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仙從沙漠開始下載
  3. 修仙從沙漠開始
  4. 第669章 周陽的謀划!

第669章 周陽的謀划!

作者: |返回:修仙從沙漠開始TXT下載,修仙從沙漠開始epub下載

FD,誤訂閱的話,建議明早起來再看)

黃沙門。

自從下發乙級徵召令后,黃沙門的曹老祖就忙碌了起來,每天都要處理各處駐地和附庸家族遞上來的調查報告,然後憑藉自己的經驗和智慧來分析這些報告內容,希望尋找出魔道修士的蹤跡。

不過他再忙碌,對於涉及到兌換築基丹這種寶物的宗門內務之時,也不會有絲毫懈怠。

在收到宗門庶務殿的殿主郭書雲彙報后,他當即令人調來了周元辰和玉泉周家的相關情報,仔細看了一遍。

「唔,既然是宗門出去的弟子開闢家族出身,這出身一關倒是不存在問題,而且這周家在白沙河綠洲那邊還參與了除魔行動,取得了不菲戰績,這也很好。」

「嗯,這個弟子此前竟然還申請了閉關室用於衝擊築基?很好,勇氣可嘉!」

「罷了,就給他一次機會吧!現在魔道修士入侵,若是他能築基成功,以他雷系功法修士的身份,在對付魔道修士方面,可要比修行五行屬性功法的修士有用的多!」

以金丹期修士龐大的神識,周元辰和周家的資料放在手中,只是一刻鐘不到就被曹文金掃了一遍,然後這位曹老祖稍一沉吟,就對郭書雲的彙報做出了批示,將批示結果轉發回了郭書雲手上。

庶務殿殿主郭書雲收到曹老祖的批示后,眼神微微一變,他遞上築基丹的申請報告,不過是依照程序做事罷了,本以為曹老祖不會這麼快對此進行批複。

畢竟宗門內現在築基丹的存貨並不多,在此之前不少人的申請都被按了下來,他原以為周元辰這個申請,也當會如此才是。

不過他能坐上黃沙門庶務殿殿主的位置,本身自然是個極為聰明的人,只是跟著拿起周元辰的資料看過一遍后,便差不多猜到了曹老祖這麼快做出批複的原因。

「這小子倒是好運道,正好趕上了這個魔道入侵的特殊時期,有這運道傍身,看來他這次築基成功的可能性應該不會低。」

口中喃喃自語著說出自己的猜測,郭書雲倒是沒有耽擱什麼,當即便發出傳訊飛劍通知厲飛宇帶周元辰過來領取築基丹。

「曹老祖親自做出批示,給你一次機會,希望你能夠抓住這次機會,不讓曹老祖失望!」

將裝著築基丹的玉瓶親手交到周元辰手上之時,郭書雲語重心長的拉著一臉激動的他叮囑了一番,充分表示了一位宗門長輩對後輩的關愛。

「一定的,請郭師叔祖放心,元辰一定不會辜負宗門對我的期望,一定不會讓曹老祖和郭師叔祖失望!」

周元辰緊緊捏住手中的玉瓶,滿臉激動的重重點頭做出了回應。

見此,郭書雲不由微笑著拍了拍他手掌笑著一揮手道:「去吧,早點閉關服用靈丹衝擊築基,等你築基成功后,記得第一時間來本座這裡報備,本座等著你的好消息。」

「謹遵師叔祖吩咐。」

周元辰行了一禮,當即便在同樣一臉笑容的師尊厲飛宇帶領下離開了庶務殿,不久后就進入了黃沙門專為練氣期弟子衝擊築基準備的閉關室中閉關了起來。

周元辰閉關衝擊築基,短則一月,長則兩三月就能出結果,周陽當然是要等到結果出來后再回家族。

等待結果的時間裡,他就暫時借住在了馬景濤駐守的靈峰上,繼續閉關參悟「滅神針」這門神識攻擊秘術。

周陽獲得「滅神針」這門秘術也有些時間了,只是參悟這門秘術卻還沒多久,因此儘管他神識天生比同階修士強上許多,目前也無法入門,更別說是將這門秘術用於實戰了。

這樣閉關參悟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后,周陽忽然就收到了五叔周玄斌發過來的傳音符,原來是周元辰已經築基成功出關了。

「恭喜恭喜,恭喜元辰大哥築基成功。」

周陽出關來到周元辰師傅厲飛宇所在的靈山,馬上就見到了閉關歸來的周元辰,他見到周元辰果真築基成功后,馬上就笑著出聲恭賀了起來。

「族長太客氣了,應該是元辰先向族長道謝才是,若是沒有族長和家族的幫助,元辰此時怕是已經魂歸幽冥了!築基之難,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周元辰臉上一副心有餘悸的神色發出一陣長嘆,對於周陽的恭賀,並無太多喜悅之色。

築基之難,只要經歷過的修士都知道。

周陽聽到他這樣說,也是深感認同的點了點頭。

若不是築基如此艱難,一枚品級只是三階下品的築基丹,也不會賣出普通三階下品靈丹的百倍價格了!

