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風起南洋1784下載
  4. 風起南洋1784
  5. 第482章 含笑九泉

第482章 含笑九泉

作者: |返回:風起南洋1784TXT下載,風起南洋1784epub下載

觥籌交錯,石鼓山下的大營中,復興軍和漢兒效節軍的士兵們在興高采烈的大吃大喝,石鼓書院中,葉開也在宴請一票剛剛投靠他的衡州士紳。

酒席吃的差不多了,葉大王的樣板戲也照常上演了,當然給這些衡陽士紳看的,就只有《忠臣義士千秋頌》這一個。

這個戲,給民夫們看,他們感觸不多,但演給士紳們看,最是合適不過。

當台上演到張家玉在雨中大哭的時候,彭浚摸了摸身上的明制官服,晃了晃腦袋上的有翅烏紗帽,不知道怎麼的,心裡非常不是滋味。

曲目到這裡,又進行了一些小小的改動,在滿地屍體中,張家玉的母親黎氏被從水中救起,竟然還有一口氣。

「母親大人,兒為國家故,為忠義抗拒東虜,如今事未成,卻害得的全家罹難,母親和祖母大人都遭此劫難,我不孝啊!」

戲台上,飾演張家玉的演員,抱著飾演張家玉母親黎氏的演員大哭。

黎氏抬起手,摸了摸張家玉的臉頰,「自古忠孝難兩全,我兒忠義感天動地,保華夏,守炎漢,丹青之中必然會為我兒重重記上一筆。

我兒是文忠烈公那樣的大英雄了,此生足矣,亂世天傾,如果人人都想保著自己的妻兒老小苟且偷生,那誰來保家衛國呢?速去!速去!速去殺賊報國!」

彭浚漲紅了臉,手指緊緊的捏著衣角,捏到手指幾乎全白,紅朝太祖曾言『知識越多,越反動!』這句話用在彭浚身上是再合適不過了。

這傢伙絕對是個有才能的人,不然也中不了狀元,而且也不僅僅是他有才能,他們彭家歷代都是飽學之士。

他們家可是從隔河兩宰相,五里三狀元的江西廬陵遷來衡陽的,家族中光是在清朝就有七人中進士。

而書越讀得多,他就越能看清滿清之實質,什麼滿漢一家,什麼狄夷入華夏者華夏,這完完全全既是自己給自己找的遮羞布,為狄夷效命的恥辱感,其實一直尾隨在彭浚身後。

歷史上他本來可以做到更高的官位上,如同杜受田,潘祖蔭這些漢臣一樣,被滿洲皇帝喊聲XX師傅,老了得一個紫禁城騎馬的殊榮,但彭浚沒有,他最後回到家鄉,手書翠柏東榮以表心跡。

他用翠柏把自己比喻成不減其翠的高潔貞女,但實際上,這仍然是自欺欺人,那時候的彭浚,已經在滿清官場上摸爬滾打幾十年了,心裡還有多少羞恥感恐怕不好說,不過現在,他才二十七歲,還未入仕,所以格外覺得羞愧!

「臣無似,今力竭,不能為矣!」憤懣不甘的呼喊聲中,張家玉和葉大王祖宗增城守備葉秀芳投河殉國。

葉開趕緊站了起來,周圍的士紳們也站了起來,只是他們不知道為何要站起來。

疑惑間,戲台上又有變化了,一個紙馬伴隨著馬嘶聲出現了,這表示演員正在騎著一匹寶馬,騎馬的穿著團龍服,身後是金盔金甲的軍將,跟葉大王的鑾儀衛裝束一樣。

這齣戲也是新增的,士紳們現在才知道,大喊,臣無似,今力竭,不能為矣的,乃是葉大王五世祖,難怪葉大王要站起來。

同時他們對於葉開,又多了一份了解,原來這位,祖先也跟王夫之一樣,是抗清義士啊!

