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貞觀俗人下載
  3. 貞觀俗人
  4. 第88章 女中呂布

第88章 女中呂布

作者: |返回:貞觀俗人TXT下載,貞觀俗人epub下載

草廬前,秦琅見到了竇紅線,一位奇女子。

遠遠的,便看到竇紅線正在教兒子太平郎練武,只見菜園邊空地上,一年輕女子紅巾裹額,身穿白麻粗裙,手中卻舞一桿方天畫戟,腰間一副金丸彈弓。

那桿方天畫戟在她的手裡卻翩若游龍,虎虎生威。

秦琅看的不由的大為驚嘆,戟這種武器在秦漢時代較為常見,但是到如今基本上已經很少有人使用,甚至早就不是軍中制式武器了,在大唐,也就是皇帝的御駕儀仗里有專門的戟兵,比如後來唐太宗李世民征高句麗時,薛仁貴穿白袍持長戟殺出,大展雄風,讓李世民一眼賞識。

其實當時薛仁貴穿白袍持長戟不是故意要吸引李世民眼球的,而是他當時的身份恰好是李世民儀仗隊的持戟隊員,而皇帝儀仗隊里有五色服士兵,白袍也不過是他的儀仗軍服而已。

但薛仁貴拿著儀仗武器,卻能大展雄威,殺的高句麗人雞飛狗跳。

這反而在一眾拿長矛、馬槊的將校中極為顯眼,故讓李世民印象深刻。

說到底,長戟在春秋戰國時代源於戈,當時武器鍛造技術不夠,劍只能是短劍,士兵們裝備長戈、戟,比起長矛來既可刺又可勾。

但到了如今,戰將們都用馬槊,槊刃更長更鋒利,擁有極強的破鎧甲能力,這是戟遠比不上的。

方天畫戟是戟的一種,以其戟桿上的彩繪以及月牙形利刃的戟尖而聞名,可砍可刺可勾。

秦琅在長安的翼國公府里也有方天畫戟,秦瓊府上也有,甚至三品以上大將家都有,門內列戟,以示功勛。

僅僅只是一種禮器了。

可竇紅線舞起這丈八方天畫戟來,卻極為嫻熟,秦琅一眼就看出這畫戟絕不是樣子貨,這重量一般男子只怕都舞不來。

難怪秦瓊曾經跟秦琅說到過,隋末之時,湧現出無數的英雄豪傑,其中也有些巾幗英雄,其中有兩位公主便十分有名,其一是大唐已故平陽昭公主,李三娘一桿銀槍,在李淵還未入關時,便在長安地區招兵買馬,攻城奪地,引李淵入關時,其麾下更是多達近十萬大軍,其聲勢比李淵還要猛。

後來在抵擋突厥入侵之時,鎮守太行山上關隘,中帶毒流矢而亡,李淵下詔特以軍禮下葬,是古往今來公主中第一人。

而另一位公主也是極其了得,便是河北夏王竇建德之女竇紅線,昵稱線娘,封號勇安公主,她親自招募訓練了一支女軍,為竇建德御營后隊,隨父出征,屢立戰功。

若不是後來遇到了羅士信,私奔出走,只怕天下又多位女戰神。

一般人印象里,女子總是柔弱的,打仗更與女子不沾邊,可天下也從不缺女中豪傑,巾幗英雄。

「懷良拜見嬸娘!」

雖然面前這個女子看著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可是輩份不能亂。

秦琅大禮拜見。

那邊竇紅線收回長戟,拋給兒子,她抬頭打量了秦琅幾眼,「三郎已經長大了,跟嬸子也生疏起來了?當初在瓦崗,在洛陽時,你可沒這麼見外的。」

秦琅愣了下,倒是沒料到原來竇紅線跟以前的他很熟,想想也是,秦瓊跟羅士信什麼關係?生死兄弟,那感情比跟程咬金還要更親一些,秦羅兩家自然也便是通家之好。

「請嬸子見諒,我先前打馬球時落馬傷了腦袋,好多過去的事情都記不太清楚了。」

竇紅線剛練完戟,渾身汗水淋漓,胸脯起伏,臉上兩團紅暈,看的秦琅趕緊轉移目光。

「自當初洛陽一別,我們也有七年沒見了,你到長安的時候,我剛好已經離開了,當初我在長安聽聞你母親兄弟姐妹們的惡訊時,心痛不已,萬幸的是你逃出來了。一晃這麼些年了,你已經長成一個男兒漢了,聽說你現在已經爵封翼國公,勛加上柱國了?還當了什麼鎮撫司的司丞?」

