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霸婿下載
  3. 霸婿
  4. 第606章 紅盟會,千重難

第606章 紅盟會,千重難

作者: |返回:霸婿TXT下載,霸婿epub下載

凌傑自從古泉大峽谷歸來之後,除了給幾個核心弟子傳功教導之外。其他的時間全部放在了修行之上。

修行主要兩件事。

第一,適應風孔雀的能力。

第二,突破玄武境。

每一件事,對凌傑都至關重要。首先,風孔雀帶來的能力提升很強大。它是一個地武境級別的法寶。雖然凌傑現在還無法發揮出它的能力。

但理解其中的奧義,對凌傑的實力提升非常大。

哪怕不突破玄武境,只要精通了風孔雀的能力,對凌傑的實力都有本質的蛻變。

為何?

風孔雀是風之靈力,對凌傑的速度有本質的提升。

凌傑不會忘記,自己當初決戰楚雲霄的時候,就是因為無法接近楚雲霄的雷霆懲罰。最後才讓銀狐做人肉盾,硬扛著傷害靠近楚雲霄,這才爆發決勝一擊。

其他的多次戰鬥,凌傑都是因為無法靠近對手,而面臨諸多難題。

風孔雀,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凌傑可以輕鬆靠近對手,那麼凌傑的戰鬥力會有本質的蛻變。

一旦近身,凌傑的血脈通靈和魂刃,都是必絕殺技。

風孔雀,來的太及時了。

而且,凌傑這段時間除了瘋狂淬鍊風孔雀的技能之外,還在利用風孔雀和地元果靈力,猛烈的衝刺玄武境。

現在的凌傑,自然比古泉大峽谷的時候要強大很多。

但那時候斬殺的風狼王和黑熊王畢竟不是玄武境的高手。

自己的能力,到底能不能媲美玄武境初期的高手,凌傑還不太確定。就算能,也必然是血戰,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萬弘,葉蒼龍,凱斯龍可都是玄武境級別的強者啊。

只有自己突破玄武境,才能夠真正具備和他們叫板的實力。

這關係到自己的未來,也關係到紅盟會的生死存亡啊。

在進入玄武境之前,凌傑還不敢帶著紅盟會全線出擊。

如今,突破成功了。

剛剛突破成功,白子歌就恰如其分的出現在凌傑面前,寧靜而淡然,是那麼的美麗。

凌傑看著眼前這美麗的女子,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承蒙先生的符籙,讓我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衝破了玄武境。如今,我已經是真正意義上的玄武境強者了。」

凌傑笑得很平靜。

不悲不喜。遠沒有之前初次得到風雀翼的那般激動。講價這等沉靜平和的態度,讓白子歌看了都很敬佩。

白子歌微微道:「是公子自己的悟性出眾,我的符籙只是錦上添花的效果。」

凌傑站起身,泰然自若:「三天時間,果然剛剛好。不出意外的話,討伐聯軍應該就在今天要圍攻雲頂山了。那邊情況如何?」

白子歌道:「對方來勢洶洶,雲頂山莊內的眾多弟子精神壓力到達極限。已經快頂不住了。公子突破的正及時。現在我們必須立刻趕往現場。」

凌傑道:「好,出發吧。」

凌傑心念一動,身外出現一雙紫色的風雀翼,一手拉著白子歌狂奔飛去:「紅盟會成立至今,是時候對外展現我們真正的實力了。經此一役,漢江當知,我紅盟會永立於行省武界巨擘之列。無可動搖。」

……

雲頂山莊大門口,中央大廣場。

這廣場很大。

前方連著山口。兩萬討伐聯軍此刻就浩浩蕩蕩的站在山口的位置。威壓滾滾,令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此刻,一千七十名弟子整齊的站在靠近大門的位置。

四大內閣元老全部到場,站在眾人身前,給大家做思想工作。而混元子更是代言人,不斷激勵大家,讓大家不要驚慌:「我知道,諸位很多人都是因為仰慕凌傑,信任凌傑的為人才加入紅盟會的。如今,我們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刻,但,請大家相信凌傑。在最關鍵的時刻,凌傑肯定會出現,帶著大家戰勝這幫對手。那時候的紅盟會,必定光芒萬丈,那份榮耀,屬於在場的你們所有人。」