接下來,他又和周元辰聊了一番,參與了周元辰師尊厲飛宇為其舉辦的慶祝宴后,便拉著周元辰到一邊,認真看著對方說道:「元辰大哥既然築基成功,那小弟也是時候該回去了,待元辰大哥穩固修為後,還望回家族探望一下族中長輩兄弟們,讓大伙兒一同為元辰大哥慶賀一番。」

周元辰當然明白周陽這番話的潛意思是什麼,當即便回道:「請族長放心,待元辰選擇好功法穩固修為後,定然會向宗門申請回家族探望族中親人,日後家族若是有什麼想要元辰做的,族長也盡可傳信給元辰便是,元辰定當竭盡全力去做!」

「如此,小弟便在家族中恭候元辰大哥衣錦還鄉了。」

周陽臉上笑容一展,滿臉笑容的拱了拱手,心滿意足的踏上了回歸家族之路。

這次回歸家族,周玄斌並未與他一道離開,而是選擇在黃沙門中陪伴兒子周元辰,準備到時候與兒子一道返回家族。

周陽想要加深周元辰對家族的歸屬感,對此當然是樂見其成,巴不得如此。

少了周玄斌這個「累贅」,周陽一個人御劍飛行的速度頓時快了不止一籌,來時花了近二十天才從玉泉湖綠洲趕到黃沙門,回去他估計自己只需要六七日時間就能到達了。

只是他趕了三四天的路后,這日剛停下來休息恢復法力之時,忽然就看見極遠處的天空中炸開了一朵七彩煙花,煙花炸開在空中,經久不散,顯然並非是真正的煙花,而是法力造物。

「七色雲煙,這是黃沙門修士用來求援的最高等級秘寶,雲煙一旦炸散,方圓千里之內盡皆可見,只有紫府期修士身上才能攜帶!」

「按照黃沙門的規矩,凡黃沙門修士與其附庸家族修士,一旦看見七色雲煙者,不論修為高低,必須馬上前往支援,若有怠慢無視者,事後一旦查明,全族盡誅!」

「怎麼辦?到底要不要去?」

周陽看著那天空中經久不散的法力煙花,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

能夠逼得紫府期修士放出「七色雲煙」來求援,可見敵人的強大,在不明白情況的情況下就這樣趕過去支援,很大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然而要是不去的話,事後黃沙門一旦查出來他這時候恰好從這裡經過,那他和整個周家所有修士凡人,都是難逃一死。

「我這運氣真是……」

周陽臉色鐵青的咬了咬牙,對於自己的運氣簡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只是路過而已,真的只是路過而已啊!

「罷了罷了,死就死吧,總不能因為我一人,害了整個家族吧!」

他一聲長嘆,很快就掐斷了心中的僥倖心理,做出了前往支援的決定。

他不敢心存僥倖,因為他離開黃沙門返回家族的事情,包括馬景濤、厲飛宇在內的好些黃沙門修士都知道,到時候黃沙門的人一旦調查起來,他這時候路過這邊的事情根本隱瞞不住。

就算他一口咬死沒有看見「七色雲煙」又怎麼樣?

黃沙門真的要認真起來,肯定是會直接對他上「問心術」的,那時候他難道還能硬著脖子不接受「問心術」審問不成?

當然周陽肯定是不孤單的,因為「七色雲煙」釋放后千里之內盡可窺見的原因,這一刻在附近區域內經過或是逗留的黃沙門修士與黃沙門附庸家族修士,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哭喪著臉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一邊破口大罵,一邊或是御劍飛行,或是邁動雙腿的向著那雲煙綻放出趕了過去。

沒有人敢心存僥倖,因為凡是知道「七色雲煙」代表著什麼的修士,都知道黃沙門對於這件事的重視,以往上千年裡那些心存僥倖之人,已經用自身和全族人的性命給後來者們做了示範。

雲煙裊裊,經久不散。

「七色雲煙」升起處的天空下,黃沙門紫府修士蕭不凡正滿頭大汗的調動護身法器「蒼龍鼎」抵禦著敵人攻擊。

蕭不凡怎麼也沒有想到,給自己發消息說發現魔修活動跡象的一個宗門附庸家族,竟然已經完全投靠了魔道修士,被一個紫府期魔頭所控制。

結果當他收到消息過來查探情況之時,差點沒直接被那魔頭給偷襲殺掉。

只是他固然及時祭出法器躲過了一劫,那個不願被魔修控制冒死提醒他的小家族子弟,卻是已經被惱怒的魔修驅使魔屍生食掉了,這個結果讓他難受的不行。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在跳出陷阱后,沒有馬上選擇逃跑,而是一邊向離這裡最近的幾個宗門直屬綠洲修士發出傳訊飛劍求援,一邊直接放出了「七色雲煙」召集附近修士過來支援自己。

