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星際]寵妻指南下載
  3. [星際]寵妻指南
  4. 第227章

第227章

作者: |返回:[星際]寵妻指南TXT下載,[星際]寵妻指南epub下載

費格斯結束了為期十個周期的治療后,烏拉爾星一行人終於離開帝星。

克羅斯特和原桐帶著他們家的幼崽一起去帝星的空間港送他們。

「克羅,桐桐,我們在詹戈洛德等你們!你們一定要過來啊,烏拉爾號還等著你們一起去探索宇宙呢!」臨行前,塞斯四兄弟和克羅斯特他們說道,對於離開帝星,兄弟幾個顯而易見的,都非常高興,臉上帶著輕鬆的笑意。

「塞斯叔叔,還有我還有我!」狄索忙擠在父母中間彰顯自己的存在感。

眾人哈哈大笑,費格斯將小傢伙抱到懷裡揉他的腦袋,說道:「狄索要快點長大,否則你只能乖乖待在帝星陪皇帝陛下一起處理國事啦。」

狄索撅起嘴巴,覺得這群叔叔說的話一點也不靠譜,他也想快點長大啊,可是圖澤斯卡的幼生期太漫長,就是不長個兒他能怎麼辦?幸好爸爸媽媽並沒有拋下他而離開,想到這裡,小狄索還是挺高興的。

「爸爸媽媽,狄索最愛你們了!」嘴巴像抹了蜜一樣的小傢伙猴到爸爸身上,拿尾巴掃掃媽媽的手臂,歡快地說。

克羅斯特托著兒子肉乎乎的小屁股,拍了拍他湊到跟前的毛茸茸的腦袋,攬著臉上露出好笑又無奈神色的原桐離開空間港。

費格斯他們離開后,原桐和皇家醫療隊的人設計好了帕翠西婭的治療方案后,便將這件事情交給專門的醫療人員,因為是穩定的治療方式,所以她只需要掌握大致的方向以及偶爾抽空去看看就行了,其餘的時間都花在研究萊安·費南的病情上,根本不得閑。

為此,原桐的作息時間也開始更變,平時大多數時候會待在奧利弗家的研究室里,甚至忙碌的時候會直接住在那裡的休息室,偶爾得了空才會回皇宮。這讓小狄索非常委屈,時常想要翹課跟著媽媽一起去,最後總被克羅斯特拎住尾巴,沒能讓他成課翹課跟著媽媽一起去奧利弗家的研究室玩耍。

「爸爸,你老婆跟人跑了,你都不擔心么?」小狄索好擔心地看著爸爸,覺得爸爸淡定得太不符合獸人雄性的本性了,「你看她一個月中就有半個月都待在外面過夜,她長得辣么年輕漂亮,又是一個信息素非常甜美的純人類,一定有大把的雄性會想去勾搭她,你都不擔心么?」

克羅斯特不為所動,「她身上除了我的信息素外,沒有其他人的,用不著擔心。」

爸爸自信的樣子真是太刺激雄性了!

「萬一哪天媽媽身上就沾上了其他雄性的信息素呢?」

「不會。」

「為什麼?」

「因為你媽媽的精神力不會允許其他雄性對她做出什麼不軌的行為,而她非常愛我,不會出軌的,一如我愛她。」克羅斯特一臉放心,有個外表看起來軟萌柔弱、實則彪悍到連皇帝都有壓力的純人類,他一點也不擔心她會被其他心懷不軌的雄性佔便宜。

狄索咬著小爪子瞅著他爸爸,覺得爸爸未免太放心了吧,就算媽媽很厲害,可也有是限度的,媽媽辣么年輕漂亮,那些獸人眼瞎了才會放過,就算媽媽有精神力,也架不住一些發情期時精蟲上腦的獸人!

