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盛寵之將門嫡妃下載
  3. 盛寵之將門嫡妃
  4. 188.攻心計,紅梅映雪美人來(二更)

188.攻心計,紅梅映雪美人來(二更)

作者: |返回:盛寵之將門嫡妃TXT下載,盛寵之將門嫡妃epub下載

西涼城。

九月初八,葉翎十七歲的生辰,也是她和南宮珩相識兩周年的日子。

府里擺了家宴,給葉翎慶生,百里夙帶著明氏和葉纓葉塵一起來。

方元掌勺,做了一桌豐盛的生辰宴。

南宮珩提前幾日,偷偷跟方元學,親手給葉翎做了一碗看起來不錯的長壽麵。

麵條筋道,湯鮮味美,葉翎不吝誇讚。

秦徵打趣南宮珩:「這小子如今可真是出息了!不錯不錯!」

南宮珩表示,自己媳婦兒,就是要寵著!

「祝小姨永遠美麗!最最美麗!」葉塵甜甜地說。

這話葉翎很愛聽,結果下一句就聽葉塵問:「小姨,小姨父,不是說今年給我生妹妹嗎?妹妹呢?」

南宮珩輕咳兩聲:「問你父皇母后要。」

百里夙微笑:「兒子別急,我會努力的。」

生辰宴結束,大家散去,南宮珩牽著葉翎在湖邊漫步,路過秦徵新建的小院,就見秦徵正坐在院子里發獃。

「義父,又在想如意?」葉翎問。

秦徵嘆氣:「你們說,她會看到那告示嗎?若是看見了,會來找我嗎?」

「會的。」葉翎點頭。

如意的那把刀,當初秦徵選擇送給南宮珩,是因為他真的以為他和如意這輩子再也無法相見了。而那些年,他用修鍊和酒精麻醉自己,過得渾渾噩噩,在修鍊接連出事之後,覺得自己下一次未必還能扛過去,就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送給了最得意的弟子。

只是沒想到,原來如意五年前就來找過他,他們又生生錯過了五年的時間。

那把刀,南宮珩已經還給了秦徵。

葉翎再見到虞澍的時候,他穿著一身乾淨的衣服,頭髮束起來,正在吃飯。因為右手被南宮珩砍掉,只剩下左手,用筷子有些勉強。

抬眼看過葉翎,虞澍低頭接著吃。

葉翎就在旁邊坐下,等著虞澍吃完。

放下筷子,虞澍擦了擦嘴,冷笑:「硬的不行現在來軟的?沒用!我這副鬼樣子,好死不如賴活著!只要我給南宮珩解了蠱,我就沒命了!而且我敢解,你們敢信嗎?哈哈哈哈!」

葉翎神色如常,提著茶壺,給虞澍倒了一杯溫水,推到他面前,神色淡淡地說:「你從被抓到現在,隻字不提你的阿姐。」

虞澍端著茶杯的手猛然握緊,冷哼了一聲:「提她做什麼?」

「楚明澤實力不弱,而且頭腦極為聰明,當初若是他們沒有先走的話,我並沒有把握能留下你。」葉翎說。

「你什麼意思?」虞澍眸光一暗。

「其實你心裡清楚不是嗎?並不是你的阿姐不想成為你的累贅才先走,而是她把你拋棄了。楚明澤當時順手帶走的是並沒有多少用處的完顏幽,而不是你,若他真想護著你,你不至於淪落到如今這樣的境地。」葉翎面色平靜。

虞澍眼底寒光閃爍:「挑撥離間?有意思嗎?」

「你以為我是挑撥離間?你跟你的阿姐如今又不在一處,你是我的俘虜,我有什麼好挑撥的?」葉翎輕笑,「再說,你跟你的阿姐,在大難臨頭各自飛之前,真的姐弟情深嗎?你們之間,根本不用挑撥。」

「那你說什麼廢話?」虞澍冷聲說。

「我只是想告訴你,你的阿姐和楚明澤,是不可能來救你的,不用白日做夢了。」葉翎慢條斯理地說,「一個多月了,你有想好自己的活路嗎?」

「你們根本沒打算給我活路!」虞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缺失的雙腿,冷冷地說。

「其實,現在讓你活著,也是個廢物,若是沒有轉生蠱,你不能換個身子的話,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葉翎說,「但你被困在這裡,什麼都沒有,就沒有生機。阿珩的蠱毒,只要不發作,就能長命百歲。你這破敗的身體,還能等多久?你確定要繼續跟我們耗著?」

「但你想讓我給他解蠱,不可能!那是我的保命符!」虞澍冷聲說。

「可就算我放你走,除非你阿姐收留你,否則你無依無靠,寸步難行。但你的阿姐,是不會再收留你這個沒有價值的廢物的,你心裡清楚。」葉翎緩緩地說,「你的死活,跟阿珩的安危相比,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所以,我有個提議,你可以考慮一下。」

