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下載
  3.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4. 第239章 王爺是個絨毛控

第239章 王爺是個絨毛控

作者: |返回: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TXT下載,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epub下載

這時,突然,遠處山中又是嗷地一聲長嘶!

接著,野人們朝神的嚎叫聲,鋪天蓋地,如潮水般席捲而來,在太庸山中有節律地迴響!

它們到底有多少,實在不得而知。

如今進山尋寶的人,這麼多人手聚集在一起,竟然還會有人被活生生擄走,其他人不但一點辦法都沒有,甚至連對方到底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天坑邊,所有人都靜默無聲,靜靜聽著野人的嚎叫聲越來越整齊,越來越有節奏,越來越整齊劃一。

這一次朝神,時間特別長,直到頭頂月色偏西,也沒有停止的意味,反而越來越狂熱。

在場的人,多少也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有頭有臉的,自以為進了山中,要對付的不過是些蛇蟲鼠蟻,毒蛇猛獸,卻不想,會把自己置身於這種未知的可怕力量邊緣。

有人小聲兒問,「野人吃人嗎?」

溫卿墨似是耳力極好,在漫山遍野的嚎叫聲中,剛好聽見了這一句,拉長了聲音,隨口答道:「不吃。」

「哦,那就好。」不吃人就好。

很多男人放心了。

「就是喜歡撕著玩,特別是可能搶它們女人的。」溫卿墨接著不緊不慢道。

「……!」

有人開始退卻,天一亮,還是儘快離開吧。

海無量方才女兒丟失的抓狂,如今被這徹夜不休的嚎叫聲震懾,反而漸漸冷靜下來。

他來到溫卿墨面前,「敢問東郎太子,你既然如此了解太庸山,那可知如何能解救小女?」

溫卿墨不耐煩瞥他一眼,「知道,順著朝神的聲音找就是了。」

「啊!真的!」海無量心頭一陣狂喜,「多謝東郎太子!多謝東郎太子!」

溫卿墨揮揮手,「有什麼大驚小怪,現在整個太庸山都知道,你女兒在跟野人生孩子呢。」

「……,」海無量腦子轟地一下,腳底一晃,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腦中飛快閃過的一個想法,「東郎太子,您的意思是……?」

溫卿墨懶得理他,此時東方已經漸漸發白,他轉身負手望向下面的天坑,那裡已經黑漆漆一片,隨口道:「你當野人是傻的?它們豈會錯過讓你女兒懷上幼崽的最佳時機?」

神馬——?

這麼說,這漫山遍野的嚎叫聲,是在給……,在給強迫他女兒的野人吶喊助威!

咕咚!

海無量一頭栽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說到如此,鳳乘鸞再懵懂也聽明白了。

她抓著阮君庭的手臂,緊緊貼著他。

即便上輩子什麼場面都見過,作為一個女人,耳朵里充斥著漫山遍野地如此咆哮,又知道這咆哮到底為何,不禁全身寒毛倒豎,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胃裡一陣陣難耐的翻騰。

