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麻二娘的錦繡田園下載
  3. 麻二娘的錦繡田園
  4. 第179章 成婚 婕妤

第179章 成婚 婕妤

作者: |返回:麻二娘的錦繡田園TXT下載,麻二娘的錦繡田園epub下載

涼州城落成之後,黃君堯是第一個成婚的高品極官員,雖然他不是涼州城本地人,但仍有很多人上門祝賀,誰讓他是涼州城一人之下眾人之上呢?

整個涼州城的官員都休沐一天,除了要參加上司的婚宴之外,還要幫忙上司照應各方來客,真是喜並忙著。

夏臻是涼州的老大,婚宴兩頭都是他的屬下,中午,他在田先生家吃了宴席,晚上去了黃大人家,田先生家的客人並不多,他帶著麻敏兒吃了個飽,飯後消食,慢悠悠的和田先生聊天,好像不是在參加喜宴,而是朋友聚會。

涼州城的事情雖然交待的差不多了,夏臻還是有些不放心,又跟田先生說了很多,不知不覺竟到了傍晚。

「子安,你放心,軍中絕大部分人都是平定走出來了,他們認我這個先生,而黃大人又不是涼州城的土著,他必然不會和本地人抱團讓我難做。」

夏臻道:「萬事緊慎,萬事民為先,我相信先生。」

田先生鄭重的點點頭:「涼州的局面你已經打開了,糧食也能自給了,我要是再做不好,那真是愧對子安你的信任了。」

「先生,涼州不比平定,這裡民風彪悍,你還是小心為妥。」

田先生點點頭:「嗯,我會小心的。」

黃大人家的喜宴一直擺到了衙門後院,前前後後有近六十桌,夏臻是北郡王,不可能像在田先生家吃酒,他壓軸出場,所有人行禮的行禮,半跪的半跪,把他恭迎到了主位,他只在桌上坐了一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就又下了桌。

離開之前,「黃大人,明天早上,早點到。」

「是,郡王,下官知道了。」黃君堯半跪行禮。

夏臻點點頭,挽著麻敏兒的手離開了。

眾人等二人離開才禮畢,看著他們遠去背影,驚為天人:「這就是北郡王?」

「是啊,你沒見過嗎?」

「我一個沒品極的小吏怎麼可能見過他。」

「說得也是,他一直在軍營,就算是找黃大人,也是黃大人被叫去軍營的多。」

「可不是嘛。」參加喜宴的甲說道:「一直以為北郡王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沒想到這麼年輕。」

「聽說他以前是將軍,可不是郡王,是憑軍功被封為郡王的。」

「老天啊,二十齣頭就憑軍功被封王了,太厲害了!」

……

黃意涵皺眉,低聲問她母親,「北郡王就喝了點酒,都沒有吃飯就走了,是不是生氣了?」

黃母搖頭低聲回道:「不是。」

「那是為何?」

黃母沒時間回女兒的話,「等我空了再解釋給你聽,」說完,她就去忙了。

夏臻在喜宴上喝多少酒,吃多少菜,都沒意義,他來了,就是一個態度,就是給涼州府最大的官——知府撐腰,他是我的人,你們得聽他的,不聽他的,就是與我為敵。

走在回小木院的路上,麻敏兒笑道:「就是為了在黃大人的宴席上出現一下,你讓人家在一個月之內大婚,可真把黃家給忙暈了。」

夏臻捏了她的小鼻頭,「黃家人就算真暈了,那也是他們的榮幸。」

呃……麻敏兒愣了一下,馬上意識到,自己跟夏臻在一起久了,都忘了要仰視他,不要說對平民百姓,就算是官員,他也是權貴中的權貴,他能參加黃大人的婚禮,對於黃大人的家人來說,可能在多年以後,他們都會回憶起現在,『想當年,北郡王還來參加過我黃家的婚禮呢!』

「後天就出發?」

「嗯,出發后就要急趕路,要不然,七月底怕也趕不到京里。」

七月底啊!現在才是六月底,一個月的漫漫路程啊!京城……京城……我就要來了!

