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我真的不是杠精下載
  4. 我真的不是杠精
  5. 第94章:策反二總管!

第94章:策反二總管!

作者: |返回:我真的不是杠精TXT下載,我真的不是杠精epub下載

魏鳴淡淡地道:「事情就是這樣的,身為一個大夫,其實我是看不了這種事情的。我曾經問過他需不需要救治,但是他說不需要,還說我是……反正是一些難聽的話。」

「小畜生?」二總管問道。

「你沒有必要說出來。」老魏頭在一旁糾正道。

「你的臉現在疼不疼?」魏鳴轉移了話題。

二總管沒有說話。

廢話,誰被噴了一臉辣椒水都會疼。

魏鳴一臉心疼地走了過來,給二總管吃了一粒「神仙丸」。

「這是這種毒的解藥,」魏鳴問道,「有沒有好一點?」

這其實就是一種心理作用,二總管昏過去的這段時間,傷勢總歸會有所好轉。

托著魏神醫的名聲,魏鳴在治療方面,還是有點小名聲的。

所以二總管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好了一點。

魏鳴將剩下的那包神仙丸全都塞進了二總管的懷裡,然後道:「每天吃一粒,你可能還會有些頭暈,但十天之後就能痊癒。」

二總管弄不清楚魏鳴想要幹什麼。

不過既然魏鳴想治他的傷,就不會是想殺他。

魏鳴又道:「不過我剛才彈進你嘴裡的那一顆葯可就沒那麼簡單了。」

「那是什麼?」二總管有些害怕。

「三屍腦神丹。」魏鳴說道,「不知道見多識廣的二總管聽說過沒有?」

「那,那不是日月魔教的毒物?」二總管道。

「湊巧的是,那方子其實是來自於白駝山莊的,已經被改得面目全非。」魏鳴道,「而我爹碰巧就會原版。」

「不,不可能。一個外門的弟子怎麼可能會掌握?」二總管有些不信。

「那你覺得,我爹又是因為什麼被逐出師門的呢?」魏鳴問道。

他賭的就是歐陽達不會對外說出《龍歸九化功》的事情。

《龍歸九化功》是白駝山莊從雪山大輪寺偷來的,練成的人很少,還要防著大輪寺知道。

但是白駝山莊的毒經獨步天下,確實大家都知道的。

果然,他賭贏了。

二總管雖然還有些懷疑,但還是相信了幾分。

魏鳴又道:「如果沒有那本毒經,你又在何處見過這種能讓人流淚的『泉涌涕零霧』呢?還是你曾聽過別處有解毒的神仙丸?」

泉涌涕零霧就是他剛給辣椒水胡謅的名字,反正被噴中的人肯定是淚流不止,形容倒也恰當。

二總管行走江湖多年,確實也沒見過能讓人哭成這樣的毒,雖然他有些懷疑剛才自己昏過去可能是中了什麼強力的蒙汗藥,但是這未嘗不能是這所謂的泉涌涕零霧的效果。

至於魏鳴所說的「三屍腦神丹」,這真是不敢想了。

他不想,魏鳴卻要替他想。

「三屍腦神丹呢,說來簡單,就是一個小蟲被封在了蠟丸里。」魏鳴道,「只不過選用的蟲子和催動藥物各不相同。少了幾個月,多了一年,這蟲子就要從蠟丸中逃出來,在你體內到處爬。如果爬到了腸子、或者肺,哪還只是劇痛、喘不上氣而已。但如果爬到了腦子裡,那麼就要徹底瘋掉,連你的至親骨肉都不認識,非得要啃咬他們的肉才能痛快!」

魏鳴特意用了一種陰沉緩慢的聲音來說這種介紹,就好像張震講鬼故事一樣,緩慢敘述,引人思索,然後突然之間爆發,模仿啃咬他人身體的聲音。

「卡吱吱,卡吱吱……」

就連魏鳴自己都感覺有點瘮得慌,就更不要說二總管了。

老魏頭因為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乾脆把頭轉了過去。

他生怕自己笑出聲來,被二總管發現。

「所以呢,」魏鳴停止了恐怖的敘述,「如果你肯配合的話,我每年定期會給你解藥,保證你不會發病。而如果你不肯配合……」

或許是因為二總管膽子比較小,也或許是他本身對魏鳴還有一些好感度,所以他沒有讓魏鳴說完,連聲道:「你想讓我做什麼?出賣金風庄的事情絕對不行!」

「不用出賣金風庄!」魏鳴道,「其實跟以前一樣,我只想讓你們不要來找我的麻煩就夠了。不過現在似乎又多了一點問題,如果我說大總管是自己摔在桌子上摔死的,衙門口恐怕不會信……」

「他就是自己摔死的!」二總管連忙道,「連那桌子都是他劈碎的!除了他的獨門掌力,還有誰能做到?我就說過來參加個婚禮,不要喝那麼多酒,他偏不聽!你說這事兒鬧的!」

「你看,這麼一說,大家不就都明白了嘛!」魏鳴說道,「不過恐怕還得委屈你一下,在大家面前做個見證人。」

魏鳴站起身來,出門去找村長,到了門口,他回身沖老魏頭點了點頭。

由老魏頭來解開二總管身上的繩子。

魏鳴也怕二總管是假意做戲,找機會一掌斃了自己替大總管報仇。

也只有老魏頭能製得住他。

不過實際上,魏鳴可能想多了。

當他帶著楊村長、趙老四、張二狗,以及各個村子來參加婚禮的重要人物回到他家的時候,二總管的表現遠超他的想象。

先是哭天抹淚,又是大聲抱怨,直說不讓大總管喝那麼多酒,他偏不肯聽。本來只是想到魏神醫家聊聊天的,桑先生死後,金風庄也缺一個大夫,誰知道大總管不知道發的什麼風,竟然把老魏家的桌子給拍碎了。

最後還腳下不穩,跌倒在地,摔在桌子碎片上,把自己給扎死了。

大家聽了,都覺得太遺憾了。

「小雞啊,你給看了嗎?」楊村長問道。

「給看了,可惜我回來得太晚了。」魏鳴道,「已經救不回來了。」

「哦,那真是太遺憾了。」楊村長也點頭道,「喝酒誤事啊!」

這時候張二狗有些懷疑地道:「這倆人誰啊?是咱們村的嗎?婚禮的時候來了嗎?」

他是張鐵柱的爹,趕集的事兒一般都交代張鐵柱去,所以他不認識金風庄的兩位總管。

「他們是金風庄的大總管和二總管。」大槐樹村的朱村長開口道,「他們剛才就坐我那桌來著。可不是嘛,喝得太多了!」

這朱村長分明也是在幫忙打掩護,魏鳴清楚地記得朱村長那桌坐的都是他們大槐樹村的人。

他到底是在幫自己,還是在幫老魏頭呢?

還是說他看出了點什麼呢?

大家還在看:天降巨富神醫毒妃總裁爹地超給力醫妃火辣辣帝國總裁霸道寵老公寵妻太甜蜜陰倌法醫九陽神王最佳贅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