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左手化劍右手成刀下載
  4. 左手化劍右手成刀
  5. 第338章 一切消散

第338章 一切消散

作者: |返回:左手化劍右手成刀TXT下載,左手化劍右手成刀epub下載

「有刺客,蘇青郡主欲挾持朕!」

一到御書房門口,魏遠就突然快速飛離,同時迅速轉身向蘇青擊出一掌。蘇青猝不及防只得後退,重新飛入了御書房,緊接著兩道黑影飛速殺出,蘇青被殺了個措手不及,劍還沒來得及拔出,她就已挨了兩劍,身負重傷。

「快,將刺客拿下!」

一眾侍衛聞訊趕來,那兩個黑影隨即消失,護衛迅速將刀劍橫在了蘇青面前,蘇青趴在地上,面無血色,眼睛惡狠狠的瞪著魏遠,魏遠哈哈大笑走了進來,他揮了揮手讓護衛離開!

「她已受傷,威脅不到朕了,你們離開吧!」

「遵命!」

蘇青看上去傷得挺嚴重,護衛們沒有任何遲疑,立即離去,魏遠大手一揮,對那些傻了眼的宮女太監們說道:「你們也走吧!」

「遵命!」

御書房內邊只剩下魏遠蘇青倆人,最後一名太監在離開前還將房門給關上了。魏遠蹲下來,低聲對蘇青說道:「怎麼樣,沒想到吧?我還以為你厲害得很了,結果也不過如此嘛。李元朗受傷了,李榮也受傷了,看來你們昨晚並不怎麼好受啊,是不是經歷了一場苦戰?哈哈,如果天陵閣或者桃花山零境在,怎麼會輪到李元朗受傷,這朗州城裡除了孫意康廣那兩個笨蛋,就只有你和李元朗兩個零境吧。哈哈,李元朗若是沒有受傷,他怎麼會讓你一個人來涉險,你啊,也真是夠笨的,竟真的敢一個人來,不要命了?」

魏遠起身冷笑,滿臉不屑,蘇青憤怒的看著他,說道:「果然是你,你就是鬼道主謀!」

「沒錯,就是朕,而且朕也不怕告訴你,你父母的死也是朕找人乾的。沒辦法啊,誰叫那老頭髮現了不該發現的,他教不了朕那些也就算了,他竟然還試圖揭穿朕,朕怎麼可能讓他活著?對了,李元朗的父母也是朕做掉的,他們啊就不該查你父母的案子,所以他們也得死。後來聽說李元朗又在查,我本想找人再做掉他,結果父皇有暗中派人保護,所以我就只能在你們夫婦二人離開桃花山進宮的時候給他找點麻煩,好借皇廷規矩的手除掉他,可惜又冒出了蕭然那小子,但沒關係,蕭然現在與你們生隙,他還有傷,哈哈,簡直就是天助我也啊!」

魏遠振臂高呼,可就在這時,一道光線閃過,眼前景象突然變化,魏遠發現自己竟然還在朝堂上,滿朝大臣都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

「這,這怎麼回事?」

魏遠嚇得趕緊後退了好幾步,蘇青緩緩起身,她的臉色已經恢復,只是沒有撿起掉在地上的劍。她冷冷的看著魏遠,開口道:「其實,你當年讓徐典搜我身沒有錯,我確實藏了不少暗器!」

言罷,蘇青突然身形一閃,懸於空中右手甩出,看似無物,但有陣陣風聲傳來。魏遠立即想躲,但他發現自己壓根就邁不動腿,好像有人拽著自己一般,還沒等他來得及低頭看,幾根銀針飛速沒入了他的身體,魏遠身體一怔,接著虛弱無力的倒下。

土遁而來的蕭然鬆開了他的腿,高高飛起,長劍直指他的脖頸,開口道:「痴迷鬼道,難道沒聽說過幻境之術?你壓根就沒離開過大堂!」

魏遠無語苦笑,原來他們真的不確定自己就是主謀,昨晚被擒的刺客可能什麼都沒說,但自己失策了!

「說屍兵藏身何處?」蕭然再次逼問,魏遠卻是腦袋一歪,一命嗚呼。

朝上百官嚇了一跳,甚至還有人因為魏遠的死而下跪,蘇青立即轉身說道:「各位,剛才魏遠所說你們也聽到了,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吧?」

「我們······」

那些大臣大多都被嚇得不輕,誰也沒想到自己的皇帝竟是鬼道主謀,還是數十年前殺了國師的兇手,原來他步入鬼道竟有如此之久啊!

