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下載
  3.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4. 第238章 天火遺骸

第238章 天火遺骸

作者: |返回: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TXT下載,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epub下載

阮君庭向她詭秘一笑,伸出手,「你都看到了?過來,體驗一下。」

「呵呵……」,鳳乘鸞將自己的爪子背到伸手,「不用了,我怕飛出去吃屎。」

真是什麼時候都不忘了淘氣!

阮君庭嗔怪地瞪著她,伸手將人給撈進懷中,用力揉了揉,也不管周圍那麼多人在關心海紅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四下望了望,惆悵無奈道:「啊,好想找個地方慶祝一下。」

「……,你滾!你再也別想!」鳳乘鸞掙扎了一下,沒能逃掉,覺得自己被那手臂箍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別呀,乖乖,我們還這麼年輕……」

「走開!」

「不走!」

「放開我!那麼多人看著呢!」

「不放!」

「……」

兩個人正在樹下小聲兒嘀嘀咕咕地膩歪,就聽海無量拉著哭哭唧唧的海紅葯過來了。

「靖王殿下,不知小女身犯何罪,您要將她如此處置?」

夏焚風這時候跳出來,邁出兩步,擋在阮君庭面前,刀尖往地上一紮,大手將鬢角的紅毛一抹,「王爺面前,豈是什麼人想出來吆喝兩嗓子,就能叫喚的?」

阮君庭白了一眼他那副賣乖相,剛才只知道拉屎看熱鬧,這會兒倒是顯出他來了,「焚風,退下!人在江湖,就該按江湖規矩,無需繁文縟節。」

他說話間,鳳乘鸞趁機想溜,又被他反手抓了手腕,給牢牢扣住,也不理她另一隻小爪子正在奮力地吭哧吭哧掰他手指。

「方才本王在樹下入定調息,恰逢一道生關需要突破,便沉得深了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並不清楚,海掌門不如還是問問令千金自己吧。」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就都懂了。

高手練功入定,特別是恰逢生關死劫這種不能被打擾的時刻,多少都會有一定的自保手段。

眼下無非是靖王恰逢突破的緊要關頭,不能行動,也不能說話,對外界無知無識。

而海無量家的女兒就乘人之危,想占人家的便宜。

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被人家無意識地還擊給打飛了出去。

楊紫瓊嫌棄地嗤了一聲,「還真是迷了心竅了,什麼都敢幹!幸虧靖王殿下沒什麼事,否則,被擾了沖關,輕則前功盡棄,重則走火入魔,這個責任,誰擔得起?」

林青霞抱著手臂冷笑,「靖王妃也是的,這麼重要的時刻,不在自己夫君身邊守著,卻跑去高處,與那東郎太子有說有笑。這簪纓世家的小姐,左右逢源的手段,咱們江湖人耿直粗鄙,看不懂。」

鳳乘鸞見她竟然挑撥到自己頭上了,就又開始氣阮君庭這張招蜂引蝶的臉,被他握住的手狠狠想要抽出來,卻被阮君庭一拽,又把人給拽了回去。

「王妃方才去與東郎太子交涉,無論如何有說有笑,都是經本王授意。」他將她整條手臂抱在懷裡,怕人跑了。

「君子令的事,本就是鳳姮與東郎太子之間的私事,也算是本王的家務事。若是沒弄錯的話,在場的各位,應該都是路過幫忙的對吧?」

他目光將在場所有人橫掃一周,「既然是來幫忙的,能幫,本王替愛妃道一個謝字,若是非但不幫,反而添亂,甚至藏了什麼禍心的,可以問問本王的浩劫劍!」

他話音方落,身邊的劍便是「嗡——」地一聲長鳴!

驚得所有人心頭一凜!

常年居於高位者,身為人上人,處事方法本就與江湖中人不同。

江湖上,講究的是個人際關係,你來我往,你恩我義。就算有人硬要強者為尊,也要論個別人服與不服。

可阮君庭與他們不同,在他眼中,這些不過是草民,是螻蟻,若是順服,他可以體恤一下,若是不服,那便強權壓下也無不可。

從來都是別人依附於他,而他,從來不需要拉攏任何人。

有些人,一出生就站在你無法想象的高度,讓你哪怕折斷了脖子去仰視,都目不可及。

西門錯之於鳳乘鸞,就特別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一直安分守己地扮演一個從良的山賊。

可眼前的這些江湖女子,卻是永遠也想不通。

海紅葯捂著臉,哭著跑了。

海無量被一而再,再而三如此折辱,又敢怒不敢言,怒而拂袖。

等到夏焚風和燭龍他們幾個將周圍的人都遣散了,鳳乘鸞才將手從阮君庭懷中拔出來。

「禍害!」她方才人前給他留面子,沒有吭聲,現在也怒氣沖沖地跑了。

留下他懷中空空蕩蕩,甚是尷尬,無奈一嘆。

遠處,高處的樹藤上,溫卿墨始終躺著搖搖晃晃。

紅綃抱了一懷果子上去,向他扔了一個,「公子不是不高興沒人摘果子給您吃嗎?現在果子來了。」

溫卿墨不睜眼,伸手從半空將果子撈住,送入口中,啊嗚,啃了一口。

之後,呸!

