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拐個狐仙當夫君下載
  3. 拐個狐仙當夫君
  4. 第84章 西北篇 制服鬼翼

第84章 西北篇 制服鬼翼

作者: |返回:拐個狐仙當夫君TXT下載,拐個狐仙當夫君epub下載

「主人,贏慎城外好像有一群人迎接。」

夏思籌稟報,兩位主人在馬車裡你濃我濃一陣后出來了。

范舟容道:「你先去看看,城門外的是不是鬼東,如果是就給我們打手勢。」

夏思籌明白,便快馬加鞭往贏慎城門口跑去。

「你是怕鬼東鬥不過鬼翼,現在贏慎城已經被鬼翼給佔領。」

「呵呵!」輕捏了她臉一下:「鬼翼還沒有能力自己一人獨佔贏慎城,謹慎些要緊。」

陳木梔摸了摸臉,鬱郁的嗔了他一眼,怎麼挑明后就喜歡動手動腳的。

還是那個一本正經的范舟容嗎?

眼前這人是假的吧!

范舟容接受到她的怨念表情,忍不住想要在捏她的臉一下,但現在有外人在,不好做出無禮之事,只好忍著。

「妖王,夏兄弟好像在叫喚我們過去!」

道真眯著眼睛看向城中的方向,說道。

范舟容點頭:「既然這樣,我們出發,回西北!」

一路上浩浩蕩蕩,前面馬車當頭,後面幾輛從西北借來的刑車關押著范黎一行人,場面對贏慎城的百姓來說異常壯觀。

「我們的主人回來了,回來了,鬼東說的沒錯!」

「太好了,以後沒人可以欺負我們了!」

「就是,就是,我們以後可以安心睡個好覺了。」

一眾贏慎城百姓早就從鬼東口中聽到范舟容要回來的消息,紛紛期待,現在親眼所見,只想放一天的火花好生慶祝一下。

不過范舟容現在不準慶祝,因為鬼翼的事情還是他的心頭一根刺。

進城后,直接將范黎一行人帶到秘牢里關起來,至於余青葙,她是女子,陳木梔不忍心讓她待在陰暗潮濕的秘牢里,就讓范舟容找間屋子,將她關起來。

最後范舟容就將她關在自己的房間里,派重兵守衛。

這種做法讓陳木梔很滿意。

以前是這間房的主人,現在卻淪為囚犯,這種感覺最能擊中一個女人的心。

她非常想看看余青葙被關了幾天後是否有眼前那種眼神在自己面前囂張。

王宮大殿中。

「主人,鬼翼並沒有來到贏慎城中,鬼東可以保證。」

一個有著兩撇小鬍子的中年男人迎合說道:「是真的,大王,從鬼東與夏兄回來西北抓了那些人將我們放出來后,就再也沒有其他人來過贏慎城。」

說話的是范舟容以前的最終擁護者,名叫余玉,是一條鯰魚精,一心認范舟容為主人,當初他落敗,范黎見他能力不錯,一心想要拉攏他入伙,但使勁全力都沒有得勝,又捨不得如此人才,只能暫時將他關押在地牢之中。