將不安份的兒子拎回去上課後,難得休息的克羅斯特思索了下,等到傍晚時分,親自去了奧利弗家的實驗室里親自接人。

恰好萊安·費南也在。

兩個雄性視線碰撞到一起,很快便移開。當年在黑暗星域,他們雖然在不同的陣營,但是彼此乾的事情都心知肚明,對於萊安·費南,克羅斯特也知道他身體的情況,所以對於原桐被阿西雅·奧利弗請去協助研究他身上的病情,他並不阻止,當作是還他當年在黑暗星域的人情。

皇族親自來接人了,自然沒人敢阻攔,原桐想到好像有十天沒回家了,二話不說,乖乖地和他一起回家。

克羅斯特卻沒有帶她回家,而是拐道去了銀松跟的天空花園別墅,在那裡渡過了一個難得的兩個人的浪漫夜晚,沒有愛搞怪的小包子來鬧,可以胡天胡地地搞一通,直到天微微亮后,原桐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夠了,我下次會儘快回家還不行么?」她一口咬住伏在身上的男人的肩膀。

修長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檢查她的口牙,發現沒什麼問題后,便親親她的嘴唇,含糊地道:「以後別咬了,省得弄壞牙齒。」

圖澤斯卡皮粗肉厚,純人類想咬,反而會弄疼自己的牙齒。

聽到這裡,原桐安靜了一下,然後一爪子撓過去。

至於沒有等到父母回家的小狄索更委屈了,跑到奧布萊恩那裡一腦袋拱到他懷裡,悶悶地道:「奧布萊恩,爸爸媽媽不愛狄索了,竟然不回家陪狄索睡覺,狄索覺得不幸福。」

奧布萊恩笑眯眯地問,「我陪你不好么?」

「狄索要爸爸媽媽!」

奧布萊恩拍拍小傢伙的腦袋,「狄索,你還小,有些事情呢,等你媽媽再給你生個弟弟你就明白了。」

狄索哦了一聲,瞅著他問道:「讓爸爸媽媽多在一起,等爸爸想開了,就會讓媽媽給狄索再生個弟弟么?」

「是的。」面不改色地忽悠幼崽的皇帝陛下繼續微笑。

小狄索咬著爪子想了會兒,問道:「艾伯特和奧布德里奇家的蛋呢?他們家什麼時候生蛋?」

「我明天去催一下。」

小狄索頓時滿意了,他家的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這還要等,但是艾伯特和奧爾德里奇家的蛋可是他未來的小弟,必須要儘快出來。

接下來的日子,皇帝陛下忙碌著工作之餘,每天都會抽空去關心一下其他皇族的家庭生活和未來的家庭計劃,例如什麼時候再添個家庭成員之類的。

艾伯特此時正陪著帕翠西婭在帝星治療,對於皇帝陛下每天的例行問候,他也像是例行工作報告一樣地回應,其他的就沒有了。

倒是奧爾德里奇和溫格妮絲的婚假早就結束了,夫妻倆已經去了邊境一處軍事基地,每天工作之餘,被皇帝搔擾,讓奧爾德里奇幾乎要崩潰了,可那位是皇帝陛下,他又沒膽子直接掛斷通訊,只能每天都被皇帝陛下一臉威嚴地問候,想死的心都有了。

溫格妮絲知道這件事情后,很乾脆地和皇帝陛下說:「您放心吧,我也很關心皇族的後代之事,每次的發.情期,我都會注意的。」

達蒙家的忠誠,皇帝陛下還是很放心的,將這件事情交給溫格妮絲·達蒙,根本沒啥好擔心。於是得到了溫格妮絲保證的皇帝陛下高深莫測地看了一眼奧爾德里奇那張蠢臉后,終於沒再來搔擾他了。

