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化篇下載
  3. 大化篇
  4. 第177章 七月癸未 收穫

第177章 七月癸未 收穫

作者: |返回:大化篇TXT下載,大化篇epub下載

溪君放下心來,這種表情,她在青士修行的時候多次見過,聽師傅說這叫做「定悅」,是一個人在入定修行中,獲得了收穫,不自覺的流露出的表情。

李雲澤原本只想檢視經脈身體,看白蟲叮咬是否會對身體產生病害,畢竟在雲洲被蚊子叮上一口,都會瘙癢半日。確認沒有毒物之類浸染身體,頓時放了心。

然而之後,福至心靈,在雲洲的時候讀過的書,汪不屈、余書元等前輩的傳授教導,這段時日空寂環境里心無旁騖的思索,前日與青士的一番切磋,一霎那間在腦海里蜂擁而起,匯聚碰撞。原先沒有理順的理順了,原先不懂的疑難弄通了,而經過碰撞又悟通了一些新的道義。

李雲澤欣然悅然,沉浸在修行的頓悟之中,渾然忘記了對未知天地未知兇險的恐懼,渾然忘記了天地無盡人只二三的空寂,渾然忘記了為什麼會來此、該不該來此、還能不能回去這些一直在纏繞著他的雜念。

早先儲存的學問,一點點融會,一點點貫通,而這種融會貫通的引子,就是他與青士的半日切磋。

原先在他的知識體系里,全是各種各類修行功法的解釋、闡述、指論,對術法一直忽略,更沒有深思琢磨過,總覺得術法只是防身克敵所用,於修行並無助益。與青士一番長談,徹底改變了他的觀念。

青士言及,功法術法是一個完整的體系,二者各有其用,就像根莖與枝葉,一個汲取地氣水華,一個承接日光雨露,根莖養育枝葉,枝葉反哺根莖,無根莖自然沒有枝葉,枝葉也能讓根扎更深,莖更粗壯。

這個比喻讓他漸漸思悟明白,功法在體內經脈運轉是一個循環,以功法為體,術法為用,是一個更廣層面的循環。在這一思路方向上,越思越深,越悟越透,原來積存許久的問題紛紛迎刃而解。

溪君左右無事,鋪開宣紙,備好丹青,回想這兩日的遭遇,一一入畫。

第一幅是曠野分別,大龜梯門落下,青士牽著她的手,櫻口微張,切意叮囑,李雲澤跟在後面,眼神機警,看向遠方。

第二幅畫的是蹴鞠艙室內,李雲澤正在固定吊床,另一邊一張吊床已經做好,她就站在吊床邊,面上似疑似惑,似是在猜測吊床的用處。

第三幅畫是李雲澤飛身雁起,英姿勃鬱,揮劍斬向一隻白蟲,地下數十隻蟲屍,姿態各異落在地上,她則一臉驚懼躲在李雲澤後面。

第四幅畫畫的就是此刻,李雲澤滿臉歡悅地打坐修鍊,她在一旁提筆作畫,筆在紙上,眼神卻在李雲澤身上,眼神和筆痕一樣,格外細膩溫柔。

在每幅畫上都題了款,第四幅畫另題一闕蝶戀花:

紅塵幾度奔走

未解相思如酒

幾番

心事如飲醇酒

知否,知否

人世幾多相守

相思最是愁

應是綠肥紅瘦

初雨池塘春字小

,唯怕東風擾

長恨白首少

不若憐取忘憂草

長天空野世外道

有情無情,卻見伊人笑

輕雲遮面月華悄

一霎心事羞並惱

李雲澤從入定中醒來,看到溪君慌慌張張將數幅畫捲起,面上紅霞未退,看他的眼神也躲躲閃閃,忙關切地道:「你沒事吧。」他以為是先前遇到白蟲,讓溪君受到了驚嚇,柔聲道:「今日咱們不趕路了,在此歇息休整,明日再趕路。」

李雲澤看著溪君背對他躺好,輕輕拉上帘子,回思昨日,太疏忽了,只專註於有無大型猛獸,忽略了小小的蟲豸造成的傷害也許不比巨獸小。從乾坤錦囊中取出一枚蟲屍,一邊把玩,一邊陷入沉思。

白蟲的模樣很是奇怪,最前端是一個纖細的口器,而後身體迅速變粗,未見頭腦,也無腿無足,全身上下,如同圓柱。背上有一對薄翅,九對複眼。

心道,這蟲子雖不起眼,卻有顛覆了雲洲的修行體系的可能,從理論上而言,雲洲任何修行手段,在此蟲面前都受到天然克制。術法、功法、陣法、靈器、靈石等等,都可以被此蟲吸去靈元,若是此蟲流進雲洲,不知會帶去什麼樣的變數。

好在白蟲沒有靈智,全憑本能行事,又沒有堅甲利刃防身,削去口器,便即死亡。但另一方面,白蟲的進化十分迅速,一邊吸去靈氣一邊長大,長得越大吸食靈氣越快,如此這般循環下去,不知白蟲能進化到何等地步?進化到更高層級,焉知不會長出爪牙來?

