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花都至尊狂醫下載
  4. 花都至尊狂醫
  5. 第1590章 對死人的憐憫

第1590章 對死人的憐憫

作者: |返回:花都至尊狂醫TXT下載,花都至尊狂醫epub下載

修者之間的戰鬥,講究的可不僅僅是雙方的實力,更比拼著智商和能力,經驗,臨時發揮等等。

也就是說,在修者界內,並不是年齡大,就有著超強的能力,這在其中的影響並不高,但也無法忽視。

面前的劍眉老者實力雖然強悍,但在韓安的眼中,遠遠沒有楊逸強大。

「你這是什麼意思。」老者劍眉微挑,老眸中綻放出一絲的厲芒,怒瞪著韓安。

「我的意思,你還不懂么。」韓安眼神之中飛速的閃過一絲的輕蔑,似乎對老者及其不重視,甚至,都沒有任何一絲對老者的敬重。

楊逸此刻已經聯繫到了林風,知道張少剛已經蘇醒之後,心中還有著一絲興緻繼續等待著這一老一少繼續下一步。

一老一少似乎很不和諧,且相互之間,有著敵意。

「難道這倆人不是師徒?這個劍眉老者,是他並不敬重的一個長輩?」如此戲劇性的一幕在自己的面前上演,楊逸甚至都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

難道自己看錯了?

這一老一少,是出現了什麼問題?

不和諧?

如果這倆個傢伙不是自己敵人的話,自己還真想要上前給這一老一少疏通疏通關係,談談五講四美。

「韓安,我早發現,你這小子對我們門內的某些長老,似乎很不敬重啊?」劍眉老者怒視著韓安的同時,左臂猛然間提起,瞬間靈氣灌輸在左掌之上!

啪!

一股透體而過的力量瞬間從劍眉老者的手掌心內發出,一掌拍出,強橫的力道瞬間撕裂韓安的肩頭,血肉頓時橫飛了出去。

「韓安,這是給你的一個教訓!」

血肉飛出去的同時,劍眉老者收回手掌,平視著面前的韓安,淡然道。

「你,你居然傷我。」韓安捂著肩頭,白骨已經露了出來,血液更是流出無數,如果不是因為韓安有著強橫的體魄以及體內真氣支撐著體魄的話,此刻的韓安,多半已經成為了一個死人了。

「傷你又如何,難道你認為我同意你出來,僅僅是為了這次的任務么。」劍眉老者緊接著陰冷一笑,道出實情。

「你原來還想要在此次的行動之中殺了我,我明白了。」捂著傷口,韓安艱難的站直身子,左臂緊握著長劍,面對著劍眉老者,悍然而立。

此刻的韓安已經明白,自己已經窮途末路,留給自己的結果,也只剩下了一個字,死。

「殺了你,不僅僅是如此。」面對死人,劍眉老者還是表現出絕對的滿足,想要滿足一個死人的好奇心。

不可否認,在死亡之前,所有人都是有些特權的,包括此刻的韓安,他能夠做的不僅僅是螳臂當車,不僅僅是破釜沉舟,還能夠拿著自己將死之人的身份,謀求知道一些秘密的榮幸。

「門派之中還有著後手?」身上的痛苦似乎無法掩蓋心中的苦楚,韓安並未繼續處理自己的傷口,迫切的逼問著劍眉老者。

老者的突襲還是出乎了這韓安的意料,自己僅僅是頂撞了老者一聲,換來的卻是老者猛然間的一記進攻,這一記直接讓韓安完全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以至於,韓安陷入如此的窘境之中。

這一切,已經完全的進入楊逸的視野之中,原本楊逸打算去做一隻黃雀,畢竟自己對這個韓安並無太多的想法,這傢伙也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無膽修者而已,這樣的修者,自己在耶郞遺族族人之中可以挑選出無數。

再說了,這樣的修者,也不值得自己留戀,由此,楊逸只想去做一隻黃雀。

但抱著做黃雀的心態,楊逸平靜的觀察到這一切,進入眼帘之中,楊逸卻感覺到,這一切,似乎並不是那麼一回事情?

這個劍眉老者,似乎很不是一個東西,欺負這個韓安?

楊逸有些看不下去,做為一個醫者,自己是有著責任幫助韓安解決身上病症的,雖然他是自己的敵人。

「呵,你想要知道嗎?我偏不讓你知道,我現在就要你死!」劍眉老者臉色瞬間沉了下去,面對著韓安快步衝去,揮起手中的拳頭,狠狠的砸向韓安的腦袋!

一記致命的結果似乎將要出現在楊逸的面前!

血液飛散四處,濺射出無數妖冶花朵的場景將要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楊逸沒有繼續猶豫,赤血劍輕舞,一道血紅色劍光從劍尖滑落,強勁的劍氣瞬間劃過老者的面頰,劍眉被劍氣所傷,驚落無數眉毛散落空中。

此刻的劍眉老者還未完全反應過來,楊逸已經一手抓住了韓安,瞬間的逃向空中!

