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偵探推理
  3. 太平妖未眠下載
  4. 太平妖未眠
  5. 第三百三十八話 金鐘罩鐵布衫(一)

第三百三十八話 金鐘罩鐵布衫(一)

作者: |返回:太平妖未眠TXT下載,太平妖未眠epub下載

這段日子對祝元亮來說,可過得實在是有些彆扭。

自從來了登封之後,他便一直待在少林寺中混吃混喝,前面打響的幾場戰鬥都與他無關不說,好不容易終於等來一個看起來有些意思的「永夜大賽」,卻又沒有他這個凡人參加的份,見一干夥伴都卯足了勁兒在修鍊,自己卻明顯變得動力不足、方向不明起來,佛寺又是個毫無樂趣的清靜之地,於是常常睡到昏天暗地,無所事事。

上一次遇上這樣的日子,還得追溯到他剛脫離「回教國」回到麗江,孤身一人住在開心府中的那個春季,對頂著「先鋒」名號的祝元亮而言,衝鋒陷陣、上陣殺敵是他最能解悶的途徑,即使在旅途中,也有些野妖可打,還有蒲子軒這個發小陪著他侃東侃西,怎麼也不至於乏味至極,如今不但野妖遠離了自己,連蒲子軒也「躲」到達摩洞中一晃就是一個多月,這一來,祝元亮可著實感到心中空空如也。

當然,蒲子軒不在,還有些其他夥伴可以聊天打發時間。

孫小樹的身體已完全康復,可他畢竟只是一個孩子,兩人聊不到一塊兒。

陳淑卿自然是個有魅力的大美人,可蒲子軒早已捷足先登,人道是「朋友妻、不可欺」,在她面前,祝元亮得時時注意著分寸,不便走得太近。

蘇三娘嘛……嗯,蘇三娘當然是個極好的相處對象,可她偏偏選擇了前往中嶽廟修鍊,雖只是一山之隔,但卻著實給人一種遠在天邊的感覺。

至於余向笛,他作為永夜大賽參賽選手,日日忙著修鍊,一般早上會獨自練習御妖劍法,下午則與寺中其他僧人一起在後院里練些少林功夫。

這一日,祝元亮睡了個午覺起來,算了算金剛降魔腕的能量已久久沒得到補充,又出門看了看天空中太陽的位置,判斷此時已快到申時,便決定去後院找余向笛給武器充能,順便找些樂子玩玩。

自打他從蒲衛海那兒得到這身裝備以來,便無論何時何地都隨時將它們穿戴於身上,因為他永遠無法預料妖怪和明日哪一個會率先到來,即使到了這少林寺亦不例外——一旦破了例,那便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或許在某個妖怪突然襲來的瞬間,他正好沒有妖見愁和金剛降魔腕在身,便是他的致命時刻。

不過,彷彿專門撞了個黑霉日一般,就在祝元亮穿過迴廊正要拐角入後院時,一匹磚頭橫空飛來,正正中中地砸在了他的頭頂上,頓時驚得他「哇」一聲叫了起來。

院中,余向笛和一群小和尚正在嘻嘻哈哈地練習金鐘罩鐵布衫,只見余向笛光著膀子,蹲著馬步,全身肌肉鼓得如鐵一般硬朗,任由五個小和尚往他的頭上砸著磚頭。

「三十八、三十九、四十……」

(本章未完,請翻頁)

著旁邊第六個小和尚的報數,一匹又一匹的磚頭如雨點般接連不斷地砸在余向笛的頭上,碎成兩半后,脫離了人手的那一半便胡亂向四面八方飛出去,而余向笛卻一聲不吭,僅僅從他黑色眼罩上方的汗珠可以看出他的賣力堅持。

也正是小和尚口中的「第三十八匹」磚頭,不長眼睛地飛向了祝元亮,「臨幸」了這位不請自來的客人。

不過,一干小和尚完全未注意到祝元亮的窘態,仍在興緻勃勃地圍著余向笛「開火」,終於,地上的磚頭全部耗費完畢,這才有個小和尚驚呼道:「子宇師叔,你已經完成了五十塊磚頭了!」

「呵呵,這便完了?」余向笛站直了身子,舒了口氣道,「我感覺我還能再來五十塊呢。」

隨後,他感知到了祝元亮的風語,停止了與小和尚的交談,側頭揶揄道:「祝先鋒,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睡得還好吧?」

「好什麼好?我剛被這東西砸了,叫那麼大聲,你們居然一個也沒聽到!」說完,祝元亮已走到眾人跟前,右手捂著頭,左手的金剛降魔腕手掌狠狠將那砸中他的半匹磚頭捏了個粉碎,還罵了聲,「真是氣死我了!」

