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鮫人淚之畫地為牢下載
  3. 鮫人淚之畫地為牢
  4. 第435章 上位面的規則

第435章 上位面的規則

作者: |返回:鮫人淚之畫地為牢TXT下載,鮫人淚之畫地為牢epub下載

=======今天家裡網好差,乾脆不窩家了。跟母上大人去了一趟天津安全體驗館。不得不說非常贊!推薦寶貝們若是來天津旅遊,一定要預約一下,來玩玩,來看看。家用電器安全、交通事故體驗等等都有。能學到不少日常知識!可以減少很多生活中存在的安全隱患。=======

鮫國.凰宮.

凰宮裡的侍從們已經很久沒有如此忙碌過了,這人來人往的陣仗,簡直堪比當初沐神醫第一次來鮫國時的那場宴。

這不小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尤其是「玉陽」和羿君霄。

「侍從小哥,打擾了。請問這是又有哪國使臣要來了嗎?」

羿君霄如今在凰宮裡的身份不明不白,說有位分那也是前朝留下來的,若說沒有又頭頂確實還掛著那麼個頭銜。

所以他如今對待侍從們格外客氣,侍從們不敢應承他的客氣,卻也不會捧著他。

「羿侍君客氣了,今日王下了令,讓小的們修整打掃尊凰殿,王要求這尊凰殿里裡外外既保留曾經的每一物件,還要能夠達到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小的們自然不敢怠慢,今日動靜就大了些。」

說罷侍從稍稍一禮:「打擾到羿侍君了,還望侍君見諒。」

「不,沒,沒有……」

羿君霄有些恍惚,他不明白鮫玉龍怎麼會突然想起來修整尊凰殿。

心底怦怦直跳,有個預感,但又不敢說出口,只能含糊的擦邊詢問,生怕叫人給看出什麼問題來。

「王可有說…是為何?可是王要迎娶貴人了?想把尊凰殿賜出去?」

侍從搖了搖頭,顯然也是滿腦袋的問號。

「小的也不清楚。不過說來也有些奇怪,好似是神農國的天命神醫又要帶著忘憂姑娘前來與王商量要事,上次來還是住的國賓樓,不知為何這次王好似打算讓他們直接進後宮里住著。」

「這…不合規矩吧。」羿君霄輕喃。

侍從一笑:「羿侍君這就不懂了。我們鮫人族沒有那麼大的規矩,這整個凰宮都是王的家,如今又沒有王后,這後宮這麼大,給客人分一個殿閣住著也沒什麼,不過王一句話的事兒!」

「只是…我們在都納悶這神農國為何如此頻繁的來我們鮫國,按理說已經是兩個在合作的國家了,若有事情,通信往來就好。這要多大的事兒,才會讓神農國的國主隔三岔五的就往咱們這邊跑一趟啊!」

侍從說完,突然一怔,自知失言,慌張的左右望了望,好在羿侍君住所較為偏,並沒有什麼人往來,這些揣測王心思的話沒有叫第三個人聽見。

侍從捂住了口,小聲對羿君霄講到:「王的事不是小的們該議論的,是小的失言,羿侍君過耳就給忘了吧!」

羿君霄自然點頭應承:「你放心,不過咱們聊閑天。你忙去吧,我不打擾你了。」

「是。」

(忘憂姑娘……?)

羿君霄心底輕喃。

自從這片國土改名為鮫國后,他就在自己的殿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消息自然不靈通,若不是這次動靜太大,他根本不會好奇詢問,所以一點也不知這忘憂姑娘是何方神聖。

他也不敢再問那侍從太多,一直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人突然多嘴起來,自然叫人生疑。

(待神農國的兩位貴客前來,尋個鮫人王得空的時間便去拜一下,詢問一下吧。尊凰殿…最好還是莫要動啊。)

羿君霄對尊凰並沒有情愛,但卻有感激之情,雖然他清楚當初他不過是尊凰公主用來刺激駙馬大人的一顆棋子,但尊凰給予了他如今的好日子也是真真正正,實實在在的。

如今,這片領土更是全然大變樣,身處鮫國的他顯得與周邊是那麼的格格不入,所以難免懷念曾經尊凰在的時候。

若連尊凰殿也要改變,這偌大的凰宮真的就只剩他一個舊人而已了。

未時.凰極殿.

「王,神農國天命神醫和忘憂姑娘來了。」

「嗯,請進來。」

(居然這樣迅速就來了,看來事情的真相比自己想的還要嚴重。)

鮫玉龍眸色深沉,待雲初與忘憂進來,他的目光就主要是落在忘憂身上的,格外專註,彷彿想透過一切,看到那軀體里的靈魂一般。

忘憂依舊是帶著面具與輕紗,只露出一雙清透的眸。鮫玉龍的視線最終落在忘憂那正緊緊拉著雲初衣袖的雙手上。

忘憂來到有著熟悉感但又陌生的地方,緊張又有點害怕,貼的雲初格外近。

雲初察覺到了鮫玉龍的視線,許是想最後氣一氣鮫玉龍,也或許是想自欺欺人一下。他將忘憂的手從袖口處拿下,緊緊握於掌心之中。

凰極殿內的侍從都退下了,鮫玉龍才開口:「信中你沒有講明。藥方在這裡,你說此方與解除鮫人淚的藥劑和映月都有著莫大的關聯,可你沒有告訴我我最想知道的。」

雲初一笑:「你不是一直很有智慧,很霸氣的嗎?何時怎麼不自信了?你不是已經猜到真相?」

雲初不懂,鮫玉龍對凰映月,那是永遠與對別的人,別的事都不同的。

在凰映月面前的鮫玉龍,永遠是最初的那個嬌嬌,他鮫玉龍再如何改變,對凰映月的那份心,永遠不會變!

鮫玉龍雙手握成拳,看向忘憂的眼神更加炙熱。

「忘憂姑娘……」鮫玉龍的聲音在顫抖,「可以請你把面紗與面具除掉嗎?」

「啊…嬌嬌。」

痴傻的忘憂並不懂鮫玉龍的意思,只是突然清脆的喊了這麼一句,在偌大的凰極殿中格外響亮,鮫玉龍聞之身體猛地一震,神色哀怮。

雲初心底輕嘆,他知道,他該放手了。

雲初鬆開忘憂的手,站遠了一些,將忘憂身旁的地方空出來,神色也略帶傷感:「你這樣說,她不會懂的…究竟怎麼回事,還是你親自揭開看看吧。」

雲初話音剛落,鮫玉龍就猶如一陣風,猛地刮到了忘憂的身邊,但到忘憂面前後又是那麼的輕柔,生怕磕碰驚擾或嚇到她。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