虞澍眼眸微眯:「什麼提議?」

葉翎微笑:「合作吧。蠱種在百里夙體內,我想要他的血很容易,就算你如今是自由的,健全的,萬事俱備,拿不到百里夙的血,也是白費。你教我蠱術,我給你提供藥材和蠱種,另外,再給你找一個新的身體。你意下如何?」

虞澍神色一變再變,凝眸看著葉翎:「你以為我會信你?」

「雖然我認為,你們想做出不受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這個限制的轉生蠱,是異想天開。但轉生蠱本身,就是逆天改命,或許只是因為我不懂。你想要的東西,我都可以提供。我知道你不信什麼,是,我不會殺一個好人,但找個十惡不赦的人過來,當你的宿主,這並不違背我的原則。」葉翎說。

虞澍死死地盯著葉翎:「你的條件是,讓我給南宮珩解蠱?」

「當然,這是前提條件之一。你給他解了蠱,我不會殺你的,因為我需要了解蠱術,才能更好地對付你阿姐。你不會到現在還顧念你阿姐吧?她可是早就不管你死活了。而她,才是我們如今最大的威脅。」葉翎說。

虞澍沉默片刻之後冷笑:「最後,我什麼都教給你了,你還是可以輕而易舉地殺掉我!」

「你的擔心不是多餘的,但我也可以留著你,用來對付你的阿姐。你對我們來說,活著,比死了更有價值。」葉翎微笑,「若你成功了,需要驗證,我也想親眼看看奇迹的發生。風險自然是有,但險中可求生。你如今跟我們耗著,沒有任何意義,你逃不走,也不會有人來救你。此局無解,最終結果就是,你被生生耗死在這裡。作為一個醫毒天才,難道你不想有機會,真的做出你想要的永生之寶嗎?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見虞澍再次陷入沉默,葉翎起身:「你可以慢慢考慮,若是想清楚了,我會再來見你。」

葉翎即將出門的時候,就聽虞澍在她身後冷笑:「其實,你們也對轉生蠱心動了吧?」

葉翎沒有回頭,面無表情地說:「人都有生老病死,誰不想得永生?」

虞澍冷笑,葉翎已經出了門。

虞澍眼珠子轉動著,在思考葉翎的話。他是個極度自負的人,堅信世上沒有人能夠躲過轉生蠱的誘惑,南宮珩和葉翎也是人。

雖然葉翎的提議對虞澍來說,依舊有很大的風險,但這的確是他唯一的機會。

如今失去雙腿,他自己跑不了,也沒人來救他,他唯一生存下去得到自由的可能,就是做出轉生蠱來,得到一具健全的新身體!而想做出轉生蠱,以他如今的狀況,就算是自由的,也沒有辦法得到百里夙的血和所需的藥材!但這些對葉翎來說,都輕而易舉!

虞澍心動了!

次日一早,天樞稟報,虞澍要見葉翎。

葉翎再見到虞澍的時候,他眉宇之間帶著曾經的傲慢,陰惻惻地笑了起來:「你的提議,我要改一改。」

「你說。」葉翎點頭。

「等我成功做出想要的寶貝,再給南宮珩解蠱。」這就是虞澍想到的,他最後可以用來逃生的籌碼。

葉翎搖頭拒絕:「不可能!到時候你一逃了之,我們甚至無法驗證你給的解藥是真是假。」

虞澍面色一沉:「事關我的性命,必須答應我的條件,否則一切免談!」

「那就不必談了。」葉翎話落,起身就走。

虞澍神色一僵,在葉翎出門之前,叫住了她:「站住!」

葉翎回頭:「看來,你沒打算等死。」

虞澍冷哼了一聲:「拿紙筆來!」

天樞送上紙筆,虞澍列了一個藥材單子,扔給葉翎:「去找齊這上面的藥材!」

葉翎從頭到尾看了一遍,伸手拽過虞澍的衣領,把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老賤人,事到如今,還在跟我玩兒花樣!我們是不知道解蠱需要什麼藥材,但你寫的這些,分明是誘發他體內蠱毒的!」

虞澍神色大變:「你……你不要胡說!你根本不懂!」

「這些藥材,都是你曾經讓木仲天那幾個老傢伙找過的,是不是以為我們一無所知?難道你要告訴我,當初你找過這些藥材,是為了給阿珩做解藥,提前準備著,給他解蠱嗎?」葉翎抬腳踩在了虞澍心口,「你非要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話,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重新寫!」

虞澍額頭汗涔涔的,怎麼都沒想到,當初南宮珩和葉翎抓到木仲天那些人之後,竟然調查了他們幫虞澍找過什麼藥材!

