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至尊無上丹帝下載
  4. 至尊無上丹帝
  5. 第561章

第561章

作者: |返回:至尊無上丹帝TXT下載,至尊無上丹帝epub下載

「我可是來找你麻煩的!也請你認真點!」

嚴風葬話語中充滿了調戲與嘲諷。我就不信這麼一把利刃還不能把你給拿下。

嚴風葬怎麼說也是浩秦中的第二個核心弟子,雖然這些年來窩藏在奧浩靈宗只是為了學一些心法,但是後來他卻無意之中得到了一本殘經。

若是他想的話,他早就已經超過楚天絕了,他現在才僅僅十八歲卻比一方的大能修士還要有威勢。

所以傲氣也算是能成就一番英才的,他心中也是有過一番鴻鵠之志,但是後來卻因為種種先天體質的原因而泯落一方。

也就是這樣,他遇到了千帆墓都的凌統掌門,凌統掌門當時一眼可是瞧見了他這種讓人啼笑皆非的體質,可是再深一層探究嚴風葬的體質確實比平常人不一樣,大部分人都是提升修境,淬鍊金身,鑄造器匕,縱已得到叱吒一方的地位。

這千古以來凌統掌門見識廣的,也見過一些變異的體質,所謂一些變異的體質,要不就是極寒要不就是急熱,還有一些卻是天生沒有可以鑄造的器匕,因為那些體質本來就是一種天生的器匕。

所以說嚴風葬就是這樣一種人,他沒有武器,而他最大的武器就是他自己的身體!

「咳咳…」

秦霄輕咳了幾聲,瞬間祭出靈氣,在辰沫手掌瞬間吧,眼前的空氣給打散了,而剛才透明的利刃也隨之消散了。

秦霄微微蹙眉,他用深邃的眸子掃視了一遍四周。

靜!出奇的靜!

他甚至連一絲呼吸聲都感覺不到,可見嚴風葬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對付的。

秦霄興緻來了,只見他露出一絲匪夷所思的淺笑。

「最後一擊,送你上天!」

隨後,一個聲音從秦霄的背後傳過來,下一秒直接虛空中一個大手掌,隱隱約約的逼近秦霄的背脊骨。

只見秦霄向前走了一步,卻無端端的消失。

「這步伐?」

嚴風葬生日是不明白剛才秦蕭的那一步是怎麼回事?因為他明明看到這秦霄之勢向前走了一步,給他的感覺卻是如同跨過了一條大河一般。

而秦霄這番走的卻不是鬼影步伐,而是前兩天從藏書閣學來的鐘步幻影!

這步伐怎麼說也是千年以來千帆墓都打人所創作出來的,也有其中的一方奧妙。

「鍾步幻影!」

剛才別過臉去的,你通常門感覺到了一絲千古的靈氣波動,於是他回過頭來屈原看見了秦蕭踩踏著鍾步幻影。

他這一番驚訝也是對的,因為這鐘步幻影一定是結合了千帆墓都心法才能學到的,而且切實是有了千帆墓都心法,這悟性不行,修境不足的,只會落與一方尷尬的寸步難行。

「這不是已經消失了幾百年了?」

凌統掌門微閉的眼眸突然增大,直勾勾的盯著在虛空之中閃現這的殘影。

殘影與殘影交替著,卻沒有重疊,這麼仔細一數一共有九九八十一道殘影,也就是九九八十一步。

凌統以為今天這麼一場鬧戰,最後她會出手解決的,可是現在他可是看到了有趣的東西,這千年來消失的鐘步幻影居然重現了,而且踩踏著鍾步幻影的人這是浩秦宗人?這是多麼諷刺!

凌統唇瓣微啟,久久也不能平復心中的那一絲波瀾。

嚴風葬才不管這是什麼步法,他再次隱匿在虛空之中,他的身影與那些殘影交肩而過,他每一掌都追隨著秦蕭的身影,卻都打空了。

二秦霄發出朗朗的笑聲,他的笑聲在逐漸之內回蕩著一定又一遍,久久不能散去。

這給人感覺好像耍猴一般,但是他耍的可不是猴,而是浩靈宗的第二核心弟子

怎麼說嚴風葬也是靈心境第四重天的修士。

「我怕你是抓不到我!」

秦蕭的話語夾雜著一絲挑釁,對於這位浩秦中的第二弟子,當時候他可是還有那麼幾分景仰的可是如今嚴風葬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也算是就此破裂了。

一開始他還以為這嚴風葬,在浩靈宗是個不管世事,高高掛起的人,可沒想到在後面居然還藏著這麼一重身份,到時候他若是跟浩秦宗的掌門說了,也不知道這掌門是信他,還是信嚴風葬。

「你這樣做可對得起浩靈宗的掌門,而且浩靈宗的門這些年待你也不薄吧,讓你做上了第二核心弟子!」

秦蕭擺出一副老者的姿態,如同教訓著自家徒弟一般說著。

有句話說來孺子可教方似好矣!

