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南朝漢祚下載
  3. 南朝漢祚
  4. 第241章 鄭相公的病

第241章 鄭相公的病

作者: |返回:南朝漢祚TXT下載,南朝漢祚epub下載

端午次日是雙日,不朝,劉義符卻照例起了個早,去景陽閣南書房看了看,百官初到衙視事,暫時還沒有奏書遞入宮內,讓他一時竟有點百無聊賴。

他轉去棋室,裡面的樗蒲、圍棋等棋具都讓韓龜壽收走了,改成了專設的軍事書房,最里側的屏風也被搬走,換成了橫長一丈二,縱一丈五的巨幅疆域圖。

這是近來新繪,北方已包括秦、涇二州及西秦、吐谷渾、北涼、且末、于闐、疏勒、龜茲、烏孫、悅般、柔然、夏、魏、北燕、高句麗半島四小國、契丹、庫莫奚、烏洛侯、失韋、豆莫婁亦稱大莫盧、勿吉,西南則包括了林邑、真臘、素可泰、蒲甘、若開等中南半島諸國,這就是與中土文明接壤的全部。

東西兩側的牆上各掛有一幅小地圖,西為胡夏與西北諸國,山脈、河流、郡縣地理要詳盡得多,東牆上一幅圖則是北魏與邊境六鎮,及遼東部份區域和高句麗半島,主要是海圖。

劉義符四下看看,突然覺得還少了一個大沙盤,這玩意也不新鮮了,東漢伏波將軍馬援將討隗囂時,向光武帝獻策,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使光武帝大喜稱:虜在吾目中矣!

但那還只是有沙盤的模糊概念,沒有比例,也沒有那麼精確,更沒有經緯,但經緯線也只是大概的數據,因相關到天文地理,這事已經引起何承天的極大興趣,不過劉義符需要的是依照比例來設計製作的全天下精準沙盤,難度還有點大。

張維已深得劉義符真傳的繪圖經驗,再加上毛德祖、左司馬右長史張蒿等人,已經足以成功製作出來。想到就做,劉義符當即召來三人講解一番,讓他們參照這三幅地圖臨摹的副本,用膠泥、黏土捏造,並搭配木雕模型。

三人告退後,劉義符想起一事,叫上陳裨去備車叫人,再召來劉穆,這傢伙最近升為鎮北將軍、領左金吾將軍、殿中儀衛郎將,牛默已升鎮南將軍、領右金吾將軍、殿中班劍郎將,兩人皆是馮晏下屬實際帶兵的軍將,職位略低卻是近侍。

左、右執金吾在前朝已被省去,本朝開國初即復置,但也只有個名號,地位低得多,改以羽林監、殿中將軍、武衛將軍統宿衛,其下有殿中員外將軍、員外羽林將軍、員外司馬督,員外中郎將,員外郎將,名目後來是越來越多,編製也是迅速膨脹。

改制后,大內都督府下左參將張冀所領,即是原羽林監的職事,下轄有左、右郎將,下設六名司馬督;右參將所領是殿中將軍的職事,下轄有左儀衛、右班劍,其下也有六名司馬督。

武衛將軍剛被裁不久,但劉義符最近又打算復置,統管隆中營、重騎、重步、重弩等強力精銳兵種,也是高危兵種,兵源是萬中挑一,撫恤從優,可以自己補貼一半錢糧來供養,更能獲得忠誠。

步下太極西殿台城,陳裨與劉穆已帶著百十儀衛等著了,更有剛從客館召來待職的天水郡丞陳遠琪,他正肩上斜挎著一個醫藥箱,背上還另背了一個,走近時便聞到一股濃郁刺鼻的藥草味。

「臣拜見陛下,不知鄭相公在何處?」

劉義符抽了抽鼻子,伸手虛扶,笑道:「免禮免禮!鄭相自是在尚書台,莫非你連藥草都帶了?」

「既是陛下召臣進京專給鄭相診治,臣到京就先去鄭相府上拜方,不過鄭相卻不在家,詢問了其妻劉夫人和長子鄭愔,對鄭相的病算是有所了解,如何用藥也就心裡有數了。」

「不錯不錯!幾微知著,做事先有準備就好。」劉義符連連點頭,大為讚許,又笑道:「不過朕召你進京,可不僅是給鄭相診視,另有大事要交給你來主持,走……我們先去尚書台!」

