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男配才是真絕色下載
  3. 男配才是真絕色
  4. 第106章 塵埃落定

第106章 塵埃落定

作者: |返回:男配才是真絕色TXT下載,男配才是真絕色epub下載

時隔幾月再回到無上宗,幾人心中感慨萬千,蘇白欣喜之餘也不免心生擔憂,原來的肉身已經損毀,只怕是瞞不過明凈真人的,若他知道自己的弟子早已在十年前隕落,不知會作何感想,或者很可能是他早已察覺?

看到他緊皺的秀眉,慕清珏伸手握著他微涼的手指,無聲地安慰。

進得內院,不少弟子看到幾人都笑著上前招呼,早有機靈的道童跑去朝華殿稟報。

明凈真人正在研讀玉簡法訣,聽得蘇白幾人回來,一時又驚又喜,按理說玄天秘境關閉之後幾人早該回來的,卻不想後來失了聯繫,幾人下落不明,他再三演算,卦象均顯示有驚無險,雖然如此,不見到幾人平安歸來,他也不能完全放心。

然而等到蘇白幾人進來,這份喜悅之中又添了幾分驚疑,明凈看著蘇白,一身冰肌玉骨,身上帶著凜然寒氣,卻無絲毫修為,若是他不曾看錯的話,這肉身也大有蹊蹺。

蘇白心知瞞他不過,也不忍心欺騙師父,當下將幾人如何誤入百鬼城,自己肉身如何損毀,又是如何跑到暮雪城求得傀儡玉一一道來。

明凈臉色幾度變化,半晌無言,幾人垂著頭均不敢開口打破這寂靜,唯有慕清珏肆無忌憚地握著蘇白的手,迎視著明凈的打量,毫無懼意。

蘇白抽了幾次,奈何慕清珏握地太用力,當著明凈真人的面,他不敢有大動作,只憤憤瞪了他一眼。

不動聲色地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明凈眸中閃過無奈之意,他活了這麼久,什麼事沒遇到過,當然看出來這兩人不只是師兄弟之間的情誼,又暗暗心驚慕清珏那一身睥睨氣勢,心中暗自猜測,現在只怕自己也要忌憚他三分,「這麼說來你並非是清歡,乃是異世遊魂?」

蘇白點頭。

「師祖何時將你引來?」

「十年之前。」

「原來如此……」明凈露出一個釋然的微笑,這幾年間他也不是完全沒有感覺到蘇白身上的變化的,只是隱約感覺到元熙神君在他身上留下的神識,不好輕易出手試探,如此一來,往日的種種疑惑不解也都有了解釋,不禁心生感嘆,「罷了,罷了……」

看他如此,蘇白猶豫一瞬,還是開口道:「弟子知道師父曾有心培養蘇白做下任掌門,但如今我並不是他,且無心於此,所以……」

明凈瞭然,他若是想要和慕清珏在一起,自然不可能再接任掌門一職,「為師知道了。」

幾人正在敘話,突然聽到外面鬧哄哄的,也不知出了何事,有弟子急匆匆地闖進來說道:「稟告掌門,後山幻海識境的禁制不知為何突然暴動。」

明凈當即臉色一變,長袖一揮,身影已然消失在遠處。

蘇白和慕清珏對視一眼,心中隱約產生某種猜測,當下也不敢再耽擱,慕清珏抱著蘇白踏著流雲步,迅速跟了上去。

來到後山,蘇白看了一眼禁地,臉色大變。只見空中正有一半透明狀瑩白色巨大結界,上面隱隱有電流過境,青紫色光芒耀眼奪目,逼的眾人不敢靠近,地面震顫,遠處傳來轟隆悶響,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正在破土而出。

明凈瞳孔一縮,失聲道:「好強的威壓,是何人在這裡……」他想到了什麼,心中驚疑不定,心想難道是那人蘇醒了不成,可是這麼多年他都沒有一絲反應,怎麼今天會突然如此?