但是這嚴風葬可不是這種人,他的純凈外表下可是藏著一顆狼子野心。

「你這鐘步幻影速度也不怎麼樣!」

下一秒只見趙麗的雙腿突然密密麻麻的鬃毛雙腿彎曲的如同狼腿一般,而他的左手已經是一隻狼爪了。

秦蕭這麼一瞧,才明白剛才自己肩上的傷是怎麼來的,原來這嚴風葬本身就沒有可以祭出的器匕,但是他的身體卻是一方很好的武器。

嚴風葬自從修境攀上了靈府境之後,身體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時而雙手變成獸爪子,雙腿弓曲如同狼腿一般,並且可怕的是他的修境已經領起,卻日漸消散,這種情況就如同凌統掌門一樣。

可是後來嚴風葬的這種獸性體質在凌統掌門的幫助下,居然成為了另一方極道武器,脫離手的武器也算是一件廢物了,感受著嚴風葬的武器,就是他的身體本身。

「原來真的是一隻大貓啊?」

秦霄懸空而立於半空之中,如俾睨眾生一般,看著嚴風葬。

「你的步子走完了嗎?」

嚴風葬一步兩步的你現在虛空之中他的聲音夾雜著一絲寒氣,在周圍飄蕩著。

對於剛才秦霄踩踏的那九九八十一步,他以前也是有所聽聞的,但是有句話說的好,再怎麼快也比不上光速吧?

下一秒,只見嚴風葬毫無徵兆的向虛空之中揮動的爪子。

秦霄眉頭一皺,它比藍色的眸子中看出虛空之中的那幾道刀鋒向他襲來。

「就是幾個貓爪子罷了。」

秦霄笑意不減,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佇立在半空之中。

「刃!」

嚴風葬朝著虛空大吼了一聲。

虛空之中,若隱若現的浮現出千萬把利刃,直徑沖向秦霄。

可是正當著利刃靠近秦霄的時候,卻無端端的與秦霄擦肩而過。

千萬把利刃落空於虛空之中,嚴風葬一驚一怒,再次揮動起爪子。

「徒勞!」

直徑秦霄惡狠狠的吐出了幾個字,唇畔微微翹起,抹上一絲如春風般的淺笑,他笑的是那麼的雲淡風輕,那麼的波瀾不驚。

不過他兩個字你說的沒錯,這一切不過都是些徒勞,重視嚴風葬如何操縱?千萬把利刃令人捏,就是與秦霄擦肩而過,若化於虛空之中。

但是用眼看著瞧不出這秦霄用的是哪門子的鬼防身術,因為他只是負手而立,凌空於半空之中,同時他也沒有以靈力威壓這千把利刃,可是這千把利刃卻連他的衣袖也碰不到。

「呸!裝神弄鬼!」

話語剛落,只見嚴風葬一個踏步凌空而起,揮動起爪子,連同一旁的千把利刃,沖向秦霄。

正當轉到秦霄村前一爪子想把秦蕭的腦顱給領下來的時候,卻發現眼前的秦蕭不見了,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見一個如大鉗子一樣的大手緊緊揪住了他的脖子,隨後用力一甩,他便撞向了一旁的大柱子。

剛才秦霄那番舉動,就如同一個馴獸師一般,拿著大鞭子訓練著不聽話的野獸。

嚴風葬這一狠撞上大柱子,這也確實是挺讓人出乎意料的,這不光讓他驚訝,而且站在高殿之上的靈童掌門更加驚訝。

五天前這秦霄的修境不過才剛攀上靈心境而如今以剛才那靈力波動,看似已經是靈心境的第三層更甚於第四層。

面對著如猛獸一般的嚴風葬秦霄絲毫沒有畏懼,一開始秦蕭也確實沒有想過這嚴風葬的武器居然是本身。

對於他來說,眼前的嚴風葬一個狼狽樣,就如同一隻被人打的大貓一般。

嚴風葬單膝跪地,一登腳便站了起來,他惡狠狠的盯著懸空而立的秦蕭嘴邊發出嘶嘶的獸吼聲。

他似乎太小看著秦霄了,看來他越是不動真格,在這凌統掌門心中的地位卻是不保了,回到浩秦中,他還是要做另一番解釋。

只見秦霄揮了揮衣袖,有一句話好說,不帶走一片雲彩!

