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秦有銳士下載
  3. 秦有銳士
  4. 第326章 滅頂之災

第326章 滅頂之災

作者: |返回:秦有銳士TXT下載,秦有銳士epub下載

但那秦卒似是老兵,廝殺的經驗極為豐富,故而腦袋一偏,就避開蔡園這致命的一擊,隨後暴喝一聲,挺動手中的長矛就與蔡園戰作一團。

士伍一般武藝不精,他們之間的廝殺,自然沒有花里胡哨的大戰三百回合,除了一些技巧,更多的還是比拼蠻力。

「嗆啷」的一聲,青銅劍與戰矛的矛頭撞擊在一起,濺出了一片火星子。

蔡園眼疾手快,飛起一腳踹過去。這秦卒已經躲閃不及,腹部生生的挨了一腳,嘴巴大張,一口酸水差點沒吐出來!

蔡園得勢不饒人,青銅劍又是一劈,直接砍下了漢卒的胳膊。

「啊!」秦卒慘叫不已,痛得眼淚水都流出來。

那一條斷掉的胳膊摔在地上,手指頭還不自覺地顫動著,尚有知覺。

「噗嗤!」蔡園一手提著這秦兵的脖頸,一手拿著環首刀捅入其胸口,只聽得其哀嚎,掙扎了一下,便不再動彈,而自己的臉上,一片溫熱。

「救俺!什長!救救俺!」

蔡園忽而聽見一陣求救聲,放眼望去,原來是小卒阿全已經被敵人砍傷,手臂都斷了,血流不止,但傷了他的秦卒依舊在步步緊逼,阿全已然招架不住,只能一個勁兒的叫嚷著。

那秦卒的屠刀已經揮下,須臾之間,就能砍下阿全的首級!

「噗嗤!」

「啊!」

關鍵時刻,蔡園擲出手裡的闊劍,宛如白練一般,瞬間貫穿那秦卒的身軀。蔡園又欺身而上,一腳踢過去,將那秦卒摁在腳下,而後拔出他身上的青銅劍,一抹脖子,又是一條生命逝去。

「什長,好痛!救俺!俺不想死!……」

「唰!」一抹血光四濺。

「呃!為……為什麼?」

阿全瞪大眼睛,嘴巴大張著,一副不可置信活見鬼的神色,但是,他的脖頸已經被環首刀生生的切斷,電光火石之間,阿全無法閃避,只顫動了一下,便氣絕身亡。

蔡園眼睛都不眨一下,更沒有去看阿全的臉。

戰場之上,容不得他分神。

雖有袍澤之情,但蔡園救不了阿全,與其讓他被敵人殺死,亦或是因失血過多而死,還不如自己給他一個痛快的!

不要怪我,下輩子投個好人家吧。

「逃啊!」

「秦軍殺進來了!快逃命啊!」

不知是哪一個楚軍士卒先跑路的,隨之出現的,就是第二個,第三個逃兵,一種名為恐慌的情緒宛如瘟疫一般本就在他們的心底蔓延滋長,而這一喊話,就跟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

隨著秦軍士卒源源不斷地登上城頭,已經無力招架的楚軍放棄抵抗,不是引頸待戮,就是抱頭鼠竄,更有甚者,直接丟盔卸甲,跪在地上一個勁兒的乞饒。

又砍死一名秦卒,蔡園看見大勢已去,忙招呼道:「弟兄們,走!」

但是,已經攻入城內的秦軍哪裡容許他們逃離?

「放箭!」

秦軍得勢不饒人,追不上去,乾脆就拋射一陣箭雨,將敵人亂箭射殺。

蔡園只能打飛幾支箭矢,但是根本擋不住這密密麻麻的箭雨,身上穿的的盔甲又不給力,故而整個人都被射成了刺蝟,氣絕身亡。

插在城頭上的楚軍旌旗被扔到地上,取而代之的,就是代表著秦軍的玄色旌旗,天命玄鳥的旌旗!

