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封神榜之我為紂王下載
  3. 封神榜之我為紂王
  4. 第一百二十二章:邪魔相助

第一百二十二章:邪魔相助

作者: |返回:封神榜之我為紂王TXT下載,封神榜之我為紂王epub下載

「這,這個魔頭居然如此厲害,恐怕今日,我是難逃一死了!」

金碧輝煌的寺廟昔日高大雄偉,但是此刻,卻也隨著那老僧的坐化,邪魔的出世而變成了一片廢墟。無盡的魔氣在其上組成一張巨大無比的人臉,面對著整片天地,訾睢著世間的一切生靈。

而劉安此刻,被這半空之中的魔氣所激,整個身體似乎都要暴裂開了一般。金色的佛力、紫色的妖力、黑色的鬼力還有比黑色鬼力黑的更加精純的魔氣,都在劉安體內不停的奔流,彷彿要將劉安的身體給撕裂開來一般!

嗡!

不過便在這千鈞一髮之時,劉安內世界之中的四色木卻猛然間將四個枝杈盡數打開,遮天蔽日。

劉安身體之中奔流不息的力量彷彿找到了突破口一般,均向著劉安腦海之中的神木奔涌了過去。

劉安的身體這才由鼓脹變為正常,而劉安最終亦是放鬆的癱倒在地上,無力的大口喘著氣。

「如此卑微的人類呵,你便是背負著那老和尚最終囑託之人么?我看你身體無力,腦中更是遍布絕望之意,那老僧當真是所託非人啊!」

那在半空中咆哮不已的魔頭又將頭轉向了劉安,語氣之中包含著嘲諷與不屑,似乎一點都沒有將劉安放在心上。

而劉安雖受此魔頭言語所辱,但是他的臉上卻絲毫都沒有改變色彩,因為劉安明白,自己與此人的實力相差,實在是太過巨大了,即便此刻自己動怒,卻也只是平白亂了自己心志,得不償失。

劉安現在所要做的,並不是與這魔頭賭氣,急著證明自己的實力,而是設法讓自己找到脫困之法,安然的自這裡離開,才是上策。

雖然劉安的力量與這邪魔的實力相差太過巨大,但是劉安卻並不以為自己當真便是案板上的魚肉,任對方宰割。

這個魔頭不過才剛剛復生,他的力量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應該根本沒有可能立即運轉自如。而且如果他的力量萬一恢復,彈指間劉安便已灰飛煙滅,根本便不用劉安說這麼多廢話。

不過當然,他之所以對劉安說話,可能也並非自身沒有實力,而是對劉安起了貓戲耗子之心。

畢竟這魔頭被那老僧封印許久,肯定對這老僧心有不fen。不過可惜的是,眼下這個老僧已經坐化,這個邪魔想要尋找他的晦氣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如今劉安卻是繼承著那老和尚遺志之人,在某種意義上來講,戲弄劉安無疑可以一解這邪魔心中的惡氣。

「冷靜下來,我一定要冷靜下來。天地間萬物既相生,則也必然有相剋之理。我一定會找到辦法安全離開的!」

劉安為天上的魔氣所擾,身體開始劇烈的顫dou了起來。劉安心中不住的安慰著自己,但是他越說,自己的身體卻顫dou的更加厲害。

劉安最後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舌尖,這才終於止住了身體的顫dou,但是心中卻在為自己心志不堅而暗自羞恥了起來。

不過區區一個照面,那魔頭甚至都沒有對自己出招,劉安便已然支撐不住,那接下來,劉安莫說是打,便是直面這個邪魔,都很是問題。而連對方身上隨意散發出的威勢劉安都接不下來,那劉安卻還怎麼能求得一線生機?

是以劉安現在,越想越不由得心中遍生絕望。即便劉安知道,自己或許是被心魔入侵,這才會提不起心思反抗,但是這在劉安心中一遍遍回蕩的聲音說的卻也是事實。連在對手面前站立的資格都沒有,還僥倖活命,這完全是痴人說夢,妄想!

「怎麼,難道你驚恐的都不能站立起來了么?」

這張由無盡魔氣組成的人臉面向著劉安侃侃而談,他彷彿知道劉安心中所想,不由得驕橫的仰天大笑起來,無盡的魔氣伴隨著他的笑聲席捲向蒼天,一時間陰風慘慘,好不滲人。

「今日乃是我脫困之日,所以我的心情還算舒暢,也就不為難於你。這樣吧,你便自己尋一個方法離開,半柱香的時間之內,我不去尋你,任你逃到天涯海角。但是半柱香之後,如果你還在這骨山之中,那你的生命與靈魂,可就是我的了!」

這魔頭語氣一頓,轉而變得愉快起來,居然微微轉動腦筋,便想出了這個方法。而劉安即便知道這魔頭已然是抱著貓戲耗子的心態來與自己玩耍,但是劉安卻也無能為力,而且也唯有僅此一次機會,或許能讓劉安逃出深天!