海滄派隨海無量前來的幾個師叔輩的,當即紛紛向鳳乘鸞跪下,「請代掌令使替我海滄派尋回小姐!」

西門錯啐了一口,「什麼玩意!海紅葯厚顏無恥的時候,你們這些海螃蟹什麼時候眼中有掌令使了?現在丟了人了,沒轍了,想起我們小姐來了?啊呸!」

那幾個人之前都被鳳乘鸞暴揍過,自是懷恨在心,可眼下小姐被抓了,掌門又人事不省,他們總要做點什麼。

於是只得長跪不起,「之前我海滄派多有得罪,還請掌令使大人不記小人過,人命關天,只要您能出手相救,我海滄派將來必定效犬馬之勞,以報今日大恩大德。」

燭龍一向話不多,卻也聽不下去了,他聲音極為渾厚,一聽就是內家修為極深,「這麼說,我們小姐今日若是不幫忙救人,你海滄派就不聽命於君子令了?」

「你……!你怎麼說話呢!信口雌黃,挑撥離間!」海滄派的一個老頭子叫道。

溫卿墨挖了挖耳朵,「好了,煩死!還嫌不夠吵?」

他從山下鎮子里一出場開始,就對這些江湖人士有種莫名的威懾力,再加上對太庸山的環境十分熟悉,此時開口,的確有幾分震懾力。

「放心,沒有人命關天那麼嚴重。海紅葯,死不了,不但死不了,而且還會活得好好的。」他望著東方山坳中漸漸透出的日光,遠處野人的嚎叫聲漸漸稀薄。

「野人的族群,以母親為尊,只要女人還能生孩子,它們就會一直把她們當成祖宗一樣供著,好吃好喝地哄著,所以要救人,不急於一時,我們有的是時間,說不定到時候還能救回來母子倆呢。」

「簡直一派胡言!」,海滄派一人站了起來,「怎麼可以這樣說!我等遲一日相救,小姐就要多受一日凌.辱,同世為人,東郎太子難道沒有半點憐憫之心嗎?」

嗖——!

溫卿墨衣袖一揮,一道銀光閃過,那人喉間嗤地出現一個血點子,綉針穿喉而過,人便直挺挺倒了下去。

「憐憫是什麼!活人就是吵!」他忽然之間變臉,驚得所有人刷啦啦全數亮兵器。

溫卿墨也不慌,反而背過身去,將後背敞開給所有人,「若是還想活著見到所謂的君子令寶藏,就乖乖收了你們手中的東西,若是活膩了,就立刻自己從這上面跳下去喂蟲子也無妨。」

明明天色已經黎明,他的聲音卻依然如在那日出前最黑暗的時刻,「我一向不喜歡活物,不過懶得動手罷了,不要惹我心煩!」

「不,人若是沒死,就要救。」鳳乘鸞的聲音響脆響起。

西門錯攔她:「小姐!你忘了那海紅葯這一路是怎麼嘚瑟的了?」

鳳乘鸞堅定道:「再怎麼興風作浪,也罪不至死。凡事推己及人,海紅葯若是還活著,此刻也必定是在盼著我們去救她,我等若是力所不逮,自不能強求,但若是連試都不試,只怕即便活著走出太庸山,餘生也不能安枕。」

她兩眼明亮,看向在晨光中漸漸清晰的遠方。

海紅葯若是死了,倒也罷了,可若是被野人擄去,被迫生下異類,就那麼活著,一直活著……

實在讓人終究不忍。

「海滄派諸位可隨我下去,其他江湖同道若是有心相助,也可自告奮勇,但當有自保之力,莫要救人不成,反而賠上自家性命。」鳳乘鸞轉而對阮君庭道:「我就下去看看,能救便救,若是毫無勝算,也會知難而退。」