奧爾德里奇被他看得渾身直冒冷汗。

「奧爾德,明天就斷了仰製劑吧。」溫格妮絲轉頭對丈夫說。

奧爾德里奇先是驚了一下,然後委屈了,叫了一聲「溫妮」后,就默默地轉過身去,窩進房裡不肯出去。

溫格妮絲被他弄得好笑不已,也跟過去,挨到他身邊,伸手擁抱著他,說道:「有幼崽不好么?你不覺得狄索很可愛么?」

沒有高級獸人會不喜歡幼崽的,就算一直和克羅斯特不對付,奧爾德里奇也無法昧著良心討厭那麼萌萌噠的小狄索。但是……

「有了後代,你會不會就不理我了?」

溫格妮絲頓了下,終於明白苗頭在哪裡了,微微挑了下眉,眼睛一轉,馬上保證道:「不會的,就算有後代,你也是我的丈夫,我們會永遠在一起。你瞧,幼崽長大了會離開父母,但是夫妻卻會永遠在一起,我怎麼可能不理你?」

依然是個傻白甜的奧爾德里奇沒有聽出她話中之意,雖然心裡還是挺糾結,但總算是得到了溫格妮絲一個保證,對於他們家的蛋也沒有那麼介懷了,終於打算下次發情期來時再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懷上。

*****

又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萊安·費南從治療艙中坐起來,接過機器人助手遞來的衣服裹上,抬頭看向站在儀器前記錄數據的雌性。

「阿西雅……」他沙啞地喚道。

阿西雅抬頭,看向坐在治療艙中的男人,他的身上還黏著透明的營養液,整個人濕漉漉的,頭髮黏在臉龐上,與肌膚上那些錯落有致的鱗紋形成鮮明的對比,添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妖詭之色。

除了第一次看到時受到驚嚇外,如今她已經能很坦然地面對他的樣子,甚至偶爾覺得,他這樣子也沒有什麼不好,就像有些海族的智慧種族,他們身上也有一些反祖出現的鱗片之類的,看久了,並不會覺得太難看。

阿西雅以為他沒有力氣了,放下手中的東西,過去扶他。

萊安垂下眼瞼,由她扶起來,進入實驗室旁的休息室中的衛生間洗漱。

阿西雅將他送進休息室后,正想要繼續先前的工作,卻發現祖父莫里森·奧利弗已經來了,正站在儀器前觀看她先前記錄的內容。

莫里森·奧利弗看到孫女,不禁嘆了一聲,他也知道萊安·費南的情況,想到那樣一個本該在藥劑師界中綻放光彩的天才落得這個下場,甚至今後只能躲在暗處生活,再也不能站在人前,心裡也是喟嘆不已,對皮特爾·費南的行為實在是不解。

「爺爺,你來啦。」阿西雅走過去,拿過一個光腦筆記本,打開后遞給他,讓他查看進度。

莫里森·奧利弗並沒有看光腦筆記本,而是瞅了孫女兩眼,問道:「阿西雅,萊安這個病並不好治啊,他體內的基因鏈曾經被人為強行改變過,添加了另一種未知的基因,想要治癒非常棘手……阿西雅,他這個樣子,你還想要和他在一起么?」

「爺爺!」阿西雅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看他,「爺爺,你說什麼呢?」

休息室里,已經洗漱乾淨,穿上一件柔軟輕薄的長袍的萊安·費南恰好聽到這句話,頓時住了腳步,就站在門后,面無表情地聽著。

莫里森·奧里弗哼了一聲,說道:「別以為我老眼昏花了,看不出來,如果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你怎麼會這麼費心費力地為他治療?還親自找上原桐殿下,這不是擺明著的么?」

阿西雅的臉都紅了,她、她……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好不好?吭哧了一下,她紅著臉道:「爺爺,我、我沒想過,我只是將他當作一個朋友……」

莫里森·奧利弗也驚了一下,聲音突然拔高,「你沒想過?」

「……不過我覺得現在要想想了。」阿西雅訥訥地說,顯得有點兒手足無措。

莫里森·奧利弗:「……」

祖孫二人一時間都有點兒傻。

萊安·費南忍不住握住拳頭放在唇邊,掩住嘴邊的笑意,只是那笑容根本止不住。

他還想著,到底要怎麼讓那遲鈍的姑娘明白自己的心意,沒想到莫里森·奧利弗卻那麼給面子,大大咧咧地跑過來點明了。他一直知道,比起費南家的人,奧利弗家才是一心一意沉醉於藥劑的實在人,他們心中沒有太多的野心慾望,涉及到藥劑的事情,就會吸引他們全部的心神及注意力,一心一意沉醉其中,讓人又好笑又無奈,卻又讓人羨慕。