劉義符沒說透,陳遠琪也不好多問,一行人出宣德門入瓮城,轉從東閣門而入,裡面就是尚書台朝堂大院,也是一個巨大的漢白玉鋪地廣場,北側是七列坐北朝南的官房,原是尚書令、錄尚書事一人和屬官的官房和大堂,甚至可以在此舉行宰相聯席朝會,有自專之權,官員們私下稱為東府。

南面一牆之隔外,則是尚書左、右丞,左、右司郎中、員外郎,勾九部十二主事官署,但撤置尚書令后,鄭鮮之和王敬弘就帶著掾、史屬官搬進了北側左、右官房,大堂基本上空置未用。中書省和門下省都在瓮城之西,稱為西府,吉翰比較務實低調,沒再主持過宰相朝參,因此相權大大地削弱,朝中一些官員頗有怨言,卻沒人敢指責。

陳裨派了兩名小豎人先去知會一聲,劉穆隨後帶儀衛先闖進東府大堂,內外值守,陳裨高喊一聲「官家到」,東府北堂兩側官房內,鄭鮮之和王敬弘急匆匆帶著一群屬官出來見禮。

「未想陛下果真如此恩遇,卻叫臣何以報之!」鄭鮮之激動得滿面紅光,當即就跪拜行以重禮。

這事雖有一定的必要性,但劉義符也想順勢秀一把尚賢敬老,愛護重臣之意,趕緊搶前幾步一把扶住,寬慰道:「有道子相公這等公忠體國的老臣是朕之福,亦是社稷之福,相比於道子相公效命於先帝以來,為國為民數十年如一日,朕做這點小事又得什麼,還望道子相公萬勿推辭才是。」

君臣寒喧幾句,互有默契地直入大堂,兩側旁坐,劉義符高居上首,揮了揮手示意,陳裨便帶著幾名小豎取來一卷織毯在堂上正中鋪地展開,再擺放條案。

「鄭相請就位!」

陳遠琪兩手拱拳,躬身向眾人團團行了一禮,這才至條案一邊放下醫藥箱,打開其中一個,裡面是刀、剪、夾、鉅等各種琳琅滿目的小物件,一一編插入皮革小囊內。

「有勞陳郎中!」鄭鮮之微笑,至條案對面跪坐,看了看醫藥箱中各種小刀具,好奇道:「看來陳郎中不但能治病,更善於治金創啊,有道是醫者望、聞、診、切,以你觀之,鄭某所得是何病症?」

「以陳某觀鄭相氣色,神態面貌,其病當在心、血也,待陳某切脈以判斷病到何種地步,再開以藥方,鄭相請……」

陳遠琪說著,取出一塊方巾置於案上,示意鄭鮮之挽起衣袖伸過手來,再以二指輕扣於腕脈,微閉著雙目仔細感受。只片刻便睜開眼,又換另一隻手,察看了眼仁、喉舌,一一問明睡眠、起居,有無頭痛、耳鳴,原太醫徐道度又是如何用藥診治等,當問起房事,鄭鮮之燥得滿臉通紅笑罵,眾人都大笑起來。

至此,陳遠琪得出結論,向劉義符稟道:「陛下!以臣看來,鄭相之疾為陽亢、胸痹兩症並重,應先緩解陽亢,再治胸痹,不過鄭相年事已高,此病纏身多年,已很難根治,大概能治七成,三成靠自身調養,或許可增壽二十年。」

陽亢其實是高血壓的古稱,胸痹就是冠心病,三國華佗就曾列舉出這個病症以及治療用藥方案,可惜他的《青囊經》失傳了,以至於魏晉以來許多名醫一直在探索償試,很多郎中判斷失誤,當作頭痛或頭風來治,往往葯不對症。

陳遠琪言稱可增壽二十年,純粹是安慰病人,能增壽十年就不錯了,鄭鮮之自然也心知肚明,好心好奇地笑著問:「那以陳郎中看,當如何治呢?」

「不急!先開兩幅良藥緩解病情,需連服五日,再擇陰雨之日為鄭相施針,拔除一些淤血,藥方與劑量皆可依病情增補,一個月後當能見效,三個月方能明斷是否可根治。」

鄭鮮之大為意外,又驚又喜道:「好!陳郎中既當陛下之面下此明言,那必有把握,鄭某盡遵醫囑!」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