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下載
  4.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5. 第1123章 ?臣女誓死相隨

第1123章 ?臣女誓死相隨

作者: |返回: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TXT下載,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epub下載

相看夫婿……

裴姐姐長得美,想得更美。

蕭定昭微笑:「近日一直在替裴姐姐物色人選,只是始終找不到合適的。裴姐姐才貌雙絕出身高貴,想找個門當戶對的夫婿,一時半會兒實在有些困難。裴姐姐多給朕一點時間,可好?」

少年溫聲細語,態度極好。

裴初初生不出責怪他的心思,只當他是真的在精挑細選。

而選秀那邊也並未出結果,蕭定昭稱年歲尚小無心後宮之事,沒把任何女人納入宮中。

裴敏敏原本歡歡喜喜等著進宮,得知無人入選,頓時猶如兜頭潑了一瓢冷水,氣得拿剪刀剪碎了置辦好的幾十身新衣裳。

裴夫人想找裴初初算賬,裴初初避而不見,裴夫人白跑了幾趟,一怒之下斷了給裴初初的月例銀錢,想叫她在宮中舉步維艱,再反過來求她。

春陽細碎。

裴初初安靜地端坐在窗下,深青色女官服制在地板上鋪陳開,神情溫和地注視跪坐在案幾對面的老宦官。

老宦官恭敬地打開錦盒:「小小心意,請裴女官笑納。」

錦盒裡是滿滿當當的銀元寶。

裴初初毫不意外。

她從寬袖中伸出玉指,輕撫過元寶,唇角噙起幾分笑:「劉爺爺實在客氣,你看著我長大,想去掌管御膳房不過是一句話的事兒,何必送這樣重的禮?」

老宦官賠著笑臉:「當是給您添些胭脂水粉。」

裴初初合上錦盒。

她知道,御膳房的油水實在令人眼饞。

這位劉公公,乃是沖著那份油水去的。

她抬眸,杏眼平靜內斂:「您年紀大了,是該去好點的地方。」

得知事情辦成,老宦官頓時笑逐顏開,對裴初初千恩萬謝后,才顛顛兒地離開。

裴初初挽袖斟茶,神情仍舊平靜。

嬸娘斷了她的月例銀子,就以為她會低頭。

可她身居後宮高位,想要銀錢何其容易。

虧嬸娘活了那麼大年紀還如此天真,半輩子都算是白活了。

品玩香茶,裴初初從妝奩底層抽出一本賬簿,將今日收到的銀錢數額仔細寫了上去。

她擱下毛筆,欣賞著賬簿上滾雪球般越來越多的私房錢,笑容真心實意了幾分。

若能嫁給高門郎君自然是上上策,可若是實在嫁不到合適的人,將來出宮時她也有足夠的錢財傍身,做個富貴閑人也是使得的。

她其實不必憂愁後路。

黃昏時分,御書房。

蕭定昭從奏章堆里抬起頭,伸了個懶腰。

內侍宦官恭敬地呈上賬簿:「天樞那邊新送來的,陛下請過目。」

蕭定昭挑眉,認出這賬簿是裴初初的東西。

他接過賬簿,熟稔地翻到最新一頁,語氣玩味:「八百兩紋銀換取去御膳房當差的機會……當真是好買賣。裴姐姐,她把朕的皇宮當成了什麼?」

宦官笑了笑:「陛下前兩年,就知道裴姑娘私自用權的事兒了不是?知道了卻不問罪,說到底還是您一手縱容出來的。您對裴姑娘,十分寬容體諒呢。」

蕭定昭不以為然。

他把賬簿遞給宦官:「按原樣放回去,別叫她發現了。」

宦官離開后,蕭定昭屈指叩擊書案。

裴姐姐在宮中衣食無缺,她攢那麼錢做什麼?

當真想出宮?

她想出宮嫁人,他卻不許。

少年嘴角笑容漸冷。

……

星盤輪轉,四季更替,轉眼已是兩年之後。

裴初初端著茶盤站在宮檐下,佩戴的一圈兔毛圍領襯得她小臉白嫩明艷,眼角那粒硃砂淚痣越發醒目。

她注視著滿宮落雪,眼底情緒複雜。

天子說著要為她挑選夫婿,可是整整兩年過去,他卻隻字未提夫婿之事,彷彿之前的承諾只是一場玩笑話。

過完年,她就要十八歲了。

該如何是好呢?

少女在心底暗暗嘆息,正要進殿送茶,有人疾步而出。

裴初初後退兩步,與檐下守著的宮女們一起屈膝行禮。

餘光望去,那個中年男人滿面春風,生得虎背熊腰,腰間佩戴龍形玉佩,乃是新近歸來的鎮南王,聽說他這兩年率軍在東海與海國作戰,連贏十幾場,狠狠重振了大雍國風。

目送鎮南王遠去之後,裴初初緩步踏進內殿。

殿里燃著地龍,伺候的宮人都被屏退了。

少年天子身著素色常服,俊俏的面容上瀰漫著怒氣,抬手就掀翻了面前的龍案:「朕讓你們都退下,聽不見?!」

裴初初把茶盤放到旁邊,扶起龍案:「可是誰惹陛下生氣?」

見進來的人是她,蕭定昭的表情緩和幾分。

他的語氣仍舊不悅:「還不是江蠻?仗著鎮南王的身份,打了幾場勝仗,就開始對朕蹬鼻子上臉!父皇也是,為何要冊封江蠻為異姓王,此人天生反骨,就該處死才是!」

江蠻從前是雍王帳下的副將。

前幾年立了戰功,大約是入了雍王的眼,突然就冊封江蠻為異姓王,還給了他兵權。

如今雍王暫離朝堂,江蠻的膽子便越來越大,逐漸在朝堂中結黨營私大攬權勢,對天子而言,無疑是一種掣肘。

裴初初安靜地收拾書案。

她倒是沒把江蠻放在眼裡。

反而覺得,江蠻此人,更像是雍王特意留給天子的考驗。

可她不敢明說。

她自幼就喜歡鑽研歷史和政事,卻被國子監的老夫子耳提面命,叫她謹記「女子不得干政」這句話,如今哪怕是天子主動與她說起國事,她也並不敢接話。

收拾好書案,她抬起眼帘:「鎮南王凱旋,您該為他慶賀才是。可要準備國宴?」

「他不要國宴。」蕭定昭臉色難看,「他要求去北郊冬獵,說是要與朕比一比打獵。若是朕輸了,就要封他的兩個兒子都為世子,封他的女兒為皇后。」

裴初初垂眸。

見過討賞的,沒見過如此討賞的。

江蠻……

果然囂張。

裴初初想了想,問道:「那您答應了?」

蕭定昭俊俏的臉上掠過一抹霸道兇狠:「自然!朕是天子,豈能害怕區區一個異姓王?父皇十八歲踏平異國,朕自然不能示弱。他要斗,朕便與他斗!」

他又望向裴初初,語氣不容置喙:「冬獵時,文武百官也會前往,可朕不稀罕他們隨駕,裴姐姐,朕要你陪著。」

少年天子,意氣風流。

他已不再是當年幼稚不懂事的小孩子了。

裴初初的眼底浮現出柔色,堅定道:「臣女誓死相隨。」

晚安安

大家還在看:陸少的暖婚新妻魅王寵妻:鬼醫紈絝妃凶宅筆記中華小當家之食神系統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醫妃驚天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算陰命辛亥大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