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農家之妃惹王爺下載
  3. 穿越農家之妃惹王爺
  4. 第169章 傳言

第169章 傳言

作者: |返回:穿越農家之妃惹王爺TXT下載,穿越農家之妃惹王爺epub下載

蔣宇達看穆清薴離開,忍不住上前走了兩步......

「達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踮著腳尖沒站穩。我也不知道會有人來這裡。」

薛玲玲有些抱歉的聲音傳來。

蔣宇達想說的話又咽了回去。

他要怎麼說?

向穆清薴表達心意?然後解釋剛剛不是故意抱薛玲玲的嗎?

可是,抱都抱了,也做出了親密的舉動。

而且,剛剛穆清薴的表情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別。

或許,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穆清薴對自己根本就沒什麼別的想法。

「達哥哥,你,你是怕兩位穆姑娘會亂說嗎?」薛玲玲微微低著頭,原本放在眼睛上的手也拿了下來。

蔣宇達微微嘆口氣,「不是。我跟你本來就沒什麼,這也沒什麼好說的。」

聞言,薛玲玲眼底劃過一絲失望,抬頭,臉上的笑有些勉強,「說的也是,估計兩位姑娘也不會多想。」

「嗯,回去吧。」蔣宇達這個時候根本不記得還要幫薛玲玲弄出眼睛里的東西。

更沒發現,薛玲玲的眼睛已經好了。

「好。」

而往回走的穆清媱兩人,隨意的走近了一個小路,沒有直接回家。

「大姐,你......」

穆清薴臉上的笑有些不自然,有些傷感,有些釋然,很複雜。

說話的語氣卻很淡然,「小妹,我沒什麼事。這樣也挺好,我和蔣宇達本來就不合適。」

蔣宇達那個人,很能幹,學習能力很強。

只是,性格里有些執拗的勁。

穆清薴想,和這樣的人在一起,一開始可能會覺得不錯,時間長了就會覺得累。

因為他對在做的事情投入太多熱情,太重視工作上的事情。

如此,對待家庭就不一定了。

「那大姐傷心嗎?」穆清媱原本想著,既然姐姐喜歡,那就成全她。

現在看來,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憑著自己的想法去安排。

穆清薴扯了扯嘴角,「說真的,有一點點,但是心裡感覺輕鬆了許多。」

「嗯?」

穆清薴對她一笑,「之前心裡一直有些壓力,想著若是真的和蔣宇達在一起,他的家人會怎麼看我,他會不會為難,要怎麼面對他的家人之類的。」

「現在看到他和薛玲玲一起,我反而覺得鬆了一口氣。心裡也輕鬆了許多。」

穆清媱緩緩點頭,大概了解穆清薴的心情。

「我理解了,大姐是對蔣宇達有些好感,也知道他對你有感覺。只是大姐一直不敢真正的喜歡他,你怕到最後一切是一場空。」

穆清薴點頭,「我想,有所保留的喜歡,應該不是真正的喜歡吧。」

「而且,這半個月以來,我偶爾也會看到薛寧寧跟在蔣宇達身後的場景,心裡也慢慢的釋懷了。」

「那大姐以後見到蔣宇達會不會覺得尷尬,要不要給大姐換一個上工的......」

「小妹,不需要的。」穆清薴拉著穆清媱的手晃了晃,「你這麼做倒顯得我好像傷心欲絕的逃脫似的。」

穆清媱一愣,拍拍自己的額頭,「我真是......」

穆清薴完全不在意,「小妹你這是關心則亂,要不是因為我,你肯定不會想不到。」

「也是,我這是關心大姐。不過,大姐你現在真的不會胡思亂想了吧?」

穆清薴搖頭,「自然不會。你呀,也不要因為我就對蔣宇達生出什麼不好的看法,在做工這方面,他還是非常上心的。」

「嗯,這一點確實是。」穆清媱頷首,「大姐放心吧,咱們工廠正是需要人的時候,只要他好好做,我自然不會無故的換掉他。」

「那就好。你之前還說要是人家對我不好就讓他走之類的,可千萬別這樣。」

