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隋末第一狠人下載
  3. 隋末第一狠人
  4. 第357章 洛陽

第357章 洛陽

作者: |返回:隋末第一狠人TXT下載,隋末第一狠人epub下載

王世充佔據的是洛陽,那裡和以前大興一樣,作為東西二都之一,各種人才了不少,王世充不會用,這不代表鄒羽不羨慕眼紅的。

鄒羽前來洛陽,主要兩個目地,人才是其一,另外一個就是洛陽八關,怎麼得也要想辦法拿下一個,不讓李淵坐大,把自己隔離在北方,這才是關鍵。

新文禮是意外的驚喜,算是幫了大忙,現在鄒羽就是在想辦法圖謀洛陽的人。

臨近洛陽,王世充就安排了鄭國太子王玄應前來接待,一番交談,鄒羽才知道王世充狀況比收到的情報,更加嚴重。

荊王王行本守虎牢、宋王王泰鎮守懷州、齊王王世惲負責洛陽南城、楚王王世偉守洛陽寶城、太子王玄應守洛陽東城、漢王王玄恕守含嘉(洛陽城北)、魯王王道徇守曜儀(洛陽宮城北)。可以說除了虎牢關還在,王世充已經沒有關卡可守,完全退守洛陽了。

聽著一大堆王家的王爺,鄒羽不由暗自癟嘴,就王家的這一群草包,比起李淵一大家子,差遠了,偏偏他還只信任親戚。

「夏國劉黑闥帶了十萬人馬,昨日趕到虎牢關,李世民這才退兵。」見鄒羽只帶了一萬來人,王玄應有些不滿,只不過面對鄒羽,他不敢表現出來,但是眼中的情緒,瞞不過鄒羽。

鄒羽也不與這種二世祖一般見識,了解過大致情況,就讓王玄應離開,畢竟具體真實的消息,還是得自己打探。

王世充現在是焦頭爛額,除了對洛陽嚴防死守,他也就只有期待鄒羽和竇建德的援兵了,好在竇建德大軍到了,暫時讓李世民停下了進攻!

軍隊不好進城,對於鄒羽個人肯定是沒有問題的,暫時無事,他就帶著高侃,方家兄弟,進了洛陽。

對於這座聞名遐邇的城池,他還是非常的嚮往和好奇,東都洛陽,是大業元年,楊廣上位第一件大工程,耗時一年,每月征戰勞役兩百萬人次,才把主體與皇城修建成功的工程。

除去皇城,還有一百零幾坊,三座市場,當時的匠作監大匠宇文愷,巧思絕倫,又了解楊廣的心思,於是東京制度窮極壯麗,把好東西都用上了,修建成功之後,人們稱其製造頗窮奢麗,前代都邑莫之比焉。

洛陽城分為外城、皇城(太微城)、宮城(紫微城)三重城垣,外城周長28公里,城垣全部以夯土築成。進入洛陽,鄒羽才明白自己讓改建的晉陽,除了磚瓦用的多,又用了不少玻璃之外,根本比不上洛陽。

南牆定鼎門城門寬28米,東西兩門寬7米,中門道寬8米,定鼎門大街是主幹道,最窄的都有一百米寬,最寬處接近一百五十米,這比起高速路還要寬,完全就是機場跑道!

即便是見識了大興的寬闊朱雀大街,鄒羽一樣被定鼎門大街所震驚。

紫微城因象徵天帝居所紫微宮而得名,是全世界最輝煌壯麗的宮殿群,建築形制驚世駭俗,甚至後世東亞各國的宮殿建設,都深受影響。

高度接近五十米的乾陽殿,比起電梯樓房,更加讓人震驚!這不是這棟房子,這是宮殿!是一件藝術品!當王世充在乾陽殿宴請鄒羽的時候,他就暗自發誓:「洛陽絕對不能落入李淵手中!這種宮殿,那怕不住在裡面,也絕對不能讓別人住!」

這就像是一個地方官員,突然見識到了京城的繁華,說不妒忌,那是不可能的。

楊廣修建洛陽,並不單單隻是因為喜愛奢華,關中人多地少,糧食產出根本不夠,最大糧食產出地在蜀中,在江南,如果從陸地運輸,那麼消耗就太大了。為了緩解關中的壓力,這個才是主要原因之一。

