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嫤冰下載
  3. 嫤冰
  4. 第232章 得償

第232章 得償

作者: |返回:嫤冰TXT下載,嫤冰epub下載

「萬一被發現可不好!」靳弘盯著杜靈雲,見其眸中水波粼粼,遂笑道。問題是,你一個區區凡人婦人,妄想在我身下承歡兩年,能保證你的身子吃得消嗎?

杜靈雲輕笑道:「放心,不會。」

靳弘聞聲,立即將眼看向別處,佯裝遲疑。

杜靈雲起身靠近靳弘,將身子蹭在靳弘肩頭,道:「如何?我今夜帶了瓶好酒,可要嘗嘗?」

少傾,靳弘猛地起身,與杜靈雲對視,目中火光熊熊。不怕死是吧?那就一起玩!「你就是最好的酒。」

杜靈雲一聽,臉上喜色大盛,無所忌諱的抬手纏上靳弘的脖頸。瞧瞧,這些有心欲的男人,哪個能逃脫她的手掌心?就算是皇城來的又如何?

靳弘躬身,一把將杜靈雲大力抱起,快步走向房中。

近兩個時辰的暖香雲帳,杜靈雲與靳弘皆是滿身香汗淋漓。摒除理智的酣暢交合令杜靈雲略顯疲憊,但她卻滿心歡喜。她沒想到這個月管事竟是合歡高手,撩撥得她騰雲駕霧覓不到樂海盡頭。近些年,杜靈雲已經鮮少體驗到身體被人推至雲端的感覺,特別是在這兩年,薛釗年歲漸長,身體欠佳的狀況下。

杜靈雲用手指在靳弘的胸口畫了兩個圈,含笑道:「月管事,你真是厲害!」

靳弘鉗住杜靈雲的下頜,眸底浮起陰翳,笑道:「是嗎?可喜歡?」

杜靈雲頷首道:「自然喜歡。想與你日日待在一起!」

靳弘嘆道:「可惜了。」可惜了,若是你當真要日日這樣與我同宿,不出三個月,你就可以去地府報到了!

「可惜什麼?」杜靈雲忙問。

「可惜你我終究要一別。」靳弘道。

「不想往昔和將來,只要現在就好。」杜靈雲雙手抔住靳弘的臉頰,雙腿纏上靳弘的腰肢,輕聲道。

找死是吧?成全你!靳弘被杜靈雲觸及身體關鍵部位,頓時悶哼一聲,翻身將杜靈雲壓在下面,邪魅之色布滿眼眸。

胤滄帶著藍羽離開薛宅,徑直去了嵐河鎮彩櫻谷,立在遠處的坡地上,打量那株巨大紫櫻樹。

夜色下的彩櫻谷尤為靜謐。各色櫻樹上的花朵已經凋謝,凝出紅珠,那些紅珠在夜色中浮起點點赤色光亮,仿若螢火蟲,浮塵般飄散在谷中,形成蛛網似的浩瀚星辰。

藍羽見胤滄站在此處許久都沒有言語,忍不住問道:「殿下,是在等什麼嗎?」

「本宮在等她自己出來。」胤滄輕聲道:「你看那些光點,她已經感知到了危險。」

藍羽不解,道:「那些光點是什麼?」

「那是她布下的結界。」胤滄微縮眼瞼,緊盯那些如浮塵般飄散在空中的赤色光點,道:「想必,她應該不在此處。我們進來時觸動了結界。」

藍羽沒明白胤滄為何要等那棵紫櫻樹自行出來,道:「殿下,我們直接將她帶去傀域不就行了嗎?」

胤滄瞪了藍羽一眼,道:「本宮發現,你跟靳弘待久了,思考事情都不喜歡用腦子。」

藍羽被胤滄揶揄,不免尷尬,努力擠出一抹笑容后,不敢再多言。

胤滄立在原地,沒有言語,少傾后,他下意識的握緊拳頭,拳頭上泛起淡淡暈芒。「她來了!」

藍羽聞言,臉色不由緊張起來。他朝前行了幾步,本想擋在胤滄身前,不想卻被胤滄一把拉了回來。

藍羽踉蹌了兩步,還未立穩腳跟,就見正面的暗夜中突然冒出一團刺目光芒,那團光芒來得甚快,落地時已經幻作一個身量高挑、神色清冷的女子。女子容貌清麗,身披丁香色墜花曳地紗氅,頭戴巍峨花冠,目光冷泠。