費南家的人野心太大了,他的父母就是死在了自己的野心中,然後是祖父,最後是他……

如果不是遇到了阿西雅,他想,自己可能以後也會走上長輩的老路,或許會真的加入魯法組織,步步謀算,直到自己成為魯法組織的掌舵人,一方勢力的霸主,完成屬於費南家人刻於骨子裡的野心。

可是他遇到她了。

阿西雅是一個太過純粹的人,不認識她的人,總會被她的外表、她的性格誤導,覺得這是一個不討人喜歡的雌性,難以相處。可一但了解了她的人,要愛上她又太過輕易,致使他束手束腳,甚至為了她,將所有的野心慾望都捨棄。

他只想和她在一起,兩個人捆綁在一起,直到彼此的生命終結。

莫里森·奧利弗糾結著離開了,他明明是不想讓孫女和萊安那小子在一起的,卻沒想到孫女根本沒往那邊想,卻被自己給點醒了,有比這更悲催的事情么?不過想想,以費南家的人的狡猾,就算他不點明,孫女早晚有一天也會被費南家的小子給吃了,自己還莫名其妙地覺得欠了他。

「阿西雅。」

阿西雅猛地回過神來,看到站在休息室前的男人,也不知道他剛才是不是聽到自己和祖父的話了,或者是想到自己可能對他懷有某種不知名的感情,整個人都有些不自在,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萊安·費南卻像是沒有發現一樣,慢悠悠地走過來,朝她微笑。

阿西雅發現他的態度很自然,覺得他應該沒有聽到自己先前和祖父的話,可是隨之而來的,又開始苦惱起來,思索著自己對萊安·費南到底是懷有什麼樣的感情,難道真的不是朋友么?

這一思索,直到萊安·費南已經解決了身上的隱患,身體漸漸恢復健康時,她依然沒有思索出個大概來,直到萊安·費南挑明。

「阿西雅,我喜歡你,和我結婚吧。」萊安·費南鄭重地道。

阿西雅整個人都傻了。

萊安覺得給她思考了兩年的時間,已經足夠了,如果他再不挑明,可能再給她一百年,這遲鈍的姑娘也不會想明白,甚至可能會因為時間慢慢流逝,覺得這東西太過費神,沒有想的必要,她又當作什麼都不存在,繼續過著自己單調卻滿足的日子。

「阿西雅,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你。」他有些憂傷地說,面上的笑容卻依然溫柔如昔,「還是,你覺得我這樣……已經沒有資格去愛一個人了?」說著,他伸手撫上臉頰上依然無法退去的鱗紋,就像刻在了肌膚上,訴說著那些他無法遺忘的歲月。

「絕對沒有!」阿西雅忙說道,「你這樣挺好的,鱗紋的顏色淡了許多,並不可怕,反而挺好看的。」

她這話是真心話,萊安·費南身上的隱患已經除去了,只是因為當初被人為強行地改造基因,導致他身上這些鱗紋沒辦法消除,但是經過治療后,鱗紋的顏色卻淺淡許多,看起來並不可怕。加上他本身就是一個極為出彩的人,光華內蘊,如同一個憂鬱的貴公子,很容易讓雌性心軟。

萊安·費南唇邊的笑容微深,聲音依然溫雅柔和,「和我在一起吧,我需要你。」

「好!」衝動地應了一聲后,阿西雅臉更紅了。

萊安卻極為高興,難以克制心中的喜悅,歡喜地抱著她轉了一圈,便道:「那我們去告訴你祖父,然後去登記結婚吧。」

阿西雅看他臉上煥發光彩的模樣,覺得這樣也不錯,笑道:「好啊!」

原桐得知阿西雅和萊安決定結婚時,早就猜到會有這麼一天,所以整個人都格外地淡定。

等他們的婚禮結束后,原桐終於吁了口氣,便和克羅斯特商量著離開帝星去星際旅行的事情。老實說,自從狄索生下來后,她就一直在忙個不停,直到現在,手頭上的工作告一段落,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那就去吧。」