既然一切都解開,就當平常的相處就可以了。

穆清媱裝傻,「我之前說過這樣的話嗎?哪有哪有?」

「哈哈哈,我都記下來了,你說過,別想耍懶。」

「大姐,我困了,什麼都沒聽到。」穆清媱抱住穆清薴的胳膊,腦袋歪在她身上,身子的重量壓在穆清薴身上。

穆清薴也由著她,就這般拖著她往前走,「回家睡覺,明日還有事忙呢。」

穆清媱點頭,將身子站直,眼底一絲清涼劃過。

經過這件事,對蔣宇達的印象是有了一些瑕疵。

不過,就像穆清薴說的,他的能力還可以,他做事也很上心。

以後,就拿他當屬下就是。

至於大姐的親事,不著急。

好事多磨,對的人只要出現,晚一些時間也無所謂。

翌日

蔣宇達在臨近午時的時候出現在庫房。

「清薴姑娘,這是今日上午的單子。」

穆清薴正在看著一本書,聞言,抬頭,接過蔣宇達手上的單子。

「好,放這就好了。這馬上就午時了,用過膳之後再對吧。」

穆清薴的態度有些坦然,也有些太過尋常。

蔣宇達能感覺的出來其中的不同,卻又覺得正常。

他們之前從來沒有過什麼過舉或者曖昧的對話和動作。

「清薴姑娘,你,你......」蔣宇達想說,別誤會昨晚看到的事情,又覺得自己沒有立場說。

穆清薴眼底劃過莫名情緒,抬頭,一臉不解的看著蔣宇達,「還有什麼事嗎?」

蔣宇達搖頭,眼神落在穆清薴所看的書上,「你在看經商的書?」

「對。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小妹在規劃,在操心。身為大姐,總不能永遠守在庫房這裡,我肯定也要學習一下,這莊子畢竟是我們家的,該上心的事情也要上心。」

穆清薴說的很隨意,就像和大家說話一樣的平常。

蔣宇達感覺的到,跟之前不同了。

就好像自己在這個人眼前也沒什麼特殊一樣。

有一瞬,蔣宇達懷疑自己之前認為的感覺是不是對的,是不是真的?

還是,一直都是自己一廂情願?

「蔣大哥若是沒什麼事就去用膳吧,我正好有事找小妹呢,一起去飯堂吧。」

蔣宇達唇角動了動,點頭,「好。」

庫房門鎖上,兩人一起朝飯堂而去。

穆清薴到地方之後直接找到已經過來的穆清媱,指著書上的內容問穆清媱問題。

蔣宇達遠遠的看著兩人一個說,一個聽的認真,微微擰眉。

「達哥哥,你怎麼站在這裡呀?」薛玲玲下工之後就迫不及待的跑來飯堂,想著趕緊吃完去找蔣宇達。

沒想到一進飯堂就看到有些愣神的蔣宇達。

順著他剛剛的眼神看向穆清媱兩人所在的地方,薛玲玲眼神微閃,卻當作什麼都沒注意到。

蔣宇達回神,轉頭看向薛玲玲,「哦,沒什麼,我正準備盛飯。」

「哦哦,我也是,那咱們一起吧。」

「好。」

一頓飯如常用完,蔣宇達被薛玲玲拉去亭子認字,一直到上工時間才去了庫房。

「清薴姑娘,我來跟你對單子。」

穆清薴抬頭,「蔣大哥,我覺得這樣吧,以後你把單子直接給我,我自己對就好了。若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再找你,這樣也能省出不少時間給我看書。」

蔣宇達未說話,他知道,有些東西,真的變了。

穆清薴不管蔣宇達是否回應,指了指蔣宇達上午送來的單子道,「蔣大哥,以後這些單子你也簽一下確認的名字,到時候我這邊再對一遍即可,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

蔣宇達聞言,眼底微微波動,點頭,「哦,好。」

「沒什麼事的話蔣大哥去大廳忙吧,那邊還要你盯著呢。」

「好。」蔣宇達笑笑,轉身離開庫房。

是真的不一樣了,不管是感覺還是說話,都完全不一樣了。

他想問原因,卻問不出口。

被她看到自己和薛玲玲抱在一起,他也實在說不出自己的心意,這樣只會顯得他是個見異思遷的小人。

而,不表達出自己的心意,他更沒有理由去解釋那件事。

看現在穆清薴的態度,根本沒有對自己有任何的想法。

是因為昨晚的事情傷心失望了,還是從一開始就是自己的錯覺?