正困惑不解間,遠處突然有一黑影御劍飛來,身形瀟洒恣意,滿頭白髮鬆鬆地垂在身側,正是慕錦城。

兩人對視一眼,慕錦城眼底帶著淡淡的喜悅,語含期待地說道:「他要出來了。」

「他?」遠處源源不斷傳來威壓,地面震顫的幾人幾乎站不住腳,明凈真人突然意識到不妙,當年慕錦城找到他並以往日恩情相脅迫,逼他將那名沉睡的男子藏於禁地,他再三查探,發現那人只是一普通修士,且神魂受損,還不知道有無蘇醒的可能,因此無能之下也就答應了,可是今日再看這情景,明顯不是那麼回事,不由厲聲道:「那人到底是誰?」

慕錦城淡淡一笑:「你很快就知道了。」

狂風乍起,天空之中風雲變化,黑雲壓頂,巨大的閃電猶如銀蛇一般亂舞,無上宗上下修士似有所覺,全都向此處眺望過來,神色隱隱帶著擔憂,迫於威壓,又不敢隨意靠近,只好站在不遠處暗中觀察。

強大的威壓撲面而來,氣氛壓抑,逼的人喘不過氣來,蘇白如今已無半點修為,幸好慕清珏站在他身側,隨手劃出結界,將他護在裡面,這才不至於血濺當場,饒是如此蘇白現在也不好受,忍著暈眩嘔吐感,看了眼逐漸裂開的密室石門,「他要出來了。」

慕清珏身體幾不可見的顫了一下,將蘇白攬在懷裡,不急不緩地輕拍著,似乎是對那密室之內的東西不感興趣,兩人一時靜默無語,彼此都知道那個他指的究竟是誰。

良久威壓漸弱,雲散天霽,密室內漸漸沒了動靜。慕錦城率先闖了進去,明凈微頓一下也隨之走了進去。

蘇白拉慕清珏衣袖,「我們也進去看看吧。」

兩人進入密室內,明凈與慕錦城纏鬥正酣,上首處一灰衣男子正似笑非笑地看著,既不出手阻止,也不趁機逃開。

那人眉目剛毅,五官硬朗輪廓分明,一雙虎目看著便讓人心生敬畏,身上帶著久居上位的靈力氣勢,一身再普通不過的灰布衣袍,穿在他身上卻偏偏多了幾分霸氣。

那人一副剛睡醒的樣子,眉眼間尚帶著慵懶之色,卻讓人不敢生出絲毫懈怠輕視之意,看到慕清珏與蘇白兩人,突然收斂了臉上笑意,凝目望著慕清珏,半晌似乎確定了什麼,「慕氏後人?」

慕清珏點頭。

那人露出一個果然如此的神色,卻也不見有何欣喜激動,語氣淡然道:「我是慕連城。」

慕清珏仍然不為所動,「我知道。」

蘇白無語地看著面貌相似的兩父子用談論天氣的語氣認親,傳說中的抱頭痛哭滴血認親的戲碼一樣都沒出現,他失望的撇撇嘴,然後就看到慕連城眼睛一轉,雙眼發光的盯著他,蘇白雙腿一哆嗦,不知為何就覺得自己正在被一頭猛虎盯著瞧。

側身將蘇白擋在身後,慕清珏神色不善地盯著自己新鮮出爐的老爹,眼含警告。

慕連城慵懶地斜倚在椅子靠背上,輕輕嘖了一聲,聲音聽不出喜怒,「其他的也就罷了,怎麼還找了個男媳婦兒,這麼怕老婆將來怎麼能成大事。」

雖然這人是自己的血緣至親,但很顯然慕清珏對他並沒多少敬意,聽了這話利眸如劍的看著他,正要出口反駁,就聽得身後傳來一道幽幽的聲音,「你這麼說話,蕭樓知道嗎?」

氣氛驟然一變,慕連城冷哼一聲:「你不提倒也罷了,我和他之間還有幾筆爛賬沒算呢。」

卻聽得不遠處有人冷然道:「你要與我算什麼?是你強行將我擄進天魔門,還是我失手殺了你的心上人?」

「心上人?」慕連城皺眉思索一瞬,不太確定地開口,「那個什麼明月?」

眾人皆默,蘇白嘴角抽搐,雖然知道這個時候笑不道德,但他真是險些崩壞人設啊!不過想想,畢竟是男主的生母,這樣貌似不太好,蘇白小心地瞄了眼慕清珏的表情,就見男主並無絲毫氣憤,倒是眼眸溫柔地盯著他,意味不明地看著他的嘴唇。

看到蕭樓進來,慕錦城逼退明凈迅速抽身,擋在慕連城的身前,頗為無奈地看著蕭樓:「阿樓,你莫衝動,連城從小就是這副沒心沒肺的性子,你又何苦跟他計較。」

「你還是別攔我的好,」蕭樓神色複雜,「我和他之間也該有個了斷。」

看了眼身後神色淡然的慕連城,再看蕭樓深藏於眼底的瘋狂,慕錦城嘆了口氣,深感和事佬不易做,「罷了,左右我現在也攔不住你們,連城,你若還認我這個大哥的話,就千萬別傷了他。」