對於這一群烏合之眾,阮君庭根本不關心,他只關心他的乖乖。

他垂眸看著她仰起的臉,隨著日出而氳起一層薄薄的光。

她終究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子。

「我陪你下去。」

溫卿墨嫌棄地瞪了這兩人一眼,拂袖,涼涼一嘆,「煩!」

第一次下去天坑探路,並不需要太多人手。

海無量悠悠醒轉后,見鳳乘鸞肯帶人相助,感激涕零地無以復加,連忙帶著海滄派眾人,再次跪下叩首。

眾人從天坑旁落下繩索,簡單裝備了一番,又擇了幾個輕功不錯的,便用一截皮帶圈上繩索,憑著輕功掌握平衡,腳尖點著石壁,順著繩索飛快地向下滑去。

等到下面西門錯一聲唿哨,示意平安落地,鳳乘鸞和阮君庭也動身準備下去。

溫卿墨懶洋洋晃到鳳乘鸞身邊的一根繩索旁,拽了拽,又是嫌棄地撇撇嘴。

鳳乘鸞笑道:「怎麼?七公子也有興趣下去看看?」

溫卿墨妖魔樣的笑,有些苦,「我若不下去,就憑你那身嬌肉貴的王爺,怕是顧不過來。」

當地一聲,溫卿墨臉一偏,他面前的山壁上,被劍氣戳了一道深深的溝。

阮君庭手中不知何時多了紅顏劍,「再滿嘴胡說八道,信不信本王先處置了你?」

溫卿墨也不跟他杠,笑得更艷,「看看,難道說到了你的痛處?」

當!

阮君庭隔著鳳乘鸞,又是一劍!

叮!

一枚銀針從鳳乘鸞面前飛過,被阮君庭避開。

這倆人,竟然在這個時候鬥嘴掐架!

鳳乘鸞對眼前的刀光劍影視而不見,手中皮帶一放,嗖地,自顧自滑了下去。

崖邊,從上二徐啊,叮叮噹噹!

溫卿墨和阮君庭兩個人,一路打,一路順著繩索向下滑去,倒是打得漫天開花,崖上生風。

直到好不容易離地數丈,才各自放開繩索,一個輕飄飄落在一叢一人多高的狗尾巴草上,一個足尖點地,落在了鳳乘鸞身邊。

即便如此,還要你瞪我,我瞪你,兩人比眼神,看誰先能瞪死誰。

鳳乘鸞望向四周,這裡的草木,和上面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落入其中,就生生變成了螻蟻大小的小人兒。

這時,林中又是嗡地一聲,同行的海滄派弟子反手熟練地一掄劍鞘!

居然沒打中!

那半空中飛來的東西,靈巧閃避后一個急剎,便在他們頭頂盤旋了一圈后,懸停在了眾人上方。

細長的身體,兩隻巨大的鼓鼓的眼睛,四片長長的透明翅膀,三尺左右長短的大蜻蜓!

在它上方,陸陸續續,嗡嗡嗡,又飛來幾隻,都懸停在半空,極快地扇動翅膀,俯視著下面的眾人。

就算知道蜻蜓不吃人,但忽然被這麼大隻的蟲子在頭頂盯著看,也讓人不覺間頭皮發麻。

阮君庭快走幾步,拉上鳳乘鸞,「蜻蜓低飛,怕是要來山雨,此處不宜停留,我們快點查探一番,儘快回去。」

「嗯。」鳳乘鸞回望頭頂,見一隻大蜻蜓盤旋了一周,飛快地捉了一隻蹴鞠大小的飛蟲,用前面的四隻足抱了,飛快啃了下去,之後又重新停在了半空原處。

她頭皮一陣發麻,蟲子的嘴,她還是第一次看得這麼清楚。

若是被那玩意咬上一口!

額……

眾人一路小心前行,慢慢向天坑中央走去,燭龍負責做下返回的標記,

起初,還能遇到一些巨大的蟲子,可越到中心地帶,活物就越少,體態也越來越小。

等到了中心附近,那大小就與平常所見沒什麼太大區別了。

這時,前面密林深處,隱約傳來打鬥聲,幾個人撥開樹枝看去,鳳乘鸞當下捂住嘴巴。

野人!

五個野人,正在圍攻一匹狼!

那狼,身形不似龐然大物,卻也比普通狼大上兩倍不止,通身漆黑,兩眼碧綠,顯然已身受重傷,卻依然不肯逃走,與野人奮力搏殺。

那五個野人,全身長毛,手裡拿了石塊做武器,看圍獵打鬥的姿態,大概也只是比猴子魁梧有力罷了。

鳳乘鸞和阮君庭相視一眼,稍稍心安。

若這太庸山裡的野人只是大猴子,就好對付多了。

只有海無量心中更加愁苦,他女兒被一群猴子給……

溫卿墨將幾個人的神色盡收眼底,無聲地嘲諷冷笑,真的只是猴子嗎?

