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白髮皇妃下載
  3. 白髮皇妃
  4. 第116章 番外3:容齊:永無出路的愛(2)

第116章 番外3:容齊:永無出路的愛(2)

作者: |返回:白髮皇妃TXT下載,白髮皇妃epub下載

回國之後,母親停了他六個月的葯,起先還能勉強忍受,到了最後一個月,七竅流血,如蟻噬心的折磨,日夜不停,生不如死。多少次,他總以為他就要死了,可總還有一口氣在。他不知道他的母親有多恨他的父親,以至於可以對他殘忍到這等地步。他想恨他的母親,可此時此刻,他已然連怨恨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趴伏在寢宮內冰冷堅硬的地面,時而翻滾,時而嘶叫,哪裡還有一個帝王的形容。

一個月的非人折磨,他的嗓音嘶啞得沒了聲音,一張臉抽搐著變了形,整個人瘦骨嶙峋,雙手十指指尖被磨破,鮮血淋漓,一如他被傷透的心。

當他母親終於露面,他毫無力氣的癱在地上,死寂的雙眼望著母親那張美麗的容顏,聲如蟲蟻般低低呢喃:「如果……有來世,我寧可投胎做畜生……也不願再做你的兒子。你念了這麼多年的佛,可否慈悲一回?……殺了我!」

那一刻,他本是一心求死,不想卻求來了續命之葯。

服過葯后,他被抬到床上,修養數月才略微恢復些元氣。自那以後,他母親沒再來看過他,也沒再為難他,反倒一次給了他許多葯。

身體剛剛恢復,就得到消息,她被宗政無憂逐出南朝,傷心之餘她自刺一劍,負傷離開。他知道這一切又是他母親的「傑作」。當即吩咐小旬子命人四處打探,得知她落腳之處立刻快馬加鞭的趕去。他如此心焦,卻哪裡知道,這其實是她的一出計謀。她為了宗政無憂,不惜毀己聲譽,自殘身體,她愛那個男人,已經愛得不顧一切!

再次見她,她滿頭白髮如三千銀針芒刺,刺得他恨不能剜了自己的眼睛。若是看不見,是不是就不用這麼難過?

面對她,他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她面前,所有的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他沒有道歉,因為任何道歉都不能彌補她所受到的傷害。她變得更加冷漠,偶然投來的憤恨的眼神,似是想要將他千刀萬剮,也不能泄她心頭怨憤。

他默默的承受著她的恨,她的怒,有時候會想,她為什麼不像刺宗政無籌那樣,也刺他一劍?那樣,她心裡的恨,會不會減少一點呢?

即使是恨著相對,他們也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那一晚,不只宗政無籌到了,寧千易也到了。這個大陸最有影響力的四個皇帝,都對她一往情深,而她,確實值得天下間最好的男子傾心相待。只是,他是他們之中,最沒有希望的那一個。

原本塵風國的選馬大會他不準備參加,但如今,既然有她在,他自然得去。到了塵風國,她被太醫診出懷有身孕,但卻不知能否保得住。她很害怕失去那個孩子,目光絕望而悲傷,他只能遠遠看著,無能為力。直到蕭可的出現,她眉頭漸展,他心頭略寬。

他那時候想,如果她也能像他母親那樣自私,那該多好。可她不會,就算他告訴她這一切,她定然寧可自己死,寧可親手殺死腹中的孩子,也不會給孩子一個未出生就註定殘缺的命運。後來的事實證明,他的猜測是對的。

她的身邊,從來不乏他的眼線。

多年的聚散分離,他病病怏怏也活到了二十三歲,至多也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得知她和宗政無憂因為孩子吵架,她離開軍營回到南朝皇宮,而母親的計劃再次啟動,想秘密抓住她帶去京城,在宗政無憂攻破京城防守之後,作為控制勝利一方的籌碼,而牽涉到他的容兒的性命,他又豈能坐視不理?

索性趁母親不在,帶了三十萬大軍壓境,逼她去烏城,在大軍出發之前,他下了死令,所有將士可以殺她身邊的任何一個人,但絕不能傷她性命,若有違者,誅九族。

那一日,血流成河,死的都是忠於他的將士。為了一個女子,枉顧數十萬人的性命,他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他只知道,他想在自己死去之前,盡一切能力保護她,並帶她去一個地方,完成他最後的心愿。

他易了容混進城內,在城牆上看著她手挽長弓,一箭射向高台上他的替身,她神情決絕,動作乾脆利落,沒有半分猶豫。

他緊緊按著心口,裝作看不見,悄悄潛進她屋裡等她。

經過這一戰的她精疲力竭,一進屋便挨著門滑倒在地,那疲憊的神情令他心疼至極。

在這種情形下,他要帶走她,毫不費力。

去啟雲國的路上,他找了塊黑布蒙住了她的眼睛,他害怕看到她憎恨的目光。儘管這種做法,只是自欺欺人。而她醒過來之後,也沒有揭開黑布,她也不想看到他吧?

明明心裡知道,他卻還是愚蠢的問了一句:「容兒,你就這樣討厭我嗎?」

她說:「是,很討厭。」那麼肯定,不留餘地。

一路的顛簸,他不停的咳嗽,沒有足夠的藥物支撐,連呼吸都覺得困難。不過,身體的病痛他都能忍受,她的冷漠仇視,他也能勉強承受,只是每每聽她說到宗政無憂,她語氣中的維護和濃濃的關心還有擔憂,猶如鋼針刺心,痛不可當。

他問她:「宗政無憂在你心裡,竟已經如此重要了嗎?你寧願自己死也不願他受到傷害?為什麼?」

她說:「因為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腹中孩子的父親,也是我這一生中唯一愛的男人……」

唯一愛,她說……唯一愛!她只記得她愛宗政無憂,卻不記得她也曾愛過他!