嚴風葬看著秦蕭那一抹淺笑,心中越發的激怒,他俊俏的臉上慢慢的浮現出幾條獸痕,他的眼眸珠子變得尖銳,如同貓眼一般,隱隱約約的發展,青色的亮光,它的大爪子變得更加的鋒利,他的身體如同膨脹了一倍。

凌統看的嚴風葬這一幅神態,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一步,他好像是想阻止些什麼,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秦霄剛才瞟了瞟凌統掌門的舉動,他眉眼一皺,難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大事不成?

隨後當他再轉頭看下,撲倒在地的嚴風葬時,這嚴風葬卻是不見了。

他再次踩踏著鍾步幻影遊走在虛空之中,他可不能被這隻大貓獸給抓住了,要不然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

秦霄的速度很快喲,條龍擺尾一般在虛空之中遊盪著,而且好厲害,這是一步一步的錢跟著他節奏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看著虛空之中閃爍著殘影和人影,站在殿堂之上的凌統掌門心中一驚,他沒想到這秦霄還有如此一招,但是這一切還是未結束的。

凌統掌門心中一驚一喜,要是今天能分出過勝負就好了,反正他可不想弄出個你死我活,這樣一點都不值,而且不是在秦霄這種修境看來,這場勝負要不就去打個平手,要不就是秦霄大獲全勝。

只見秦霄在虛空之中,游龍擺尾般,嚴風葬一個大爪子朝下來,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秦霄,側身一閃,讓嚴風葬的這一掌打到了空氣中。

沒一張秦蕭都好像是千鈞一髮之間躲過,但是跟美國躲過一場,都顯得是那麼輕而易舉,嚴風葬真是咬牙切齒。

而在秦霄眼裡,找秦所做的一切,不過都是徒勞,其實是變成了巨大的猛獸又如何?還是不是這般大貓的樣子?

秦霄似乎有些得意了,遠遠的擺脫開嚴風葬的大爪子。

可是說時慢,那時快的,嚴風葬下一秒揮動的大爪子居然變成了一雙鋒利的刀鋒逼近秦霄的背脊骨。

但是在秦霄的反應確實是比平常人還要明月一個幾分,他大手一伸抓住嚴風葬的大爪子,直接就揮拳頭過去,只見嚴風葬撲通的一下撲倒在地。

嚴風葬似乎有些狼狽,他勉強的站起身來追蹤還喘氣著猛獸般的情緒。

千方米的千帆墓都殿宇上兩個人針鋒相對,初露鋒芒的,略顯一方帝王之勢。

唯獨站在高堂之上的凌統掌門,把這一切鏡收納於眼中的信息,打量著秦霄還有嚴風葬,他的確沒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這麼一場比武。

他心中不激動,如同滔滔江水一般,他可不想秦蕭和趙麗其中一個死亡,因為若是出現了這種事情那就恰是始於一方帝王的泯滅,那得多可惜啊。

「我今天本來是想來送極品丹藥的,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你,嚴風葬。」你笑的時候越來越濃,他凌空而立,如同神祗俾睨眾生,一般看著在地上的嚴風葬。

以現在秦霄的修境,雖然不能把嚴風葬置於死地,但是還是能把他打成重傷的。

但是這秦霄這麼一回想,主要是保證嚴風葬給打成重傷了,那麼回到浩秦中這嚴風葬要是在眾長老面前胡說一通,那自己可就難解釋了,這位就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即使秦霄對嚴風葬絲毫沒有一絲想傷害嚴風葬的感覺,但是這嚴風葬若是不服氣,繼續揮動他那駭人的爪子那就別怪自己不留情了。

嚴風葬咳嗽了幾聲,一口吐出嘴邊的紅色液體正想蹬腳懸立於空中。

這麼些年在浩秦中,他可沒有遇到這麼狗血的事情一開始他是小看這秦蕭了。

若是這一幕背後靈宗的掌門給看見了,那得多驚訝怎麼說?秦霄的修境渾然是不可能與嚴風葬一爭高下。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