那邊的戰勢,看起來已經沒什麼懸念,可巨狼卻死守著不肯逃走,終於體力不支,轟然倒下。

野人們小心圍攏上去,領頭的那一個,試著用腳撥拉狼頭,那狼死了一般,一動不動。

野人們便怪笑著,手舞足蹈,慶祝勝利。

可正高興間,鳳乘鸞在樹后,眼見那狼碧綠的眼睛唰地重新睜開,身軀驟然如山躍起,一口將面前的一個野人攔腰咬住,直接咔嚓咬成兩截!

剩下的四個野人驚呼,四下逃竄,狼再次拼盡全力飛身而起!

眼看就要將其中一個撲下!

可身子就在半空中忽地一軟,重重摔了下去!

野人驚魂未定,跑出一段距離才停下來,再回頭時,那巨狼的屍體後面,慢慢站出一個另一個野人。

一個比之前這幾個都要高大許多,強悍許多的野人。

他的手中,竟然拿著一把生鏽的破鐵劍,兩眼碧藍,臉頰兩旁,生了一圈銀白的毛。

藍眼睛!

鳳乘鸞忽地心頭咯噔一下,扭頭去看溫卿墨,卻發現他人不知何時已躥了出去,直奔那個野人。

幾個野人正要拆解巨狼的屍體,見突然有人闖了出來,當下露出獠牙,一聲咆哮,之後掉頭就走。

「你給我站住!」溫卿墨似是變了個人一般,幾個飛身向那群野人追去。

卻沒想,他跑得快,那生了白毛的野人跑得更快!

嗖嗖嗖!幾個閃身,他就與幾個野人一同消失在密林中了。

「公子!」紅綃也顧不上許多,飛身向著他消失的地方追了過去。

這時,頭頂上天空,傳來隆隆雷聲,暴雨頃刻將至。

阮君庭站起身,招呼夏焚風、燭龍、西門錯幾個,「你們帶人先回去,我與姮兒還有點事要辦,隨後就到。」

燭龍不動,「小姐不走,我們不會走的。」

夏焚風拉他,「怎麼這麼沒眼力價呢?走了!」

西門錯也推他,「是啊是啊,走了走了。」

燭龍一拍腦門,「啊,我懂了,走了走了!」

鳳乘鸞莫名其妙,「他們懂什麼了?」

阮君庭淡淡道:「不知道。」

他二人來到巨狼屍體前,見它通身漆黑油亮的皮毛幾乎已經被血浸透,從腹部來看,應該是頭尚在哺乳的母狼。

鳳乘鸞不禁有些憐憫,「它寧死不肯逃走,大概是為了孩子。」

阮君庭四下望了望,「巨狼能在這裡產子,想必這附近應該安全,只是不知狼窩在哪裡。」

他正說著,忽地面前巨狼的屍體又是一動,兩人措不及防,被這已經看似死透了的巨狼巨大身軀重重一撲!

兩人腳下崩塌,身後岩石下方的縫隙裂開個大洞,剛好將兩人陷了進去。

之後,轟!

那狼的屍體就結結實實地堵在了上面,把兩人困在了黑漆漆的石窟中。

嗤啦!

阮君庭手中的火摺子亮了,隨手攏了點乾草,做成簡單的火把,將石窟照亮。

這個石窟,勉強只容兩人一起蜷縮在裡面的大小,背後,是一塊深深沒入泥土中的石頭,再往後……

有路!

剛好可容人四肢著地爬過。

「原來狼窩就在這裡,難怪它死守著不走。你守在這裡,我進去看看。」阮君庭繞過背後的石頭,屈膝向前爬行了一段探路。

鳳乘鸞在原地等著,頭頂上,一滴一滴濕漉漉的東西,掉在臉上。

有些腥,還有點香香的。

不像是血。

她指尖沾了,送到嘴角,是奶!

