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盛寵之將門嫡妃下載
  3. 盛寵之將門嫡妃
  4. 第187章 187.如意見信(一更)

第187章 187.如意見信(一更)

作者: |返回:盛寵之將門嫡妃TXT下載,盛寵之將門嫡妃epub下載

「天樞,把秦憶如帶下去,等哪日風雨雷電齊聚,帶她出來,讓她體會一下,被天打雷劈的感覺。」葉翎冷笑。

秦憶如聞言,眼神驚惶,渾身顫抖:「不……不!你不能這樣對我!放了我,我就把那件事說出來!」

「可以啊!」葉翎點頭,「你說,說完就可以走了,我絕對不攔著。」

「我不信……我說完你定會殺了我的!」秦憶如劇烈搖頭。

「那廢什麼話?帶走!」葉翎擺擺手。

天樞拖著秦憶如離開,秦憶如在葉翎說過那番話之後,壓抑不住內心對死亡的恐懼,嚎哭起來。

哭聲漸漸遠去,南宮珩笑容愉悅:「小葉子,你真的打算給師父徵婚?」

「不可以嗎?我覺得蠻好的。」葉翎輕笑,「就算秦憶如說出五年前如意所在的地方,她現在也未必還在那裡。但她既然離開家鄉,來了這邊,有很大的可能會留下。只要她還在三國範圍之內,會看到義父的呼喚的。義父,你覺得呢?」