「逃?天吶,可是此刻的我,卻又能逃向何處呢?」

劉安顫顫巍巍的自寒風之中立了起來,彷徨的四處打量。但是眼前的景物,卻讓劉安心中無比絕望。

劉安正前方,那黑色魔氣遮眼之處,正在緩緩升起一座高大的魔山,幾乎都要講整個天幕遮住,劉安顯然不可能自尋死路,朝那個地方跑。

最有效的方法,似乎便是朝遠離這尊魔頭的背後逃跑,但是可惜的是,劉安背後卻是一片汪洋的血海。劉安便是想要逃跑,都沒有逃跑的餘地。

那金色的橋樑,已然隨著老僧的坐化而徹底消失不見。劉安如果當真朝這個地方跑,不用天上那魔頭出手,自己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怎麼辦,我到底應該怎麼辦?」

劉安呆立在蕭瑟的寒風之中,不知道自己究竟該何去何從。無盡的寒風在劉安身邊飛騰而過,彷彿將劉安身體內的希望,生機等全部搶奪一空,只給劉安留下了一個待死的軀殼。

「荷花,用你前面的荷花,橫渡你身後的這片血海......」

然而便在劉安無比絕望之時,一個無比微弱的聲音在劉安心中響了起來,劉安下意識的想要東張西望,但是卻什麼人影都沒有見到,整片天地唯有這尊邪魔的氣息。

「不要東張西望,你這小子想要害死我么?還不快按照我說的去做,眼下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了!」

劉安找尋無果,只能悻悻的垂下了頭。天上的魔頭雖然見到劉安在東張西望,但是卻也不過以為劉安還不死心,依舊在找尋生還的可能,是以也並沒有懷疑。

而便在此時,這道聲音又在劉安心中響了起來。不過劉安聽到這個救命的聲音,身上卻遲遲沒有什麼反映,因為這個聲音,劉安熟悉無比,出言提示自己的,赫然便是那血海之中隱匿的魔頭!

「怎麼辦,我到底要不要按照他說的去做?」

劉安下意識的望向自己前方,在那寺廟的廢墟之前,果然有一個已經完全盛開的蓮花,不過這朵蓮花卻隱隱有著枯萎的勢頭,而且花ban無比脆弱,似乎根本便不能承擔劉安的重量。

不過劉安此刻擔憂的,卻不是這件事。而是這解決之法,乃是自那血海之中的魔頭口中說出。

雖然劉安嫩感覺得到,這個魔頭對自己並沒有多少惡意,更是幾乎沒有害人之心,他入魔的憑證,似乎並不是血腥或者罪惡,但是他卻是貨真價實的魔頭。在此危急關頭,劉安真的能夠相信他么?

「快啊,你還在猶豫什麼?難道你還在懷疑我說的話么?這個魔頭現在的實力還沒有完全覺醒,這才故布疑陣,想要將你留在此地,其實他的真身,還困在下方的封印之中,他的實力雖然已至出雲之境,精神可以憑藉中宮外離身體,但是卻並不能離他身體太遠,你如果還在這裡磨磨蹭蹭,等到他實力回復之時,就一定會是你的死期!」

這魔頭見劉安猶豫不決,不由得在劉安心中快速催促了起來,聽他的語氣,似乎比劉安還要急切。

其實劉安所不知道的是,這個血海之中的魔頭並不是此地誕生的魔頭,根本便不認識這個剛剛破印而出的惡魔。

而他的實力雖然並不比後者要弱,但是他的力量卻因為某種原因,根本就得不到發揮。而魔與魔之間根本便是互不相容,魔頭與魔頭,彼此都是大補的存在,是以這血海的魔頭才一看到這邪魔脫困而出,就不惜冒著顯露出自己身形的危險,對著劉安出言勸告了起來。

如果這血海之中的魔頭想要安然無恙,當今之計,唯有借得劉安的身體離開。不然的話,他的下場比起劉安,更將會是凄慘千百倍。

是以如今,這血魔才會在那邪魔眼皮底下提示劉安,不僅為了劉安,更是為了他自己!

「事到如今,也為有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劉安本來還在猶豫不決,但是當他發現天空中的魔氣似乎越聚越大,自己根本便無法抵禦之時,也唯有咬緊牙關,按照那血魔所言,開始趕鴨子上架了起來。劉安將那株蓮花拿來,接著便擲到了湖中。這朵蓮花在血海之中一上一下的搖擺,正如此刻,劉安起伏不定的心......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