「哇,這位大叔的手好生厲害!」

「可不是嗎?這樣的手臂,我活了十二歲,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切,我活十三歲也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一眾小和尚並不關心祝元亮的腦袋有什麼問題,反倒是紛紛為他的握力驚呼起來。

隨後,又有好事的小和尚去拉扯他的妖見愁斗篷。

「這是袈裟嗎?怎麼感覺怪怪的呢?」

「肯定不是袈裟,人家又不是和尚!」

「那他為何打扮得如此奇怪啊?難道是唱戲的嗎?」

祝元亮頓覺無比尷尬,多說無益,便乾脆伸出金剛降魔腕到余向笛面前,吩咐道:「來,能量給我來一點兒,我讓這些小東西們漲漲見識!」

余向笛皮笑肉不笑一番,倒也爽快地給祝元亮充了些能,待兩發除妖飛彈的能量已夠時,祝元亮便叫余向笛停下,隨後對小和尚們叮囑道:「都給我站遠點兒,看好了!」

小和尚們不明就裡,紛紛站到兩旁去,只見祝元亮高舉起金剛降魔腕,張開五指,對準院牆外的一棵槐樹頂部,不多時,手心上已匯聚起一股金色光芒來。

那棵槐樹約莫位於十五丈開外,為了增加氣勢,祝元亮還特意喊了聲:「屠妖飛彈——破!」

電光火石之間,一團金色光球忽的飛出,正中樹頂,那槐樹頂部「轟」的一聲斷裂開來,倒了下去,引來小和尚們的一陣驚呼。

幸虧那槐樹只是牆外野樹,若是少林寺的財產,引來的便不是驚

(本章未完,請翻頁)

呼而是責備了。

「好,接下來,才是真正的表演,千萬給我看好了!」

說完,祝元亮又器宇軒昂地將金剛降魔腕對準了自己頭部,讓金色光芒凝聚於掌心上——當然,是有后罩帽遮擋的側面。

「喂喂喂,大叔你要幹嗎?」

「別開玩笑了,快停下!」

在小和尚們驚恐的眼神中,祝元亮嘴角掛著自信的微笑,對準后罩帽再度開炮,只聽「砰」的一聲悶響,祝元亮的腦袋只是被震得偏了偏,隨即又扭回到原位,洋洋自得地對眾人道:「看到了吧?我這手臂叫金剛降魔腕,我這身斗篷叫妖見愁,我可不是為了唱戲才穿著它們的!」

「啊——我明白了,原來大叔也會金鐘罩鐵布衫!」一個小和尚笑嘻嘻地提議道,「要不,大叔來和子宇師叔比一比,看看誰的腦袋更厲害!」

「對對對,要不咱們再去抬一百匹磚來吧。」

祝元亮特意顯擺一番,本只是想換來一陣英雄降臨般的快樂,卻不想對方如此「不識抬舉」,哪壺不開提哪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憤懣道:「你們還是不明白!我這件斗篷,可以防住妖氣、凈化之力,還有能量炮的攻擊,但拿你們那些破磚頭沒辦法!」隨後,又用金剛降魔腕摸著余向笛光禿禿的腦袋道,「我要是有這傢伙的腦袋一半硬,還怕那勞什子的磚頭嗎?」

說完,祝元亮將手放下,嘆口氣道:「行了行了,快給我把能量滿上。」

此時,一直沒開口的余向笛突然神秘地笑了笑,搖搖頭道:「不……」

祝元亮怒斥道:「不什麼不?今日要你點凈化之力,不到明日你就會完全恢復,怎麼那麼小氣?」

余向笛不答,轉而對一個小和尚吩咐道:「覺清,你帶著他們,再去磚房取一百匹磚頭來。」

「喂喂喂,余向笛,你不會真的要和我比挨磚頭吧?」祝元亮瞪圓了眼睛告饒道,「那我直接認輸,能量我也不要了,再見。」

說完,祝元亮氣鼓鼓地轉身,正要離去,余向笛卻叫住了他,冷哼道:「我說的『不』,是在說你沒有說實話。若你真的被剛才那匹磚頭打傷,哪怕只是被打痛,你的風語也至少會紊亂一時半會兒,可從我探來,你根本什麼事也沒有!你摸著良心說說,你真的被打痛了嗎?」

祝元亮愣了愣,體會了片刻,支吾道:「額,好像真的不痛……不對不對不對,也許只是痛過了而已。」

「呵呵,你就別跟我們裝蒜了,在佛祖眼皮底下撒謊,可是要遭報應的!」數落完畢,余向笛接下來的一句話,讓祝元亮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祝先鋒,你這傢伙其實早就練過金鐘罩鐵布衫了,我說的對吧?」

(本章完)

大家還在看:快穿:女配,冷靜點冷帝寵上天:腹黑狂妃醫妃驚世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愛妻入骨:獨佔第一冷少重生異能小俏媳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拒嫁天王老公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