克羅斯特說著,翌日便去和皇帝商量著調動職位的事情,將一切都搞定后,帶著原桐及孩子一起離開了帝星。

奧布萊恩雖然不舍,可是也知道幼崽對於宇宙的嚮往,和狄索作了一個約定后,放他出去,轉身去催促艾伯特和奧爾德里奇兩家,讓他們趕緊生蛋。

****

終於艱難地長成一個小少年模樣的狄索吃驚地看著阿多尼斯和小桐,「爸爸發情期到了?」

「是的,主人又要有小主人了。」阿多尼斯軟糯糯的聲音依然很平穩,不過從它突然變得多話的舉動來看,它對這件事情也非常高興的。

小桐也是笑眯眯的,事實上,很少有能讓這隻機器娃娃不笑的時候,顯然當初克羅斯特製造它時有多偏心。

狄索少年卻習慣性地咬著爪子,不解地道:「怎麼會呢?」

「為什麼不會?」費格斯走過來,揉揉他的腦袋,「這次,你爸爸又忘記喝仰製劑了,所以,你們家的蛋很快就要過來了。」

說到這裡,狄索突然心虛起來。

得到消息的塔琪姆等人也過來了,得知克羅斯特的發情期到了,都忍不住面面相覷,第一時間說的是怎麼可能,「這種事情很重要,克羅斯特不可能會忘記喝仰製劑的吧?」

費格斯又揉了揉狄索少年那頭鮮艷的金紅色頭髮,笑道:「所以這就得問狄索了。」

狄索在眾人的瞪視下,只好老老實實地將他如何闖禍、如何讓爸爸去救、如何將爸爸的仰製劑弄丟了、如何讓爸爸的發情期到來的事情說了,說完后,得到了一群人同情的眼神。

「克羅要是揍你的話,我們會盡量帶你走的,不讓他將你揍得太慘。」維斯摸摸愛闖禍的小少年的腦袋,同情地說。

「要是他真的揍你時,你就乖乖地受著吧,說不定他出的氣也快了,不會揍那麼慘。」塔琪姆也摸摸可憐小少年的腦袋。

一干人紛紛安慰了小少年後,就該幹嘛就幹嘛去了,留下可憐的小少年耷拉著腦袋,想著爸爸真的揍他的話,他到時候該怎麼躲的問題。

趁著等待的時間,萊奇和阿多尼斯將一台孵蛋機拉出來遛遛,已經摩拳擦掌,準備迎接克羅斯特家的第二顆蛋,也是第二個圖澤斯卡的幼崽。

其他人聽說了這件事情后,反應不一。

阿爾傑說會繼續製造一個新型的孵蛋機寄過來,奧布萊恩馬上讓人在皇宮裡再準備一間兒童房,艾伯特恭喜了一番后,轉頭就帶帕翠西婭和他們家剛生下來的蛋回帝星,至於奧爾德里奇——

「發情期間又不一定能懷上,根本不用這麼緊張吧?」他不屑地道,他和溫格妮絲努力了十年才懷上一個,他們怎麼可能一次發情期就肯定能懷上?

