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夢回大明春下載
  3. 夢回大明春
  4. 第509章 505【叛亂遍地】

第509章 505【叛亂遍地】

作者: |返回:夢回大明春TXT下載,夢回大明春epub下載

明代中期的大同,明代末期的遼東,情況其實非常相似。

大同問題是咋解決的?

只因大同雖然糜爛了,隔壁邊鎮卻沒有爛啊,而且隔壁連出周尚文和梁震兩大名將。殺光吉囊的兒子之後,又殺得俺答汗不敢犯邊。

俺答汗從戰爭大片的主角,變成言情倫理劇的主角,搞出「女兒的女兒是我孫媳,但我就要娶她做老婆」的好戲。逼得孫子帶著部眾投靠明朝,俺答汗便答應跟大明皇帝結拜為兄弟,雙方約定互不侵犯。這就是「俺答封貢」。

俺答封貢之後,右翼蒙古內耗嚴重,已經無力再組織南侵,大同鎮的軍事壓力瞬間緩解。

沒了外部威脅,大同官兵還怎麼跳?

明末遼東問題無法解決,就是因為滿清這個外部威脅存在。若有一猛男能幹翻滿清,遼東武將集團也得抓瞎,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存在價值。

可惜,明末沒有周尚文、梁震這樣的猛男,同時也有地理位置的因素。大同旁邊就是寧夏、延綏、宣府,大同鎮爛了隔壁沒爛,隔壁正巧出了兩個猛人痛擊蒙古。

但遼東沒有隔壁啊,客軍只能在遼東打仗。再牛逼的猛男去了遼東,也只會被友軍坑得欲仙欲死。

不過在這個時空,遼東已經有了鄰居,那就是朱厚照和王淵收復的大寧!

今後只要大寧不爛,即便遼東爛了,還有大寧官兵頂著。

席書帶兵痛揍了右翼蒙古,而且還活捉右翼蒙古首領。右翼蒙古頓時內訌起來,俺答和老把都兄弟倆,一邊吞併哥哥的部落,一邊較勁爭奪副汗之位,同時還害怕大明把哥哥放回去。

至少兩三年之內,右翼蒙古都不會再南下,誰敢犯邊老子就把你哥放還,上演一出蒙古版「奪門之變」!

這算是臨時解決了外部威脅,大同官兵暫時失去存在價值,席書可以毫無顧忌的整頓邊務。

清田的同時,徹底清理兵額。

旗、軍、舍、余,老老實實分清楚!

旗,屯田兵種。

軍,作戰兵種。

舍,將校子弟。

余,每一個正兵,家裡要出一個余丁,即「軍余」。照料正兵的日常生活,輔助正兵戰時打仗,還得出錢給正兵購置軍裝。

旗和軍早就混亂了,戰時打仗,閑時耕田。

席書清理兵額時,把兵冊進行死規定,「旗兵」今後只能種田,「軍兵」今後只能打仗,不得再混淆在一起。

然後席書發現,大同鎮的「軍兵」,竟只剩下兩萬多人,即只有兩萬多衛所作戰部隊。

真正能打仗的,全是「營兵」,在此特指不屬於衛所體系的社會招募士兵——這跟明末遼東有很大區別,遼東武將靠家丁打仗,大同武將靠募兵打仗,總得來說還是大同更好一些。

但扯淡的是,大同武將戰時募兵,戰後直接遣散軍隊。

具體操作如下,夏天的時候趕緊募兵,以防備蒙古秋天入侵。冬天來了立即遣散招募部隊,以節省口糧開支,只留少數基本兵力。

而朝廷兵冊則顯示,一直都有大量募兵存在,一直在發放口糧和月糧,這種操作屬於季節性吃空餉。其實他們就算不遣散招募部隊,也是不發月糧,只給口糧就可以了,但武將貪到連那點口糧都想省。

席書按照清點之後的現狀,乾脆全面進行「易衛為營」改革,即衛所體系徹底退出大同作戰編製。

由於大同鎮地位特殊,此鎮在設立不久,就開始「易衛為營」改革了,已經改革了好幾十年,否則席書還真不知道如何下手。

在席書的主持下,大同衛所兵員,今後一律回去種田,作戰兵種全靠招募而來。

衛所軍戶,也可以報名參軍,全部享受募兵待遇。

旗兵,取消。軍兵,取消。軍余,取消!

這種做法,會導致軍費開支成倍提升。優點是提升作戰能力,儘可能減輕將領對士兵的盤剝,貪污所耗財政成倍下跌,將領貪污今後只能吃空餉(後勤不歸這些將領負責,那是都司軍官的油水來源)。

事實上,嘉靖朝靠中央撥款維穩,也實現了這種改革。到嘉靖末年,大同的旗兵、軍余都不統計了(沒有消失,只是對朝廷來說可有可無,但將領依舊還在繼續盤剝)。

嘉靖時期屬於被迫改革,具體操作全掌控在將領手中,中央沒有絲毫的主動權,最終反而帶來更沉重的負擔。

席書則是主動改革,哪裡兵變就鎮壓哪裡,反正剛把蒙古人趕跑。

在「易衛為營」的過程中,席書解放了兩萬多淪為農奴、家僕的衛所士卒,大部分都在清田之後分到軍田種地去了。

從正德二十二年,到正德二十四年,席書前後鎮壓大小兵變八起,期間他甚至遭遇了一次刺殺。

反正後來席書回到京城,再不敢踏入大同地界半步,遺言也讓兒孫不得去大同。

……

席書在白登山大勝蒙古騎兵,那是十月份的事情。

咱們把時間拉回來一些。

春季,兩廣總督姚鏌統兵十萬,在廣西大敗土司叛軍。僅過了兩個月,土司叛軍捲土重來,廣西五分之一的地盤被叛軍佔領。

歷史上,這場叛亂實在搞不定,嘉靖只能啟用王陽明。王陽明帶兵前往,一仗未打,叛軍懾其威名,就有兩個頭領直接投降。接著,王陽明示敵以弱,故意兵備鬆弛,等湖廣援軍一到,立即全面進攻,叛軍潰散逃往大山。王陽明又逐個擊破,最終剿滅叛軍主力。

