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星際養蛋記下載
  3. 重生星際養蛋記
  4. 28|28.重逢

28|28.重逢

作者: |返回:重生星際養蛋記TXT下載,重生星際養蛋記epub下載

28

這是林羽被關在KS組織基地囚室的第三天了,KS首領和他談妥后,木四便將他和大毛轉移了地方,那些乘客對於KS組織來說沒有了利用價值便釋放了。

囚室都是差不多的樣,滿眼刺目的白,配置和上一間也差不多。才第三天,林羽就感覺像被抽了三魂七魄似的,痛苦的要命。每天上午,基地的研究人員對他的身體進行檢測,並進行一些基礎的化驗,然後要求林羽進行一定的精神力激活訓練,大概兩個小時左右;中午做飯和大毛一起吃完休息會後,便要進行三個小時左右的精神力應激測試,木四和他的助手會將他放在很多極端條件下測試林羽的應對,每每林羽快到極限時,木四才會放過他。

不過讓木四很失望的是,雖然這些測試都顯出林羽非凡的精神力天賦,但根本沒有太特別的,也根本不足以能在蟲獸潮里存活下來。越是這樣,木四便顯得越發急躁。

林羽這時才明白溫萊教授和何言博士對他的試驗有多麼溫柔了。最讓林羽覺得難受的是,木四已經將他的生殖細胞進行培育,想要培育出一個相對完整的獨立的胚胎,然後對這個胚胎抽取腦漿液,將整個胚胎放置在模擬蟲獸潮環境中進行解構分析。目前木四他們還沒有想這麼對林羽,畢竟以目前的測試數據來看,林羽完全不足以應對模擬的蟲獸潮環境,這很可能會讓林羽死掉,這樣的話對木四他們來說,則是損失了一個極為寶貴的實驗對象。

但是林羽心裡清楚,如果最後木四他們得不到他們想要的結果,他們定會這樣來對待他。

才短短三天,林羽便像在地獄中煎熬了一個世紀一樣。每次通過精神力極限測試,他感覺都像靈魂出竅了一般。當木四帶他第一次見到玻璃瓶中的培育胚胎時,林羽一下子忍不住吐了出來。

這是一種極其難以形容的詭異的感覺。一個很小的不到巴掌大的肉團,蜷縮在玻璃瓶里,連著帶有毛細血管和神經毛細管的管道,瓶里是淡黃色的液體。肉團的形狀很是詭異,表面是布滿血管和神經的肉膜,那並不是一個胚胎的形狀,但你能從上面找到畸形的生命的形狀,有一個比例過大的腦袋和一個比例過小的軀幹,沒有明顯的四肢,當然,這只是感覺,是讓林羽的自己感覺到的東西。

一想到這東西是用自己的生殖細胞培育出來,專門被這些人用來做試驗的,林羽感覺到一種來自意識和心臟最深處的恐懼和排斥,他不知道當一個人的某一部分離開自己進行培育后,是否真的會和自己產生某種科學無法證明的深層次上的聯繫,就像一種多個維度的有機高度發達生命體,沒粗暴地切斷了初維度的聯繫后,在人類所無法掌握的維度甚至引力波層面,還會有感應和意識的應和。

林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看到這個對他來說不知道怎麼定義的小東西放在玻璃瓶里時,他感到一種絕望的無力,他彷彿能感到這個小東西的恐懼和怨恨。

那天他再回到囚室時,滿臉的蒼白,眼神獃滯,就像個提線木偶一樣,給大毛沖了點奶粉,自己也沒心思吃東西,倒頭埋在那張不大的單人床的枕頭裡發獃。

他想,他再在這裡多呆一天,他肯定要瘋掉的。

當然他現在的狀態和他最近受到過度的精神力應激測試有關,木四見到他這樣不僅沒有對寶貴實驗對象可能受損的擔憂,反倒很滿意,他期待這最後一根超重的稻草,壓破林羽的極限后能給他帶來驚喜。

大毛見到林羽這樣很擔心,卻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這幾天以來,每次林羽被帶出去時,他便一個人呆在囚室內,他感到不安、害怕、還有無聊,即使他很小,也清楚現在處境的不尋常,所以他會盡量讓自己乖點。今天林羽回來的狀態,讓大毛更加難受了,他把自己小小的身子使勁埋在林羽懷裡和胳膊、脖頸下,他幼小的有些懵懂的心,希望這樣可以給自己的爸爸帶來一點安慰。而且,這樣的姿勢,也讓他自己覺得安全而又溫暖。

一片迷糊中,林羽彷彿陷入了潛意識的囚牢中,這並不是睡著后的輕鬆感覺,他感覺自己在一片荒蕪的灰色沙漠中行走,到處都是灰色的冰冷的霧靄,他感覺自己的腳步越來越重,他感覺自己再也走不動了,再也走不出去了,他想他要困死在這片灰色的冰冷霧靄和沙漠之中。