秦徵皺眉:「這……會不會太高調了?」

「義父覺得不妥?那就算了。」葉翎點頭。

秦徵神色一僵:「你這丫頭,我沒有覺得不妥,就是覺得……」

「秦老大,別裝了!」南宮珩戳破秦徵。

秦徵臉色綳不住,嘿嘿笑了起來:「我覺得小葉你的想法真的太妙了!我贊成!」

「原來義父剛剛是想裝個矜持。」葉翎打趣秦徵,「既然如此的話,那這件事我們就開始著手做了。義父就等著如意娘子來尋你吧!」

秦徵連連點頭:「好好好!太好了!」

「秦老大,睡覺去吧,大師兄給你曬的被子,別留這兒打擾我們了。」南宮珩逐客。

秦徵瞪了他一眼:「這裡是小葉的地方,你就是個上門女婿,輪得著你說話?一邊兒去!」

話落秦徵和顏悅色地看著葉翎,笑得那叫一個慈祥溫和:「小葉,好好歇著,義父的事不著急,明兒一早辦就行。」

說著不著急,又說明兒一早。

葉翎就不戳穿秦徵這迫不及待的心情了,點頭說:「好,義父也早點回去歇著吧。」

秦徵走時,腳步輕快,心中滿滿的都是期待。飛身越過湖面,進了竹樓,就見方元還在等他。

「爹,這間是你的屋子。」方元帶著秦徵進了一個房間。房間裡面的裝飾很符合秦徵的喜好,粗放大氣。

「行了,你去睡吧。」秦徵把包袱放下,擺擺手,讓方元出去。

方元走到門口又回頭,欲言又止。

「別婆婆媽媽的,有話直說!」秦徵沒好氣地說。

「爹!」方元跑回來,在秦徵身旁坐下,看著他說,「小師妹的事,你可千萬別再傷心了,不值當,她那是咎由自取。」

秦徵一拍桌子:「臭小子,你哪隻眼睛見我傷心了?你跟阿珩兩個臭小子還不夠氣我的?小葉那麼乖那麼可愛,我惦記那個狼心狗肺的小賤人幹什麼?吃飽了撐的?」

「嘿嘿,爹說得對!小葉又乖又可愛,我也喜歡她!」方元笑容憨厚。

秦徵皺眉:「你不能喜歡她!她是你弟妹!」

方元無語:「爹你胡說什麼呢?小葉是妹妹,妹妹!」

「知道知道!改明兒讓她給你找個好媳婦兒!」秦徵笑聲爽朗。

「好啊!」方元點頭,笑起來嘴巴都快咧到耳後了。

「去吧!傻小子!」秦徵笑罵。

方元開心地走了,秦徵又看了一下房間,搖頭失笑,打開他從逍遙谷帶過來的大包袱,從裡面拿了一個捲軸出來。

小心翼翼地打開,畫像在桌上鋪展,一個溫柔沉靜的年輕女子,淺笑吟吟。

「如意……」秦徵喃喃地喚著這個名字,一瞬間,思緒回到了很多年前。

翌日一早,南宮珩和葉翎接到稟報,秦憶如死了。

意料之中。

昨夜葉翎說那樣的話,就是放棄了跟秦憶如談任何條件。

秦憶如很清楚,以她如今的狀況,說了會死。不說,早晚也會死。

在葉翎尋找到別的辦法之後,秦憶如的保命符,已經破了,支撐她的最後一根稻草,也斷了。

昨夜沒有嚴刑拷打,她四肢扭曲,眼眸凸出,葉翎傾向於認為,她是被嚇死的。

天樞把秦憶如的屍體放下來,旁邊綁在柱子上的虞澍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虞澍並不知道如意的事,秦徵這麼狠,連女兒都殺,讓他一瞬間覺得寒毛直豎。而後又告訴自己,不行,他不能死,一定要堅持住!他跟秦憶如的情況不一樣!

秦徵在跟方元一起吃早飯的時候,得知秦憶如的死訊。他的反應比方元更加冷靜,也沒管過南宮珩和葉翎會如何處置秦憶如的屍體。

葉翎讓天樞把屍體用草席捲了,扔到亂葬崗上去。這樣的禍害,不必入土為安。

葉翎進宮,跟百里夙說起秦徵的事。

百里夙立刻應下,當日就頒下聖旨,給秦徵徵婚,讓下面的官員,一級一級傳達旨意,用最快的時間,西涼城每個城池,每條街巷,都要貼上徵婚啟事。其中秦徵的名字,和如意二字,在啟事上面,十分顯眼。

沒什麼人認識秦徵是誰,以前也從未出現過這種東西,必然會被全國百姓津津樂道。

雖然如意可能在某處隱居,但她只要不是一個人與世隔絕的狀態,這種強度和密度的找人方式,她定會看見的。

而後是南宋和東晉。

南宋如今的皇帝是八卦假扮的宋清羽。南宮珩派人傳信過去,八卦也下了旨,言明是受百里夙所託。作為友好鄰邦,很正常。

東晉那邊,南宮御是認識秦徵的,對於南宮珩寫信回來要求的奇葩之事,南宮御覺得很無語,但還是照做了,反正也沒什麼損失。

一時間,三國境內,每個人都在討論秦徵徵婚的事。

可啟事上面只寫了「欲尋如意娘子」,也沒說想要什麼樣的女子,而且是天下範圍之內徵婚,總讓人覺得,這啟事似乎別有深意。

的確別有深意。尋如意娘子,何人如意?如意自知。

於是,秦徵開始了日日等夜夜盼的日子。

葉翎說:「義父,如意定然還是那麼美,你得好好保養一下。」

怎麼保養?方元變著花樣給秦徵做好吃的,燉補品,秦徵身體越發康健,原本消瘦下去的臉,因為生活變得規律自製,沒有再胖回去,但健康有光澤,看起來年輕了不少。

葉翎說:「義父,你要有個房子,等如意來了,給她一個家。」

秦徵覺得,對啊!必須的!

但寧王府里只湖邊有空地,別的地方都種著竹子。秦徵又想跟徒弟兒子女兒住在一起,於是,就在湖邊精心挑選了一處向陽背風的地方,砍掉一大片的竹子,他自己畫了圖,親自參與,蓋新房。

秦徵不要竹樓,說如意怕冷,竹樓冬日漏風。

又說如意喜歡梅花,得知皇宮御花園有幾株罕見的梅花品種,一句話,百里夙直接讓人刨了送過來,種在了秦徵專門給如意蓋的院子外面。

秦徵著急娶媳婦兒的事兒,全天下人都知道,都很好奇,秦徵這個如意娘子,最後能不能娶得到?