容兒啊,你的愛和恨,如此絕對而徹底!愛一個人,可以為其生、為其死,恨一個人,便狠心絕情,不留餘地。也罷,既然他無法給她幸福,那就索性成全了她的幸福。於是,他用解天命之毒的條件,換了半年時間。

帶她來到從前承載他夢想和希望的村子,那裡有一個院子,院子的四周,銀杏樹枝葉繁茂,綠意盎然,院子中央,大片大片的白色蜀葵已經長得很高,在夏日的微風中搖曳著盛開,一片潔白而瑰麗的景色。

他看到她眼光一亮,不覺就開懷。不管她是否失去記憶,這裡都是她所喜愛的風景!

之後的四個月,是他這些年來最快樂的日子,儘管這快樂里藏著巨大的悲痛。

那些日子,他對她極盡寵溺,傾盡一生感情,毫無保留。漸漸的,她不再那麼排斥他,有時竟也會主動和他說一兩句話,但始終沒再叫過他一聲「齊哥哥」。只有他一遍一遍的叫她容兒,可無論怎麼叫,那些她笑著喚他齊哥哥的日子,永遠不會再回來。

十月,銀杏樹的葉子落了滿地金黃,院子里一片秋的氣息。

她和宗政無憂的孩子在她的期盼中降臨,那一日,他坐在床前,緊緊握住她的手,看著她痛苦到變形的面容,聽著她撕心裂肺的叫聲,他慌亂無措。為了給她力量,他告訴她,宗政無憂很快會來。她原本筋疲力盡,就要睡過去,但一提到宗政無憂,她眼中的光華又亮了起來。這大概就是愛情的力量!宗政無憂於她,就好比她之於他的意義。

孩子順利產下,還沒來得及慶賀,母親派來的人突然闖入,搶走了孩子。她以為這一切又是他的陰謀,瘋了般揪住他的衣襟,怨恨的眼神像是要將他千刀萬剮。

回了宮,他千方百計探聽孩子的下落,卻一無所獲。再三思量,憑著對母親和容兒的了解,他命人在他寢宮密室里挖了條密道,一直延伸到母親所居住的宮殿地下監牢。宗政無憂來得比他想象的還要快,才短短一月,已攻入皇城。正好此時,密道建成,他從地下監牢里救了她出來,在光線昏黃的密室里,用這些年收集來的珍貴藥材為她泡了浴湯,用於解她體內的天命之毒。

等她在藥物的作用下沉睡,他以內力助她將藥性引入經脈,又將畢生功力盡數傳給了她。然後,他扶著木桶跪坐在地上,全身都沒了力氣。

「小荀子,朕死後,你扶朕的屍體坐上龍輦,去軒轅殿外候著。記住,在容兒醒來之前,一定不能讓母后察覺有異。這是朕此生下的最後一道旨意,你一定要辦到。」他聲音虛弱之極,口氣卻是堅定無比。

「皇上……」小荀子忽然悲痛大哭,哭到不能自抑。他卻欣慰的笑起來,這短暫的一生,也只有自小跟在他身邊的小荀子對他始終如一,忠心不二。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又看向低著頭靜立一旁的蕭可,吩咐道:「別讓容兒知曉此事。一會兒記得吹滅燭燈,等容兒醒了,你拿著令牌帶她去前朝大殿。好了,都去門外候著吧。」

生命里的最後一點時間,他想與容兒單獨相處。

小荀子忙擦乾眼淚,抽噎著領旨出門,蕭可緊跟其後。

封閉的密室內就剩下他和她兩人。他扶著木桶艱難轉身,抓起她纖細的手,用盡全力緊緊握住。

「容兒,」他輕輕喚她,內心充滿了深沉的苦澀以及濃烈的悲哀,「不要原諒我!就這樣,一直恨著吧!只有恨著的人離你而去,你才不會悲傷……容兒,我走了!你要好好活著……」

他留戀不舍的目光最後將她熟睡的容顏深深地望了一眼,想要將這個曾愛過他又恨過他、給他快樂和幸福又帶給他絕望和痛苦的女子,記住永生永世,記著他們曾經的感情,記著她身體的溫度,這樣,到了黃泉路上,他便不會寂寞。

拿起早已準備好的鋒利的匕首,對準自己蒼白的手腕,毫不留情地狠狠切了下去。

鮮血從他體內狂飆而出,尖銳的痛楚刺透靈魂,他卻連眉頭也不曾皺一下。就那樣靜靜的看著自己的鮮血將木桶內的葯湯一分一分染紅,聽著自己年輕的生命在無情的命運面前奏響了悲歌,他輕輕的笑了起來,那笑容無比安詳,甚至帶著一絲滿足。

這一生,註定如此短暫,可是,在這短暫的生命里,能夠遇見她,愛上她,他心滿意足。若一定要說遺憾,那麼,他最大的遺憾,是不能在臨死之前,再聽她真心的喚他一聲「齊哥哥」。

從今往後,她的笑容,他看不見了;她的聲音,他也聽不到了;她的一切一切,都與他沒了關係……

他甚至不敢祈求來世,因為不確定來世是否還同今生這般不幸!

緩緩抬頭,將目光定格在她沉睡的容顏,喃喃自語:「容兒,這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但願今生……你能幸福!來世,也要幸福。至於我……還是忘了吧,永遠不要記起來,就算記起,也請你忘記……」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