胤滄見到那名女子出現,唇邊驟然浮起陰冷的笑意。

女子朝前走了兩步,站定后道:「花會上,本仙見過你們!」

胤滄將藍羽護在身後,笑道:「紫櫻仙子好記性。不知這些時日過得可好?」

紫櫻望著胤滄,雙手微垂身側,但掌中卻滿聚紫色霞光。「自然好。今日你來此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胤滄輕笑:「本宮今夜前來是為了跟紫櫻仙子借點東西。」

「借東西?借什麼?」紫櫻臉色微冷,淡淡道。

胤滄低笑道:「借你的櫻元。」

紫櫻聽罷,臉色驟然冰冷,渾身散發出冷厲氣息。「胤滄,你過分了!」

胤滄聽紫櫻道出他的姓名,不由暗自吃了一驚。

紫櫻察覺胤滄臉色微變,不免在眉間化開一抹和悅,道:「你當真以為本仙不知道你是誰嗎?當初在花會上,本仙因為要照顧貴客,沒時間過問你。看你也沒有什麼過分舉動,才放任你離開。若不然,哪還有你今日來此之行?」

胤滄聽完,沉吟須臾,失笑道:「你既然知道本宮是誰,那本宮也想知道,當初你哪裡來的自信能夠不放任本宮離開?」

紫櫻輕笑道:「那日,你明知天界來了許多仙神,何必還故意多此一問呢?」

胤滄臉色微斂,道:「那日,辟火神君是不是也在?」

紫櫻聽罷,立刻反問:「你想知道什麼?」

胤滄只知這棵紫櫻樹來自王母娘娘的瑤池,但並不清楚她供職哪個神府?「你告訴本宮,本宮可以勉強給你留下一縷精魄。」

紫櫻眸中劃過冷厲,輕笑道:「是也不是。」

胤滄紫瞳灼灼,直逼紫櫻,道:「那就是說他在,但不是以天界來客的身份,如此看來,那個時候薛長冰的平安符就是他給的對嗎?既然薛長冰是本宮要找的人,那匹白馬就是辟火神君對嗎?」

紫櫻聽完,靜默無言,雙掌上的紫色霞光越發強盛。你要本仙的性命,本仙還會如你所願不成?

胤滄沒聽紫櫻答言,遂笑道:「這麼說,是了。」

紫櫻反駁:「是與不是又能如何?辟火神君如今已平安回歸天界,你又能奈他何?」

「是,本宮如今拿辟火神君沒法,但是治你可有法!」胤滄聞言,怒極反笑,紫瞳中眸光如烈火,緊盯紫櫻,緩聲道。他言畢,抬拳朝著紫櫻所在的位置擲去,便見一團紫紅色的光焰瞬間散開形成一張偌大的網,迅速撲向紫櫻。

紫櫻被胤滄的突然出手嚇了一跳,立刻返身一旋,從上方躍出那張大網。她雙掌聚力,就見掌中的紫色霞光如漫天星辰,紛紛化作花瓣大小的刃雨刺向胤滄。

胤滄和藍羽見到那不計其數的刃雨,趕忙各顯神通,幻出阻截集結攔在身前,險險將那些刃雨盡數擋下。

這一回合,雙方均沒有佔到彼此的便宜,自然是很快又再度交起手來。

藍羽被胤滄護在身後,開始並不知胤滄是何用意,待他望著在上空纏戰膠著的胤滄和紫櫻思慮了半響才明白。這株紫櫻樹生於王母娘娘瑤池之中,雖然也開花,但並不歸於司花神君之下的百花仙姬中,說白了就是王母娘娘一手養大,雖是個旁枝,但相較其他的,自然要金貴些。放眼王母娘娘身邊,各路仙姬仙娥如此之多,哪個仙子又有她這般待遇?如今,她在凡間獨享凡人煙火供奉,想必過不了多久即可再回瑤池聽候差遣。這株紫櫻既然是王母娘娘最喜的仙樹,那花色必然是三界中最耀眼最絢麗的,若是他將那些璀璨花色奪走,豈不就是等於要了她的性命?

藍羽想到此處,心中不免大喜。果然還是殿下思慮周全!對付這等花樹仙神,他便可以將自己的作用發揮到極致!藍羽當即舒展雙臂,循風而動,將夜色里的微風盡數捉來揉在手中,搓捏成絲絲風線,然後施法將這些風線織成一匹似錦帛般的白幕。那匹白幕隨著藍羽心意而動,可大可小。藍羽將這匹白幕織成后,施法將其鋪陳在那株巨大紫櫻樹上空,將夜空里星辰盡數遮蓋,正好也將胤滄和紫櫻與紫櫻樹相隔開來。