其實洛陽新城修建,是文帝提出的,同時也是文帝讓人選擇的地址,當年關中大旱,連朝廷都沒有了糧食,文帝帶著大臣跑到關西洛陽來吃飯,這才是讓他下定決心,修建洛陽,只不過還沒有來得及實行。

這也是為何楊廣在修建洛陽之後,立即修建運河的原因,就是為了溝通南北,讓南方糧食可以迅速支援北方。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這個原因還是房彥謙告訴他的。關中世家太多,勢力龐大,如果皇帝得罪了他們,他們可以讓皇帝下不了台。

他們也不反抗,就集體請假,就能讓朝廷停止運轉,偌大一個國家,如果連續幾日,都沒人管理,可想而知,會耽誤多少事情。

作為一個帝王,被逼得下不了台,還必須服軟,可想而知,這得有有多憋屈,更別說楊廣這種皇二代,這也是為何楊廣顯得有些暴烈的原因。

你不聽話,我就殺!殺得你們挺話!這種抗爭,一直持續著。楊廣為了眼不見為凈,所以想要儘快修建洛陽,就是為了到世家力量薄弱一些的關西去。

為了收拾關中的世家,楊廣一直經營著其他地方,這也讓他很少停留關中,做了十多年皇帝,在大興的時間,不超過一年。

可以說楊廣父子,無論是眼光,還是策略,都非常正確,只不過具體落實下來,出了問題。這也是鄒羽對他們最佩服,也是最感覺遺憾的地方。

開創科舉,減少對世家人才的依賴;修建運河,溝通南北,方便了南來北調;征討高句麗,也是看出了高句麗擁有不臣之心,而且屬於農耕民族,威脅比草原更大。

這些道理其實很多人都知道,也能看出來,當房彥謙給鄒羽講解過後,他才算理解到楊廣的苦心,不過房彥謙的本意,只是讓他了解過去,吸取教訓,別像楊廣一般急功近利,不體恤民生,過度消耗民力。

房彥謙有此擔心,是因為鄒羽搞出的大工程也不少,修路,鑄城,修水庫。有些東西,房彥謙認為應該慢慢來,那怕是等到一統天下之後,再去弄都來得及!

鄒羽雖然明白他的苦心,不過也知道有的事情,現在做最好;而且道路修建,作用巨大,無論是行軍還是運輸物資,都更加方便快捷。

就拿糧食來說,暢通的道路,可以減少不少的損耗;修建水利,又能帶動糧食增產,這一增一減,數量就非常可觀了。

當然,最主要一點,治下俘虜和少數民族多!不能讓他們閑下來,閑下來就容易鬧出問題。

要說現在洛陽有何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毫無生氣,有些死氣沉沉的樣子,街上乞丐甚多,而且都是一副快要死了的樣子,看得鄒羽直搖頭,雖然於心不忍,但是他實在沒有那麼多糧食來救濟,因此只得離開,為圖眼不見為凈,乾脆出城,回了軍營。

「看來王世充不是不給糧草,而是沒有糧草!」入夜之後,眾人閑聊,高侃說道。

高侃面冷話少,那只是因為不熟,加上俊俏容貌,讓人一直盯著看,那種帶著貪婪的眼神讓他不喜歡,熟悉之後,鄒羽這才知道他話並不少,是一個標準的悶騷男。

鄒羽明白他說的是剋扣新文禮糧草的事情,點點頭道:「應該是的,今日宴席,就很簡陋,不符合身份。」

新月娥好奇的看了兩眼,這個吃飯都帶著一張遮住半邊臉面具的男人,隨後問道:「王爺,李世民暫時停了進攻,我們還繼續走嗎?」

「不!我們就駐紮在洛陽城外,雖然主戰場在虎牢關,不過王世充貪生怕死,沒有足夠的力量保衛洛陽,他不放心。」鄒羽微微搖頭道。

「難道他放心我們?」新月娥驚訝的問道。

「當然不放心,但是他必須要藉助我們的力量,因為他更怕伍雲召兄弟北上!」鄒羽笑著說道。

「洛陽八關!已經去了大半,王世充為不知道敵人會從哪裡來,因此只得調集大軍抵抗李世民,而留我們在洛陽,這也是擔心王爺會臨陣倒戈!畢竟他幾次攻打王爺!留在洛陽,不但能幫著抵禦可能出現的敵人,而且也不怕王爺攻城,畢竟王爺的人馬,只有這麼多,又沒有攻城器械!」高侃幫著解釋道。