「小賊!」

反應過來的老者第一時間是去撫摸自己心愛的劍眉,那可是自己威嚴的象徵,卻被埋伏在此處的修者所傷!

拂過劍眉,無數散落的眉毛被這老者捏在指尖,那可是自己靜心調養多年的眉,此刻卻被這個突然出現的傢伙傷了!

「給我滾回來!」

劍眉老者緊咬牙關,對著空中狂吼,第一時間從儲物法寶之中摸出一個暗紅色葫蘆,葫蘆口正對著空中,默念口訣,一道青灰色的煙霧從葫蘆口中飄出,正對著空中的楊逸席捲而去!

楊逸扭過腦袋掃了一眼正飛速衝來的青灰色煙霧,瞬間有些懵了,這丫的劍眉老者的手中還有著這樣品級的法器?

青灰色的煙霧漸漸的席捲四周,所到之處,基本上是寸草無生的,觸及到的樹葉瞬間就已經枯黃,枯黃的樹葉之後被青灰色的煙霧逐漸的吸入葫蘆之中。

「這,好奇特的煙霧,這是什麼法寶?」楊逸低下腦袋,飛行之中,仍然不忘記關注這個神秘的暗紅色葫蘆,這可不是簡單的傢伙,依照著自己此刻的觀察,這個暗紅色葫蘆價值,至少已經超過了撼天石!

因為此刻的楊逸,已經逐漸感覺到自己的雙腳似乎越來越重,而且,更加讓楊逸崩潰的是,自己的褲子,差點被這個葫蘆給吸了下去。

「快點走吧,走吧。」被楊逸抓住胳膊的韓安算是徹底崩潰了,這丫的,還有你這樣逃走的嗎?

回頭看敵人就回頭看吧,居然還調轉腦袋仔仔細細的瞧了一陣劍眉老者,你就不清楚這劍眉老者的本事嗎?

這丫的如果動起怒來,那可是連自己都打的!

「走啥啊?不要急,我仔細瞧瞧。」楊逸搖了搖頭,很不爽的盯著劍眉老者,這個老頭還是有些門道的,但是就這樣,想要把自己吸過去,這老頭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況且此刻是在一個滿是碎石,樹葉的亂石林之中,這劍眉老者手中的暗紅色葫蘆,以每秒幾十個的數量拉大馬力的吸著附近的碎石,那結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無數的碎石正被這個暗紅色葫蘆吸入其中,觀察片刻,楊逸更加的好奇了,這暗紅色的葫蘆,當真容量達到了這種地步?

「哎,我問你,這暗紅色的葫蘆,能吸進去多少東西?」空中,楊逸伸出手指指了指快要暈過去的韓安,韓安此刻已經暈厥,但按照楊逸的估計,這韓安,還死不了,這韓安的身體情況,遠遠要比自己所想象要堅挺許多。

「吸進去多少東西?我不知道。」原本看到了生存希望的韓安此刻徹底的無語了,這,要不要這樣?

這個傢伙,居然打算和自己門中的長老在這裡鬥法,貌似還不僅僅是和自己的長老鬥法,反而是和長老手中的那個法器鬥法!

這個傢伙難道就不怕死嗎?

韓安不可思議的搖了搖腦袋,抬起腦袋正注意到楊逸一臉渴望的盯著那個暗紅色葫蘆,嘴角甚至都有著一滴口水給溢了出來,難道,這?不可能吧?

韓安瘋狂的晃了晃腦袋,試圖將這個想法給丟出去,難道說,這個傢伙現在在想著難道我們長老手中的暗紅色葫蘆?

這,這傢伙不會是一個瘋子吧?

「你先到我的儲物法寶裡面去,我會會這個傢伙。」楊逸盯著地面上仍然一臉煞氣看著自己,並且不斷給予暗紅色葫蘆輸送真氣的劍眉老者。

「你不會瘋了吧?那可是我們長老?」聽到楊逸的想法,韓安下意識的搖了搖腦袋,直接否決了楊逸這個天馬行空的想法。

這傢伙打算和我們長老抗衡?而且是在長老已經拿出法器的情況下?這傢伙真是一個瘋子。

楊逸沒料到此刻韓安的心中已經下意識的將自己當成了一個瘋子,而且是一個瘋到不能夠在瘋的瘋子。

「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如果你不回到我的儲物法寶之中去,我會放棄救你的想法。」見到這個傢伙好不識趣,楊逸嘴角綻放出一絲邪魅的笑,現在自己對這個葫蘆的興趣,已經完全的超過了對韓安的興趣。

如果這個韓安繼續在自己面前放肆的話,那自己很有可能,拋棄掉他。

自己和他又沒有什麼情義,況且這個傢伙就在之前,還差點傷到了自己的身邊的人。

「我,我去!」韓安權衡一秒鐘,還是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進入楊逸的儲物法寶之中,畢竟,進入楊逸的儲物法寶之中,還算是有著一線生機,如果連楊逸的儲物法寶都不進去的話,那自己能夠生還的幾率,可就很是渺茫了。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