一直留到現在,范黎可以說也是惜財之人了。

范舟容坐在久違的王座上細細摸著把手沉思,半晌才說了一句話:「難道鬼翼另有目的?」

夏思籌擺手道:「主人,鬼翼那種人哪有什麼目的,現在一定是躲在什麼地方藏起來了,或許今天就在哪兒躲著,看見他主人落敗,害怕的不敢出來。」

「夏思籌,你覺得鬼翼會害怕嗎?你以前又不是沒跟他共事過。」余玉橫了他一眼,非常不贊同他說的話。

「你這條臭魚,不相信我說的話,難道你覺得鬼翼還另有想法。」

「肯定就是,鬼翼詭計多端,豈能會怕了我們主人。」

范舟容被他們吵的頭疼,捂著額頭直揉。

這時候久未開口的鬼東開口道:「我覺得,鬼翼今天晚上有可能回來主人這兒偷襲!」

范舟容:「……」

夜深寂靜,兩隻烏鴉嘎嘎從贏慎城頭頂上飛過。

一同飛過的還有一條黑色的身影,以比烏鴉更快的速度飛到了贏慎城最高的屋頂之上。

接著輕點幾下,來到了今天的目的地。

被重重侍衛守著的房門裡頭,就是這裡的主人居住的地方。

來者躲在暗處,看著巡邏侍衛轉向另一頭。

時機剛好,

他快步來到門口,蹲著把門裡面的門栓給撬開。

隨著吱呀一聲,門應聲而開。

他輕手輕腳的開門走進去,再輕輕把門帶上。

起身手中瞬間多了一把長刀,帶著瘮人的寒光,照在夜色中多了幾分恐怖。

來到床上,似乎可以感受到裡頭人呼吸的聲音。

不論其他,掀開直接伸手就是一刀,又快速的多砍幾下。

他都可以感覺鮮血撒在他臉上的那種觸感,帶著體內狂熱的興奮感,止不住又多砍幾下。。

哈哈,主人交代他的事情他辦妥了,他殺了范舟容,殺了那個囂張的范舟容。

當他如瘋子一般瘋狂砍殺的時候,屋內頓時亮如白晝。

一群人沖了出來,將他團團圍住。

夏思籌扛著自己的寶劍瀟洒的走出來:「鬼翼,你眼神兒不好啊!拿刀砍被子做甚?難道要給我們主人換一床新被子!」

鬼翼激動的低頭一看,自己剛剛砍人的地方竟然變成了一床殘破的被子。

他不敢相信:「不可能,不可能的,剛才明明是人……」

「哈,你剛才只是中了迷幻術,認為砍得是人罷了。」夏思籌嘲笑一聲道:「怎樣?剛才感覺很爽快罷了那種砍人的滋味!」

鬼翼感覺自己被騙了,氣沖沖的想要從窗戶逃走,卻在出窗的那一刻,被窗戶口早就等待多時的鬼東給抓了。

黑夜之中,贏慎城大王行宮裡特別熱鬧,聚滿了人,都在注視著跪在當中的鬼翼。

現在的鬼翼已經完全不是當初的普通妖族了,他現在可是兇狠的魔!

「鬼翼,你今天來這裡殺我,是奉了范黎的命嗎?」

鬼翼冷哼道:「不是,是我自己的想法,主人只叫我回來搬救兵。」

「哦!」范舟容明白了,點頭笑道:「你回來一看這裡已經被鬼東徹底解放了,未免被發現,就一直在贏慎城周圍守著,今天見你們家主人被抓,就冒險進城來殺我,是嗎?」

鬼翼沒好氣道:「顯而易見!」

「呵呵,鬼翼你還是比范黎聰明一些。」

范舟容起身走下台,來到他身前站定:「你……你成魔,是你自己願意還是范黎強迫你的。」

鬼翼不拿正眼看他:「只有成了魔,才有機會贏得勝利,是我自願成魔!」

夏思籌道:「妖族成魔只有走向毀滅你不知道嗎?」

「為了獲勝,一點犧牲根本不算什麼。」

「切,執迷不悟。」夏思籌嫌棄道:「主人,不用問了,直接關進煉魔地牢,將他魔性煉化一段時間,不然他現在根本說不出什麼!」

余玉第一次同意夏思籌的意見:「對,現在他身上魔性很重,想要從他身上知道事情根本不可能!」

范舟容點頭,表示同意,看著鬼翼的眼神中帶著一點點同情之感:「將鬼翼壓到煉魔地牢關上一段時間,等討論出范黎的處置結果后,我們在從新議論他的處理結果。」

鬼翼惡狠狠的盯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包括他的弟弟鬼東,死死盯著他:「阿東,我沒想到你會背叛我,你這個蠢貨!」

聽到有人罵鬼東,作為兄弟的夏思籌滿不樂意,快步擋在鬼東面前怒道:「他一個蠢貨都能識時務者為俊傑,知道走向光明的那一方,你都不知道,我看你更蠢。帶下去,看著就煩!!」

一番收拾后,天色已經漸漸明亮了,范舟容看了看外面的初晨道:「你們都累了,去休息一下,可以放心睡個好覺了。」

夏思籌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好久沒有睡過好覺了,我要睡上幾天。」

「睡上幾天那是豬!」鬼東在他後頭悠悠來了這麼一句。

成功的把夏思籌給激怒了:「好啊,給這傻子我幫你你竟然還懟我,氣死我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兩個人打鬧聲瞬間讓先前因鬼翼造成的鬱悶散去了。

范舟容欣慰的笑著,想回房看看陳木梔,一晚上的時間都沒陪著她,不知道她醒過來沒有。

「不好了,不好了,主人。」

本來應該守護陳木梔的侍女這時候竟然氣喘吁吁的跑過來。

「什麼不好了?不是讓你守在夫人門外嗎?」

「那個,夫人暈倒了,主人快去看看……」

話還未說話,范舟容一溜煙就沒了蹤影,侍女轉身趕緊跟上。

陳木梔暈倒了!

這下讓在場所有人緊張起來,也包括道真。

他緊張的跟著眾人一起趕去陳木梔房間,暗暗為她祈禱,希望她能夠安然無恙……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