紫櫻驀然感覺情勢有些微妙,當即抽空朝下望了一眼,頓時被驚得出了一身冷汗。因不知何時,她與胤滄纏戰的下方,已被一匹閃現異彩的白幕遮擋,她完全看不到她的原身紫櫻樹!「胤滄,你在幹什麼?」

胤滄一邊抵擋紫櫻的攻擊,一邊輕笑道:「本宮可沒做什麼!」

「那就是……」是那個看起來滿臉稚氣的少年在做法!紫櫻緊盯胤滄,滿眸憤怒。「他是誰?」

胤滄儘管臉色未變,但眸中卻泄露出一縷得意之色。「你既然都已經知道了本宮的身份,怎就不知本宮身邊的近侍里有位小嫵王啊?」

「小嫵王?」紫櫻聞言,略略一想,隨即驚道:「就是那隻能夠聚集萬妖之色和十方夢境之色的翳鳥?他竟然在你身邊當差?他怎麼會在你身邊當差?」

「他怎麼就不能在本宮身邊當差?」胤滄趁著紫櫻出神的縫隙,一掌擊向紫櫻的胸口。紫櫻一見,慌忙朝旁避去,儘管她堪堪將關鍵部位躲開,但肩頭仍舊被胤滄一掌重擊,「咯吱」一聲脫臼。

紫櫻瞬間朝後踉蹌了好幾步,脫臼疼痛的肩膀讓她額頭布滿汗津,髮絲則凌亂的沾貼在臉頰上,顯得十分狼狽。她終究不是胤滄的對手,畢竟第一回合,胤滄就拿出他的殺手鐧——十二品無上念火!好在胤滄擔心那火會燒壞了她體內的櫻元,所以之後皆沒再使用那火與她纏戰,否則,她哪裡還能跟他纏鬥幾十個回合?

「把櫻元交出!」胤滄冷冷的盯著紫櫻,手持無上念火所幻的長劍,逼迫道。

「休想!」紫櫻望著胤滄,雖然一隻手臂脫臼,但她另一隻手臂還完好,當即聚起紫色霞光。

胤滄見紫櫻不願妥協,不由在唇邊浮起一抹邪魅笑容,道:「你看看下面。」

紫櫻因自己之前分神被胤滄一掌擊中,此間自然不敢再重蹈覆轍,沒有隨著胤滄所指看去,而是冷笑道:「怎麼?又想故技重施?」

胤滄收回手中那柄無上念火所幻的長劍,負手在背,笑道:「你沒有感覺身上的色彩在流失嗎?你低頭看看那匹白幕,上面全是你紫櫻樹的色彩。紫櫻仙子,你最引以為傲的顏色已經在離你而去了!」

紫櫻雖然感覺到體內略顯不對勁,但因與胤滄對峙,不敢鬆懈,此時經胤滄提醒,隨即看向自己手中,果真見到紫色霞光正在如流水似的消失不見。而那些繽紛色彩猶如煙雲般從她頭上花冠、體內慢慢滿溢出來,飄散在空中。紫櫻身下那匹白幕上,那些消散的顏色正如一團團潑墨浸入,形成詭異的畫面。

紫櫻望著自己手中、身上消逝的色彩,急得眼淚直流,想要伸手去將那些色彩抓回,但都抓了個空。她慢慢失去所有顏色,身體也漸漸變得透明,而那顆櫻元卻在胤滄眼中越發清晰。

胤滄望著那顆逐漸浮現的櫻元,喜不自禁,立刻抬手將那顆櫻元吸入掌中,就在他拿住櫻元的瞬間,白幕下方頓時傳來一聲轟然巨響。那株巨大紫櫻樹仿若被誰連根拔起,傾斜栽倒在地,連同綠湖四周的那片各色櫻花林也剎那萎靡,失去綠色、紫色等諸多色彩。失去色彩的櫻花樹猶如被狂猛烈火灼燒過一般,盡成灰燼,就連彩櫻谷地上的雜草也沒一根存活!

藍羽將那匹已經被紫櫻樹沾染成彩色的白幕收回凝入掌中,望著從半空降下的胤滄,問:「殿下,可拿到櫻元了?」

胤滄點了點頭,含笑道:「幸虧有你,才省去本宮與她多費唇舌。」

「那株紫櫻樹根本不是殿下你的對手!」藍羽抬眸看了看已成灰燼的彩櫻谷,眸中閃爍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

「儘管如此,但依然讓本宮很煩躁。」胤滄應道:「走,回傀域。」

「不如,屬下返回傀域,殿下你就回薛宅歇息。」藍羽提議道。

胤滄聽完,正欲應言,驀地想起什麼事來,看定藍羽問:「你是不是認識這株紫櫻樹?」

藍羽一驚,忙道:「殿下何出此言?」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