「真是小人!」新月娥啐了一口道。

「靜觀其變吧!反正我也沒有想過幫他拚命!只是不能讓李淵佔盡關西之地!」鄒羽無所謂的笑道。正說著,有親衛來報,有人求見。鄒羽非常好奇,這個時候,誰會來見自己,連忙讓人帶進來。

來人是一個半百文士,臉龐消瘦,顴骨凸出,進來之後,非常恭敬的施禮道:「徐曠,徐文元,我參見唐王!」

「徐文遠?莫非是瓦崗李法主的老師當面?」鄒羽驚訝的問道,對於瓦崗的人物,他多次詢問過其他人,所以對於名字還是非常熟悉的。

「原來王爺知道老朽!真是榮幸之至!」徐文遠笑著道。

「徐先生請坐!」鄒羽連忙笑著邀請道。

「謝過王爺!」徐文遠再次拱手一禮,這才端坐一旁。

「徐先生來得正好,我們剛好準備吃飯!有事等下再說,先順便吃一點。」這時候親衛送來吃食,鄒羽於是再次說道。

「老朽就卻之不恭了!」徐文遠也沒有客套,微笑著點頭答應。

這個徐文遠,名氣頗大,無論他是何目地,不過對於鄒羽來說,正好沒有熟人,摸摸洛陽的底。

一般來說,現在吃晚飯都很早,尤其是百姓,很多時候都不會吃晚飯,不過鄒羽還是習慣一日三餐,而且天黑之後再吃。

「行軍途中,伙食簡陋,徐先生不要見笑!」等飯菜上來之後,鄒羽伸手邀請道。

「王爺客氣!」

「請!」

「請!」

再次客套一下,幾人這才一起動筷子,對於伙食,鄒羽一向要求不高,畢竟前世也只是一個社會底層人物,大部分時候都是工作餐,有得吃就不錯了。

一大碗米飯,這是鄒羽愛吃的,畢竟他以前並非北方人,對於麵食不是很喜歡。

另外就是腌菜,魚肉乾,羊肉罐頭,雖然不豐富,量管夠,這就是將領的特區待遇,至於士卒,每人分點。

徐文遠優雅的吃光了面前的東西,就連最後一碗羊肉湯都一滴不剩,不由讓鄒羽暗自感嘆其良好的修養。

最後是一罐水果罐頭,新月娥吃得眉開眼笑,這是她最愛的甜食。

「讓王爺見笑了!」徐文遠放下裝著水果的空竹筒,老臉一紅道。

好在他一臉滄桑,看不出來,鄒羽笑著說道:「徐先生說得哪裡話,不浪費糧食,這是美德。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在下還需要向你多學習才是。」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徐文遠念叨一句,隨後讚歎道:「王爺說得太好了!也到處了百姓的艱辛。」

「是啊!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想到這些年為了糧食付出的心血,鄒羽忍不住再次感嘆了一句以前聽說的話,當年看到這句話,還沒有感覺,這些年才深有體會。

尤其是北方,物質非常貧困,老百姓力量單薄,就連靠山吃山都很困難,也正是因為如此,才體現出集體勞作的高明之處。

百姓種地,士卒保護百姓,清剿野獸,同時也得到肉食和皮子,也是這一兩年,才好了許多,在以前,百姓衣不蔽體,冬日凍死的大有人在。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王爺此言,足以做警世名言!」徐文遠滿臉佩服的感嘆道。

這下輪到鄒羽臉紅了,畢竟這句話自己也只是聽說,這隨口感嘆而已。

「徐先生過獎了!」

「王爺謙虛了,老朽句句屬實!」

「還沒請問,徐先生前來,有何要事?」受不了別人吹捧這種不屬於自己的榮譽,鄒羽岔開話題問道。

「實不相瞞,老朽是來求救的。」徐文遠苦笑著說道。

「哦!不知徐先生遇到什麼麻煩?」鄒羽怎麼也想不到,徐文遠說的是求救。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