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近身狂婿下載
  4. 近身狂婿
  5.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兄弟!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兄弟!

作者: |返回:近身狂婿TXT下載,近身狂婿epub下載

楚雲離開李家的時候,心情頗有些沮喪。

父親楚殤的介意,就彷彿是一座大山,死死地壓在他的頭頂。

沒到讓人窒息的地步。

卻彷彿一把刀,始終懸在他的頭頂。

他走出李家。

外面陽光明媚。

楚雲的內心,卻格外的暗沉。

李北牧了解這一切。

了解關於楚雲的一切。

也了解父母之間的敵對與衝突。

他甚至一點兒也不介意薛老將自己選中為繼承人。

他唯一在意的,只是還沒現身的楚殤而已。

吐出口濁氣。

楚雲的煙癮又有點要犯的意思。

他又長長地吐出兩口氣息。

這才邁步朝陳生停車的方向走去。

可人在途中。

他偶遇了一個人。

一個年輕人。

一個看起來二十五六歲。身穿運動便裝的年輕男人。

他的身上,背了一個運動品牌的行李包。

米白色的。

在陽光的襯托下,使得他整個人都顯得格外的陽光。

充滿了朝氣。

他的眼神,看起來也十分的清澈。

但楚雲在瞧見這個年輕人的時候,卻莫名有些親切感。

他在東張西望,似乎對這紅牆內的格局,他並不了解。

甚至無比的陌生。

直至,他的眼神落在了楚雲的身上。

他便彷彿找到了方向和道路。

大步朝楚雲走了過來。

楚雲也有些意外。

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哪家豪門的公子哥。如此的洋溢著朝氣。而且身上,明顯有一股風塵僕僕的味道。

一看就是剛剛經歷了一場漫長地旅行。

楚雲直至年輕人走到面前。方才面露微笑道:「你認識我?」

「初次見面。」年輕人伸出一隻手。手指很長,但指骨充滿力量。光看外表,就知道是武道強者。「你好。我叫楚河。」

楚河?

楚雲大腦回憶了一下,不認識,應該也沒見過。

但二人同姓。

楚雲找了個話題,微笑道:「原來是本家人。」

年輕人聞言,卻是頗有些意外地問道:「你知道我的存在?」

「嗯?」楚雲皺眉,匪夷所思地看了年輕人一眼。

然後,他的內心泛起一股異常不詳的預感。

「我第一次見到你。也從沒有聽說過你。」楚雲搖搖頭。

「那你為什麼知道我們是本家人?」楚河問道。

「這只是一句客套。」楚雲微微眯起眸子。

「這是事實。不是客套。」楚河說道。「你是我大哥。親大哥。」

楚雲的腦子轟隆一聲,徹底懵了。

親大哥?

老媽也沒跟自己提過,自己還有一個弟弟啊!?

為什麼自己忽然就多了一個親弟弟?

楚雲的眼中,閃過一道警惕之色:「年輕人,有些玩笑是不能開的。」

「我不是開玩笑。」楚河平靜地說道。「我和你是同一個父親。我們血液里流淌的,都是父親的鮮血。」

楚雲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老爸在外面又養了一個兒子?

而且,楚河在如此敏感的時期來到紅牆。為什麼?

楚雲的大腦飛速旋轉。

一時間完全無法帶入到大哥的角色上來。

「你真是我弟弟?我父親的兒子?」楚雲的眼神逐漸變得鋒利起來。

「是的。」楚河點頭說道。

「你來紅牆幹什麼?」楚雲說罷,又補充了一句。「回國幹什麼來的?」

「父親讓我回來,我就回來了。」楚河平靜地說道。「父親說,他在紅牆有一處住所,讓我先在這兒安頓下來。」

「你還要住在紅牆內?」楚雲的心微微一沉。

「是啊。」楚河點頭說道。「這裡不可以住人嗎?」

「可以住人。」楚雲說道。「但不是什麼人都可以住。」

「父親說我可以住在這兒。」楚河說道。「那就沒有人可以不讓我住在這兒。」

「看來你對父親的話,言聽計從。沒有絲毫的質疑。」楚雲說道。

「他是我的父親。」楚河反問道。「我為什麼要質疑?」

楚雲被問住了。

是啊。

對於自己父親的話,為什麼要質疑?

又有什麼質疑的理由呢?

那畢竟——是自己的父親!

在父子關係這塊。楚河比楚雲是幸運的。

至少他沒有缺失這一塊。

不像楚雲,至今都沒有見過父親。

而且還遭到了父親的反對。

「我準備收拾一下父親留給我的屋子。」楚河說道。「大哥,你要陪我去看看嗎?」

「可以。」楚雲沒有拒絕。

他想知道父親留給楚河的房子是怎麼樣的。

他更加想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個怎麼樣的人。

父親親手培養的人,自然不會差。

但從目前的局勢來看,楚河普通極了。

不論是在性格上,還是為人處事上,都非常的普通。

沒有絲毫出彩的地方。

如果一定要找一個讓楚雲覺得有點特色的,那就是過於聽從父親的決定。

在這方面,楚雲的叛逆心是很重的。

不論是面對父親還是母親,都是如此。

在楚雲的陪同乃至於領路下。

楚河找到了自己的暫時落腳點。

是一處相對偏僻的房子。

佔地面積,也不會比薛老的大太多。

而且從外表來看,應該是有些年頭沒人來維護了。

看起來頗有些殘舊。

楚河沒有絲毫異樣。他背著包,就走了進去。

屋子裡很亂,也很臟。

楚河放下背包,挽起袖子,便開始動手收拾。

楚雲見狀,也覺得自己袖手旁觀似乎不太好。

搭把手,幫著楚河收拾起來。

將近三小時的忙活后。

屋子總算乾淨了不少。

也勉強能夠住人了。

「你就打算住在這兒?」楚雲問道。

「是啊。」楚河點頭。「這是父親的意思。而且這是我第一次來華夏。我也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你來華夏做什麼?」楚雲毫無徵兆地問道。

「父親沒有告訴我。」楚河說道。「但父親說了,我很快就會知道我來華夏幹什麼。」

楚雲愣了愣。沉默了片刻說道:「父親有提過我嗎?」

「提了。」楚河點頭。「父親說,你是我大哥。親大哥。」

「僅此而已?」楚雲皺眉。

「僅此而已。」楚河點頭。一臉從容地說道。看不出絲毫的神色變化。

大家還在看:陸少的暖婚新妻魅王寵妻:鬼醫紈絝妃凶宅筆記中華小當家之食神系統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醫妃驚天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算陰命辛亥大軍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