而是一直在爭對凌傑。」

這話一出,全場大驚。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朝著聲音源頭看了過去。

只見說話的是一個身穿紫衣的高挑美女。

不是白子歌,又是何人?

張曉龍心中一震,大覺不妙。本想直接離場,不給大家詢問的理由。奈何被白子歌給揪住了,心中先慌了三分,強自鎮定道:「原來是總督大人。我哪裡說謊了?剛剛這些話,都是青雲真人親自讓我轉達給大家的。一字不差。」

白子歌站起身,緩緩走向祭台。丹青雙手握著刀,緊緊跟在白子歌身後,一起登上祭台。

白子歌目光掃過全場的人,大聲道:「諸位,我來和你們說實情吧。幾天前,青雲真人*拖延登基大典,知道為什麼嗎?是因為他不敢出現在大家面前,他必須先殺了凌傑才敢出現在眾人面前。然而青雲真人*沒能夠擊殺凌傑。所以,不得不延遲大典。今天第二次登基大典,結果青雲真人還是沒能夠擊殺凌傑。反而在寧古塔被凌傑所擊敗。元甲身死,青雲真人致殘變成了植物人。」

說完,丹青拿著一個蛇皮袋,扔在祭祀台上。

打開之後,是元甲的屍體。

嘶!

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剛剛白子歌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大家半信半疑。但現在連元甲的屍體都拿出來了,大家自然信了。

全場死靜,面面相覷。

白子歌冷冽的目光掃過全場,喃喃道:「現在諸位可相信了。青雲真人徹底敗給了凌傑。這是青雲真人親筆寫的書信。」

白子歌拿出一封信箋,打開后大聲朗讀:「吾,青雲真人,於五月十一日,在寧古塔被凌傑所擊敗。身體致殘,淪為階下囚。從此之後,我青雲真人不再出山,三江行省的事務,盡數交給凌傑以及紅盟會處置。」

說完,白子歌把信件放在祭祀台上,展示給所有人觀看。

無數人紛紛上前觀看。

一些見過青雲真人的老人,都看出來這是青雲真人的筆跡。最後還有青雲真人的親筆簽名和指紋。

錯不了。

嘩啦!

全場頓時炸開了鍋似的,紛紛議論。

「什麼?堂堂一代雄主,居然被凌傑給擊敗了?」

「青雲真人可是二十年前帶領行省武界走向巔峰的傳奇啊。就這麼被凌傑給擊敗了?」

「凌傑,這麼厲害么?」

「不用說了,一個新的傳奇誕生了。」

「……」

足足幾分鐘的瘋狂議論,全場這才接受這個事實。

白子歌大聲道:「從今往後,三江行省武界盟主,為紅盟會。任何膽敢違背紅盟會意志的個人或者門派,都是紅盟會的死敵。我絕不留情。如果玄清門還這般冥頑不靈,惹是生非,那麼玄清門就不必存在了。」

這算是白子歌宣布的命令,震懾力十足。

全場兩千多名玄清門弟子都心驚膽戰,毛骨悚然。

玄清門早就被紅盟會壓的抬不起頭來了。如今再次裝比,完全是因為青雲真人這個圖騰一般的傳奇人物要出山的緣故。

現在傳奇人物沒了,他們自然鳥獸群散。

玉蓉妃,樊籠,童路,江北羅晉劉基,魏婷和費老等人此刻臉色十分尷尬。

他們本就是紅盟會的人活著戰略級合作夥伴。因為投靠了青雲真人,站在了紅盟會的對立面。而現在……青雲真人沒了。紅盟會再次掌控大局。他們只覺自己的臉都被打腫了。

現在,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站隊了。

「從今往後,三江行省,進入紅盟會的時代!誰若不服,紅盟會滅誰。」白子歌再次表態:「三天之後,雲頂山召開武界聯盟大會。各門各派的掌門必須參加,推動武界新約通過。誰要是不來,紅盟會滅誰。」

留下這句話,白子歌轉身走了。

然而她說的話,卻在每個人的心中不斷的蕩漾。

三江行省的武界紛亂了兩百年,青雲真人謝幕之後紛亂了二十年,如今,終於落下了帷幕。

三天後的聯盟大會,紅盟會要發布武界公約。這份公約一旦確定下來,那麼整個行省武界,就正式進入紅盟會的時代了。

誰敢不去么?

不敢。

……

玄清門,後山祠堂。

張曉龍再次來拜見萬弘和凱斯龍。

凱斯龍和萬弘兩人原本都打算歸隱,結果看到青雲真人沒了,自然就折返回來。

「師父,眼下青雲真人被凌傑擊敗了。元甲也死了。我們玄清門接下來要怎麼辦啊?」張曉龍面色沉凝,滿是迷茫。

萬弘道:「我最擔心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眼下沒什麼好說的,支持凌傑,效忠凌傑。這樣才能夠讓我玄清門保存下來。」

張曉龍喃喃道:「我們這一次公開跳出來生事,凌傑會原諒我們嗎?」

萬弘道:「這一次生事的是青雲真人和元甲,又不是你我。我們去負荊請罪的話。他應該會原諒我們。」

負荊請罪!