現在的穆清薴給他的感覺有點像穆清媱。

對人親近卻也讓人有距離感,明顯的讓他感覺那是自己的主家。

是啊,穆清薴,也同樣是他的主家啊。

帶著複雜的心情,蔣宇達回到大廳忙活。

這個時候的商人並不多,只陸陸續續的來幾個,有很多也是打聽一些貨物的事情,更有很多是訂一個多月以後拿貨的事情。

忙忙碌碌中過完一整日,蔣宇達糾結了一下午,想著今日下工後去送單子的時候一定跟穆清薴說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她是怎麼想的,也不管她願不願意接受自己,說出來總好過他自己瞎猜。

而父母那邊,他肯定會說服他們。

下定決心,等到了下工的時辰,蔣宇達拿著手裡的單子直奔庫房。

只是......

「蔣管事,清薴姑娘說您把單子放在這裡就好了,她明日來上工的時候再看。」

「那,清薴姑娘呢?」

「清薴姑娘在下工的時候就先回去了,說是答應給姑娘做衣服,她就不等你了。」

蔣宇達神色微閃,點頭,「好,我知道了。」

那人將單子放在穆清薴的書桌上,然後按照吩咐鎖了庫房的門,離開。

蔣宇達看著,苦笑,也不好去家中找穆清薴說這些事情,轉身回了自己家。

到家之後,袁氏也剛好回來。

看到蔣宇達,袁氏拉著他進了自家大門。

「達兒,娘聽說,姑娘和攝政王早就認識,並且這個莊子也是攝政王幫著建成的,是不是這樣?」

前幾日就聽到一些傳言,那時候袁氏心裡就嘀咕著是不是真的。

而今日在廠房,無意間聽朱氏說以前就經常有兩位貴公子去找穆清媱。

不僅去過家裡,還去過鋪子。

並且,穆清媱也去過京城兩三次。

袁氏想著,這麼大的莊子,這麼多的房屋,若是沒有那位攝政王幫著,邱氏她們母女不可能靠著一個小鋪子掙這麼多的銀子。

所以,十有八九是攝政王看上了穆清媱,所以才這麼幫著她們母女。

若是如此,達兒娶了穆清薴也不是什麼壞事。

說不定,將來達兒和自己二兒子還有機會走上仕途呢。

就算不能做官,一旦穆清媱進了攝政王府,作為連襟,他們蔣家也不會被人小看了。

袁氏心裡的想法一大堆,但是沒有直說讓自己兒子娶穆清薴的事情。

之前她反對的那麼厲害,一連好幾日都在勸說蔣宇達。

若是態度突然改變,會顯得很奇怪。

蔣宇達不知道袁氏的想法,微微搖頭,「這個我也不清楚。」

「不過,莊子里確實有好幾個不一般的貴公子出現過。」

蔣宇達在大廳做事,那一日古彥一直跟著穆清媱,大廳中所有人都看到了。

其實莊子里也有很多人見到過古彥,而且還看到過不少在食堂用膳的官兵。

他們這些做工的都不會多想,只以為是和穆清媱交好的縣令派來的。

可是,蔣宇達還是很有眼力的。

他心裡明白那些人的不簡單,卻沒有多說罷了。

「是嗎?那,那你見過攝政王嗎?」袁氏眼底閃著亮光。

蔣宇達搖頭,「不知道,有可能見過,兒子不認識。也有可能沒見過。」

「不過,那個紅衣男子很不簡單。」

他跟著穆清媱,身邊還帶著兩個一看就不一般的護衛。

那樣的人,絕對不是什麼一般的人物。

但是,蔣宇達敢肯定,那不是攝政王。

書上有寫過,攝政王少言寡語,俊朗尊貴,氣勢逼人。

絕對不是那樣多話的王爺。

皇家之事,一般人不可多加議論,即便他心裡知道那些人身份不簡單,也沒有多說過話。

袁氏聞言,心口微動,「那,那,攝政王是不是和......」

「娘!」蔣宇達出口打斷袁氏的問話,眼神有些嚴厲,「妄議皇家之人,這是大罪,切不可隨意打聽。」