京城皇宮,六月底七月初,真是一年最炎熱的時節,麻慧兒似乎已經習慣了宮裡冷清的日子,大家都說今年夏天特別熱,可她一點也沒有感覺到,甚至她覺得宮殿里還有寒氣,一股沁心入肺的寒氣,時常讓她手腳冰冷。

「娘娘,熱不熱,要不要把拿點冰陶給你吃?」

麻慧兒正在做綉活,按道理來講,夏天熱,手心有汗,這些活做不了才是,但她手心一點汗也沒有,甚至有些涼。

「不要,我不喜歡吃。」

「娘娘,難得分到這麼精緻的吃食,你就償償吧!」綺紅不忍心勸道。

麻慧兒還是搖頭,「要是有銀耳羹,你給我盛一碗,要熱的。」

「哦。」綠綺看著冰陶,想了想,低頭把它舀著吃了,拿著空碗出去了,到了司膳房,有認識她的人問:「你們家娘娘吃了?」

綠綺點點頭:「多謝余公公,我家娘娘吃了,說很好吃。」

「那是當然,這是給皇後娘娘做的涼鎮,皇後娘娘心慈,每個宮裡都分了些。」

綠綺笑笑:「我家娘娘還想吃些銀耳羹。」

「這個有,一年四季不斷,我來給你盛點。」

綠綺跟著余公公走到放置銀耳羹的地方,余公公幫她打了兩勺:「拿去吧。」

「沒有熱的嗎?」

「這天氣,各宮裡的娘娘們都要涼的。」

「可我家娘娘想吃熱的。」

余公公皮笑肉不笑,「綠姑娘,那不好意思了,我們玉膳房還真沒人有空,你自個兒去加熱吧。」

綠綺剛想說我沒有加熱的小爐,那余公公已經走開了,整個玉膳房內,忙得忙,閑聊的閑聊,沒有一個人搭理她。

綠綺端著一小碗涼銀耳羹暗暗嘆氣走出了玉膳房,在回宮殿的路上,她沒有走樹蔭,把碗迎在太陽底下爆曬,等到宮殿門口,銀耳羹非但沒有熱,還餿了,她的情緒突然失控,坐到宮殿門口前,把頭埋在膝間哭了。

說什麼富貴滔天,說什麼榮華錦尊,都是騙人的,都是騙人,連一碗熱的銀耳羹都吃不到,比流放好到那兒去。

御書房裡,元泰帝剛剛喝了碗養參湯,拭了拭嘴:「夏子安的麥子收完了?」

「回聖上,收完了,聽說收成還不錯。」

元泰帝眯眼一笑,「真不要說,這小子任性還真有任性的好,說要長麥子就長成麥子。」

內侍大總管笑笑,沒接這話。

「戶部的摺子在那裡?」

內侍方玉源連忙把戶部的摺子擺到了皇帝面前,「聖上——」

元泰帝仔細看了看夏臻報到戶部的糧食數量,「近百萬斤,能養活士兵三個月,不錯,不錯,再有兩季,怕就能自給自足了。」

「聖上,要是北方五府都能自給自足,也算去掉你的心頭之憂了。」

「是啊。」元泰帝輕輕頷首,突然轉頭,「今天晚上翻誰的牌子?」

混跡皇宮內院幾十載的方玉源差點沒有跟上皇上的思維,不過也是『差點沒』,說明他跟上皇帝的節奏了,「聖上,你還沒有翻呢?」方玉源小心的看著皇帝神色,實際上已經翻了,但他故意說沒有。

皇上朝門口看過去,「午後了吧?」

「是,聖上,已是下午未時正。」

「麻家那位封的是?」

「回聖上,封得是四等美人。」方玉源聽到麻家,心道,果然如此。

「美人?」

「是,聖上。」

皇上皺皺眉,「封三等婕妤,朕過幾天到她那裡吃晚飯。」

這就是翻牌的意思了,方玉源馬上笑道:「奴才知道了。」

在封婕妤前的一天半時間裡,方玉源把消息給了手下兩個小徒弟。

兩個小徒弟知道,這是師傅給他們發財的機會,可是他卻意味深長的一笑,「估計你們要空手。」

「公公,不能吧?」

「那你們就去試試?」

兩個小徒弟相視一眼,「那咱們倆就試試?」

方玉源笑得一臉褶子,「既然要試,那就趕緊去,別耽擱我去頒旨意。」

「是,公公。」

徒弟甲找到了通奉大夫值勤的內閣院,興奮的把好消息告訴了要下衙的麻承祖,「麻老大人,你家的好運來了,你的孫女被封為婕妤了。」

麻承祖臉色雖未變,內心還是起波瀾的,皇上終於想起我的孫女了,想起的好,好啊!