秦琅也不由的感嘆。

「我阿爺也總念起羅叔,說若是羅叔還在多好,百戰開太平,可戰神猛將卻沒能看到太平日。這些年我阿爺也有尋找嬸子,卻沒想到嬸子居然在這洺水,更想不到我羅叔有后,孩子長這麼大了。」

竇紅線招手叫來太平郎,把孩子摟在身邊,撫著他的頭道,「當初我對李唐皇帝父子怨恨,也對羅郎失望,一時負氣之下便獨自離開了長安,那時還不知道已經懷有身孕,後來到了洛陽遇到了楊姐姐,得她收留在那落腳,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可孩子出世,卻就沒了父親。」

竇紅線帶著孩子來洺水祭祀羅士信,最後便乾脆留在此隱居。

「嬸子這些年為何不回長安呢?我阿爺若是知道羅叔有后,肯定會極為高興的,也定會為太平郎向朝廷請求撫恤,讓太平郎繼承羅叔的勛爵還有家業。」

竇紅線搖頭。

「我恨李家人,也惡長安。」

李世民當年俘虜竇建德后,曾經親口承諾過不殺,但到了長安后,還是殺了。

對於竇紅線來說,唐夏兩國之爭她不想說什麼,可李唐殺了他父親,這便是殺父之仇。

「三郎現在是鎮撫司丞,來洺水難道是沖著我們這些反逆餘孽來的?」

「嬸娘誤會了,我此來幽州是有另外公幹,來洺水是阿耶特意交待要來拜祭羅叔,之前我經洛陽時也在邙山拜祭過羅叔和裴公父子的墳了。」

秦琅勸說竇紅線隨他返回長安,並承諾會盡全力幫助太平郎繼承羅士信的勛爵家業。

「都這麼些年過去了,誰還記的羅士信呢?」

「嬸娘莫如此說,我父親就忘記不會忘記羅叔這個兄弟,還有如今的太子殿下。」

竇紅線對李世民印象極差。

「當初洺水之戰,若不是他讓羅郎率二百勇士入城替換王君廓,也不會戰死洺水城了。整整八天,血戰八日,二百死士幾乎死絕,八日不見唐軍來援,最終羅郎城破力盡被俘,不屈而死。」

她將羅士信的死,歸之為李世民的責任。

而自己的父親,又是死在李世民的言而無信之下。

「嬸子,其實當初朝廷殺夏王,皆是陛下之意,太子也曾力勸不殺,可終抵不過一道聖旨。」

「那洺水城呢?」

那邊蘇定方聽了許久,忍不住插嘴。

「線娘,其實洺水城之戰,我事後詳細打聽過,對這事比較了解。當初劉黑闥起兵為夏王復仇,燕趙男兒皆奮勇而起,個個慷慨悲壯,然後唐軍集結各路大軍而來,我河北軍終究倉促而起,最後不得不徐徐北撤,以暫避鋒芒。」

當年那一戰,確實是極為壯烈。

劉黑闥起兵后很快席捲河北,一路殺到了黃河邊,眼看就要打到洛陽去了。

李世民親自挂帥出征,統兵來戰,雙方接戰,打了幾場,劉黑闥發現李世民兵精將猛,而且打的很穩,眼見沒有什麼機會,他便主動後撤,以求內線機動做戰,引誘李世民深入河北,以尋找殲敵機會。

一個撤一個追。

最擅長突擊和追擊的李世民,卻絲毫沒有在劉黑闥撤退過程中找到半點機會,一直到了洺州一帶。

這個時候,洺水城內當地大族見唐軍勢大,趁機奪取降唐。

洺水此時在兩軍中間,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必爭之地,對劉黑闥來說,佔據洺水,便能維持他在這裡布置的防禦線。而對李世民來說,若能拿下洺水,便成功的撕開了劉黑闥的這條防線。