「嘎嘎嘎,別妄想了,就算你發出求救信號召集人過來又怎麼樣?不過是讓老夫的寶貝們多吃幾頓大餐罷了!」

「因為你的愚蠢行為,你剛才已經失去了最後的逃命機會,今天老夫便斬你首級,以報血摩羅師兄被你們重傷之仇!」

充滿了得意的怪笑聲,一陣陣的從蕭不凡對面的紫府期魔修口中傳出,聽得他心中怒不可竭。

他目光噴火的看著那個大笑的魔道修士,忍不住怒喝反擊道:「魔頭休得猖狂,這裡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你們血煞魔宗的人,現在不過是一群喪家之犬罷了,安敢在此大放厥詞!」

「放肆!魔宗威名,豈是你這偏遠之地的土著可以褻瀆的?等老夫宰掉你后,定要將你練成血屍,讓你成為老夫的走狗奴僕!」

與蕭不凡大戰的魔修大怒,當即催動自己的看家法器「屠仙血磨」狠狠向著蕭不凡砸了過去。

這個埋伏蕭不凡的魔修,名為血摩涯,紫府七層的修為,乃是血摩羅的師弟。

作為血煞魔宗如今不多的紫府期修士,血摩涯和血煞魔宗的同門修士冒險翻越斷雲山脈來到無邊沙海修仙界后,便與各位同門分開到了各個大型綠洲附近暗中發展魔宗勢力。

只是與血摩羅開局不利不同的是,血摩涯的開局卻是極為順利。

他沒有選擇從散修身上下手,而是一開始就把目標放在了本地的修仙家族身上,並通過一段時間的準備后,成功潛入了現在矇騙蕭不凡的這個修仙家族中,控制住了這個修仙家族的族長、長老等一干高層修士。

控制了這個本土修仙家族的高層后,血摩涯便隱藏在幕後操控這個家族大肆吸收散修加入家族,然後將那些願意轉修魔功的散修留下,不願意轉修魔功的人,則是變成了他修行的「資糧」。

這樣過去十餘年後,血摩涯手下竟然也發展拉起了五個築基期魔修和數十個練氣期魔修。

這次黃沙門發下乙級徵召令,血摩涯控制的已經轉修魔功的修仙家族族長也在徵召行列,他深知若是讓紫府期修士和這個修仙家族的族長照面,其魔道修士的身份定然會暴露,於是他乾脆將計就計,故意使人通知最近的黃沙門紫府修士蕭不凡發現魔修蹤跡,然後布下陷阱暗中偷襲。

可惜他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已經被他掌控了十餘年的這個修仙家族中,竟然還有一個小小的練氣中期修士血性未泯,在蕭不凡即將踏入陷阱的時候,不顧性命的提醒了一句,壞了他的好事!

不過雖然偷襲不成功,但是以他紫府七層的修為,加上還有數個築基魔修和數十個練氣魔修組成一座三階上品「血河殺陣」,對付蕭不凡這個紫府五層修士,還是大有把握將其擊殺的。

只是蕭不凡修為雖然比血摩涯低,手中祭煉的四階上品法器「蒼龍鼎」卻是一件防禦異寶,憑著這件異寶的守護,他一個人短時間內硬是抗住了血摩涯和一幫魔子魔孫的攻打,支撐到了其他看見「七色雲煙」后趕過來的修士到來。

能夠在看見「七色雲煙」后第一時間趕到的人,自然是築基期修士。

蕭不凡的運氣還不算壞到家,這附近除了周陽這個路過的築基修士外,竟然還有另外兩個築基修士看到「七色雲煙」后趕了過來,其中一人還是築基六層修為的黃沙門修士。

「岳山見過蕭師叔。」

那黃沙門的築基修士岳山最先趕到,他遠遠見到蕭不凡被人圍攻后,並未馬上衝上去幫忙,而是隔著數萬米的距離便朗聲打起了招呼。

黃沙門內的紫府期修士總共才八人,姓蕭的只有蕭不凡一人,因此那黃沙門築基修士岳山這一說,落後他一些時間趕來的周陽和另外一個築基三層修士,也是馬上通過他的話語知道了蕭不凡身份。

「玉泉周家家主周陽,見過蕭前輩。」

「火狐嶺燕家修士燕雲飛,見過蕭前輩。」

周陽和那個築基三層的燕家修士燕雲飛,先後學著那岳山一樣,隔著老遠的距離便用「擴音術」向著蕭不凡打招呼宣示了自己的存在。

然後三人不約而同的,迅速向著彼此靠攏了起來,顯然也是知道,這時候只有聚在一起,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