吐了!

「這麼硬,不要!」

他隨手將啃剩的果子扔了,「前面開路還要多久?」

「差不多明早就能繼續前行。」

「嗯,剛好睡一覺。」

溫卿墨交疊的兩條腿,換了一下位置,繼續閉目養神。

方才阮君庭震飛海紅葯的那一瞬間,真氣爆發的聲音,猶在耳邊。

那是先天罡氣初成的聲音。

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快達到了這個境界。

太硬,不能留了!

下面,鳳乘鸞穿過人群,手裡拎著個東西,又回到樹下,咣朗,向阮君庭懷中一扔。

一隻破面具。

很舊,很醜的那種,不知是從哪個江湖漢子的臉上搶下來的。

「戴上。」她黑著臉。

阮君庭苦笑,「是不是我戴了,你就不生氣了?」

「看情況!」

「這有何難。」他就真的將那玩意給整整齊齊戴在了臉上。

鳳乘鸞本來還以為他會嫌棄,卻沒想到他這麼乖,又有點不忍心再凶他。

「好了。」她在他身邊坐下,鼓著腮嘟囔,「反正我就不喜歡她們整天蒼蠅一樣盯著你。」

戴了破面具的阮君庭探頭察言觀色,勾勾她下巴,「我也不喜歡。」

說完,又是一聲嘆。

鳳乘鸞不悅道:「嘆什麼氣?覺得很遺憾?」

「是啊,很遺憾,你要是能整天像只小蒼蠅一樣盯著我,就好了。」

咚!一拳!

「哎呀,好疼……」他揉著胸口,這一聲,哪裡是疼,分明是爽。

賤人!

「你不想知道我剛才去找溫卿墨說了什麼?」

「能說什麼?無非是一隻小鳥跑去找人家討要娘親,卻碰了一鼻子灰。」阮君庭懶懶道。

「你就這麼自信?」鳳乘鸞向天翻白眼,表示不服。

阮君庭望著遠處,手卻將她肩頭攬住,晃了晃,「你在本王這裡還有什麼得不到滿足?何須去找別人!」

鳳乘鸞唰地從脖子根到耳朵尖都是燙的,「……,死貓!你放開我!」

「不!」

「放開我!」

「就不!」

這晚,兩人所在的這棵樹下,被夏焚風圈出好大一塊空地,閑人免進。

王爺新婚燕爾,卻「生不逢時」,飢.渴難耐,是個爺們都懂!

鳳乘鸞和阮君庭趁著夜色,頭頂蒙了只披風,窩在樹后。

他在她耳邊吹氣,悄聲哄她,「乖乖,來,就親一下。」

鳳乘鸞指尖捏他微微生了胡茬的下巴,「要不要臉?外面那麼多人。」

「你不出聲,就沒人知道。」

「我怎麼能不出聲?」鳳乘鸞順嘴懟他。

說完自己也是一愣,差點笑出聲。

「原來你那麼喜歡我?那麼情不自禁?」他鼻尖和薄唇在她臉蛋上迂迴地輕輕摩挲,「就一下,乖。」

「不要……,你是個騙子!」

「我騙你什麼了?」他說著,就尋尋覓覓,在黑暗中,輕碰了她的唇。

「你……」鳳乘鸞一陣恍惚。

他在千里歸雲中,騙得她差點哭死掉!

可拒絕已經來不及了。

有些滋味,一旦沾染過,許久不嘗,就分外想念。

她的手,抓緊衣角,正無所適從之間。

忽地,漫山遍野,一陣狂嚎!

驚得兩人登時掀了頭頂的披風!

營地幾百號人,同時被全部驚醒!

嗷——!

那聲音,似人非人,似獸非獸!由近及遠,漫天席地,成千上萬,似乎遍布了整個太庸山脈!

此時,正值月色中天,那嚎叫聲,整齊劃一,不知是什麼東西發出的,也不知到底有多少!