不得不說,混元子的口才很不錯,經過他的一番遊說,眾弟子們的心態穩定了很多。

混元子一次次的細數凌傑過往創下的奇迹。請大家堅信,這一次也相信凌傑可以創造奇迹。

說這些話的時候,混元子內心是酸楚的。

因為他自己都不相信凌傑能夠創造奇迹。只是混元子自己沒打算走,但也看不到勝利的希望。

一個弟子道:「討伐聯軍此刻就在我們身後,他們兩萬人,還有萬弘這個玄武境強者領銜,我們能打贏么?」

「是啊,就算凌傑老大來了,恐怕也只有被屠殺的份吧。」

「我們不是怕死,只是希望不要成為炮灰。在最關鍵的時刻,我們可以為了希望而戰。」

「沒錯,哪怕沒有希望,至少也請凌傑老大出現在這裡,帶著我們一起衝殺,如果凌傑老大自己先跑的話。我們會死不瞑目。」

「就是,如果凌傑老大跑了,請你們告訴我們。謝謝。」

「……」

弟子們說話也很直接。

對這一點,混元子倒是充滿自信:「這一點,我以我的項上人頭保證,凌傑一定會出現在這裡。無論生死,我們都為凌傑而戰。」

這話一出,倒是給了大家不少信心。

「現在,請大家在這裡集合,等著凌傑到來。」混元子篤定道。

眾弟子心思穩定,再沒有人提出逃跑投降。

混元子感到很欣慰。

在這樣的極限壓力之下,仍舊還有一千七十名弟子堅持留下來。

太不容易了。

這遠遠超出了混元子等人的想象。他們心中對白子歌和凌傑之前的招人審核程序十分敬佩。這一千七十名弟子,是紅盟會的鋼鐵之城。

如果紅盟會能夠堅持過這一次劫難,未來必定涅槃重生,潛力無限。

就這時候,鴻老忽然來到長長中央,很囂張的盯著在場的所有弟子,傲然道:「諸位紅盟會的弟子都聽著,我再重申一次。投降不殺。只要你們頭上裹著百步,爬過來投降。一律可以活下來。否則,二十分鐘后,發討伐聯軍立刻發動絞殺。把你們屠戮殆盡,一個不留。」

鴻老此刻距離紅盟會弟子不過,數百米,洪亮的聲音猶如鐘鼓一般,在每個紅盟會弟子的耳朵裡面炸響。

人人都感到巨大的壓力。

畢竟,誰都不想死。

程進接過鴻老的話頭,繼續道:「你們睜大眼睛看清楚,看看眼前這雄壯無比的討伐聯軍吧。如此聲勢浩大的聯軍,彈指間即可踏平雲頂山。抵抗,沒有任何好下場。只不過盟主大人仁慈,不願意看到武界之中刀兵相見。願意給你們一個投降的機會。你們看看李九,陳晴,他們投降之後,就可以免於一死。他們未來仍舊輝煌,繼續成為武界的棟樑。而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給凌傑做炮灰不說,更重要的是,你們的死亡將會變得毫無意義。」

兩人輪番講述,又說動了十個紅盟會弟子。十個弟子跪在地上,爬過戰場,和李九他們跪在一起。

李九看到這一幕,心中百味雜陳,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一言不發。

鴻老對這個結果感到很滿意,此刻很裝比的看了一眼手錶,大聲道:「距離討伐聯軍發起總攻還有最後十分鐘。這十分鐘,是留給你們最後的機會。剛剛這投降的十個人,他們都可以活下來。你們當中,難道就沒有人還想活下來的么?想想你們的將家人,老母親,老父親,還有你們心中所愛的人。為他們而活下來,難道不好么?」