本來虞澍的打算是,誘發南宮珩的蠱毒,到時候,葉翎會迫切地想要解蠱,他手裡的籌碼,比現在更大,就有更多的話語權。可惜,沒戲。

虞澍雙手抓著椅子,艱難地把身子挪了上去,思索片刻,重新開始寫。

葉翎拿到了一張新的藥材清單,許是不懂蠱術的緣故,她也看不懂其中門路。

葉翎把那清單折起來,看著虞澍冷聲說:「接下來,你需要教我做的第一樣蠱毒,就是斷情蠱,需要什麼,再寫。」

虞澍知道,葉翎還是不信他,所以要先了解斷情蠱,甚至,要先找個人做實驗,才會給南宮珩用解藥,謹慎到了極點。

虞澍乖乖地又寫了個單子給葉翎。

葉翎拿到手之後,看著虞澍說:「給你三日時間,把你所知道的關於蠱術的東西,全都寫下來。」

虞澍神色一變:「寫完了,我還能有活路嗎?」

「當然,關於轉生蠱,你可以先不用寫。」葉翎神色淡淡地說。

虞澍突然有種預感,他上了一條賊船,接下來會如何,他真的無法預料。但他被南宮珩和葉翎逼到這個境地,也是真的無從選擇了……

葉翎拿著虞澍給的東西,出門就見南宮珩站在外面等她。

「如何?」南宮珩問。計劃是他和葉翎一起商議決定的,選擇讓葉翎出面,是因為南宮珩跟虞澍之間有過往的關係,有些事葉翎來做,更有助於攻破虞澍的心房。

「暫時得到了一些可能有用的東西,不過,我需要驗證,確定沒有問題后,再給你用。」葉翎把手中的紙遞給南宮珩。

「我派人去尋。」南宮珩點頭,話落抱住了葉翎,「小葉子,你對我真好。」

葉翎很爺們兒地拍了拍南宮珩的肩膀:「好事多磨,再等等,洞房花燭夜會來的。」

南宮珩哭笑不得,說實話,真的著急!

風不易得知葉翎對付虞澍的手段,皺眉問:「你跟他學蠱術就罷了,真的要幫他做出轉生蠱?」

葉翎點頭:「既然是存在的東西,我們可以不用,但不能不了解。」

「那你相信他真能做出不受限制的轉生蠱嗎?」風不易問。

葉翎笑了:「我不信!但他堅信他能做到,等到那個時候,他被我們榨乾了腦子裡的東西,就可以在永生的幻想之中,去死了!」

風不易豎起大拇指:「小葉,還是你夠狠。」

風不易想起葉翎先前跟他說的,先是用酷刑折磨虞澍一段時間,根本不是為了逼他交代,第一為了出口惡氣,第二要把他打怕了。

在秦憶如死後,葉翎和南宮珩就換了對付虞澍的方式,開始好好招待他。

潛意識裡,虞澍不會再想經歷之前死去活來的日子,而這個時候,葉翎去跟他講道理,即便他自認為警惕,但實則早已在葉翎的掌控之中。因為前面南宮珩和葉翎的所作所為,已經斷了虞澍的後路,他又不捨得死,只能聽葉翎的,一步一步被牽著鼻子走。

三日後,葉翎得到了虞澍寫下的厚厚一疊紙,都是關於蠱術的東西。不過葉翎要等斷情蠱的藥材找齊之後,再開始實踐。因為最要緊的,是把南宮珩的斷情蠱給解除,其他的都可以往後推。

轉眼進了十月,初冬季節,竹樓裡面並不漏風,而且很暖和。因為葉翎畫了圖,南宮珩讓人挖了地龍,在第一場寒風起的時候,就燒上了。

秦徵也讓人給他的小院弄了地龍。他出去逛街,買回許多如意可能會喜歡的東西,來裝點他們的小家。

葉翎去看過,雅緻又溫馨,秦徵骨子裡就是個浪漫的人。而那個小家,只等女主人歸來。

西涼城冬季寒冷,今冬的雪來得也比往年早一些。

第一場雪落下的時候,秦徵看到院中栽種的一株紅梅開了一朵。就只有小小一朵,但像極了如意臉上的那朵梅花胎記,讓秦徵又是喜歡又是傷感。

葉翎披著厚厚的披風,戴著兜帽,走到院門口,就見秦徵正盯著樹上的一朵紅梅,神色似悲似喜,雪白的頭髮已經跟落雪融為一體。

「義父,師兄做了烤地瓜,要吃嗎?」葉翎笑問。

秦徵收回視線,嘆了一口氣,眨眼功夫到了葉翎身旁,伸手輕輕掃落葉翎肩頭的雪花,跟葉翎一起往竹樓走,邊走邊問:「小葉,你覺得如意會來嗎?」

這個問題,秦徵已問過葉翎無數遍。

葉翎依舊給了一個肯定的回答:「會的!」話落還半開玩笑地說,「梅花已經開了,美人還會遠嗎?」

秦徵笑了笑:「小葉就是會說話!若是她今年不來,我就去找她,天涯海角,也要把她找到!」

「我支持義父。」葉翎笑著說。

風雪交加,兩個女子騎著馬進了西涼城,一進城就打聽寧王府所在。

「娘,你見到秦叔,第一句話會說什麼?」冰月好奇地問。

如意淺笑微嘆:「謝謝他,這麼多年,沒有忘了我。」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