聽到秦軍伐楚的消息,楚王熊槐震恐不已,早已命令附近的楚軍趕到鄧地救援。楚將景缺在收攏一些兵馬之後,集結二萬步騎火速趕往鄧城。

景缺是為沙場宿將,知道兵貴神速的道理。故而在接到楚王的詔令之後,便馬上趕往鄧城。但是,他還是來遲了一步,經過數日的圍攻,鄧城已經陷落。

無奈之下,景缺只好率兵退往附近的伏牛山,但是大量的秦國兵馬已經包圍過來。

但秦軍對於坐困伏牛山的楚軍,只是圍而不攻。

對此魏冉很是不解,故而前往中軍大帳找到嬴華。

「將軍,你為何不一鼓作氣,大破楚軍?」魏冉蹙眉道:「末將已經了解過了,伏牛山上的楚軍不過二萬兵馬,且都是輕裝簡從,沒有多少糧秣輜重的。現在我軍連戰連捷,攻克鄧城,全據鄧地,士氣可用,也不缺乏攻城器械,僅憑楚軍的簡陋營寨,根本就是不堪一擊啊!」

「只要將軍願意,我等完全可以一戰而下!」

聞言,嬴華微微一笑,說道:「魏冉,你立功心切的心情,我很了解。事實上我嬴華比誰都想建功立業!可是,你看一下,這是王上事先給我的密詔。」

嬴華隨即將手中的詔書遞給魏冉。

後者看到詔書上的內容之後,愣了一下,便道:「王上的目的只是為了攻取鄧地?」

「不錯。」嬴華笑了笑,說道:「咱們這一戰,無非是教訓一下楚人,逼迫楚王就範而已。攻城略地不是目的,只是一種手段。對了魏冉,坐困伏牛山上的楚軍,沒有多少糧秣吧?」

「並沒有多少糧秣。」

魏冉搖搖頭道:「根據我得到的情報。楚軍的主將是景缺,他在我軍進攻鄧地之時,就一直在宛城調兵遣將,等到楚王的詔令一下達,景缺就來不及調集更多的軍隊和糧草,楚軍只有數日的乾糧。」

「也就是說,咱們只要圍困楚軍數日,楚軍就將斷糧?」

「不錯。」

聞言,嬴華拍了拍手道:「如此甚好。看來不用咱們進攻,楚軍就將不攻自破!不戰而屈人之兵,是為上上之策也!」

魏冉沉默了一下,說道:「將軍,楚軍多半是不會屈服的。末將聽說,景缺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反秦派,而且性情剛烈,以末將度之,景缺必然會率軍試圖殺出重圍的。」

「這……魏冉,你有何對策?」嬴華知道自己衝鋒陷陣很猛,但是不怎麼通曉戰策。不過他這人有一個長處,就是能夠明辨是非,從善如流,一般好的計策嬴華都會採納。

正是因為嬴華的這一性格,秦王盪才會選擇讓他作為領兵大將,且讓魏冉從旁協助。

魏冉垂手道:「將軍,景缺的性格末將不怎麼了解。不過,末將聽說,景缺常年跟隨在楚柱國景翠的身邊,學習韜略,曉暢軍事,為楚軍當中的後起之秀!似這樣的人,雖性情剛烈,但是也有一定審時度勢的能力。」

「景缺現在一定在找機會突圍。但是他會往哪裡突圍?伏牛山可不小,依靠咱們這五六萬的大軍,很難圍困楚軍。不過,末將之前已經勘察過這裡的地形了。」

「末將發現伏牛山的北面,有一個名為乾魚口的地方,地勢較為隱蔽,適合打伏擊。而且,乾魚口之外,就是一馬平川,再近一點,就是漢水,過了漢水,急行軍三五日便能抵達宛城,再不濟沿途還能有楚軍的策應!」

「若末將是景缺的話,要突圍,必走乾魚口。」

聞言,嬴華頗為讚賞的看了魏冉一樣,說道:「魏冉,這只是你的一個猜測不是嗎?萬一楚軍不是從乾魚口突圍,而是從別的地方突圍呢?」

「將軍,末將只要二萬步卒,埋伏於乾魚口。將軍可以坐鎮中軍調度,一旦楚軍自乾魚口殺出,或者從別的地方突圍,將軍依靠騎兵和戰車的優勢,也能及時反應反應過來。」

頓了頓,魏冉又道:「當然了。末將建議將軍還需要在漢水安排部分兵馬。因為僅憑二萬伏兵,無法將楚軍全部留下,以至於景缺都能帶著楚軍殺出重圍。而在漢水對岸設伏就完全不同了,兩面夾擊,楚軍便是插翅難逃!」

「嘶!」

嬴華倒吸了一口涼氣。

若是按照魏冉的推算,楚軍果真是從乾魚口突圍的話,多半要全軍覆沒的。關鍵是楚軍真的會從乾魚口突圍嗎?

嬴華不得而知。

不過,他願意陪著魏冉賭上一把。

畢竟最差的結果,無非就是楚軍突圍出去而已,對於他們秦軍並沒有多大的損失。而一旦魏冉的猜測是對的,則楚軍將會迎來一場滅頂之災!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