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兒子住我家隔壁下載
  3. 兒子住我家隔壁
  4. 第980章 不離不棄

第980章 不離不棄

作者: |返回:兒子住我家隔壁TXT下載,兒子住我家隔壁epub下載

待徐程在傅靳城耳邊低語了幾句話后,他的臉色登時一變。

然後轉身看著傅正平,聲音失去了往常的冷淡,顯得十分急切。

「我有事必須走。」

傅正平臉色一白,整個人有些搖搖欲墜。

「小城!」寧笙歌大聲挽留,但是傅靳城卻不管,自顧自地跑了出去。

不是走,真的是跑。

她看到他的動作,就知道他是為了誰。

心又像是被某個鋒利的東西切開。

哪怕到了這個地步,他也不肯放棄。

醫院。

秦溪醒過來后,覺得喉嚨有些干,身體也軟得厲害。睜開眼看了看四周,入眼全是白色,她立刻明白自己是在醫院。

「小溪,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文尊和秦濤的臉突然入鏡,讓她愣了好幾秒,才回神。

「我沒事,您們怎麼來了?」

秦濤先回答,「我之前有事剛好路過了幼兒園,看到你被記者圍,正打算過去就見你昏倒了這才急急忙忙把你送到醫院來。」

文尊立刻接話,「我剛辦完手續出來就接到你昏倒的消息自然就來了。不是讓你好好照顧自己,別到處奔波嗎!怎麼那麼不讓人省心,這樣折騰萬一真的出事怎麼辦!」

聽聞文尊的責怪,秦溪有些慚愧。

「我沒有逞強,可能是最近累了,所以才會這樣。我平時身體挺好的,沒有出過這樣的事。」

「你這是對你自己不上心,你知不知道你已經……」

「秦溪!」

文尊的話還沒來,就被急匆匆趕來的傅靳城打斷。

他臉色一沉,不滿地盯著沖入病房的傅靳城。

傅靳城進來后看秦溪已經醒了,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半,他這才注意到旁邊的秦濤和文尊,「您們也在。」

文尊臉上的不滿更濃了,「我的女兒,我不能來?」

傅靳城立刻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

秦濤見兩人氣氛不對,立刻出聲緩和,「尊老,靳城應該是接到小溪出事的消息就趕來了,沒想到我們兩個比他年長的人比他還要快,沒其他意思。」

文尊見秦濤這麼說,不好再強勢,但語氣還是有點淡。

「我聽說今天傅氏正在開董事會,說是要解決不好的影響,辦法出來了嗎?」

文尊故意提起這件事,是想聽他的答案,也想讓秦溪認識到他的真實面孔。

秦濤聽后,立刻就聽出話里的深意,掩下眼帘沒說話。

傅靳城不意外文尊的消息得到之快,臉色都沒變,便接話,「尊老,您放心,不管怎麼解決,我和秦溪都不會變。」

這個答案與文尊預估的不同,可他卻不信。

當他是在哄騙秦溪,眼神變冷了。

秦溪察覺了文尊的情緒波動,聯想到傅氏董事會,她就猜到事情多半又生變了,而且傅靳城怕是再度被為難了。

「爸爸,我想跟靳城單獨說點話,可以嗎?」

文尊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的女兒,最後無可奈何地起身出去。

等他走後,傅靳城立刻坐在了秦溪床邊,仔仔細細地檢查她,擔心地問道:「怎麼會突然暈倒?是不是他們氣倒你了?」

秦溪看他緊張的樣子,輕輕一笑,「我也不知道,就感覺胸口突然一悶,眼前就黑了。」

「明天開始,你別送小寶,讓徐程送,你不能再出事了。」

天知道當他知道她因昏倒被送入醫院時,他有多害怕。

秦溪伸手摸了摸他的臉,有些心疼,「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傅靳城抬手握住她的手,眼神深邃道:「別說這三個字,我擔心也是因為我在意你。答應我,別讓我擔心,這種滋味我受不了。」

秦溪溫柔地點頭,「好。」

察覺他握住自己的手越來越緊,她又問道:「傅氏開董事會,是不是又出了什麼事?」

傅靳城本想隱瞞過去,可擔心之後她也會在其他地方知道,反而不好,便如實解釋,「是出了點事,有人翻出你當初代孕的事來抨擊傅氏,我正在想辦法處理。」

秦溪的臉色蹭得一下就白了,這件事她藏得那麼深,沒想到還是被翻出來了。

「我是不是給你添了很大的麻煩?」

傅靳城搖頭,「沒有,你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秦溪臉色沒好轉,勉強一笑,「你總是這麼安慰我,從來不說你的壓力。但是靳城,這次不一樣,對方每一招都想要置我於死地,可能之後還有更大的招。」

傅靳城聽聞她的話,眼神倏地一深,然後又輕輕嘆氣,「你這麼說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答應你的事一件都沒做好,反倒要你來安慰我。」

「不是的,我沒有……」

傅靳城吻了她的唇,柔聲道:「秦溪,這次的事可能有些棘手,但我想告訴你,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棄你,我永遠會站在你這邊,所以你不要有負擔。」

秦溪聽聞他的話,她的眼睛立刻溢出了一片水光。

他這麼說,肯定是面對了極大的壓力,甚至可能是董事會的人對他提出了公司與她的兩難選擇。

可他最後卻選擇了自己。

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自己何德何能能被他這麼愛著。

「靳城,我也是。」

不管外界怎麼說怎麼看,她的心意絕不會變。

病房外。

秦濤陪著文尊在不遠處站著,雖然聽不到裡面的話,但他也知道傅靳城的態度。

傅氏的股價今早一開盤就下跌的事已經在圈內傳瘋了,大家都認為這次傅氏過不去了。

可是在這麼危機的時刻,傅靳城還是百忙之中抽空來看秦溪,足見秦溪在他心裡的重要性。

「尊老,小溪是個倔強獨立的孩子。她做的事都是根據自己的心意來的,而且她維護的人也是堅決維護的,就像當初所有人都認定我是罪有應得的時候,只有她堅持認為我是無辜的,並且一路想方設法查找證據,給了我最大的希望。所以她選擇傅靳城,肯定也是從一而終。」

文尊當然看清楚了這個事實,臉色更嚴肅了。

「我知道小溪的個性,但傅家不是好相與的人。就拿這次危機來說,他們一定會想方設法撇清與小溪的關係,努力保護傅氏的形象與聲譽。可小溪不會相信我的話,我怕她會再被傷害。」

秦濤卻笑著搖頭,「我覺得不一定,靳城也是個好孩子,當初小溪在南城孤立無援的時候是他不離不棄地照顧著她,還幫著她查我的事。我覺得他不是這樣的人,你們之間或許有誤會。」

文尊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沉聲道:「或許他不是,但傅正平一定是!」

沒有人能擺脫家族的束縛。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