張曉龍只覺自己的心臟都要碎掉了。

曾經那個被自己壓的抬不起頭來的少年。如今居然成長到了橫壓青雲真人的地步,需要自己去負荊請罪。

這太打臉了啊。

不過,張曉龍沒有拒絕。也沒辦法拒絕。

當天晚上,萬弘,凱斯龍和張曉龍三人背負乾柴,等上雲頂山負荊請罪。

三人跪在紅盟會的大門口,磕頭認錯。為玄清門曾經的過錯請罪。

天下大雨。

三人跪了足足幾個小時的時間。最後才得到白子歌的一道命令——臣服紅盟會,可活。

三人剛剛離開,散修協會,狩獵協會的所有人都紛紛登上雲頂山,公開道歉,請求紅盟會的原諒。

當天晚上,深夜時分。

江北羅家,劉家兩大門閥的高手紛紛前來此地,負荊請罪,請求凌傑的原諒。

秦家,厲家等等世家豪門,紛紛登上雲頂山,公開道歉,請求原諒。

一夜時間,整個三江行省武界的風向都變了。

所有門派的大佬,都跪在紅盟會的大門外。

不求得凌傑的原諒,他們根本睡不著覺,誠惶誠恐。

整個行省武界的氣氛,變的十分詭異,沉悶,令人無法呼吸。

而這種窒息的氣氛,陡然讓武界的每一個人意識到——漢江武界已經變了天,天下已經是紅盟會的天下,是凌傑的天下了。

凌傑壓根沒出面去見他們,此刻和方楠在雲河古鎮邊上釣魚呢。

連白子歌都沒出面見他們。而是讓丹青傳話——都回去吧,你們無罪。三天之後來參加武界聯盟大會就是了。只要你們安分守己,紅盟會絕不爭對。

這道命令,是凌晨六點發出來的。

意味著整個行省武界的大佬在紅盟會的大門外跪了整整一個晚上。

他們心中有怨么?

沒有!

壓根不敢。相反的,他們感到很慶幸——白子歌終於原諒了他們。

他們等的就是這句話。

三天之內,三江行省各門各派的掌門大佬紛紛登門道歉,中海,漢江,江北,等等無數城市的武界門派都紛紛來到漢江。參見紅盟會的各個大佬。

雲頂山,成為了整個行省武界的聖地,紛紛競相朝聖。甚至以前很少捲入漢江武界爭論的武界組織也都紛紛不遠數千里而來。

而這個時候,白子歌召開了一個私下的會議。

列席會議的人不多。

白子歌,丹青,明鏡湖的鏡湖醫仙。

三個人。

此前大部分紅盟會的核心弟子,都離開紅盟會追隨青雲真人去了。只有丹青等極少部分的人留了下來。

這幾個人,也成為了白子歌最為信任的人。

抿了口茶,白子歌道:「鏡湖醫仙,上次我們假裝開除凌傑,導致紅盟會發生劇烈的震動,人員渙散。好在我們紅盟會經受住了這一次的終極考驗,最後仍舊有一千三百多名弟子留下來,選擇和紅盟會共存亡。他們已經全部列入紅盟會會員行列了。另外,我還有一件事情想拜託醫仙前輩。」

鏡湖醫仙道:「和我之間,你就不必客氣了。有什麼,直接說。」

白子歌道:「我想請醫仙前輩擔任紅盟會的內閣大臣。也就是全權管理紅盟會以及整個三江行省武界的一切大小事務。」

這話一出。

鏡湖醫仙都驚呆了:「先生,你別和我開玩笑了。紅盟會是你和凌傑的畢生心血。你們怎麼能交給我?我怎麼能擔當的起呢?先生莫要開玩笑了。」

白子歌抱拳道:「前輩,我說的都是實話。凌傑接下來要去黔江流域府深造。這個三江行省,他沒時間管理。我也要跟著他走。紅盟會必須交給一個完全放心的人才行。」

鏡湖醫仙對這個結果倒是不感到意外。凌傑這等天才實力,進入黔江流域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但,為什麼選自己?