鴻老不愧是個心理戰術的高手。

每一句話都直擊紅盟會弟子內心最軟弱的地方。說的弟子們痛苦萬分,不少弟子雖然沒有選擇投降,但已經淚流滿面,心態面臨崩潰。

更有弟子當場嚎然大哭,悲涼凄切。

也有弟子當場大吼,絕望透頂。

弟子們,情緒爆發。無數弟子崩潰。

鴻老看到這般情況,越發的高興,得意的大笑道:「投降吧。只要頭裹百步,爬過戰場,向萬弘盟主叩首認錯。都可以活下來。你們可以去和家人團聚,可以去和愛人雙宿雙飛。一生幸福,榮華富貴。豈不美哉?何必繼續做無謂的抵抗呢?何必做凌傑的炮灰呢?」

「凌傑,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人罷了。面臨我們討伐聯軍的討伐,他只需要撤銷聚靈法陣即可。然而他卻為了一己私利拒絕。更重要的是,現在討伐將至,凌傑卻還不出現,這說明什麼?說明凌傑已經跑了,讓你們留下來做炮灰而已。凌傑此人,心思歹毒,絲毫沒有把你們的死活放在心上。他這是在利用你們啊。你們怎麼能為這樣的一個垃圾賣命么?大家醒醒吧。全部都投降,才是正道啊。」鴻老的話,越來越歹毒。

再次擊潰弟子們的心理。;

渝水瑤再忍不住,轟然沖鴻老咆哮道:「鴻遠,你給我閉嘴!你如此折磨一群孩子,算什麼東西。」

如果在往常,鴻老還會敬重渝水瑤幾分,但此刻,他臉上沒有任何的敬重,充滿了蔑視:「渝水瑤,我剛剛的話,也是對你說的。現在的紅盟會,已經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你做的任何抵抗都是無效的,還不快快投降?」

鴻老越發的囂張。

渝水瑤目光沉凝,隨時都準備出手,但還是忍住了。

接下來,鴻老說的每一句話,都在折磨紅盟會弟子,但已經沒有人投降了。大家抱在一起哭泣,流淚。可就是沒人投降。

距離討伐聯軍進攻的時間,不到一分鐘。

鴻老往後退到萬弘身邊,遠遠的看著對面的一千六十名紅盟會弟子。

他心中萬分吃驚,怎麼都沒想到最後還能夠留下一千六十名弟子!

太匪夷所思了。

換成漢江的任何其他門派,面臨這樣的極限施壓,恐怕最後都都會分崩離析。根本不可能剩下這麼多弟子。

紅盟會弟子的表現,已經讓鴻老心中感到幾分畏懼了。

如果紅盟會不滅亡,未來的發展潛力,簡直令人可怕。

非但鴻老產生了這樣的想法,現場的很多人也都產生了同樣的想法。紅盟會的凝聚力,堪稱可怕。

就這一點,放眼整個行省武界,恐怕無出其右。

「哼,一群不自量力的傢伙。接下來,你們就等待著毀滅吧。」鴻老冷哼一聲,然後轉身沖萬弘道:「盟主,一個小時的時間到了。只有四十個人投降。是否發起總攻?」

剛剛他不過是去勸降罷了。討伐聯軍的真正掌權者,是萬弘。

鴻老很知道進退分寸。

萬弘點點頭,大手一揮。

兩側的人群紛紛讓開一條通道。萬弘雙手負背,緩緩走到人群最前面,遠遠的凝望著對面的紅盟會眾人,目光最後落在渝水瑤身上,冷傲道:「渝水瑤,我最後問一遍,降,還是不降?」

渝水瑤看著旁邊無數痛哭流涕的紅盟會弟子,看著他們悲戚,絕望,嘶吼。

這一刻,渝水瑤的心都彷彿碎掉了。

無數個聲音在告訴自己,投降吧。

投降吧!

渝水瑤閉上雙眼,眼睛已經濕潤了。無數的畫面在腦海中閃過。自己在圖書館內,*看到凌傑,從此兩個人有了交集。

此後,兩個人歷經無數的甘苦,患難。

她腦海中,不斷閃現著凌傑那個飛快奔跑的聲音。她彷彿看到了凌傑一路奔跑的樣子。

漸漸的,渝水瑤的表情逐漸的變得冰冷:「我們,誓死不降!」

決絕的聲音,從場上炸裂。

她重新睜開雙眼,迎上萬弘的目光,充滿了必死的決絕。

萬弘冷冷道:「好。今日,討伐聯軍,必定踏平雲頂山。所有人聽令,準備攻擊。」

轟隆!