「不,一定會懷上的。」奧布萊恩信誓旦旦,見他一臉不信,微笑著說:「奧爾德,不如這樣,如果這次克羅家真的多一顆蛋,那你就將你家的幼崽留在帝星。」

最近奧爾德里奇一直要鬧著將他家的幼崽帶到邊境,皇帝陛下自然不會同意,不過又不能擺明著搶人家的幼崽,以免被幼崽知道后傷了他們敏感的小心靈,只能用懷柔手段。

奧爾德里奇根本不相信高級獸人一次發情期就能讓伴侶懷上,所以很自信地和奧布萊恩打賭了。結果,當得知原桐懷孕的消息時,他整個人都傻眼了,直到他和溫格妮絲離開帝星,他家的小龍女被留在帝星時,和女兒分開的悲傷幾乎將他淹滅。

奧爾德里奇當初看起來對幼崽挺不屑的樣子,可等自家的幼崽出生后,才能體會奧布萊恩那種幼崽控的心情,第一胎生了個女兒時,他欣喜若狂,尤塔西斯龍已經有很久沒有雌性誕生了,可誰知第一個女兒卻被他作為賭注給壓在帝星了。

溫格妮絲看他那麼傷心的樣子,心裡有些無奈,將孩子留在帝星,有皇帝看著,她其實並不擔心,但是看這條尤塔西斯龍不能接受的樣子,只得道:「沒事,咱們再努力,下次生個兒子給你養。」

聽到這話,奧爾德里奇心情才好一些。

****

原桐已經有一次生蛋的經驗——雖然這經驗真的是沒有任何的參考價值可言,至今想起來仍是覺得莫名其妙,可也算是一回生二回熟了,所以得知自己又懷上時,她絲毫不意外。

在克羅斯特發情期結束后的第二天,可憐的狄索少年就被爸爸揍了一頓,不過因為得知家裡終於要有蛋的事情讓他開心得就算被爸爸揍一頓也覺得沒關係,也讓他終於明白小時候被大人們忽悠的事情。

「爸爸,你太壞了,小時候竟然這麼騙我,自己吃仰製劑了,根本不發情,我們家怎麼可能會有蛋?你竟然一直騙我!」狄索少年用爪子捂著被揍腫的臉,指控道。

克羅斯特將他提溜著扔出去——兒子長大了,更加皮實了,反正扔多遠都不會壞,說道:「我答應過你媽媽,以後都喝仰製劑。」所以這次被兒子害得破了他的誓言,克羅斯特毫不留情地揍了這熊孩子一頓。

被丟到樹上卡著的狄索終於明白了,頓時更心虛了,等爸爸一走,趕緊跑去找費格斯他們出主意,總得先讓爸爸消氣再說。

「沒事,有你媽媽在呢,你媽媽會讓他消氣的。」費格斯說得很不負責任,見小少年一張小臉被揍得像豬頭,嘲笑了一番后,讓機器人保姆拿治療儀過來給他治療。

不管怎麼說,過了七個月後,克羅斯特家的蛋依然很順利地出生了,被移放到阿爾傑寄過來的新型的孵蛋機中。

「爸爸,蛋蛋裡面的會是弟弟還是妹妹?」狄索非常興奮地圍著他們家的蛋,那表情就恨不得湊過去舔兩下——圖澤斯卡的本能,「聽說奧爾德里奇家的蛋孵出來的是個雌性,我也想要有個雌性妹妹。」

「別想了!」剛生完蛋后的原桐毫不留情地戳碎了兒砸不合時宜的美夢,「聽說圖澤斯卡的基因太霸道,是沒有雌性的。」

狄索不相信,妹妹多好啊,又軟又萌,特別是要有一個像媽媽一樣的妹妹,他一定會將妹妹寵上天,將來還會幫妹妹去綁一個老公回來娶。不相信的狄索少年特地去問了阿爾傑和阿多尼斯,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后,依然不死心,打算圍觀他們家的蛋破殼,一定要看看到時候從蛋里爬出來的是雄性還是雌性。

過了幾個月,蛋蛋里的小生命在眾目睽睽中終於破殼了。

首先是一隻嫩嫩的爪子先捅破蛋殼出來,接著蛋殼被一個小腦袋頂著緩緩上升,雙爪攀在蛋殼邊沿的小傢伙頂著一身的蛋液,一點也不怕生地瞅著朝蹲在面前的人,嫩嫩地叫了一聲:

「咕~~」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