白丞相第一個反應了過來,開口道:「魏國之不幸,還好蘇青郡主和寒陽王及時發現,這才救了我們大魏啊!」

「是啊,還好蘇青郡主和寒陽王及時趕到!」

眾大臣立即對這二人行禮,蕭然掃視眾人一眼,接著無奈嘆息一聲,開口道:「我已不是你們的寒陽王,魏國······出了這樣的事,魏國難辭其咎,你們還是趕緊與他國一起共商推舉明君一事吧!」

「這······」

「白大人,這段時間的朝務還望您主持,我和師弟還得繼續剷除鬼道!」

「老臣······定當竭盡全力!」

白丞相猶豫片刻,最終再次行禮,蕭然和蘇青看了一眼魏遠的屍身,嘆息一聲將其帶走。沒過多久,李元朗燕志高李榮幾人押著被擒的那些鬼道修士來到了皇宮,他們本一夜沒有說出半點信息,但看到魏遠的屍體后,他們也明白大勢已去,再做狡辯已是枉然。

有人說出了屍兵藏身地,一共兩處,一個在皇宮深院,也就是冷宮所在,另外一個竟在朗州城外的一片亂葬崗附近,那裡屍氣很重,確實難讓人覺察到屍兵所在。

蕭然還沒來得及帶人去找了,得知了消息的魏欣就匆匆忙忙的跑到了皇宮,一看到蕭然筆挺的站在那,魏欣趕緊衝上去一邊捶他,一邊罵道:「你個臭小子,你終於回來了啊,你,你就非得半點消息都沒有嗎,你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我,我這不剛回來,我準備辦完了事就,就準備回家的!」蕭然壓根不敢反抗,只得認慫任憑魏欣捶打,魏欣一聽蕭然說『回家』,她氣立即消了不少,這傢伙還是認家啊!

「呵呵,他早就過來了,昨晚有人闖進魏府,你在那喊他的時候,他就在天上看著了!」旁邊的燕志高可沒給蕭然半點面子,甚至恨不得他多挨幾巴掌,立即就將他給出賣了。魏欣的火氣立馬又上來了,連忙給了蕭然胳膊幾下,還氣得踹了他一腳!

「哈哈哈哈!」一旁李榮見狀大笑,魏欣突然覺得不對勁,扭頭看向他,問道:「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

「啊,我知道他有計劃,但但但······」李榮頓時就慌了,說話變得結結巴巴,這時一身宮女打扮的楊萍走了過來,開口道:「額,李榮將軍,麻煩你帶人跟我來一趟,我知道魏遠是在哪跟那些鬼道修士見面的!」

「額,好了!」

李榮如同得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趕緊帶著一眾士兵向楊萍走去,楊萍對蕭然微微一笑,但緊接著又立即板起了臉瞪了蕭然一眼,幾乎是瞬間變得對他有些不滿了!

見到楊萍如此態度,蕭然只得低頭彎腰賠笑,當初楊萍並沒有被毒死,而是被雲開方給救了回來,但蕭然提出讓她假死,好讓她假裝宮女到宮裡來查鬼道,結果身世被揭穿后,蕭然不僅沒給魏欣半點消息,就連還在執行秘密任務的楊萍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好在蘇青與楊萍有聯絡!

李榮和楊萍離開后,魏欣依然在看著蕭然,眼裡還忍不住出現了淚光,她看了蕭然半晌,最後拉著他的胳膊說道:「辦完事了回家裡吃飯!」

蕭然點了點頭,可旁邊的蘇青不幹了,說道:「我也是剛見到他啊,他不應該······」

「咱兩家一起吃,人多熱鬧!」魏欣立即微笑拉著蘇青的手也邀請她到家裡去,蘇青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二人都看向了蕭然,緊接著又都有些牙痒痒的了,這傢伙這段時間沒少讓人操心啊!蕭然呵呵一笑,趕緊扭頭,結果看到了走來的另外一名宮女,瞬間被嚇得半死。

「他,他們不是說你死了嗎,你怎麼也也也,你不會也修鍊了鬼道吧?」

「鬼你個頭啊,你姐沒告訴你?我師父救了我,沒讓我死成,他當時也用了幻境,後來就讓我進宮幫忙來了!」

燕雀本來心情挺好,但看蕭然這副模樣,立馬破口大罵,蕭然聽言這才拍了拍胸脯!

接著燕雀又看向了魏欣,表情突然變得苦楚了一些,她猶豫了一會兒,最後對魏欣說道:「魏姑娘,你也去一下那個小院吧,剛才事發的時候,我看到有人往那去了,你認識!」

「我認識?我不認識什麼鬼道啊?」

魏欣疑惑不懂,燕雀卻是為難,微微低頭,隨後繼續說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見燕雀如此,魏欣看了看蘇青和蕭然,最後只得和他們一同離去,結果來到那小院時,他們不僅看到了李榮,還看到了已是太監打扮的郭勇,郭勇拿著一把帶血的匕首蹲在地上,滿臉淚光又是哈哈大笑,他看到了魏欣,忍不住笑道:「我找到那狗皇帝了,就是下令讓我父親殺死荊家村的狗皇帝,我殺了他,我殺了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郭勇笑得躺在了地上,最後不禁大聲痛哭起來,魏欣鼻子一酸,眼淚也一下流了下來,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誰曾想好不容易見上一面會是如此景象!