咔咔咔!

身後兩萬修者紛紛拿起武器,每個人的氣息都瞬間暴漲,殺氣滾滾,浩浩蕩蕩。強大的血氣壓的整個雲頂山上的大樹都彎了腰。

大軍滾滾,即將發起屠殺的行動。

就這時候,葉擎站了出來,大聲道:「盟主,在大軍出動之前,我倒是有個建議。」

聲音很大。

人人可聽。

萬弘冷然道:「說。」

葉擎繼續道:「今日之舉,徹底為漢江武界掃除敗類,千秋之舉,不世之功,必定載入史冊。大軍出征,豈能沒有祭旗的儀式?」

萬弘道:「以何物祭旗?」

葉擎手指著跪在戰場中央的四十個投降的紅盟會弟子:「就用這四十個紅盟會敗類的人頭,為大軍出征祭旗。既然沒有更多人投降,他們的投降,就沒有意義了。」

這話一出,四十個跪在地上的弟子紛紛發抖。

有人公開大聲道:「不,你們不能這麼做,之前你們說過,只要我們投降就不殺的。你們身為討伐聯軍,豈能出爾反爾?」

「就是,天下人可都看著你們呢。你們出爾反爾的話,名聲何在?信譽何在?」

「你們不能殺我們。投降不殺,可是你們親口說的啊。」

「……」

這些弟子們心態炸了,惶恐不已。

萬弘面色沉凝,目光冷漠,一言不發。

他當然想有一個很霸氣的祭旗儀式,載入史冊。但這種事情,需要一個合適的借口。

在這個借口出現之前,萬弘不方便表態。而是轉頭看了葉擎一眼。

這一絲,再明顯不過了。

這時候葉擎繼續道:「你們投降的時候分明心不甘情不願,這不算真正的投降。再說了,紅盟會的其他弟子沒有投降,是他們害死你們。這話,之前是鴻老一個人說的,鴻老的態度,代表不了討伐聯軍的意志。」

這話,也沒毛病。

李九這時候道:「我們投降,是信任你們說的話,。如果這樣的話,你們會失信於天下人。」

正時候,范坡忽然走了出來,很霸氣的看著李九,冷哼一聲道:「你們這樣也叫做投降?討伐聯軍壓境,你們才投降的。這豈算投降?真正的投降應該以我為表率。在討伐聯軍下達命令的第一時間就脫離紅盟會,和紅盟會撇清關係。你們這種,不過是被迫無奈的舉動罷了。」