王淵可不敢讓老師去廣西剿匪,因為王陽明肺病複發,這種情況去廣西肯定減壽。

歷史上的王陽明,是帶病平亂的,叛亂平息了,病情也加重了,回去半路上就病死。

王陽明不能去,那可怎麼辦啊?

竟無統兵文臣可用!

姚鏌已經是一等一的知兵文官,他剿了兩三年,叛軍竟然越剿越多。

「二郎,廣西平亂,你可有推薦之人?」朱厚照問道。

王淵反問:「楊閣老夾帶中就無人可薦嗎?」

朱厚照冷笑:「姚鏌就是他推薦的,帶兵去了兩三年,叛軍反而變得更多了。」

王淵說道:「恩師陽明公,定然能夠平定此亂,可陽明公肺疾複發。陛下是肺疾,陽明公也是肺疾,可知此病需要好生休養。」

朱厚照嘆息道:「是啊,這肺疾,發作起來難受得很,你的老師確實去不了。」

王淵笑道:「陽明公在信中推薦了一人,見素公(林俊)也推薦了一人,他們兩個推薦的居然是同一人。」

「誰?」朱厚照問。

王淵說道:「廣東右布政使林富。」

朱厚照搖頭道:「沒有印象。」

王淵笑道:「姚鏌在廣西平亂,特地把廣東右布政使林富帶過去,可知姚鏌也是極為信重林富的。如今,林富正在姚鏌賬下聽令。」

朱厚照不解道:「林富既然在輔佐姚鏌平亂,他們兩個加起來都難以勝任,怎麼又說林富可以單獨解決此事呢?」

王淵說道:「平亂打仗這種事,有時候一個人比兩個人更方便。只需調回姚鏌,讓林富統兵,叛亂自然消弭。」

「你說姚鏌拖了後腿?」朱厚照驚訝道。

王淵點頭:「正是。」

姚鏌,天下聞名的清官,天下聞名的知兵能臣,但歸根結底是一個清流中人。廣西叛亂,有些情況清流不好下手,得找一個鐵面無情、心狠手辣的。

林富是王陽明的獄友,都因得罪劉瑾而下獄,還關在同一個牢房中。兩人在獄中討論易經,也討論兵事,王陽明對林富極為推崇。

林富還是林俊的族中後輩,林俊知兵,林富也知兵。

林富還是個開海派,歷史上,嘉靖朝海禁嚴厲,林富主動上疏請求讓佛朗機商人到廣東貿易,因此被王陽明的弟子方獻夫彈劾到罷官。

林富還是個敢得罪人的,他前些年在廣東當右布政使。剛剛上任,就遇到提學使聯合士紳搗毀寺廟,將無數寺田暗中佔為己有。這根本不關林富的閑事兒,林富卻非要插一手,直接把寺產、廟田搶過來,寺產拿去賑濟百姓,廟田劃為學校的學田,把提學使和士紳全得罪了。

只要把礙事兒的姚鏌調回京城,讓副手林富主持平亂,定然把廣西叛軍安排得明明白白。

唉,廣西平亂有可用之人,可廣西、廣東、江西、湖廣的交界地,那裡的大山裡頭全是起義軍,根本騰不出兵力去清繳。

還有山東,山東流賊鬧了兩年,前段時間終於徹底平息。

然後,河南又鬧起來了……

有人禍,但直接原因是天災,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幾年,氣溫雖然在不斷回暖,可隨之而來的是全國大範圍旱災,而且是連續幾年大面積旱災。

作為禮部尚書,如此災異頻發,王淵按照正常操作應該自劾請辭。

可王淵非但沒有辭職,就連祭祀都只搞了一次。他說與其祭祀請求神靈降雨,不如省下祭祀花費,全都拿去各地賑災。

言官又找到彈劾理由,指責王淵祭祀不力,似乎都是因為他得罪了老天爺才不下雨。

山東流賊,被俘虜之後,大部分流放到大寧實邊,還有一千人被裝船運往北美洲殖民。

印加帝國的國王死了,國家一分為二,兩位王子正在搞內戰。

西班牙支持大王子華斯卡爾,這位是正統的繼承人。

朱海支持二王子卡帕克,因為二王子常年跟老國王住在北方。大明船隊一直跟老國王交涉,跟二王子也交流更多,至今沒見過大王子長啥樣。

目前,兩位王子還是自己在打,大明和西班牙都沒有直接出手,只是各自提供鐵質兵器幫他們武裝直屬衛隊而已。

鐵器,自然需要真金白銀來換。

朱海已經混成了軍火販子,由於王淵禁止鐵器出口,他還專門進京弄到了特批執照。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