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世子很兇下載
  3. 世子很兇
  4. 第670章 夜勤……(248/581)

第670章 夜勤……(248/581)

作者: |返回:世子很兇TXT下載,世子很兇epub下載

很快,許不令點齊了三千西涼軍精銳,走出拒陽城外的大營,前往欒山縣布防。

除他之外,楊冠玉和徐英身處其中,一個統領步卒,一個率領兩千輕騎。至於去山嶺間布防,為什麼帶騎兵,因為只有兩千人,關鴻業剛撿了大便宜還沒消化過來,自然也沒問。

步卒走的不快,又下著小雨,約莫行出十餘里,天便完全黑了,軍隊便在山嶺間安營紮寨,等天亮繼續行軍。

西涼軍令行禁止,上面怎麼安排他們怎麼走,安營后便認真休息,倒也沒有什麼怨言,但許不令身邊的人,顯然就有點不服氣了。

臨時搭建的小帳篷內,許不令借著燈火,查看著欒山縣周邊的輿圖。

鍾離玖玖把身上的披風疊好放在旁邊,僅穿著輕薄的薄紗春裙,跪趴在地上鋪著被褥,借著火光,薄裙透著些許肉色,如同大又圓的粉團兒,在許不令眼前搖搖晃晃:

「……憑什麼呀?你帶著五萬兄弟過來,姐姐還以為你要縱橫沙場、大戰雄風;結果到好,千里迢迢把人帶過來,讓人家當話事人,這和寨子裡面打仗,大寨子出人手幫小寨子,結果還得聽小寨子的人呼來喝去,有什麼區別?」

絮絮叨叨,一副覺得相公不爭氣的小媳婦模樣。

許不令有些好笑,放下輿圖,抬手在身邊的粉糰子上捏了捏:

「這又不是小寨子之間打架,不一樣。」

鍾離玖玖往前縮了下,回過頭來,半躺在地鋪上,用手掩著身後,嗔了許不令一眼:

「姐姐又不是不會算賬,你說說這是不是窩囊?你手底下的人,憑什麼給他指揮?」

許不令斜靠在小案上,把玖玖的腳兒拖過來,取下繡鞋,在手裡輕輕按摩:

「簡單來講,就是老寨子德高望重,所有人都心裡向著老寨子,我也是老寨子里出去的人。現在老寨子有事,寨主讓我回來幫忙,我帶著一幫能打的兄弟回來,這是本分。要是回來就仗著人多勢眾,把寨主的龍頭杖給搶了,你說說這叫什麼?」

鍾離玖玖躺在被褥上,仔細琢磨了下,倒是明白了些,微微點頭:「忘恩負義,仗勢欺人。寨子里的百姓肯定心裡不服你。」

「對嘛。」

許不令低頭在雪白晶瑩的腳丫上親了口,繼續道:

「我要的不光是指揮權,而是寨子上下都心服口服,也就是關鴻業手底下的十幾萬人、乃至朝廷百官,從心裡都向著我。你看我現在,帶著一幫子能打的兄弟回寨子了,寨主安排手下把人領走,我二話不說,安排我去外面站崗,我也認真站著。結果,等對面的寨子打過來了,寨主安排的手下應對吃力,我這站崗的,倒是帶著幾個兄弟伙,捨身忘死,幫寨子立了大功。你說說,這叫什麼?」

鍾離玖玖臉兒發紅,眼含春意,輕聲道:

「仁義兩全。若真是這麼個,寨子的百姓,肯定會覺得寨主不實在,用人為親、虧待了你,肯定都站在你這邊。可你現在就帶著三個人,在後山站崗,兩邊寨子幾百號人在前山打架,你進都進不去,怎麼立功?」

「過些日子你就知道了。」

許不令翻身而起,坐在了被褥上,拍了拍玖玖:「乖,轉過去趴著。」

鍾離玖玖輕抿薄唇,又嗔了許不令一眼,才不情不願的翻過身,抱著個小枕頭等著。

只可惜,許不令剛仔細舔了片刻,雨聲淅淅瀝瀝的帳篷外,便傳來了腳步聲。

在風雨中瑟瑟發抖的小麻雀叫了一聲,又連忙閉嘴,看模樣又被威脅了。

鍾離玖玖臉色發紅呵氣如蘭,聞聲表情微變,連忙把裙子拉下去,起身規規矩矩側坐,把許不令手拽過來放在腿上,做出號脈的模樣。

很快,帳篷的帘子掀開,披著蓑衣的鐘離楚楚,腦袋探進來,露出一雙碧綠眸子,掃了眼后,略顯疑惑:

「師父,你給許不令列行檢查,怎麼檢查這麼久?他真生病了?」

鍾離玖玖氣息稍顯不穩,做出風輕雲淡的模樣,微笑了下:「沒有,方才和他聊了聊寨子里的事兒,耽擱了些時間。」

鍾離楚楚滿眼不信。方才她弄好帳篷、鋪好被褥,師父按照隨軍大夫的職責,過來給許不令檢查身體情況,順便問問為什麼把兵讓人家帶,結果等了半天都不見師父回來;楚楚心裡自是明白鍾離玖玖幹什麼去了。

見玖玖還找借口,鍾離楚楚有些不滿了,解開蓑衣走進帳篷里,在地鋪旁蹲下,仔細掃了眼,把玖玖的裙子挪開些,指了指被褥上的些許水跡:

「師父,你的藥瓶漏了不成,怎麼濕的?」

!!

