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偏執總裁替罪妻下載
  3. 偏執總裁替罪妻
  4. 1212章 倒追?

1212章 倒追?

作者: |返回:偏執總裁替罪妻TXT下載,偏執總裁替罪妻epub下載

齋藤介沉默片刻,輕笑道:

「叔父如果不想針對我搞事,我才奇怪。他現在不僅是想對我不利,還想置我於死地。」

白石蒼眉頭皺緊說:

「那響尾蛇呢?那傢伙就是想愚弄我們,所謂的要給我們內部情報,其實都是在放煙霧彈。要我說乾脆別放著他了,直接把他抓起來,讓他直接進去蹲著。」

齋藤介卻又是一笑:

「不,現在留著他還有用。」

滬城。

左愈接完電話后,面色有些古怪地摩挲著下巴,溫瀟見他這幅若有所思的樣子,湊過來問:

「又怎麼了?」

頓了一下,左愈看著溫瀟聳肩說,「應該沒什麼事,是楚湛約我見面。」

聞言,溫瀟一怔之後說:

「是楚湛啊?這些年左氏和楚氏經常合作,你們在滬城也經常見面,但為什麼這一次你這表情,就好像是有什麼不尋常一樣?」

左愈笑了笑道:

「因為那傢伙給我打電話的口吻很奇怪啊。」

他回想起楚湛和自己通話時那暗中不爽的口氣,有些疑惑地想,難道自己最近惹過他?

也沒有啊。

「他約你見面,那你今晚還回來吃嗎?」

溫瀟沒有多想,問左愈道。

左愈卻看著她說,「今晚不僅我不回來吃,你也不回來吃了。」

「我?」溫瀟愣住。

「他是約我們兩個一起見面。」

晚上,西苑餐廳。

作為全滬城新興的高級中餐廳,這家西苑每到雙休日的晚上都沒有空位,必須提前一星期預訂,這還是大廳里的位置。而設在內閣的包廂更是一座難求。

因為這裡的包廂設計極其雅觀,所以是很多老闆請客吃飯充臉面的首選,提前一個月預約的都大有人在。

但溫瀟和左愈一到現場,就被請到了西苑最好的包廂竹園。

「楚湛是這家餐廳的重要投資人,他想在這裡請客,當然沒有阻礙。」

左愈看著溫瀟彷彿嘖嘖稱奇的樣子,心裡不是滋味道,「這就像你在銀悅想要請人,空出一個包廂還不是輕而易舉?」

不知為什麼,他就是不想讓溫瀟覺得楚湛有多厲害。

雖然那早都是過去的事,但畢竟楚湛當年犯渾時還做過他的情敵。

溫瀟頓了頓道:

「我也沒說楚湛能在西苑最好的包廂請我們,這件事很奇怪啊。以他招待朋友的作風,不在最好的地方請客才奇怪呢。」

左愈一聽,心裡更不樂意了。但眼看著已經走到包廂門口,楚湛就坐在裡面,他也不能再說什麼計較的話。

在侍者的指引下走進竹園,溫瀟真的有些驚艷。

這間包廂不愧其名,還真就布置成青竹中的園林模樣。穿過大門走進去,溫瀟才發現竹園並不全都是在室內,裡面有很大面積布置的都是露天的景觀,而青翠的竹子遍布其中,風骨傲氣隨風微動。

與其說這是一間包廂,還不如說這是一個獨立的院落。

溫瀟深知滬城的市區都是寸土寸金,西苑餐廳能在地價最昂貴的市中心打造出這世外*般的高雅之家,其背後的奢侈不言而喻。

「你們來了。」

楚湛原本正在品茶,看到左愈和溫瀟他放下茶杯,站起身道,「請坐。」

溫瀟見他表情有些凝重,就好像有大事發生一樣,而不是像平時一直都噙著微笑,不禁看了左愈一眼。左愈卻很淡定地坐下,看著楚湛問:

「所以,你找我們來不僅是為了吃飯吧?」

楚湛微微一頓,然後低下頭,翻來覆去地看著他自己的手。溫瀟見他這樣,心裡咯噔一下,忽然想到是不是楚湛發現了惟愛和見鹿談過戀愛的事?

難道是見鹿回家和楚湛告狀了?

所以楚湛覺得很生氣,這是來朝他們討說法的?

如果真是這樣,溫瀟那還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她愁得不行,心想男孩長得太美型果然就是禍害,她家惟愛剛上小學就招惹過不少小姑娘喜歡,明明他什麼都沒說沒做就惹得人家掉眼淚,現在倒好,哎——

她這個當媽的心裡真是忐忑啊。

「溫瀟,你小兒子惟愛他平時怎麼樣?」

楚湛沉默了半晌,終於開口打破這讓人難耐的寂靜道。

溫瀟一聽他果然是問起了惟愛,咳嗽一聲說,「他挺好的,善良又可愛,還很賢惠懂得體貼人——」

因為她心虛,所以這話說得奇怪她自己都沒有感覺到。

楚湛聽了嘴角一抽,心想這聽上去怎麼像是在說誰家閨女?如果他沒糊塗的話,溫瀟家的那是小兒子,不是小女兒吧?