而蕭不凡見到先後有三個築基修士趕來,臉上精神頓時為之一振,也是朗聲大喝回應道:「你們三人來得正好,現在你們一起聯手給我纏住那些投靠魔道的叛徒,我已經給附近其他綠洲的修士發了傳訊飛劍,你們只要堅持一會兒,便會有其他修士趕來支援!」

周陽等三人聽到他這樣說,心中頓時大鬆了口氣,緊繃的臉色一下舒緩了不少。

只是讓他們對付那些組成陣法的築基期魔修,總好過讓他們直面血摩涯這個紫府七層老魔頭,至少周陽聽到蕭不凡這話后,心中對於對方使用「七色雲煙」強行徵召自己過來的怨念一下少了許多。

「早就聽說這蕭不凡在黃沙門內有著好好先生的名頭,今日一見,看來傳言非虛啊!」

他心中暗自想著,當即打起精神和那岳山、燕雲飛兩人傳音交流起了彼此擅長的手段。

通過一番短暫的交流后,三人決定由修為最低的周陽負責防守,其餘兩人則是負責攻擊騷擾。

計劃擬定,周陽當即祭出剛到手沒多久的「鎮魂鍾」和一面金色圓盾法器繞著三人飛舞了起來,而岳山與燕雲飛兩人,也是各自先給自己釋放了一個三階防禦法術。

等到三人完全做好防護工作后,便由周陽繼續御使兩件防禦法器對三人進行全方位守護,岳山和燕雲飛兩人,則是紛紛打出看家法器殺向了那邊組成「血河殺陣」的五個築基魔修與三四十個練氣魔修。

「血河殺陣」乃是血煞魔宗有名的一個合擊陣法,此陣法若是由九個紫府修士與四十九名築基修士組成的話,就會化作五階中品殺陣「血河腐仙陣」,擁有滅殺金丹初期修士的力量。

現在五個築基魔修率領三四十個練氣期魔修組成的「血河殺陣」只是三階上品,威力雖然也不小,但是還沒有超出三階範疇。

當岳山和燕雲飛的攻擊落到陣法上后,頓時打得陣法力量形成的血河一陣翻卷,使得頭頂「蒼龍鼎」的蕭不凡壓力一下小了不少。

他臉上喜色一閃,不禁大聲叫好道:「好,就這樣干,你們有什麼底牌,盡可以施展出來,事後蕭某定然加倍補償你們!」

聽到蕭不凡這樣說,岳山和燕雲飛眼神頓時一亮,兩人彼此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心動之色。

蕭不凡的名聲,兩人都是知道的,以其紫府期修士的身份加上以往名聲,這話可信度還是極高的。

頓時間,兩人馬上就將手伸向了腰間儲物袋,各自掏出一張靈光閃閃的三階中品靈符激發了出去。

轟隆隆!

兩張三階中品靈符化作的法術打在那條血河上面,頓時將血河炸得血浪四濺,幾個修為較低的練氣期魔修,更是當場被巨大的反震力量給震碎臟腑吐血倒斃在了地上。

正在猛攻蕭不凡的血摩涯見到這一幕,一張長著大量血斑的醜陋老臉頓時一陣抽搐,氣得忍不住跳腳大罵道:「混賬東西!你們先別管蕭不凡了,先給老夫先宰了那幾個不知好歹的小輩!」

「謹遵老祖喻令。」

「血河殺陣」中的幾個築基修士臉色一慌,連忙大聲應命操控陣法力量向著周陽三人殺了過去。

只見天空中那條血河中血浪一陣翻湧,便有數百道長達數尺的血色長箭從其中激射而出,目標正是一兩千米外的周陽三人。

一直專心防守無事可做的周陽見到這一幕,臉色一變,連忙打出一道法力落到那「鎮魂鍾」上,使得那原本只有一丈高的青銅古鐘,立馬化作一個高達三丈的巨鍾飛到了三人頭頂。

鐺鐺鐺!

鐘鳴聲陣陣,一圈圈青黑色靈光隨著鐘聲從青銅巨鐘上擴散而出。

那些血色長箭進入青黑色靈光區域后,速度頓時一緩,瞬間降低了將近一半的速度。

與此同時,周陽祭出的那面金色圓盾上面也是金光大放,霎時間就變成了一面直徑丈許的巨盾橫在了三人身前,並且巨盾上面金光擴散而出,又形成了一個金光護罩將三人全身都罩在了其中。

等到他布下這些防護,那些血色長箭終於射到了三人身前,轟然撞在了金色巨盾上面。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