鏡湖醫仙苦笑道:「白先生,你們紅盟會內部就人才濟濟。比如渝水瑤。他最終還是選擇留下來和你們共同經歷生死。而且也有威望掌管紅盟會。」

白子歌道:「你說的固然沒錯,但渝水瑤對管理大小事務不太感興趣。她之前在玄清門擔任大長老的時候,都是個甩手掌柜。強行讓她日夜處理事務,只怕對她太殘忍了。」

鏡湖醫仙沉默了。

白子歌繼續道:「這是我對你的請求,也是凌傑對你的請求。還請前輩答應。」

「如果凌傑也是這個意思,我答應。」鏡湖醫仙起身抱拳。

這是千斤重擔。

鏡湖醫仙卻沒有猶豫。

「多謝前輩!」白子歌恭敬行禮。

三天後,雲頂山上如期召開三江行省武界聯盟會議。白子歌主持,在會上當著數萬人的面頒布武界公約。

是的,頒布。

壓根不和大家商量。

強制大家接受。

主要內容有三。

第一,確立了以紅盟會為核心的武界新秩序。公約之下,紅盟會就是武界盟主組織,全權處理武界之中的一切大小事務。

第二,確立了鏡湖醫仙為紅盟會內閣大臣的職位,全權掌控紅盟會。另外渝水瑤和白子歌為內閣成員,三人組成了紅盟會的核心。

第三,保留玄清門和明鏡湖的編織。收編一切門派的許可權。武界上下,令行禁止,統一號令。如果不服,直接由紅盟會處置。

除此之外,還頒布了興盛武界的諸多條款和律法。比如,只要甚是清白,對武界有功的人可以進入雲頂山使用聚靈法陣修鍊等等。這樣的一份公約,自然得到了絕大多數的人一致性支持。

五月十四號,這一天註定了是不凡的一天。

從此之後,三江行省之內再無反對的聲音,全面進入紅盟會的時代。

而原先脫離紅盟會的紅盟會大佬們,雖然紅盟會沒有爭對他們,但也沒有重用他們,他們繼續待在原來的位置上,命運並未改變。

有人歡喜有人愁,這個時候,他們才幡然醒悟,為先前的決定而悔恨不已。

不過世界上沒有後悔葯。

三江行省格局大變,紅盟會獨掌天下。無數跟著紅盟會的人,都得到了巨大的回報。唯獨他們這些做錯了選擇的人。最終一無所獲。

……

而這個時候,古鎮運河邊。

凌傑冒著濛濛細雨,坐在河邊垂釣。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

方楠身穿旗袍,站在一側,美人如玉,令人陶醉。

許久之後,魚兒上鉤,凌傑這才收起漁具,心滿意足的伸了一個懶腰:「一天的垂釣終於結束了。收穫不錯,晚上可以吃魚盛宴了,我給你做十幾種魚。」

方楠聽的都饞了:「好啊。我已經等不及了呢。」

回到家中,凌傑蹲在院裡面殺魚,像一個農夫,手法非常嫻熟。一邊道:「對了,說說這幾天漢江的情況吧。」

方楠一五一十的把漢江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道:「新的武界公約已經通過了。確立了紅盟會為核心的武界聯盟。從此之後,行省武界,再無人可以撼動紅盟會的地位了。只是,這個內閣大臣的位置,你為什麼交給鏡湖醫仙這個外人?」

雖然下命令的人是白子歌,但方楠知道,這肯定也是凌傑的意思。

凌傑輕笑道:「這是先生的意思啊。」

方楠道:「白先生和你素來心有靈犀,她的意思不就是你的意思么?」

凌傑道:「鏡湖醫仙是個值得信任的戰友。也算是我的啟蒙者之一。交給她,我放心。而且明鏡湖的風評非常好,常年懸壺濟世,接濟世人。我希望她來掌控紅盟會,就是希望未來紅盟會也變成明鏡湖這樣造福世人的好門派。慈悲者掌權,才可福澤天下。」

方楠十分好奇的看著凌傑,彷彿*認識這個青年似的。

凌傑的格局,越來越大了。

她隱約看到一個更加可怕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好一會兒,方楠才緩過神來:「凌傑,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凌傑道:「七月七號,去古海。和狐妖王和銀狐相約。那裡,才是我接下來的征程。不過在此之前,我可能要先去一趟黔江流域府,也就是漢中省。」

方楠道:「好,我準備收拾收拾,和你一起去。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凌傑道:「不著急,我需要穩固一下自己的實力修為。半個月後吧。六月一號,我們啟程前往漢中省。」

方楠很高興。

她雖然是個女人,但是很喜歡跟隨在凌傑身邊,和凌傑一起冒險的這種感覺。

就這時候,外面急匆匆的走進來一個人:「恐怕等不到那個時刻就要動身了。」

白子歌。

凌傑連忙迎了上去:「先生,你來了。」

白子歌點點頭,算是和凌傑打過招呼,隨後道:「剛剛得到消息,黔江流域府來人了。頒發法令。廢除武界盟主,保留武理司。以後武界的大小事務,都要歸屬武理司處理。而且黔江流域府還派來了一位新的總督。」

「什麼?」

凌傑大吃一驚,渾身氣得發抖。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