狼奶!

那母狼剛好用腹部擋住了洞口。

她抬頭看了看,黑暗中,狼的皮毛也是黑的,混著血,看不清什麼。

這狼留了最後一息,將他們兩個推到這裡來,是想幹什麼?

也許它想讓他們救它的孩子?

「玉郎,小心裏面,可能還有狼!」

裡面,沒有回應。

「玉郎……?」鳳乘鸞有些擔心,慌忙爬起來,順著石頭後面的彎路,摸黑向裡面爬去。

這裡,應該不是狼窩的正門,巨狼那麼大的身體,根本無法通過,倒像是它特意為幼崽準備的逃生之路,又或者是生崽前強行佔了別的什麼野獸的巢穴。

「玉郎,你在哪兒?」

鳳乘鸞拐了兩個彎,便見到一點點火光投影。

她加快速度向前爬去,人一拐彎,驀地面前被遞過來一團毛絨絨,咧著大嘴發狠的小東西!

一隻幼狼!

阮君庭手裡還有一隻,欣喜的笑,像個大孩子,「好玩嗎?一共兩隻,都還沒長牙呢。」

他的手,細細擼著小狼,將那一小團小小的,拖在掌心,湊到面前,看它那一雙還沒完全張開的眼中,也如母狼一樣,有一雙碧眼。

絨毛控!鳳乘鸞偷笑他。

她試著用指尖探到小狼口中,那小東西就用沒牙的牙床用力啃她手指,順帶著小舌頭吧唧吧唧地嘬她,「它們倒是聰明,竟然躲在裡面一聲不吭。」

「嗯,那母狼大概是希望我們能救它的幼崽,不然,他們被困在這兒,不成了別的野獸的盤中餐,也只有餓死了。」

這藏匿幼崽的地方,被打理地極為乾淨,不像是普通野獸的巢穴那般腥臭,不但沒有屎尿,就連食物殘渣也沒有半點。

兩人在洞中憑著微弱的火光,摸索著向前再拐個彎,經過一個隱秘的通道,推開幾塊臨時摞起來的石頭,便到了一個空曠的洞穴,角落裡有些獸骨殘骸。

這裡應該才是巨狼母子一家三口日常居住的地方,而後面那個,只是母狼離開后,小狼藏匿的地方。

這時,洞口外已經大雨傾盆而下,一道雨幕將外面所有的一切全都遮掩了起來。

阮君庭向外看了看,「這雨怕是要下一.夜,我們就暫且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嗯。」鳳乘鸞逗著兩隻小狼,它們還不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不在了,「對了,你方才說還有些事要做,是什麼?」

她沒看見,身後,阮君庭笑得有些危險,「君子令呢?給我用一下。」

「在這兒。」鳳乘鸞從懷中將令牌掏出來,隨手給他扔過去。

阮君庭將君子令托在掌中,四下轉了轉,悉心感受了一下,之後,在一個角落停住。

他蹲下身子,手指在牆角的沙土中捏起一抹,均勻地灑在君子令上。

果然,眼見著,沙土中一些極為微小的黑色顆粒,便不易察覺地動了動。

「君子令里,果然有秘密。」

鳳乘鸞抱著兩隻小狼,湊過來,瞪大眼睛看。

一小撮土,再一小撮。

等到整個君子令全都被沙土覆蓋之後,阮君庭將它小心平端到面前,之後輕輕一吹!

塵土輕輕飛了出去,而磁土,卻留了下來。

一條條細細的線,清晰可見,橫平豎直。

「有圖!」鳳乘鸞的眼睛瞪得更亮。

阮君庭再吹了一次,那圖的線條就更加清楚。

因為磁土的磁力極為微弱,稍有不慎就會偏斜,吹的時候,就要極為小心,等到塵土全部吹去,留下的便全是黑色的細小磁土,在君子令的破木牌上,繪成一副地圖!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