「天命聖文神武復興明王詔曰,增城人張文烈公家玉,忠貞壯烈.....特旨追贈東官郡王爵,入祀忠臣義士廟,圖像於大明天傾百忠圖,過繼文烈公堂兄六世孫,為文烈公子嗣,封爵東官伯!」

戲台上,葉大王打回廣東后,追贈了張家玉為東官郡王,還從一個張家玉的遠房堂兄子嗣中過繼一人給張家玉延續香火,極盡哀榮。

張家玉的祖母、母親、妹妹、妻子乃至叔伯嬸娘都有追贈。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

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

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

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

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

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

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

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

是氣所磅礴,凜烈萬古存。」

一首文天祥的《正氣歌》,台上的演員聲情並茂,台下的士紳們神情複雜的跟著念,其中彭浚和王荃兩人更是羞愧的滿臉通紅。

「大王!老朽想請大王賜我一套故國衣冠,我祖抗清一生,曾祖、曾祖母都殉難與此,請大王賜我一套衣冠,老朽也好到九泉之下,與祖宗相見!」

正氣歌吟唱完畢,王荃滿眼淚花的跪下,表示想要要一套故國衣冠。

「將衡陽伯的伯爵賜服拿來!」葉開輕輕將王荃扶起來,既然是要招攬湖湘士紳,葉開當然會隨身帶著為數不少的明制官服。

別說普通的官服,連蟒袍都帶了,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出來這麼個大功臣。

伯爵所用的七梁冠、赤羅衣,青領緣白紗中單,青緣赤羅裳,赤羅蔽膝,赤白二色絹大帶,革帶,佩綬,白襪黑履,一樣樣極為複雜和考究。

幾個青衣內侍把王荃請進內室,一件件的為他穿上。

一套明制的大禮議朝服上身,垂垂老朽的王荃,彷彿煥發了生機一樣,看著不像是個快要入土的老頭子,倒像是大明朝的首輔大學士。

「老朽九十有一了,不想今日還能得見故國衣冠,還蒙大王賜爵,可我有愧啊!

當年我曾祖武夷先生臨死時告誡我們,需矢志抗清,勿忘興復故國,他曾遺命,死後其棺梓不要入城市,以避滿人「腥氣」。

我祖船山先生,從北到南不忘故國,至死都以明之遺臣自居,我父困苦到連稀粥都喝不上都不去應試!

可到了我,我受不得窮啊!每日里喝野菜粥的日子我實在過怕了,所以我應了試,做了滿清的稟生,領了滿清的米糧,我有愧祖宗,德行有虧啊!」

王荃哭的聲嘶力竭,枯瘦的拳頭咚咚的往地上錘,看起來他的內心,確實很痛苦,葉開趕緊走過去,示意王荃的子孫把他扶了起來。

「世事艱難,隱忍活下來,也不失為一種選擇,只要知錯就改,願意跟著孤王一起推翻滿清,再造河山,那也不算德行有虧!」

葉開說的斬釘截鐵,沒辦法,只能他出來背書,別說王荃這樣的王夫之孫子,就是李晉王、國姓爺這樣好漢,子孫不也是出仕滿清了嗎?

其中李晉王以及孫可望,白文選等人的子孫還成了漢軍旗人,是滿洲大爺。

「老朽,多謝明王寬宥,如此,我也有面目,去見九泉之下的祖宗了,甚好!甚好!」

得到了葉開的背書,王荃臉上煥發出了奪目的光彩,只是,出現在他臉上的欣慰笑容,卻讓葉開有種不好的感覺,他感覺這老爺子像是說遺言一樣。

果然,被葉開扶起來的王荃慢慢地坐回到了椅子上,他喜滋滋的看著自己身上的伯爵朝服,隨後看向他兒子王邵。

「邵牙子,幫我把辮子剪了!」

王荃叫著兒子王邵的小名,王邵也感覺有些不對勁了,他小心翼翼的從王荃口袋中掏出了一把剪刀。

葉開身邊李大監不自覺的摸了摸臉頰,光顧著配合葉開打造古來賢君禮賢下士的人設,別人都搜過身了,但恰恰沒去搜王荃的。

王荃看著有些不自在的李大監,又看了看一臉風輕雲淡的葉開。

「老朽來時曾想,若是來的是一個造反的山大王,老朽就用此剪刀結果了自己,若是來的真是漢家君王,我就用這剪刀剪了自己的辮子,甚好!甚好!」

王荃又看了看自己的伯爵朝服,再次說了一次甚好,隨後慢慢的垂下了他那顆蒼老的頭顱。

「祖父,孫兒終於可以去見你了,我是大明孤忠王船山的孫子!」

音歇人離,一根花白的辮子也同時落到了地上!

「父親!」

「爺爺!」

「十三叔!」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