徒弟甲站在邊上,見老頭悶不吭聲,幹嘛呢,趕緊打賞我銀子啊,好讓我走人啊。

麻承祖身邊的隨從老丁頭懂行規,把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掏出來了,結果只有一個低劣的玉佩,還有懷中給老大人買吃食的五兩銀子,他都塞給了報信的小公公。

「對不住了,今天來的急,沒拿多少銀子,這些跑退費,還煩請公公別嫌少。」

怎麼不嫌,徒弟甲氣得就想摔了玉佩,什麼破玩意,不甘心的把五兩銀子捋到手裡,「老大人,你慢慢高興著,小的就先退一步了。」

徒弟甲小公公氣呼呼的走了。

夜色中的京城,繁華的街市上,各式酒樓、肆館門前,車水馬龍,流光溢彩,樓肆里充斥著各式奢侈與浮誇。

麻齊蒙沒想到,還會有人邀他到這種高級酒樓吃酒,樂得兩眼眯縫,跟小二進了三樓包間,裡面坐了幾個他不認識的人。

「……煩問那位請在下來吃飯?」麻齊蒙拱手,那有帝師之子的模樣,舉手間都是卑微與討好。

「你就是麻婕妤的父親?」

婕妤?麻齊蒙雙眼一亮,「我女兒被封三等婕妤了?」

「是啊,麻老爺,趕緊過來喝杯酒慶祝慶祝!」

原本就暈頭轉向的麻齊蒙聽到女兒的好消息,更不摸不著北了,那酒喝得叫一個痛快,那菜吃得就一個歡字,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醉過去的,只知道醒來時,他被雙手按著,「你們……你們這是做什麼?」

「麻老爺是吧。」

「既然叫我老爺,幹嘛按著我的肩膀?」

坐在他對面的中年男人冷冷一笑,「昨天晚上,你喝醉了,現在不醉了吧。」

「當然不醉了,你們這是幹什麼,我父親好歹也是通奉大夫,官居從二品。」

「在我這裡,我不管你是幾品大官,吃飯給銀子,什麼都好說,不給錢,管你老子是什麼,我都會把你送到京兆尹。」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麻齊蒙慌了,他的父親只是一個文散官,那有什麼權力。

「吃了飯,不認賬了?」中年男人譏笑。

麻齊蒙結結巴巴道:「什麼……認不認的,昨……天晚上有人請我客,我又……不是白吃。」

「有人請客,敢問麻老爺,請你的人姓甚名誰?」

「我……」麻齊蒙傻眼了,不要說名字了,他現在連那幾人長什麼樣子都不記得了。

——

麻夫人見到前來討銀子的人,簡單不敢相信,「多少銀子?」

「回夫人,三千兩。」

「什……什麼……吃頓飯要三千兩?這是搶銀子啊?」

來人勾嘴一笑,「三千兩,在我們酒樓是中下等消費,夫人,請給銀子吧,如果不給,我們會把麻老爺送到京兆尹大獄,到時,你找人托關係把他弄出來了,可就不止三千兩了。」

「我……」麻夫人情緒突然失控,大哭!

