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下載
  3.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4. 第919章 離家出走

第919章 離家出走

作者: |返回: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TXT下載,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epub下載

宛寧下意識打了個寒顫,趕緊點點頭。

忽然,她想起了什麼,道:「你多久能回來啊?虞晚讓我幫忙問一問,安安的手術……」

她還未說完,便被慕久年一個冷眼瞪了過去。

只聽男人聲音涼薄,道:「只要你聽話,那個孩子就不會有事。」

宛寧心裡一咯噔,有種莫名的感覺敲擊在她心口。

難道慕久年已經知道了什麼?不然,他為什麼三番兩次的用安安來威脅她呢?

可轉念一想,好像也不對。

如果慕久年真的發現了安安是他兒子,他絕不會對安安的病情一拖再拖。

宛寧平息了一下情緒,覺得自己大概想多了。

慕久年見她發獃,看了眼手錶,該去機場了。

他冷聲道:「去把我衣服拿過來。」

宛寧趕忙跑到房間里,將他的西裝拿出來,遞給他,道:「路上小心。」

慕久年也只是涼涼的瞥了她一眼,出了門。

……

慕久年一走,宛寧便覺得心頭壓著的一塊大山好像移開了一些。

她整個人放空的靠在沙發上,深深地舒了口氣。

上午去了醫院,護士正在給安安吊水。

安安看起來有點鬱悶。

宛寧關心的問:「安安,怎麼不開心了?」

安安嘟著嘴道:「媽咪,我覺得醫生叔叔好像不喜歡安安了。」

「嗯?」

宛寧沒有聽懂,她摸著安安的小腦袋,微笑道:「我們安安這麼可愛,醫生叔叔怎麼會不喜歡你呢?」

安安可憐兮兮的搖搖頭,道:「真的。以前醫生叔叔總是笑眯眯的,可現在,安安覺得他每天都好像很生氣。安安不敢主動跟他說話,怕他更生氣。」

宛寧聽著安安的話,心裡別提多不是滋味兒了。

慕久年是安安的親生父親,以前慕久年對安安好的時候,宛寧還有點害怕這個男人發現什麼,從她身邊搶走安安。

可現在,這男人對安安就像對普通病人一樣不苟言笑,可為什麼她的心裡卻更難受了?

宛寧陪著安安在病房裡玩了會兒拼圖,手機便響了起來。

電話是個陌生號碼,宛寧有些奇怪的接了起來。

那邊傳來江新亞小小的聲音,「許老師,是你嗎?」

宛寧愣住,過了好幾秒,才想起來聲音的主人。

她溫柔而耐心的問:「亞亞,有事嗎?」

江新亞聲音裡帶著一絲失落,「我爹地說,你以後不會來了,是真的嗎?」

不知為什麼,宛寧聽著江新亞的聲音,心裡最柔軟的地方像是被牽動著。

她低低的應了聲,道:「嗯,最近許老師有點事情。」

「哦……」

江新亞頓了頓,問:「許老師,你是不是生氣了?是因為我姑姑嗎?」

宛寧不知該怎麼說,這麼小的孩子,卻有這麼重的心思。

雖然宛寧並不討厭江新亞,卻總覺得這孩子有著不符合他年紀的成熟。

宛寧怕小傢伙想太多,連忙道:「是許老師自己有事情,跟你姑姑沒關係。亞亞,你爹地很快就會給你找到新老師的,好嗎?」

「可是……我還是喜歡許老師。」

江新亞默默的說完,請求的問道:「許老師,這周五我們學校有一個親子活動,需要爹地和媽咪一起參加,你可以來嗎?」

宛寧詫異了!

爹地和媽咪一起參加?

那與她有何干係?

許宛寧淡聲詢問道:「亞亞,你媽咪不方便來嗎?」

江新亞的聲音越來越小,帶著一絲落寞,「我沒有媽咪。」

從生下來,他就只有爹地,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媽咪。

可是他印象中的媽咪,就是像許老師這樣,溫柔又美麗的。

江新亞的話讓宛寧的心尖微顫,她幾乎就要答應下來,可突然想起了慕久年的警告。

現在安安的命在慕久年手裡,她不能拿安安冒險,更不能惹惱了慕久年。

因此,宛寧只好委婉的拒絕道:「亞亞,這件事你還是跟你爹地商量一下吧。許老師這裡真的不是很方便……」

小傢伙沒有再纏著宛寧,只是悶悶的『嗯』了一聲,便掛上了電話。

宛寧嘆了口氣,看著手機,心裡五味雜陳。

對江家的情緒更是十分複雜。

按說,江家跟當年辛家的家破人亡有關,可是面對這麼小,有這麼單純的孩子,宛寧總覺得有些愧疚。

本以為她拒絕之後,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宛寧也只把它當做一個插曲。

然而,晚上宛寧從醫院回來,便接到了江祁勝的電話。

雖然很奇怪,這父子倆在同一天給她打電話,可宛寧還是接了。

怎知電話一通,就傳來江祁勝緊張而焦急的聲音,「許小姐,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了。亞亞今天是給你打電話了嗎?」