慕連城不答,悠悠然地站起身,慢條斯理地理了理衣服,走到蕭樓面前,微笑著上下打量一番,突然伸手揉揉他的頭髮,無奈又好笑地嘆氣,帶著恨鐵不成鋼的不滿,「阿樓,我早跟你說過,做事要斬草除根永除後患,你總是在不該心軟的時候心軟。」

「你……」蕭樓眼神偏激又瘋狂,滿臉陰狠,身體卻緩緩軟倒。

蘇白默了一會,看著慕連城動作輕柔地將蕭樓抱在懷裡,腦中突然閃過神展開三個字,媽蛋,還以為接下來就要決一死戰鬥個你死我活呢,結果就這麼完了,特么褲子白脫了!

總覺得慕連城接下來就該說「行了,該幹嘛幹嘛去,大家都散了吧」這種話,然後圍觀醬油黨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抱著蕭樓離開,走到密室門口,慕連城突然回頭看著慕清珏:「玩夠了就帶著你媳婦回來,天魔門還等著你接手呢。」

慕清珏不置可否,慕連城也沒在意,對著慕錦城道謝之後迅速離開。

看了一眼臉色陰沉的明凈,蘇白在心底為師父掬一把同情的淚水,特么無上宗的禁地跟人家廚房一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擱誰身上不得鬧心啊。

大概是覺得自己做的不地道,又差點毀了人家的禁地密室,慕錦城離開的時候頗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你們就這麼拍拍屁股走人了,有考慮過明凈真人的感受嗎魂淡!

艱澀的抿了抿唇,收到慕清珏的鼓勵,蘇白走了上開,剛想開口,就聽到明凈開口:「怎麼,你也要走了?」

心底驀然一酸,無論這人最初是為了什麼才對他好,但確實是拿他當兒子一樣疼,現在要離開心裡如何不難受,可是蘇白也清楚,以慕清珏如今的身份再留在無上宗自然不合適,而且他隱瞞身份這麼多年,總是對明凈心懷愧疚的。

明凈心中清楚他的打算,心境蒼涼,這個他如兒子一樣看護多年的弟子也要離自己而去了,心中到底不舍,又看到他雙眸含淚的樣子,佯裝惱怒道:「哭什麼,不想走就不走,身為我明凈真人的大弟子,還有人趕你不成?!」

蘇白又驚又喜,這麼說來師父並不生自己的氣,可是,他為難地咬緊唇瓣,看了眼身後的慕清珏。

「無上宗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只是……慕清珏今日被我逐出師門,以後不可再自稱是無上宗弟子……」明凈真人蹙眉,「……若是做客住個三五日的話也就罷了。」

蘇白立刻會意,「師父放心,只要有我一日,必不會讓他做出對無上宗不利的事,否則寧願隕落在師父劍下。」

慕清珏心中一痛,上前握住他的手指,看著明凈道:「你放心,師兄很喜歡這裡,但凡他喜歡的,我總不忍心破壞。」

得了承諾,明凈暗嘆一聲,轉身離去。

鬧哄哄的密室再次沉寂下來,兩人四目相對,心中只覺靜謐安寧十分滿足。

手指在蘇白唇角四處摩挲,慕清珏的眸光複雜得讓蘇白看不懂。

「師兄,我們走吧。」

「去哪裡?」

「去遊山玩水,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好。」

眉眼盈盈,玉石雕成的少年突然鮮活起來,薄唇微勾。

那笑容並不十分好看,僵硬生澀,露在慕清珏眼裡卻堪比世界最美的景色,他眼睛微濕,虔誠的吻了下去。

作者有話要說:看到有兩位親給我扔地雷,真心很感動,幸福來的太快,簡直不真實

到此全文已經完結了,這算不算是爛尾,親們別打臉,我自己也知道有點倉促,可是真心不知道該寫什麼了,前文埋下的所有伏筆都已揭開,我的萌點也用完了。

可能大家對這個文有各種各樣的意見,但也有不少親是從一開始就陪著我走到今天的,無論如何我很感動,想當初完全是腦子一抽,網上的穿書文都被我看完了了,又實在不想看其他類型的文,只好自己動手,沒想到竟然還能堅持下來了,自己都有點佩服自己呢→_→泥垢了沒!

至於番外什麼的,估計短時間內不會有了,因為渣作者這幾天低燒一直在反覆→_→承認自己拖延症犯了有那麼難嗎?

總之,謝謝大家一直以來忍受喪心病狂的兮和的精神攻擊,兮和報社報得也很歡樂,若是有緣咱們江湖再見!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