可哭有什麼用呢,敢上門討銀子,敢把人弄進京兆尹,那必定是有權有勢之人,那是他們麻家人惹得起的。

湊完三千兩贖出麻齊蒙,麻家的日子,在七月天里過得跟嚴寒酷冬一般。

兩個小公公回到了方玉源身邊,「真被公公你說中了,麻家沒有油水。」

「哈哈……」方玉源大笑,

「老二,你撈了麻家多少?」

「回公公,除去成本,也就兩千多兩。」

方玉源笑笑,「走,跟砸家去宣旨,過兩天,麻婕妤就能伺寢了。」

「公公,你說麻家的女人還有機會爬上去嗎?」

「這個砸家怎麼能知道。」方玉源不以為意的說道。

京城北郡王府,庄顥正在和夏老將軍商討一些細節,有僕從找他,他拱手道:「老將軍,我出去一下。」

夏仕雍點點頭。

庄顥出去了一會兒后馬上又進來了,帶著笑意道:「是麻家的消息。」

「何消息?」

「聽說麻家嫡孫女在宮中被封為三等婕妤了。」

夏仁雍聽到了這個消息不以為意。

庄顥感覺到了老將軍的情緒變化,繼續說道:「皇上翻了她的牌子。」

夏仕雍眉頭一抬:「你的意思是……」

「老將軍,麻家嫡孫女進宮兩年了,為何偏偏在這個時候被封為婕妤,又被翻牌子?」

夏仕雍眉頭再凝:「可是皇后、貴妃等娘娘都有兒子,且年齡都有十多歲了。」

「老將軍——」庄顥道:「有時,不僅是皇子外戚想幹什麼,那位也想用皇子對外戚做些什麼。」

夏仁雍神情驀得一緊。

庄顥默默的等待老將軍思考。

夏仁雍突然深吸一口氣,「不管怎麼樣,我們夏家都已經站到高危之地,只能緊小慎微從事。」

庄顥笑笑,「郡王應當出發了。」

「再不出發那還有時辰啊!」

麻奕初正在太師府與江夫子下棋,晚飯時,被人打斷了,他們只好中斷了棋局,「就就在這裡,明天我和奕初繼續下。」

風絡瑤一臉嬌俏:「爺爺,你逮著個就下大半天。」撅著小嘴,顯示自己的不滿。

風江逸大笑,「你這皮丫頭,將來怎麼嫁得出去。」

「爺爺……我不理你了!」風絡瑤羞得滿臉通紅一跺腳跑了。

俏嬌紅艷的小臉格外生動,麻奕初不知不覺被吸引了,連夫子一直盯著他看都沒有注意到。

「咳……」風江逸心道我要是不再咳一下,這晚飯怕是吃不到了。

麻奕初被咳聲驚醒,滿臉羞得通紅,「夫子,我們……我們去吃晚飯。」

「哈哈……」風江逸捋須大笑,「你的家人要不了多少天就到京城了,院子準備的怎麼樣了?」

「秋大管事已經買好了,正在加緊收拾。」

風江逸道:「買在那裡?」

「和北郡王府隔得不遠。」

風江逸抬眼看向他:「那可不便宜。」且不一定有錢就能買到。

麻奕初笑笑:「是很貴,而且秋大哥費了不少心才買到。」

風江逸到:「他帶你一道去買了?」

麻奕初點點對:「嗯,整個買的過程,我都有參與,這才發現,原來做官與做生意有很多共通之處。」

風江逸欣慰的笑了,「能參悟到這些,有進步。」

「多謝夫子誇獎。」麻奕初咧嘴一笑:「秋大哥讓我問一聲夫子,你是不是幫了忙,要不然這座院子,我們沒這麼順當拿下來。」

「哦,他居然發現我有幫忙?」風江逸眯眼笑。

「夫子,你真幫忙了?」

「也沒什麼了,和同僚一起吃飯時,提了一嘴。」風江逸風淡雲輕的回道。

「秋大哥說得沒錯,夫子你果然出手,多謝夫子。」麻奕初趕緊長揖禮。

風江逸道:「臭丫頭馬上就要到了,我呀,又能吃到好吃的啦,哈哈……」

翼州安興府,彭掌柜在北郡王府等了好幾天,終於等到了二娘,趕緊進了客院,叫道:「老爺,老爺,二娘來了。」

麻二娘到了北郡王府門口,還沒有來得及看巍峨的府邸,就見他爹在側門出來了,「敏兒,敏兒……」

「爹——」

「二姐……」

「二姐——」

麻家人欣喜的重逢了。

可是要趕往京城,大家都沒有作停留,第二天一早又開始向京里出發,出行的還有大將軍夫婦。趙素欣沒有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和丈夫一起回京城,她感慨萬千。

一行人浩浩蕩蕩朝京城出發,夏臻父子坐在一輛馬車裡,「臻兒,這次進京,你怕是難回到封地了。」夏則濤有些愁悵。

「父親,不必擔心。」夏臻安慰道:「你要是寂寞,再生個兒子。」

「我……」正在傷心感慨中的夏則濤被兒子嚇得踉到了馬車壁,「兒……你……你說什麼?」

「二娘都有五弟了,我有個小弟,也不奇怪吧!」

「呃……」夏則濤被兒子雷得外焦里嫩。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