「嗯……是啊。」

宛寧茫然的問道:「怎麼了?」

江祁勝貌似在路上,聲音都夾雜著風聲,「是這樣的,亞亞不見了。我查了他的手機,最後一個電話是打給你的。能告訴我,亞亞跟你說了什麼嗎?」

宛寧下意識的緊張起來,連忙將江新亞上午給她打電話所說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江祁勝。

說完,她道:「亞亞是什麼時候不見的?是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江祁勝重重嘆了口氣,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孩子最近鬧著找媽咪,那個親子活動對他來說很重要。這本就不關你的事,只是現在孩子不見了,我暫時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宛寧的心也跟著揪了起來。

因為自己的拒絕,所以江新亞離家出走了,是這樣嗎?

不是說懼怕江家的勢力,宛寧是真的擔心江新亞這麼小的孩子,這麼晚自己跑出去,會出什麼事。

她聲音有些顫抖,道:「江總,你現在在哪兒?我跟你一起去找吧。」

「不必了。」

江祁勝現在正在路上到處找孩子,也沒有辦法告訴宛寧具體地址,他道:「許老師,你也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是我最近沒有安撫好亞亞。先這樣吧,打擾了。」

江祁勝掛了電話,到處找江新亞。

如果再找不到,他就只能報警了。

宛寧聽著電話里的『嘟嘟』聲,心裡越來越忐忑。

江新亞到底去了哪裡?

一個沒有媽咪的小孩子,宛寧打從心底同情他。

她暗暗自責,不該這麼直接的拒絕這個孩子的。

她能看得出來,江新亞有都喜歡她。

況且,上次也是這個小傢伙在江老爺子面前替她求情,是他為了她,跟江姝麗大鬧。

可自己卻沒有記得小傢伙的好,就這麼拒絕了小傢伙的請求。

突然,宛寧想到了什麼。

她立刻掏出手機打給江祁勝。

那邊江祁勝還在四處尋找孩子,接電話的聲音也透著疲憊,「許老師?」

宛寧道:「我好像知道亞亞會在哪裡了。」

「你知道?」

江祁勝完全不敢相信。

他是孩子的父親,可他一直知道,江新亞因為沒有媽咪,從小就早熟,心思藏的也深。

宛寧才跟江新亞接觸過一次,怎麼可能猜得到江新亞去的地方?

江祁勝覺得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可自己找了那麼久也沒找到兒子,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按照宛寧說的地址去找江新亞。

因為那個地址恰好能路過醫院,宛寧也立刻上了江祁勝的車,跟他一起走尋找江新亞。

外面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夏天的天氣總是這樣,雨下的毫無徵兆。

宛寧咬著指關節,看著外面的陰沉的天氣,越來越擔心。

上次是小傢伙借給她傘,為了她不淋雨,而跟江姝麗據理力爭。

可現在,小傢伙卻因為自己,跑出了家門,不知道會不會淋著雨。

路上,江祁勝道:「你真覺得亞亞會在那兒?」

「我也是猜的。」宛寧淡淡的說:「亞亞跟我說,學校里有一個女孩兒會彈鋼琴,他很喜歡那個女孩兒,也喜歡跟那個女孩兒講心事。」

江祁勝神色一頓,不是很相信。

宛寧見他這副表情,瞭然一笑,道:「江總可能平時太忙了,不過亞亞沒有媽咪,江總還是該多抽出點時間來陪陪他。」

江祁勝有些尷尬,自己對兒子的了解居然還沒有一個剛教兒子一堂課的女老師多。

……

終於,車子停在一個白色獨棟洋樓門口。

車燈打亮,宛寧和江祁勝驚喜的發現,穿著綠色T恤、黑色短褲的小傢伙正屈膝蹲在小洋樓門口。

小傢伙的身上全部被雨淋濕,整個人蜷縮在一起,像一隻沒有安全感的小鳥。

江祁勝立刻就下了車,宛寧緊隨其後。

江新亞發現爹地來了,露出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可看到江祁勝那陰鬱的臉色,小傢伙就笑不出來了。

江祁勝走到他面前,雖然很心疼小傢伙淋成了這副模樣,可跟自己的擔心比起來,他更生江新亞的氣。

一把握著江新亞的胳膊,把小傢伙拉了過來,江祁勝怒道:「你知不知道,家裡有多擔心你?這是誰教你的,一不開心就離家出走!」

說完,他直接將江新亞夾在懷裡,對著他的屁股便打了下來。

江新亞委屈的哭出聲,道:「爹地,不要打我,我錯了!」

宛寧見狀,連忙跑過來攔住江祁勝,「江總,您別這樣對亞亞。」

說完,她也不顧自己跟江祁勝之間僱主與雇傭的關係,硬是將江新亞從江祁勝手裡拉到了懷裡。

江新亞睜著淚眼朦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道:「許老師?你怎麼也來了?」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