雙方都急忙出兵想要搶奪洺水,李世民為了爭搶時間,特派了王君廓統一千五百輕騎急馳前往,最終先劉黑闥一步進入了洺水城。

而劉黑闥雖晚了一步,但依然還是比唐軍大部隊先到一步,他立即包圍了整個洺水城,然後四面攻城,當時正是寒冬,洺水城四面的護城河水早就結成了堅冰,洺水城危急。

偏偏王君廓為了早點進入洺水,一千五百輕騎是輕裝疾行,沒有帶什麼裝備補給,此時面對劉黑闥的圍城大軍,王君廓雖猛,可手下的疲憊輕騎也很不利於守城。

李世民帶著大軍趕到,雖然發起猛攻,可始終撕不開劉黑闥的陣線。

在關鍵時刻,羅士信請纓,願意率小股敢死隊尋找機會沖入洺水,接應王君廓。李世民認為這個計劃可行,利用大部隊佯攻,創造機會,讓小股部隊趁天黑之機突破防線進入洺水城。

當時李世民比較自信,認為頂多有一兩天就能撕開劉黑闥的防線,於是便同意了羅士信的計劃。甚至在考慮到王君廓的輕騎此時經歷急行軍、守城戰後,疲憊不堪,於是決定等羅士信入城后讓王君廓帶騎兵突圍出來。

李世民最擅長突擊、追擊,靠的正是他麾下的精銳騎兵,這些騎兵數量不多,但每一支都是精銳王牌,李世民不想讓這些精銳騎兵損失在洺水城,因為輕騎根本不適合守城,不如撤出來在城外,更有發揮的餘地。

可正是這種自信,最終害死了羅士信。

當天,羅士信成功在秦瓊佯攻掩護下,率二百死士突入洺水城,李世民在城外以旗語遙令王君廓率輕騎出城突圍。

最終王君廓帶著千餘輕騎殺出,羅士信帶二百死士接防洺水。

可隨後下起了大雪,大雪阻滯了李世民隨後的進攻計劃,足足八天,李世民一次又一次的攻勢都被劉黑闥擋下了。

八天後,劉黑闥終於攻下了洺水城,羅士信被俘,拒不投降,被殺。

當時羅士信如果稍低個頭,跟李世績、李神通他們一樣,兵敗之後投降,有機會再跑路也是可以的,但戰神羅士信不肯投降,最終被殺。

蘇定方感嘆著道,「當時洺水之戰是巔峰對決,雙方都很厲害,士信入城,其實也不算失誤,畢竟對於一位統帥來說,考慮的是全局,只是後來發生了意外,這個意外是老天導致,人力難違。」

在李世民的眼裡,當然沒有說王君廓的命比羅士信的更值錢,當時考慮的只是如何守住洺水城,他唯一的失誤,就是當時不應當把王君廓和那支騎兵撤出來,否則洺水或許就能堅持到唐軍救援了。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阻滯了唐軍的攻勢,最終讓一代戰神隕落。

竇紅線不管這些,她恨李淵恨李世民,恨他們殺了她的父親,又害了她的丈夫。可蘇烈與南陽公主的話,讓她不得不為兒子考慮。

兒子說想去長安,那她也只能同意。

「三郎,我此生都不會再踏入長安半步,但是太平郎想去長安,我不能攔著他,我就把這孩子交給你了,讓他拜你為義兄,到了長安拜你阿爺做義父,拜託你們替我照顧他。」

「那嬸娘?」

「我就留在這,這裡有他的廟,常去廟裡看看他的雕像,好像又見了到他一樣。」

此時的竇紅線年齡不過二十七歲,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這本來正是花季之時,但她卻已經心死了。

她捨不得兒子,但又不想阻礙兒子去外面的自由與夢想。

曾經當過公主,也當過國公夫人的竇紅線,已經不再稀奇什麼榮華富貴了,經歷萬山千水,早就看淡一切,可兒子還小,她不能替他決定他的未來。

竇紅線不肯去長安,她讓太平郎拜自己為義兄。

秦琅和太平郎跪在地上,一起磕頭起誓,這也便算是延續了兩家的情誼。

「蘇大郎同行如何?」秦琅問蘇定方。「你是太平郎的老師,有你幫忙照看太平郎更好。」

蘇烈並不想去長安。

他也只想隱居在這裡,就陪在竇紅線身邊,哪怕她不肯接受自己,那麼遠遠的看著她,保護她也就足夠了。

「蘇大郎莫非是另有去處?」秦琅笑呵呵的道。

蘇烈眉頭一皺。

秦琅直言,「其實我此次來,正是沖那些人來的,他們絕不會有好下場,我勸蘇大郎還是莫要與他們牽扯上為好。」

「我已經拒絕過他們了。」蘇烈也坦言。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