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秦之我是子嬰下載
  3. 大秦之我是子嬰
  4. 第一百一十七章 無賴右賢王

第一百一十七章 無賴右賢王

作者: |返回:大秦之我是子嬰TXT下載,大秦之我是子嬰epub下載

「打回來了?你確定?!」子嬰一愣,難道冒頓不想讓他北進了?

傳令兵喘勻了氣,說道,「定陽城北儘是匈奴兵,立而不動,不知何意,臣猜測是如此。」

「總之來者不善,臣去看看。」李信衝出門外直奔定陽北而去。

「臣妾也去陣前!」

虛憐媞也要出門被子嬰抓住胳膊,「夫人雙手受傷,沒法再上陣了,當年的三國之塞易守難攻,姑且暫先拒守。」

「頭曼之女不懼小傷,斬下帶兵之人的頭顱才是解圍之法!」虛憐媞決絕道。

四目相對,子嬰一瞬間有些恍惚,彷彿看到了戲曲里的花木蘭,還真有些捨不得她回匈奴那裡,可惜是想當單于的花木蘭,留不住。

「不準去,安心養胎為大,這些日子騎馬也要緩行。」子嬰微斥道。

虛憐媞皺眉道,「匈奴女子有的孕期還在喝酒,臣妾這算不了什麼。」

「總之就是不準去,沒有商量的餘地。」

虛憐媞還想辯駁,議事堂外局促腳步聲傳來,兩個中衛兵帶著肥頭大耳的匈奴男子挺著大肚子走來。

男子帶著下擺遮住脖子的皮帽,縫隙中耷拉下幾縷小辮子,面色兇狠,活脫脫安祿山第二。

「右賢王?」虛憐媞看著男子的打扮脫口而出,「按照匈奴的官職安排他不該在這裡才對。」

「圍城的陣仗卻不攻打,冒頓沒有親自來,怕是他私自過來的吧?」子嬰分析道。

「沒錯,就是逃兵告知本王的定陽淪陷的,本王才專程從疏屬山趕來。那個逃兵已經被本王親手殺了。」男子抬起下巴,趾高氣昂道,「見敗王一面真是難啊,連親衛都不讓帶。」

「不得對秦王無禮!」楊辰怒喝道。

「本王無禮又如何?」男子冷笑,「定陽城外都是本王的人,一個亡國之君還能怎樣?況且本王是給敗王送禮物的,」

虛憐媞皺眉,「匈奴有什麼寶物我怎麼不知道?」

男子直視著虛憐媞,突然一愣,「大居次怎麼會在這裡?」

「還知道我是居次啊,那為什麼還不下跪?」虛憐媞冷笑道。

男子猶豫再三,雙腿跪在地上,「臣呼延明拜見大居次。」

「呼延氏的右賢王?」虛憐媞驚道。

呼延氏只是異姓的王族,最高只能做到輔佐單于的右骨都侯而已,這個胖子做到了王?!

「全靠單于開恩提拔。」呼延明恭敬道。

「右賢王的箭法應該不賴吧?」子嬰嘲笑道。

冒頓弒父奪權之前,發明一種響箭,曾把響箭射向愛馬和妻妾,凡是不射箭的人當場被殺,先射箭的人立刻會被重用。

子嬰猜測,呼延明能做到這個位置,八成就是先射箭那幾人之一。

「哼!」呼延明重重哼道,「本王箭法好不好,敗王拿心臟試試不就成了?」

「這是本居次的夫君,不得無禮!」虛憐媞喝道。

「他?一個敗王何德何能?」呼延明抬頭急道,「匈奴已經不懼秦人了,居次跟臣回單于庭吧。」

子嬰冷笑,「跟你回去幹嘛?冒頓可是殺了頭曼和閼支的全族,你是想拿寡人的夫人回去邀功嗎?」

呼延明眉頭一皺,臉上的肥肉擠在一塊。

冒頓是第一次南下,冒頓弒父的事情,外人不應該知道才對。

「頭曼單于是死於大臣內亂,閼支一族也被株連,還是冒頓單于清除了那群大臣,敗王休得污衊!」呼延明呵斥道。

「污衊?」子嬰受不了呼延明的狡辯,「右賢王何不把那些所謂內亂的大臣名字告知夫人,那些人應該都是擁立頭曼小兒子,對冒頓不利的人吧?」

「這...這些都是巧合,當初滿王庭大臣很少有看得慣冒頓單于的,死了一部分不足為奇。」呼延明狡辯道。

虛憐媞曾聽子嬰說過冒頓的事,但呼延明曾是頭曼單于的下屬,一時間兩種說法,分不清真假。

呼延明看出虛憐媞的猶豫,急道,「敗王子嬰從來沒去過大漠,怎麼會知道大漠的事?他無非就是道聽途說,再胡亂編了些污衊冒頓單于的借口!」

呼延明的話說到了重點,虛憐媞轉頭看向子嬰,「王上這些事情又是如何得知的?」

「寡人...」

「敗王不會是想說派人偷偷打探的消息吧?」呼延明急道,「本王還從沒見過秦人來過大漠!」

子嬰啞口無言,這些秘密都是從漢朝與匈奴的交流中記錄下來的。

秦人真的不知道這些!

「寡人這些都是真話,夫人信他還是信寡人?」子嬰沒了主意。

「臣妾不知道。」虛憐媞皺眉道。

「謊言被戳穿便只能用這種計策嗎?秦朝的人可真是夠無賴的。」呼延明譏諷道。

尉繚微微一笑,起身走到子嬰身邊。

「就算秦王沒派人去大漠,卻也知道匈奴之事。」尉繚說道,「不如說秦王說幾個匈奴秘辛吧。」

子嬰剛剛被問住了,此刻有些醒悟,「匈奴祭天的地方叫做龍城,每年都有三次祭天,還有一個尊貴的祭天金人,象徵天人。」

國之大事,在祀在戎。

祭祀大事,絕對不能道聽途說的。

子嬰緩緩將《匈奴列傳》的祭祀內容說了一遍,虛憐媞和呼延明呆在當場。

「夫人,秦王說的這些都沒錯吧?」尉繚笑道。

虛憐媞緩緩點頭,「沒錯。」

「每個諸侯的君王都自稱天子,殊不知世上的天子只有一個,天下的一舉一動都在秦王的察識之中。」

子嬰淡淡看了一眼尉繚,這個老頭不簡單,居然如此篤定他了解匈奴史,這份自信到底哪來的?

「就算敗王知道這些,關於冒頓單于的事情也是假的!」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