蟲屍十分堅硬,李雲澤費了好大勁才將蟲屍切成兩半。斷口處像石頭一樣,沒有任何器官。李雲澤納悶,再低級的生物,體內總會有汁液、腸道等物,這白蟲完全像石頭一樣,不知是生來如此,還是死後屍體變成如此。如是死後所變,倒也不算太奇怪,如果生前也跟石頭一樣,那就不可思議了。

試著輸了一點靈元,蟲屍毫無反應,將靈元收回的時候,又讓他大吃一驚,一股極為精純的靈氣,跟著進入經脈內,精純程度不下於他本身的靈元。

李雲澤初以為是錯覺,但那股靈氣猶在經脈中流轉,直到進入氣海。心砰砰直跳,舉起掌中的蟲屍,既有些興奮,又有些不可思議。那股精純靈氣的來源,竟然是掌中的蟲屍。

在雲洲,無論是直接吸納天地間的靈氣,還是吸納靈石中的靈氣,不可避免會有雜質,也不可避免會散漫,需要經過煉化才能納入氣海,成為自身的靈元。

煉化靈氣的快慢,也是判斷一種功法優劣的標準。蟲屍若是真能提供精純的靈元,必然會大大省去修行的功夫,甚至可以革新雲洲功法體系。

但這一切都是設想,蟲屍中的靈氣進入經脈后,與人體相不相適?會不會潛藏毒害?要經過反覆驗證了才行。不過,人不能用,器具就不怕了。

李雲澤走到機樞跟前,取了一枚較大的蟲屍,放進機樞內,大龜立即啟動,巨足揮舞,顛晃前行。

溪君驚醒過來,迷懵地道:「怎麼了?是有怪物來了么?」李雲澤忙將蟲屍取出來,柔聲道:「沒有,安心睡吧。」溪君「嗯」了一聲,又深睡過去。

李雲澤心道這白蟲屍體如此神奇,老是以蟲屍相稱不文不信,不如名之為蟲石,概括其生死兩態。

他現在有些後悔怎麼把白蟲都殺死了,要是有幾個活口多好,可以好好探究其秉性稟賦,說不定會有大收穫。數了數乾坤錦囊中的蟲石,一共四十七枚,原本更多,只是在大龜外面誅殺的白蟲,因為急於躲避追兵,又不知其價值,除了幾個大些的,其他都沒有撿。

又擺弄了一陣蟲石,暫時沒有其他發現。將蟲石收起,取出從頭骨上拔下的三根葫蘆角。此時仔細一看,三根葫蘆角的顏色略有差異,一根黃中帶赤,一根黃中帶青,一根黃中帶灰。如不細看,根本察覺不出來。三根角大小彷彿,形狀如兩個拳頭疊在一起。

李雲澤試著輸入靈元,三根角都沒有變化反應。接連把能想到的辦法試了個遍,漸漸發現其中玄妙差異,赤黃的角對溫度濕度等氣候變化最為敏感,青黃的角對會對隨著周圍聲音大小而變化顏色深淺,灰黃的角則因氣味產生顏色反應。

李雲澤恍然,這三根角是頭骨獸種的感知器官,怪不得頭骨上沒有鼻孔、耳孔這些孔洞。摸清了角的性能,一時想不出這三根角有何用處,隨手存到乾坤錦囊中。轉而思索起自身來。

經過多年來的鑽研,李雲澤對功法的掌握早超越一般鍊氣後期修士的層次,再加上今日入定時的融會貫通,可以說他的學識儲備完全是名門弟子的水準,而且是步入鍊氣巔峰準備築基的名門弟子。

但是修為一直停留在鍊氣中期,這裡面幾層原因,一是他五行全修,選擇的修行體系更加複雜,別人理順一門功法就可以輕鬆突破境界,他卻不能。二是準備不夠充分,像九回丹一樣的丹藥沒有,像振魂丹一樣的丹藥也沒有,靈識、靈元兩樣都沒著落,不具備條件。三是余書元曾有教誨,無須過於追求修行速度,根基為重,東華門中有十五鍊氣、百歲築基的說法,他的時間足夠,所以從沒有著急過。

萬萬沒有想到,到了這異界之中,竟然與大隊人馬失散了,要獨自一人面對著未知的兇險,更要保護溪君周全。且不說海邊上高高疊起的凶獸骨山,單是頭骨上潛伏的白蟲,幾個喘息功夫的成長時間,就讓他應付起來手忙腳亂,見微知著,後面不知要面對多少這樣的兇險。

提升一些實力,多一些保命的手段,就多一些生存的機會。盤算了一下乾坤錦囊中的存貨,能夠提供靈氣支應的有青士贈的果乾、蟲石以及一些普通丹藥。果乾不知提供的靈氣夠不夠用,蟲石不知會不會造成危害。

靈識的話他倒不是太擔心,經過海上之行,靈識渾厚了不少,再加上沖神丹的效果,差不多夠用了。突破到鍊氣後期勢在必行,現在要考慮的是時機,選擇什麼時候突破呢?旋即笑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有凶獸來敲門,這種境況下還挑什麼時機,身心調整到最佳的狀態,待時而動吧。

重新打坐修鍊,五門功法同時運轉起來,只一個周天便停下。轉而用老辦法,分別修鍊五種功法。之所以如此,不是五行同時修鍊效果不佳,而是體內火行、木行兩種靈元太盛,平衡不足,需要將金、水、土三種靈元補齊,否則火、木兩種靈元會越來越多,平衡打破,後果難料。每日堅持五門功法同時運轉一個周天,僅是為了鞏固記憶,保持熟練。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