「我也是什麼都不知道。」

他讀過書,知道皇權的崇高,更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

袁氏臉色一變,知道自己話太多了。

她心裡也知道不能亂說話,就是著急知道穆清媱和攝政王是不是真的如傳言那般,關係親密。

「好了,娘不多問了,你去休息吧,娘去做飯。」

袁氏也怕這些傳出去對家人不好,連忙打住。

「娘,我有事跟你說。」蔣宇達叫住袁氏。

「什麼事?」

「就,還是我之前跟你和爹說過的事,我要求娶清薴姑娘。」

袁氏眉頭不覺蹙起,這事她還沒有想好。

若是穆清媱真的跟攝政王關係匪淺,兒子娶了穆清薴還能有些好處。

若是假的,那......

「達兒,你再讓娘考慮三日,三日之後,娘肯定給你個准信。」

袁氏想著,趁著這三日時間看看能不能從朱氏那邊問到什麼話。

蔣宇達聞言,點了點頭,「也好,那娘就再好好的想三日時間。」

袁氏應下。

於是,第二日上工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湊近朱氏。

「朱氏,你那邊油紙快用完了,我再給你拿一些吧。」

朱氏聞言,看了看身邊,「好,謝謝袁姐了。」

「不用客氣。」袁氏遞過去油紙,剛想開口。

朱氏想到什麼,倒是看了看周圍,把她叫到了近前。

「袁姐,我早上聽人說,你家大兒子和薛家的玲玲要定親了,是真的嗎?那可要恭喜你了。」

「啊?誰說的這事?沒有啊?」

朱氏眼神變了一下,「沒有?那,那為什麼有人說前幾日晚上散步的時候看到你家兒子和薛家姑娘抱在一起?」

袁氏臉色一變,「怎麼?怎麼可能!」

她兒子明明鐘意穆清薴,又怎麼會和薛玲玲抱在一起?

兒子昨日還跟自己說要求娶穆清薴,怎麼會傳出這樣的閑話?

「你不知道嗎?」朱氏疑惑,「這事好多人都知道了呀,是不是孩子沒好意思跟你說?」

朱氏也沒多想,覺得這樣的事情也正常。

況且,現在他們都在一起上工,有些年輕的男女接觸時間長了生出感情也是自然。

她還讓自己兒子和人家陶家丫頭多接觸一下呢。

只要沒做出什麼過舉的事情,直接定親就是了。

袁氏臉色有些不好看,「可,可能吧。」

朱氏看她好像生氣,不在意的勸說,「袁姐你也別多想,咱們廠房不有好幾對相處的好的年輕男女嗎?」

「這事都很正常。你回家也別對孩子發脾氣,好好的問問。問清楚了,早點把孩子的親事給定下,這是喜事。」

「嗯嗯,大妹子放心,這事我肯定好好跟孩子說。」

「這就對了,我看玲玲那丫頭也不錯,最近不是經常跟在你家兒子身邊嗎?我看真的是情投意合的。」

「嗯嗯,回去我就問問。」

這邊廠房中大部分人都聽說了這件事,慢慢的,蔣宇達和薛玲玲抱在一起的事情也傳到了蔣宇達的耳里。

蔣宇達臉色變了好幾次,抿唇,垂眸。

這件事當時只有穆清媱和穆清薴看到了,是誰傳出來的?

是不小心說出來的,還是有意傳出來的?

是穆清薴還是穆清媱?

還是......

現在傳出這樣的話,他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的心意根本就沒機會說出來了。

晚上一下工,蔣宇達就快步出了大廳,想要去找穆清薴解釋這件事,並且表達出自己的心意。

只是,走到半路,遇到了哭哭啼啼跑來的薛玲玲。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