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渡劫之王下載
  3. 渡劫之王
  4. 第三百零七章 命金貴(第三更)

第三百零七章 命金貴(第三更)

作者: |返回:渡劫之王TXT下載,渡劫之王epub下載

這尊女修像通體就像白瓷,她身上的法衣也有一種冰冷的瓷感,法衣上色彩鮮艷,鑲嵌著許多晶石。

她的面容栩栩如生,五官和身體比例都和真正的修士無異。

她身上流淌著一種令人覺得驚心動魄的元氣波動。

王離就算沒有見過這種東西,他也至少聽說過這種東西。

這是幽浮巨艦上的固定式主殺伐法寶,它的激發往往是要由船上的數個法陣提供靈氣支持,有時候甚至需要修士貫入大量的真元。

這種山門巨艦的主殺伐法寶不以激發速度著稱,往往需要準備一定時間才能發出一擊,但這一擊的威能卻超出正常法寶的概念。

這就像是凡夫俗子世界最巨型的守城弩和守城士兵手中的尋常弓箭之間的差別。

他當然知道這種巨艦的主殺伐法寶的可怕,但此時心悸之餘,他第一時間想的卻是,這東西的使用方式和尋常的法寶截然不同,就算收了這個有用么?

「這是幽浮神女,只要配合鎖靈手段,有足夠的時間貫注足夠的靈氣,便能讓它激發。幽浮神女在所有的山門和山門巨艦主殺伐法寶之中,也是絕無僅有的異類。」顏嫣看王離還要廢話,她頓時有些急了,「我有合適的鎖靈手段。」

「我試試!」

王離朝著這尊女修像伸出手去。

灰色道殿驟然有些異動。

它突然微微顫動起來,一種前所未有的莫名氣機在他的氣海之中涌動。

王離有些震驚。

他感覺這座詭異的灰色道殿在此時竟然給他一種擁有情緒的感覺。

它似乎在憤怒。

它因為這件巨艦主殺伐法寶而憤怒?

王離有些震驚。

但也就在此時,顏嫣卻是一聲壓抑不住的歡呼。

她手上一圈綠色的熒光亮起,這尊女修像竟然直接被她收取。

「你真的厲害。」

她的聲音在王離的識海之中響起,「竟然連這種禁制,你都可以隨手破去。」

王離還因為灰色道殿的異動而有些反應不過來,她的面色卻是驟然劇變,「我們必須要馬上離開這幽浮巨艦。幽浮古宗的人已經發現不對,他們接下來要封鎖這幽浮古艦周遭。」

「走!」王離明白她是生怕自己捨不得這艘巨艦上的諸多寶物而不想離開,但他很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

雖然這些幽浮古宗的修士在天劫之下似乎毫無辦法,對這頭吞天星蟒也是無奈,但他和顏嫣可不是這吞天星蟒。

這幽浮古宗的修士加起來好像至少幾千個,裡面至少還有金丹修士,他們不能這麼頭鐵。

「你的遁速快,出法舟后你帶著我遁走,我全力施展掩氣法門,讓他們發現不了我們。」顏嫣身上捆縛法衣的法繩像活物一般游出一截,直接纏繞在王離的身上,她帶著王離迅速的遁向艦外。

兩人各有妙法,雖然嚴格意義上而言算是第一次聯手,但配合起來幾乎天衣無縫。

只在看見艦外天地的剎那,王離便直接施展九天踏星訣帶著她往空中狂掠。

一團細柔的雲氣始終包裹著他和顏嫣,讓他和顏嫣的遁光以及靈氣絲毫都不外泄。

唰!

幾乎就在他們脫離幽浮巨艦之後不久,整艘巨艦周身突然流淌出一層細密的光紋。

接著這層細密的光紋朝著四周的虛空飛速的擴張。

這層細密的光紋也衝擊在了吞天星蟒的身上,但卻並未對它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只是讓它的身體在空中熠熠生輝。

「接下來能不能先按我逃遁過來的路線原路返回?」

王離也不知道顏嫣接下來要打什麼主意,他傳音給顏嫣,「之前這吞天星蟒追我追得緊,我將幾名同伴丟下了五行焰光舟,我看看能不能返回去找到他們,以免他們出什麼意外。」

「你為了救自己的同伴,居然是自己一個人駕著五行焰光舟引開了這吞天星蟒?」顏嫣看著王離的目光越發不同了,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當時王離被這頭吞天星蟒追得無比凄涼,若不是她出手幫了王離,他恐怕堅持不到這裡就要被追上。

「那當時還能怎麼樣,帶著他們都是累贅。」

王離嘆了一口氣,他倒是很擔心何靈秀和那兩個仙苗。

若是在平時也就算了,但現在是獸潮洶湧,隨時都有意外發生。

「此人能在東方邊緣四洲被無數年輕修士奉為聖師,果然不凡,不是那種唯利是圖的小人。」他的實話實說卻是讓顏嫣的心中冒出如此的念頭。

說實話,中部十三洲,尤其是中神洲的年輕才俊簡直多如狗,她所見的驚才絕艷的年輕修士也多了去了,但絕大多數年輕修士都是在宗門的熏陶下唯利是圖,一心想往上爬,凌駕於他人。

她可以肯定的是,她所見的那些年輕才俊,絕大多數都不會做王離一樣的選擇。

「那你帶著我走。」她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要不我直接將你背著算了,你這麼小。」