他自己倒是有個寶貝女兒,可他家的千金和賢惠體貼一點都搭不上邊,不知怎的,他有些走神地想,要是見鹿以後真能找到一個懂得體貼她的老公,那還算差強人意。

「不過,你問起這個幹什麼?」

溫瀟又說了一堆左惟愛的優點,然後試探著問楚湛。

楚湛停頓片刻,目光複雜地看著她和左愈道,「見鹿好像有些喜歡惟愛。」

溫瀟一頓,正在猶豫自己是裝作知道這件事,還是裝作不知道這件事,卻聽左愈已經緩緩說:

「你這爸怎麼當的,現在才知道自家女兒的心思?」

一聽這話,楚湛只感覺自己的整個人都在風中石化了。他愣怔了半晌,然後激動地一拍桌子道,「什麼,你們早就知道這件事了?不是,你們怎麼知道的啊?」

左愈無辜地看著楚湛,眨了眨眼睛說:

「因為我們知道關心自家孩子,而惟愛有什麼事也不瞞著我們呀。」

楚湛嘴角又是一抽,悲從中來,凌亂道,「我竟然是最後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你們早知道了不告訴我,你們不夠朋友!」

左愈平靜地喝了口茶,微微笑著說:

「喜歡誰不喜歡誰,這都是見鹿自己的權利。她不想把這件事告訴你,我還能因為她的少女心事來找你告狀嗎,說你女兒喜歡我兒子?我只能確保我的兒子不會做出不該在他們這個年紀發生的事。」

楚湛倒還真不是擔心左惟愛會輕薄他女兒,畢竟這是左愈的兒子,他知道虎父無犬子,這個男人的兒子一定不會因為一時衝動就對女生不負責任。

但他作為只有一個獨生女的父親,還是止不住為自家女兒擔憂的心情。

有一句話說,智者不入愛河。

雖然這個世界上真正能不入愛河的智者少之又少,而絕大多數愚人也不願意犧牲愛的快樂去當這樣的智者。但楚湛也深知,愛情中的痛苦和快樂一樣強烈,挫折與坎坷更不會少。

他不希望自己的寶貝女兒過早去經歷這些。

如果有天回家,他看到女兒因為失戀痛苦,他一定會心碎的。

「不過你家小子的魅力還真是很大。」

沉悶了一會兒,楚湛又苦笑著對左愈調侃道,「你知道嗎,見鹿昨天晚上對我說,讓我來對你們提出聯姻,還說她這輩子就只嫁給惟愛一人了。」

說著,楚湛搖了搖頭道:

「小姑娘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張嘴閉嘴就是一輩子。我勸她,她還跟我生氣。」

溫瀟和左愈對視一眼,他們都沒想到,楚見鹿居然會去找楚湛說這麼堅決的話。

「既然你們知道一些兩個孩子的事,那你們知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什麼關係?見鹿這麼喜歡惟愛,那惟愛呢,也喜歡她嗎?」

楚湛想了想,還是直接問出最關心的事。

溫瀟被他注視著,輕聲道:

「其實見鹿和惟愛試著交往過,但後來——」

她有些說不下去。

楚湛看著她欲言又止的表情,心裡一沉,已經明白了什麼。那這麼看,見鹿的豪言壯語也都是一廂情願了?

他真的不明白,自家的女兒怎麼就這麼傻。

明明人家男生並不喜歡她,她還要往上撞,又說什麼一輩子非這人不可,這真是腦袋進水了。

「我明白了。」

楚湛皺著眉說,「我回家會找她好好談談,讓她放下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現在本來就不是她想這些的時候。」

說著他又對左愈和溫瀟笑了一下:

「我相信你們的人品,也相信你們的孩子。惟愛是個好孩子,我這個做叔叔的,祝他以後能有好的前程和姻緣。還有,我也為見鹿的冒失給你們道一聲歉了。」

溫瀟趕緊道:

「你這是說什麼,這有什麼好道歉的。是我要說抱歉,其實這件事,是惟愛的拒絕和一開始的遲疑傷了見鹿的心。你——唉,我也沒什麼能說的,你回去之後就告訴見鹿,是溫阿姨說的,她以後一定能找到更適合她的人。」

一頓飯吃完,楚湛坐車回到楚宅,看到薛卿霜親自迎出來,他下車之後低沉道:

「見鹿呢?」

薛卿霜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什麼,頓了一下道:

「她在自己的房間里呢,一晚上都沒吃飯。」

楚湛一聽這話就冒火了,「臭丫頭,這是想用不吃飯來威脅我呢?」

薛卿霜壓低聲音問:

「左愈和溫瀟是怎麼說的?」

「還能怎麼說,人家男孩沒看上她這個大大咧咧的冒失鬼唄。」

楚湛氣不打一處來。

他真沒想到,楚見鹿在家和他豪言壯語,讓他以為這倆孩子都到了私定終身的那一步了。卻沒想到,這事八字還沒一撇,壓根就是楚見鹿想要倒追人家,這算什麼?

他楚湛的女兒居然想倒追男生?而人家男生居然還不喜歡她?

這簡直沒天理了!

「少年人的愛戀這是你情我願的事,我這個做父親的本來是不該管。但她是我楚湛的女兒,應該知道什麼是驕傲和尊嚴。」

楚湛沉聲道:

「婚姻大事更不是她上下嘴唇一碰就能決定的。」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