身為紅盟會的前弟子,公開說出這樣的話,分量十足。

葉擎哈哈大笑道:「李九,你好好聽聽。范坡說的話才是對的啊。真正的投降,應該以范坡為表率。你們這種不過是求生罷了。盟主大人,懇請你下令把他們祭旗。」

萬弘看時機差不多了,當下大聲道:「好,討伐聯軍出動之前,舉行公開的祭旗行動。升帥旗,殺人,祭旗。」

玄清門弟子一馬當先,在現場升起帥旗。

帥旗上有一個大大的「盟」字。

此刻,眾弟子把帥旗扎在李九等人身前。

著實把李九等人給嚇到了。

李九緊緊的握著陳晴的手,他知道,接下來,玄清門弟子要用他們的鮮血和頭顱,染紅這面帥旗。

葉擎和鴻老一馬當先,帶著十名手持大砍刀的劊子手,來到李九等人身前。

鴻老目光瘋狂,帶著濃濃的蔑視:「劊子手準備,誅殺第一排十人,用這十個人先祭旗。」

「是!」

十個劊子手虎背熊腰,氣息渾厚。全部都是八脈高手。頓時一步向前,在四十個投降的紅盟會弟子之中拉出十個人。

排成一排,將他們按在帥旗之下。

緊接著,鴻老咆哮一聲:「殺!」

一聲令下,十個劊子手舉起手中的大砍刀,一刀斬下。

「噗嗤!」

鮮血飛濺,濺起十幾米高,灑在帥旗之上。

原本灰色的帥旗,染得血紅。

與此同時,十顆頭顱,滾落地面。

每個頭顱的面目都十分猙獰,雙眼突出,死不瞑目。

「好,殺的好!這才展現我討伐聯軍的絕世霸氣。哈哈哈!這就是抵抗我討伐聯軍的下場,這就是和盟主做對的下場。」鴻老大聲嘶吼。

這一刻,聲動如雷。

全場的討伐聯軍紛紛鼓掌吶喊。

「好,殺的好!」

「殺的好!」

「轟哈,哇嗚!」

「痛快啊,抵抗我們討伐聯軍,就要面臨這樣的下場。」

「哈哈哈,使勁殺。殺光他們!」

「……」

無數討伐聯軍的成員,紛紛瘋狂的吶喊著,咆哮著,面目猙獰,幾近瘋狂。

如此景象,讓全場每一個紅盟會弟子都感到深深的憤怒和絕望。

鴻老更是囂張無比,雙目血紅,大聲道:「劊子手準備,誅殺第二排十人,祭旗。」

「是!」

十個劊子手同時領命,動作整齊劃一,一步向前,從剩下的三十個弟子之中,拉出十個人,拖到帥旗之下,按在地上。

手起刀落。

「噗嗤!」

鮮血飛濺,把十幾米高的帥旗染的更紅了。十個頭顱,滾落在地上。面目猙獰絕望,恐怖陰森。

全場討伐聯軍,非但沒有感到憐憫,反而更加的瘋狂,笑聲也更加的刺耳。

「哈哈哈,殺的好啊。真是痛快。大家鼓掌!」鴻老帶頭鼓掌。

「嘩啦!」

全場再次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凌傑啊凌傑,你沒想到吧,這就是你和萬弘真人做對的下場。現在殺的只是你的手下門生,過不久,就輪到你了。哈哈哈。」鴻老哈哈大笑:「劊子手準備,誅殺第三排十人,祭旗。」

「是!」

十個劊子手再次上前,拉出十個紅盟會弟子,當眾砍頭誅殺。

鮮血飛濺,頭顱滾滾。

已經誅殺了三十人。

全場的氣氛都變的十分驚恐。

「劊子手準備,誅殺第四排十人,祭旗。」鴻老冷漠的聲音在全場響徹。十個劊子手紛紛出手,把最後十個人拉扯出來。

李九和陳晴也在其中。

李九猛然推開一個劊子手,死死的抱著陳晴,大聲道:「不要碰她!「

「嗯?你要反抗?」那劊子手冷冷的盯著李九,同時揮舞著手中的大刀:「再敢反抗,我直接砍死你。」

李九一頭磕在地上:「她是我的未婚妻,還懷了我的孩子。求你們了,你們把我千刀萬剮吧。但請你們千萬不要傷害我的妻兒。」

李九發瘋的跪在地上磕頭求饒:「萬弘掌門,我知道您是高高在上的盟主,義薄雲天。懇請您看在未出生的孩子的份上,饒恕我妻子吧。我甘願五馬分屍,承受千刀萬剮之痛。只求盟主給我妻兒一條活路。」

李九越過鴻老,直接大聲向萬弘求饒。

想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用輿論給萬弘施壓,讓萬弘給陳晴一條活路。

「李九,你別給他下跪。我不怕死!」陳晴看的心都碎了。

李九不管,繼續求饒。

奈何,萬弘看都沒看李九一眼。一雙冷冽的目光盯著紅盟會大門外哭泣絕望的一千六十名弟子。

鴻老哈哈大笑道:「李九,我知道你在紅盟會內有些地位,還得到凌傑的親自傳功。可笑啊,連你都做了投降的慫包。現在求饒不覺得太晚了一些么?如果你當初跟著范坡就來投降,現在已經是玄清門的高徒了。可惜啊,你做錯了選擇。跟錯了人,那麼就必須付出代價。」