但是王離接下來說的這一句,卻是讓她臉有點黑。

「不要!」

她狠狠瞪了一眼王離,「你真當我是小孩子嗎?」

「這麼麻煩。」

王離嘀咕了一聲,看準了方位便演化出了戰車,載著她原路返回。

他生怕何靈秀髮現不了,在距離幽浮古艦足夠遠之後,他讓顏嫣撤了掩氣的法門,他甚至將戰車演化成平時所用的破車模樣。

然而他一路沿途返回,直到他將何靈秀等人拋下的地方,卻是依舊沒有何靈秀等人的蹤跡。

他頓時悵然若失,「呵呵道友難道被我拋下了就算了,都不追過來看看我到底怎麼樣了?怎麼會一路都沒有遇到。」

「是不是他們已經換了方向離開了?」顏嫣道:「沿途好像也並未發現有什麼威能劇烈波動的跡象。」

「呵呵道友她不會這樣,我之前引動天劫,她應該也看到了幽浮古艦方位的劇烈元氣波動,按理他們不會追錯方向,但是我們沿途都沒有遇到,我怕他們又遭遇變故。」王離卻是反而搖了搖頭,道:「靈熙你有能夠追蹤他們氣息的法門么?」

顏嫣搖了搖頭,「除非之前便已經施法留下什麼印記,否則此時獸潮,到處都是元氣波動劇烈,如何能夠追蹤。」

「這….要麼我們再返回去方圓數百里範圍內搜索一番?」王離十分糾結。

顏嫣覺得希望渺茫,在絲毫不知道對方去向的情形之下返回搜索,無異於|大海撈針。

但她看著王離糾結的模樣,還是點了點頭,道:「好。」

王離又返回去,駕著破車亂竄,但還是沒有發現何靈秀等人的蹤跡。

他也是無奈,問顏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要在東方邊緣四洲停留兩個月。」顏嫣說道。

王離不解,「停留兩個月是什麼意思?」

「卦象顯示。」顏嫣微微猶豫了一下,道:「應該會有大際遇,而且我有收服一頭妖獸的機會。」

關於卦象顯示,王離是徹底沒問的興趣。

這種推演氣運的古法虛無縹緲,十分玄奧,連施法者都根本無法為何卦象會推演出來這樣的結果。

「收服一頭妖獸是什麼意思?」他看著顏嫣問道。

顏嫣道:「我有一門法門和一件古寶配合,能有一定幾率直接讓一頭妖獸認主。」

王離聽出了不同尋常的意味,「那妖獸的等階呢?」

顏嫣道:「沒有等階限制,無論任何等階的妖獸,都有一定的幾率可以讓它認主。」

王離頓時驚了,他的預感成真,他忍不住就道:「那為什麼不直接試試讓那頭吞天星蟒認主?」

顏嫣搖了搖頭,道:「這頭星獸的性格太過奇特…我不太喜歡,而且現在獸潮剛起,它是我第一個遇到的高階妖獸,既然卦象顯示我最好在這東方邊緣四洲停留兩個月,我便覺得不能急。」

「這倒也是。」

王離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但這種有一定幾率直接無視妖獸品階讓對方直接認主的法門和古寶,想想還是讓他頭皮有些發麻。

中神洲一帶的至高宗門的底蘊,真的甩東方邊緣四洲的宗門不知道多少條街。

「那按你的意思,渾塵洲的自在還真花,也至少要到這東方邊緣四洲事了,你才會帶我去取了?」王離點了點頭之後,又看著她問道。

顏嫣點了點頭。

「那至少要這兩月的時間我們要結伴同行了?」王離頓時有些鬱悶,「這時間也太長了。」

顏嫣頓時有些氣結,「怎麼你不願意和我同行么?」

「主要感覺整天帶著個小妹妹…我自己又變得這麼小,老是變不大。」王離嘆息。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天劫對於他而言太重要了。

至少兩個月的時間都不能進階,都不能動用天劫,以現在東方邊緣四洲的形勢,感覺有些不太妙。

「那你有什麼計劃?」顏嫣有些生氣的看著王離問道。

她和何靈秀的性格的確有些不同,她就算生氣也不會找王離鬥嘴,只是就事論事。

王離道:「我想現在先去仙墟看一看,若是我有朋友陷落在仙墟一帶,我要幫忙。」

顏嫣沉默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問道:「你們東方邊緣四洲的修士…都會不計自身安危設法幫朋友么?」

王離覺得顏嫣這個問題問得太怪了,他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你這個小丫頭,那你之前不是也出手救了我的么,那不是應該的么?」

「不要叫我小丫頭,我只是現在被天劫弄得有些小!」

顏嫣又有些生氣,但還是認真解釋道:「那不一樣,我救你是因為我知道那頭吞天星蟒奈何不了我。而且我們中神洲的很多修士都不會浪費自己的時間去冒險幫扶其他道友。」

王離道,「我就去仙墟那邊轉轉,能幫就幫一幫,這有什麼危險的。」

「你畢竟只是築基期修為。」顏嫣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他認真道:「在這樣獸潮之中趕去獸潮匯聚之地,按理而言就是冒很大的風險。」

王離搖了搖頭。

他看著顏嫣,道:「只是你們中神洲的這些嬌嬌神子的命太金貴了。」

他當然沒有矯情,在他還是鍊氣期時,就已經去了混亂洲域不知多少次,現在這獸潮之中雖然情況複雜,但好歹他現在也算有些實力,算得上什麼危險。

但顏嫣並不如此想。

她看了王離一眼,她不喜歡和人辯駁,所以沒說什麼。

只是在心中,她想著的是,誰的命都金貴,但只為自己和肯為別人,卻是兩碼事。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