李榮從屋子裡搜出了一份名單,李元朗拿到后立即下令讓人照名單抓人,短短一天功夫,鬼道修士皆被抓捕,屍兵也盡數銷毀,魏國皇宮上暗藏的陰雲終於消散!

······

鬼道消除之後,天下零境終於共聚一堂重商共舉國君一事,本來大家心裡都沒有人選,但看到李元朗后,眾人突然想到天陵閣長老蕭景陽曾參加他和蘇青的婚宴,而且蘇青的師父亦是天陵閣之人,算是來頭不小,更何況李元朗自己也有零境修為,實力不凡,還曾雲遊天下,算是對這天下有一定的了解,於是眾人都推薦李元朗。

李元朗趕緊拒絕,但這事本就是少數服從多數,蘇青還在旁撞了他胳膊一下,弄得李元朗不答應也得答應!李元朗成為天下唯一的皇帝后,為了不讓他人覺得是魏國吞併了他國,就改國號為天唐,並迅速整理朝綱,讓天下恢復秩序,走向平穩。

蕭然則在鬼道消除的當天就回到了朗州魏府,一家人正團圓時,柳輕雪荊悅等人走了進來。還不等蕭然反應,文琴就趕緊上前迎接,甚至激動的要趕緊操辦蕭然和柳輕雪的婚事。

與柳輕雪同來的除了蕭然意料中的秦舒文杜子元等人,竟還有燕若眉,好在蕭然此前見到了燕雀,猜到肯定是秦舒文當時利用幻境救了她。蕭然再一詢問,這才知曉原來是秦舒文想收李知秋為徒,所以就救下了燕若眉。秦舒文是刺客出身,可管不了那麼許多,只要燕若眉以後不再犯就行,燕若眉經歷了假死之後,在李知秋的陪伴下也漸漸變得平靜了下來,不再過問天下朝堂之事。

蕭然呵呵大笑,這下他虧欠的算是少了些許,而且自己還有了一個師弟啊。然而李知秋壓根不認,認為應該按真實年紀來,就連秦舒文也不給蕭然正名,甚至說想將他逐出師門,就因為蕭然還有另一個師父,氣得蕭然半死!

在天下正式一統后,蕭然和柳輕雪在朗州魏府辦了婚事,他們沒有通知太多人,經歷了這些事情,他們如今只想盡量辦得簡單點。但蕭景陽和宋雲海都來了,蕭然在拜堂的當天正式對宋雲海行了拜師禮,不過宋雲海沒將蕭然帶到天陵閣去,他體內的妖龍之丹始終是個隱患,還是得蕭然徹底煉化了此丹才為穩妥,不然妖龍之丹控制了蕭然會對天陵閣帶來不小隱患,而天陵閣一亂,妖道就能衝擊這片天地,蕭然只得答應!

其實蕭然感覺這樣也挺爽,能夠多玩一會兒,還能多陪一下家人,好不容易天下一統,沒他什麼事了,他怎能不好好享受享受?柳輕雪見狀,就沒跟蕭景陽回到天陵閣,而是跟蕭然雲遊天下,他們去了荊家村,還去了一趟雪國,那裡畢竟是他們定情之地。

「哎,你讓我瞞著吃了雪蓮的事,結果對付鬼道的時候我壓根沒趕上,早知道如此,我還不如以零境修士的身份多嘚瑟幾天了!」

看著那片熟悉的湖泊,柳輕雪想到了當初在水底下的場景,自己本想喂蕭然吃下雪蓮,結果那時候他醒了,雪蓮真正的另外一個得主是自己,而不是蕭然。只是為了對付鬼道,蕭然就讓柳輕雪隱瞞了此事,結果等她趕到朗州的時候,鬼道之事都結束了!

躺在雪地里的蕭然看了看嘴巴撅起的柳輕雪,嘴角淡笑,拉著她躺下,柳輕雪再看了看他,問道:「蕭然,你說當初要是你吃了雪蓮,是不是你就不太會受到龍膽的影響了?」

「呵呵,雲開方不是說了嘛,我左手劍右手刀,靈力分散,都把那龍膽神識都給弄混亂了,它現在昏昏入睡,影響不到我,沒事的!」蕭然扭頭看著柳輕雪,熟悉又冷艷的面容竟讓他看得走神,過了好一會兒蕭然突然一臉壞笑,繼續說道:「就算有事,那不還有你嘛,反正現在都不用在腦海里想了!」

聽言,柳輕雪臉上瞬間一陣緋紅,立即起身狠狠給了蕭然一拳,大罵道:「臭王八蛋,你果然是個皮蛋,臭皮蛋!」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