鍾離玖玖表情猛地一紅,繼而和火燒一般越來越紅,連忙用裙子擋住,吞吞吐吐:

「楚楚,那什麼……下雨嗎,進來的時候手上沾點水很正常……」

許不令冷峻不凡的臉色也有點掛不住,輕聲給媳婦打圓場:

「楚楚,夫妻倆的,偶爾親熱一下,也正常……」

「正常什麼呀?」

鍾離楚楚把自己師父拉過來,護在身後,瞪了許不令一眼:

「外面幾千人,你要是真喜歡我師父,豈會在這種場合作弄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聲音大……」

「哎呀~!」

鍾離玖玖都快羞死了,被徒弟這般當眾處刑哪裡受得了,連忙起身,拉著楚楚就往外走:

「楚楚,你才多大?這種話以後別亂說……」

鍾離楚楚心滿意足,起身隨著師父出去,離開前不忘回頭瞄了眼許不令,淡淡哼了聲。

許不令孤零零坐在被褥上,攤開手,眼神無奈。

方才還在啃糰子,轉眼就變成了獨守空房,自是有點睡不著。

許不令躺了片刻,又翻起而身出了帳篷,來到了營地中。

三千人的營地不算大,但也有百餘頂大帳篷,加上押送輜重糧草的民夫,幾乎佔滿了整個山谷。夜色已深又春雨綿綿,營地里黑燈瞎火,只有遠處巡邏的士兵在來回走動。

許不令冒著雨幕,無聲穿過帳篷,來到了寧清夜和寧玉合的帳篷內,悄悄挑起帘子看了眼——師徒倆都睡下了,並排排躺在地鋪上,露出兩張姣美臉頰,一張冷艷一張嫻靜。

許不令勾了勾嘴角,無聲無息的來到地鋪旁,在寧清夜的身邊躺下。

寧清夜武藝不低,察覺不對,迅速睜眼想去摸配劍,卻被捂住了嘴,定睛一看,許不令竟然在跟前,還做了個噓的手勢。

!!

寧清夜驚的魂飛魄散,急忙眼神示意旁邊的寧玉合,眼中都是『你瘋了?』的表情。

許不令自然沒瘋,在寧清夜旁邊躺下,輕手輕腳的把手探入了被褥,繼續開始忙活。

近在咫尺的不遠處,寧玉合安靜平躺,睫毛也顫了下。她武藝比清夜高得多,許不令跑進來,豈能沒有察覺,心裡也嚇了一跳,還以為要和欺負滿枝一樣,當著清夜的面把她……

好在許不令沒抽風到那個地步,不是沖著她來的。寧玉合暗暗鬆了口氣,自然是裝睡,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寧清夜瞪大眸子,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許不令。忍了片刻后,發覺許不令得了便宜不走,還越來越得寸進尺,頓時就惱火了。

換做一般女兒家,長輩在跟前躺著,肯定不敢聲張。可寧清夜明顯不是一般女兒家,性格向來率直,覺得這樣遲早被師父發現,當機立斷就推了寧玉合一把:

「嗚嗚——」

許不令滿眼錯愕,沒想到清夜真敢吵醒玉合。玉合醒了彼此對峙肯定尷尬,他只得收手,飛身躥了出去,眨眼不見了蹤影。

寧玉合本來不想醒來,可都這樣了,她再不醒就有的的假了,待許不令竄出去后,她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眸子,偏頭望向徒弟:

「清夜,怎麼了?」

寧清夜眼中滿是羞憤,卻不敢聲張,見師父沒發現,暗暗鬆了口氣,輕聲道:

「師父,我沒事,做噩夢了。」

寧玉合點了點頭:「是嘛,早點睡吧。」說著又閉上了眼睛。

寧清夜被這麼一弄,哪裡還睡的著,悄悄把劍拿過來抱在了懷裡,才謹慎的閉上了眸子……

------

多謝【一本有毒的書】大佬的三萬賞!

多謝【影*狼BB】大佬的兩萬賞!

多謝【EHEIEH】大佬的萬賞!

大佬們給太后寶寶比個心呀~

-----

ps:戰爭劇情是弱項,我寫的痛苦大佬們看著估計也頭疼,就挑重點寫了……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