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秦有銳士下載
  3. 秦有銳士
  4. 第235章 襲糧道

第235章 襲糧道

作者: |返回:秦有銳士TXT下載,秦有銳士epub下載

在大河(黃河)的一條支流邊上,一支全副武裝的軍隊正在緩慢的行進著。

當然,這股部隊,不全是兵將,更多的還是穿著樸素的民夫。

前沿與兩側飄蕩著紅色的旌旗,上書「魏」,各有外圓內方的令旗,上面繪製著虎豹的圖案。不錯,這正是魏國的軍隊。

這支魏軍有三千人,民夫超過五千,大多驅趕著馬車或者牛車,車子上面滿載著一袋又一袋的米粟穀物,亦或是箭矢、盾牌之類的消耗品,更有床弩、弓弩這樣的輜重。

這八千由民夫與士卒混雜而成的隊伍,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只是在這曠野之上,顯得極為顯眼。

「轟隆隆!……」忽而,一陣紛亂的馬蹄聲由遠及近,愈發的清晰可聞。

馬蹄踏著大地,使大地為之震顫!

「敵襲!敵襲!」

民夫們慌亂的叫嚷起來,有眼尖的,更是驚叫不已:「是秦軍!秦軍殺來了!」

在不遠處的一座山丘之上,驟然衝下來千乘萬騎。不是騎兵,就是戰車兵,無有步卒,但是他們都披堅執銳,穿著玄色的戰衣,玄色的盔甲,手中的闊劍在旭日的照耀之下,閃爍著讓人窒息的寒芒。

旌旗蔽空,戰騎獵獵。

黑色的秦軍旌旗招展在這片曠野之上。

「不要慌!不要慌!」魏軍的幾名校尉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後,頓時冷靜下來,在戰馬上揮舞著手中的利劍,嘶聲吶喊著,示意全軍鎮定下來。

「快!結陣!」

魏軍的士卒亦是訓練有素的,他們在經過短暫的驚慌失措之後,忙聚在一起,從馬車上取下巨盾,巨盾連著巨盾,組成了一道銅牆鐵壁。

為了擋住秦軍戰騎的衝擊,魏軍不得不結成了一個圓陣,長矛手紛紛將長矛直豎,好似荊棘叢生一般,弓弩手亦是張弓搭箭,等待將領的一聲令下,亦或是敵人進入射程之內后,亂箭齊發。

率領這股秦軍戰騎的將領,是已經升任公乘的全旭。

他看見魏軍已經開始結陣,但還未完成,頓時大手一揮,喊道:「短矛準備!」

每一名騎兵的戰馬之上,都配備著兩支短矛,其用處是用來投擲以殺傷敵人的。由於馬鞍和馬蹄鐵沒有被發明出來,馬上的騎士無法釋放自己的雙手,進行騎射——當然,在馬背上進行騎射還是能夠做到的,只不過準頭和力度都將大打折扣!

而秦軍戰騎所配備的這種短矛,就是秦王盪研製出來的。

經過強大的臂力所投擲出來的短矛,威力不容小覷!

聽到全旭下達的命令,一眾騎兵頓時取出馬鞍邊上別著的一支短矛,開始蓄力。

「擲!」

隨著全旭的一聲令下,秦軍戰騎手中的短矛頓時拋射出去,宛如天火流星一般,「嗖嗖嗖」的劃破長空,垂直落到那些魏軍士卒的頭上!

魏卒們瞪大眼睛,瞳孔中折射出短矛的形狀,而後臉上不自覺的流露出惶恐的神色。

「啊啊!……」

一陣慘嚎聲過後,魏軍士卒頓時人仰馬翻。

如疾風驟雨一般的短矛,帶著極強的穿透力,一輪掃射,就使得成百上千的士卒與民夫栽倒在血泊之中,非死即傷。

「短矛準備!」

「擲!」

又是一陣短矛飛射出去,由於距離較近,故而殺傷力更強,那些魏卒與民夫都被短矛穿胸而過,哀嚎著,血流成河。

「放箭!」

這時,魏軍已經開始拋射箭雨。

但為時已晚,他們射出的勁矢,固然能殺傷不少的秦軍戰騎,讓其人仰馬翻,死傷相藉。但是這種程度的箭雨,仍舊無法阻止秦軍戰騎前行的步伐。

在全旭的帶領之下,數千秦軍戰騎風馳電摯一般,轉眼之間,就殺到了魏軍的盾牌陣那裡,而後他們以力抗力。強如全旭,直接拽著戰馬的韁繩,飛身一躍,就跳到了魏軍的人群當中,身先士卒,大殺四方。

剩餘的秦軍戰騎都跟在全旭的背後,手中的大戟橫掃過去,擊打在魏軍的盾牌之上,直接衝殺進去。

「殺啊!」

「沖!」

這股秦軍戰騎十分的兇悍,依靠強大的突擊能力,不斷穿插在魏軍的圓陣當中,宛如割韭菜一般,無情的收割著魏軍的性命。

這場戰鬥僅僅過了半個時辰,就全部結束。

倘若在場的只有三千魏軍,或許能支撐更久,只可惜,他們中間還混雜著五千民夫,這種組合就跟烏合之眾一般,戰鬥力實在讓人不忍直視。

因為戰鬥一打響,這些民夫就跟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徹底將魏軍的圓陣搗亂了!

戰鬥一結束,秦軍就開始打掃戰場,並指使眾多的俘虜將滿載著糧秣輜重的馬車或者牛車,一車又一車的往武遂城那裡運輸過去。

……

函谷關之外,聯軍戰營當中。

得知魏軍的糧秣輜重被劫的消息,田文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桌案上,嚷道:「秦軍欺人太甚!可恨!可惱!」

這時,韓將公孫昧苦笑道:「薛公,末將適才得到消息,我韓軍的糧秣輜重也在牛耳山附近被秦軍洗劫一空。後方的糧秣輜重運不上來,恐不利於咱們繼續進攻函谷關啊!」

「是啊!」

魏將翟章一臉贊同的道:「薛公,我魏、韓兩軍的糧秣輜重被秦軍洗劫,其餘各國之師,當無可避免。眼下秦國分兵於武遂、宜陽,處於我聯軍之後路,欲斷我糧道,實不難矣。無有糧秣輜重,則我大軍進攻函谷關,將無以為繼啊!」

聞言,田文亦是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由得皺著眉頭,說道:「甚矣!糧道的事情必須得到解決!二三子有何妙策?」

翟章肅容道:「薛公,末將以為,我聯軍若想專心進攻函谷關,必須收復韓、魏之舊地,確保糧道無虞。」

「翟章將軍所言極是。」公孫昧垂手道:「薛公,秦軍分重兵把守宜陽、武遂,明顯是想襲我糧道,擾我聯軍。末將請命,將宜陽、武遂,以至於函谷關以東之韓魏舊地,全部攻克下來,使我聯軍當無後顧之憂也!」

「這……」田文遲疑不決,說道:「非要如此不可嗎?我派出重兵護送聯軍的糧秣輜重,可否?」

田文的心裡跟明鏡似的,翟章、公孫昧這兩個傢伙,之所以慫恿他放棄函谷關,繼而去攻打武遂、宜陽,乃至於收復原本屬於韓國、魏國的大片城池土地,無非是想穩坐釣魚台。

這些地方原本屬於他們兩國的,兩國的黎民百姓甚多,有的都心向母國,韓、魏收復失地,名正言順,但是干他田文何事?干齊國何事?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