所有人全部亮出兵器,警惕地聚攏在一起,向四周黑沉沉的山林張望,卻什麼都看不見。

大概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那嚎叫聲才漸漸停歇下去。

整座太庸山又重歸寂靜。

靜得連鳥獸都聲息全無。

所有人驚魂未定,好不容易稍稍放鬆了下來。

這時,頭頂樹梢間,響起溫卿墨的冰涼的聲音,「不用怕,這是太庸山的野人在安撫它們的神,每晚月上中天,都會響起一次,習慣就好了。」

下面,有人開始擔心,「太庸山裡野人的傳說,原來是真的?」

「我只是聽說過會有野人,卻沒想到會這麼多!」

也有人疑惑,「奇怪,為什麼昨晚之前,沒有聽到過?」

溫卿墨被吵了睡覺,有些不耐煩,在藤蘿織就的吊床里翻了個身,「因為有人在我們之前,進入了野人的地界,驚擾了它們的神,它們,很不高興。」

他說完,就不再言語,可那雙眼睛,卻怎麼也合不上。

夜色中,深藍的眼底,閃著幽幽的光……

這一晚,在膽戰心驚中度過,然而,並沒有什麼野人來犯。

第二天,前面的道路已經清理地差不多了,隊伍繼續向前進發。

因為山中密林叢生,馬匹再難前行,所有人只好棄了馬匹,徒步上路。

溫卿墨如一道影子,在鳳乘鸞不在的時候,悄然出現在阮君庭身側。

「東郎太子,卻並不像個太子。」阮君庭懶得理他。

「呵呵,靖王戴了面具,才像靖王。」

兩人如此尊貴之人,在荒山密林間跋涉,卻全無半點驕矜之氣。

「太庸山自古一條路,只通往東郎國,如今太子帶著我等,如此披荊斬棘,不知目的何在?」

溫卿墨背著手,像個貪玩地孩子一樣跳過一截朽木,「靖王有所不知,這太庸山雖大,奇絕之處也有不少,但真正能藏秘密的地方,卻不多。」

「哦?怎麼講?」

「相傳,上古時代,無數天火從天而降,曾留下無數大大小小遺骸,而其中七處的遺骸,碩大如山,落入太庸山後,就改變了這裡的一切。」

「所以,你猜測,君子令的秘密,與這些天火遺骸有關?」

「未必,」溫卿墨忽地停住腳步,向他一笑,「以靖王的敏銳,想必已經發現,君子令正在被一股力量悄悄吸引,而我們越向這個方向前行,那種力量就越是明顯。」

阮君庭也停下腳步,回望他,「原來這條路,你早已經帶著君子令走過,只不過,你發現靠一己之力,實難達成,才找了這麼多人來幫你一起找?」

「呵呵呵,也可以這麼說,」溫卿墨習慣性地一攤手,「反正君子令裡面的寶藏若是太多,我一個人也吞不下,不如見者有份。」

他這一聲,故意提高了嗓門,讓旁邊經過的都聽了個清清楚楚。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

「我想做的,不正是靖王你想做的?」溫卿墨沖阮君庭魔魅一笑,「找到第一座天火遺骸,取些與君子令相互吸引的磁土,看看它到底想告訴我們什麼。」

阮君庭微微凝眉,「就這麼簡單?」

「呵呵呵……,簡單?你別忘了,我剛才說了,天火遺骸,來自天外,曾經改變了太庸山的一切。」

這時,前面聽見鳳乘鸞高聲叫,「玉郎,你看我找到了什麼!」

她雙.腿攀在一棵樹的半中央,手裡捧著一隻巨大的黑色的圓滾滾的果子!

一顆龍葵果子!

蘋果那麼大的龍葵果子!

這怎麼可能!

阮君庭疾走幾步,飛身越過前面眾人,來到她所在的那棵樹下,當即驚了!

明明是一株應該只生長到常人膝蓋高矮的龍葵,卻成了數丈高的大樹!

那上面本該小兒指甲大小的黑色龍葵,各個都有蘋果般大,一串一串掛在樹梢,黑黝黝地閃著亮光!

這時,前面有人驚呼,「你們快來看!」

所有人都奔向前去。

那前方,是一個一眼望不到邊的巨大深坑,下面日久年深,已經被層層林木覆蓋,看不到模樣。

溫卿墨懶洋洋撥開人群,向下看了一眼,對阮君庭危險一笑,「靖王殿下,這裡應該就是第一個天火遺骸了。」

他轉身從旁邊的樹上折了根粗樹枝,在手中掂了掂,「所有人原地休整,我們可能要在這兒待上幾天。」

說著,忽地猛然回頭,正見半空中嗡地一聲巨響,頭頂上有什麼東西從天上俯衝而來,被他揮起木棍,砰地,一棍子輪了出去!