他想,他來到這個世界,就是來經受這些的嗎?他從最開始便不能選擇,對罪孽的懲罰和所帶來的痛苦,彷彿便是他的靈魂一直存在著的意義。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選擇結束,結束大概就是真正的解脫。

可是,慢慢的,他發現那冰冷的霧靄溫暖起來,慢慢變成了淡金色,天空中彷彿有柔軟的雲朵飄下來,飄在他的懷裡。荒蕪的沙漠慢慢地在退化,變成肥沃的土壤,肥沃的土壤變成了美麗的草原,盛開了紫色的花朵。柔軟的雲朵帶著他在金色的光線和藍色的天空中飛翔,飛過一望無際的草原和草原上的一棵高大的樹木。他發現,不是草原本來就那麼大,而是他越飛得遠,草原便變得越大。

慢慢的,他靠在柔軟的雲朵上便睡著了。

等他醒來時,發現大毛正乖巧地縮在自己的懷裡睡的很沉。他感覺輕鬆了很多,好像一切都沒那麼糟糕了,雖然他的狀況也沒有什麼變化。

這時離他被綁架已經有一周多了,這天不知道木四又有什麼打算,去試驗時讓林羽也帶上了大毛。林羽很排斥,他不想讓大毛去那種地方,但木四不由分說,便拎著大毛的后領子將他提了出來。

林羽連忙將大毛奪過來抱在懷裡,拍了拍他背讓他不要害怕。林羽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和往常一樣,對林羽的檢查和測試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林羽覺得木四和研究人員都很急躁的感覺,好像沒時間,想把一分鐘當兩分鐘用一樣。

林羽將大毛緊緊抱在懷裡,坐在實驗室一邊冰冷的金屬椅上,等著木四和研究人員下一步的動作。大毛全身都有些發涼,僵得厲害,他見到那些奇怪的人對林羽做的事情,讓他感到很恐懼。

木四要從林羽懷裡將大毛拽出來,林羽不知道他要拿大毛做什麼,死命不放,木四啐了一口狠狠道,「還不識抬舉!」說著讓兩個研究人員按住林羽和大毛,一隻手拿著一根針管,要扎進大毛大胳膊內。

林羽顧不了太多,狠命一掙,將大毛護在懷裡,背暴露在木四面前。木四沒反應過來,未及收手,針一下子扎到了林羽悲傷,裡面的液體也注射了進去。

木四惱火地狠狠踢了一腳林羽,惱道,「得,省得我白費勁,你倆給我將這一大一小一起塞進實驗艙得了。」木四指揮研究人員道。

林羽只覺腦袋發暈、全身無力,但一雙手臂還本能死死箍著大毛,天旋地轉中他聽到大毛撕心裂肺的哭聲,他想哄哄大毛讓他別哭了,可是也做不到。

林羽和大毛一起被塞進了實驗艙,木四按了按鈕,實驗艙上的紅燈開始刺目地山東起來。透過實驗艙的玻璃,只見到大毛哭得通紅的臉蛋和林羽痛苦猙獰的神情,實驗艙隔絕了他們的聲音。

沒多久,林羽便暈過去了。

等他醒過來時,只發現實驗室一片廢墟,實驗室的研究人員橫七豎八倒在廢墟之中,被殘垣斷壁亂壓著,包括木四,而大毛則包裹在一團金色的光芒中。實驗艙已經損壞,林羽撐起身子,覺得腦袋有些隱隱作痛,他將大毛抱進懷裡,大毛身上的金光慢慢消失,醒了過來。

大毛一把摟住林羽的脖子,有些擔憂地叫道,「爸爸」。

林羽摸了摸他的頭道,「沒事。」

林羽抱著大毛,腳步蹣跚,想儘快離開這個給他帶來噩夢的地方。等他出來見到這個試驗基地的情景時,自己都被驚呆了。周圍全是一片廢墟,雖然實驗基地建在一顆荒星之上,沒有什麼人煙,但一棟試驗大樓變為廢墟,看不到人跡,也讓林羽覺得驚呆了。

隱約中他大概明白好像發生了什麼,他有些害怕,又有些不敢置信。他抱著大毛一直走,離開這片廢墟,朝著一個方向走,他只希望快點離開這裡。

他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感到身體越來越重,頭越來越疼,光著的腳像走在尖刺一樣,一步都是煎熬。模糊中,他好像看到了前面有一個士兵,拿著一把激光槍,再近一點、一點,他看到那個士兵的臉,和雲凜長得一模一樣。頓時他覺得整顆心都放了下來,全身神經都鬆懈了,他一下子軟倒下來,倒在了那個士兵的懷裡。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