說完,鴻老還走到陳晴面前,很欣賞的看著陳晴的美貌,伸出手,挑起陳晴的下巴,狂野的笑著:「好漂亮的一個女人啊。可惜跟了凌傑。誒。」

說完,鴻老一巴掌拍在陳晴臉上。

狠狠的一巴掌,打的陳晴口吐鮮血。

「鴻遠,你給我住手!」李九再忍不住,忽然一把推開身邊的兩個劊子手,一步衝到鴻老面前,拳頭直接砸向鴻老。

李九的實力很強,聲勢滔天。

這個時候,他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被人羞辱,情緒炸裂,已經不管那麼多了。

「哦?膽敢對我動手,有意思。那麼,你們兩個就先去死吧!」鴻老隨手凌空一拍,瞬間化解了李九的攻勢,進而一拳砸在李九的下巴上。

「轟隆!」

下巴斷裂,口吐碎牙,轟然倒地,奄奄一息。

「九哥!」

陳晴忽然嘶吼一聲,推開兩邊的劊子手,撲在李九身上,看著渾身鮮血淋漓的李九,悲痛欲絕:「九哥,你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讓我怎麼辦。」

陳晴淚流滿面:「你是孩子他爹,我們約定好了,年後就在家裡的梅園成親,我們連請帖都發出去了。你不要在這個時候離開我。」

「咕嚕!」

李九張口吐了出一片鮮血,他的身體在發抖,下巴沒有了,看上去十分猙獰。饒是如此,他的眼神卻十分溫柔,吃力的伸出顫抖著的雙手,深情凝望著眼前這個麗人:「晴兒,對不起。我答應過你爸媽要護你周全,結果我卻沒能保護好你。晴兒,對不起,是我無能。」

「不,不!你永遠是我最深愛的九哥。」陳晴撕心裂肺。

陳晴本身就是一個高手,自然看的出來,此刻的李九雖然不至於會死。但傷勢太重,五臟六腑都碎裂了。如果不馬上得到最好的治療,過不久就要撒手人寰了。

「鴻老,我求求你久久我九哥。求你了!」陳晴也不管自己懷孕的身體,猛的跪地求饒。

鴻老傲然站立,哈哈大笑:「哈哈哈,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要怪就怪凌傑,你們跟錯了人,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說完,鴻老一腳踩在李九的腦袋上,不斷用力,眼看著李九的腦袋就要被踩碎了,鴻老卻越發興奮:「哈哈哈,你們紅盟會不是自詡不凡么?那個凌傑更是目空一切,連我們盟主都不放在眼裡。現在怎麼不見凌傑出來救你們啊。醒醒吧,凌傑他早就跑了。我現在就殺李九!」

鴻老猛然抬起右腳,轟然踩向地上的李九。

不出意外,李九會被踩的腦漿迸裂。

「不要啊!」陳晴猛的撲向鴻老,結果被鴻老一拳打在肚子上。

那個地方,是懷孕的地方。

被鴻老打的倒在地上吐血。肚子都深深的坳陷進去了。

陳晴一邊吐血,一邊獃獃的看著肚子里流出來的鮮血,整個人都懵了:「我,我的孩子……」

鮮血順著肚子的傷口快速流淌出來。

陳晴一次次的捧著流淌出來的鮮血,嘶吼道:「我的孩子!孩子,媽媽對不起你!對不起!」

撕心裂肺。

卻無人關照。全場的討伐聯軍,狂熱的在鼓掌,給鴻老吶喊助威。

「我鴻遠要殺的人,誰也不能阻攔。」鴻老霸氣的大叫一聲,一腳踩下。

就這時候——

「住手!」

一個洪亮的聲音從後山的方向傳來,清遠悠揚,厚重如山。

每個人都對這聲音非常熟悉,紛紛轉頭看去。

只見一道光芒從遠處疾馳而來,浩浩蕩蕩,一躍出現在戰場中央。

不是凌傑,又是何人?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