那東西咕咚一聲撞在不遠處的樹上,掉了下去。

有人好奇,跑過去一看,一聲罵,「卧槽!好大的蚊子!」

溫卿墨回頭,沖阮君庭挑挑眉,又看看捧著大龍葵,驚地微微張嘴的鳳乘鸞,「我方才已經說過了,天火遺骸,改變了這裡的一切。」

鳳乘鸞與阮君庭相視一眼,不覺各自靠近了對方一步。

「玉郎,你要罩我。」

阮君庭抓住她的手,「你說,這附近的老鼠,會有多大?」

鳳乘鸞:「……」

——

這天晚上,所有駐紮在天火遺骸附近的門派,都收到了溫卿墨的一個溫馨提示。

所有女人不準撒尿。

如果實在憋不住,尿完了,務必再找個男人在上面撒一泡尿,蓋住。

雖然不懂是為什麼,可看見他那麼熟練地打蚊子,大多數人還是照辦了。

可是,海紅葯不服。

這個變態,管天管地,還管別人拉屎放屁?

她偏偏多喝了點水,然後找了幾個同門姐妹跟著,找了個地方,該幹嘛幹嘛。

到了晚上,又快到月上中天的時候,阮君庭與鳳乘鸞,還有溫卿墨三人立在那隻巨大無比的天坑前,拿出君子令。

三個人依次將令牌托在掌心,全都感受到了這塊破木頭在被一股若有似無的力量吸引著。

「這麼微弱,吸引它的東西,應該很遠,也有可能不在這下面。」鳳乘鸞道。

阮君庭望向下面,夜色中,這隻天坑如深淵一般漆黑,下面到底有什麼,根本看不到,「所以,我們要想辦法抵達另一頭。」

溫卿墨抱著手臂,望向前方,「不要企圖從這下面橫穿過去,但若是繞行,可能又會遇到另一個無法逾越的大坑。」

「可能是什麼意思?」鳳乘鸞問。

「可能的意思就是說,我也不知道。」他完全是一副事不關己,我不著急的模樣,特別恨的人牙根子痒痒。

這時,營地里一陣女子的驚叫,接著,便有極快地一大團黑影,乘著夜色的掩護,幾乎用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從三個人身邊不遠處,一躍而下,跳進了天坑中。

鳳乘鸞正要去追,被阮君庭伸手攔下。

溫卿墨上前一步,向下望去,順著黑暗中,那身影在下面急速穿過樹林的聲音望去,道:「不用追了,救不回來了。」

「剛才那是什麼?」

「野人。」

接著,後面就見海滄派的一大群人,提著劍匆匆奔過來,「紅葯!紅葯呢!」

海無量氣急敗壞地大吼!

海紅葯被野人抓走了!

原來真的有野人啊!

鳳乘鸞瞪大眼睛,沒吭聲。

海無量瘋了一般,命人打了火把四下找了許久,根本什麼都找不到。

等他們沒頭蒼蠅樣撞累了,溫卿墨才慢悠悠道:「別找了,她被野人抓回去生孩子了,就算找回來,也是個廢的,沒用了。」

「你胡說什麼!」海無量氣得鬍子都飛起來,瞪著眼用劍指向他,「都是因為你,老夫的女兒才身遭意外!」

唄兒!

他的劍被一隻纖細柔軟的手指彈開,紅綃擋在了溫卿墨面前,「海掌門,年紀大了,臉皮子也夠厚啊,好意思嗎?這一路,我們公子什麼時候邀請你們海滄派來進山尋寶了?」

她向來最看不上道貌岸然之人,輕蔑一笑,「而且我們公子已經好心提醒過了,是令千金託大,自以為是,如今被野人擼走,怪得了誰?」

鳳乘鸞忽地並緊自己雙.腿,往阮君庭身邊貼了貼,她剛才也偷偷找地方小便來著,會不會也被野人盯上?

她這個小動作,被溫卿墨一眼瞥見,他似是解答她心中的疑惑般,對營地中所有人道:「既然事情已經發生,我也不防坦白一點,之所以禁止女子小解,是因為這太庸山中的野人,鼻子十分靈敏,能從風中微弱的氣息里,分辨出哪裡有女人正值坐胎受孕的好時候。」

他這樣一說,唰!

在場的女人不下百來人,全部並緊雙.腿。

「太庸山的野人,呵呵,」溫卿墨一笑,「最喜歡抓漂亮女人回去生孩子,你們現在知道咯。」

所有人:……

阮君庭拍拍鳳乘鸞死死抓著他手臂的小手,低聲道:「放心,你現在應該不是那個好時候。」

「……」,你怎麼知道?

「你方才溜出去的時候,我有跟著。」

「……」,撒尿也偷看!掐他!

阮君庭疼得皺了一下眉,「哎呀!誤會,乖乖,我只是不放心你。哎呀!」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