眨眼功夫,深秋已至。

西涼城中落葉金黃,寒霜如雪。

但南宋最南端的千葉城裡,依舊溫暖如春。

自從平王一家謀反被抓走之後,千葉城來了新的官員治理,百姓安居樂業。

數日前,官府派人,在千葉城中心大街上最顯眼的地方,貼了一張告示,被城中百姓津津樂道。

這日清晨,千葉城下起了雨。

一葉輕舟,從海上翩然靠岸,身形纖瘦的女子臉上蒙著面紗,撐著一把素底紅梅的油紙傘,身姿輕盈地上了岸,看似腳步輕慢,眨眼功夫卻已到了離岸很遠的地方。

漫步走進千葉城,雨天路上行人不多,女子輕車熟路地進了一家店鋪:「打一壇酒。」聲音輕柔悅耳。

「夫人來啦!好咧!老樣子,一壇千葉醉!」小二臉上帶著笑,顯然這是個熟客。

千葉醉,千葉城特產美酒,醇香溫厚。

很快,女子手中多了一壇酒,付了錢,照舊多給了小二十文的賞錢。

出了酒肆,女子又走進對面的一家點心鋪子,也是熟客,照舊要了一盒雲片糕。

又在別處買了些新鮮的菜蔬果品,女子提著一個竹籃,走過千葉城中心大街。

見前方有人圍著一張告示,女子繞開,繼續往前,目不斜視。

突然,一個名字傳入了女子耳中,讓她腳步一滯,駐足停下,轉頭看了過來。

細雨蒙蒙,視線穿過雨幕,女子看到了那張用紅紙寫的告示,上面的字跡清晰可見,不過寥寥數語。

女子眼眸微縮,手中的籃子掉落在地,買來的東西被雨淋了,她也沒管,快走兩步,正好前面看告示的人散了,她到跟前,抬頭再看,一個字一個字地看。

那張告示上面的字,最後在她眼中,只剩下了五個字「秦徵,尋,如意」。

「寧王是誰?夜王是誰?秦徵住在何處?」女子問旁邊一個老頭。

老頭打量女子,樂呵呵地說:「這位夫人想去試試?看你這樣貌氣質,說不定能入了貴人的眼呢?」

「寧王是誰?夜王是誰?秦徵住在何處?」女子又重複了一遍。

老頭笑著說:「這你都不知道?寧王是西夏皇后的妹妹,說起她,可是個奇女子啊!她原先是南楚的,不過南楚如今已經亡了,就是咱們現在的南宋,葉晟大將軍的次女,原是戰王妃,後來當了大將軍,再後來她姐姐嫁給了西夏的皇帝,她到西夏當了個女王爺。那夜王,就是她如今的夫婿,東晉的七皇子。那個秦徵是誰,咱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西夏寧王的義父,東晉夜王的師父,那不都寫著呢嘛!如今應該都在西夏國都城吧!聽說那寧王和夜王成親之後,沒留在東晉,又回西夏去了,肯定在那兒!」

老頭自顧自地說著他知道的事,說完轉頭,發現原先站在身旁的女子已經不見了。

女子提著籃子,腳步匆匆地出了千葉城,到城外之後,運起輕功,很快到了海岸邊,飛身上了小舟。

輕舟離岸,眨眼功夫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上。

千葉城南邊有個半月形的小島,名字就叫半月島。

半月島上住著人,並不算多隱秘,千葉城許多打漁為生的人都知道,偶爾遇到風浪上島躲避,島上的夫人還會給他們煮熱湯喝。

一個素衣少女坐在石屋屋檐下,雙手托腮,看著越來越大的雨。

見一道白衣身影出現在視線中,少女起身,面上帶了笑:「娘,你可回來了!下這麼大的雨,還非要去買酒喝!」

女子摘掉臉上的面紗,左側面頰上,有一枚精緻的梅花胎記。她就是秦徵正在到處找的如意。

少女是如意的女兒,名字叫冰月。她十七八歲的年紀,身材高挑,容貌清麗,笑起來有兩個淺淺的梨渦。

「娘?」冰月伸手在如意麵前揮了揮,發現如意在走神,覺得奇怪,「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我帶了你最愛吃的雲片糕。」如意把籃子遞給冰月,把傘收了,放在屋檐下,轉身進了門。

冰月直覺有事發生,而且是大事,但又想不到會是什麼事。

冰月做好飯菜,端過來,敲門,沒反應。她蹙眉,大力推開房門,就見如意坐在床邊,神色怔然,不知道在想什麼。

「娘,你怎麼了?」冰月把飯菜放在桌上,走過去,坐在如意身旁,握住了如意的手,冰涼的。

「他……他在找我。」如意喃喃地說。

冰月愣了一下:「他……是那個人嗎?娘不是說,他已娶妻生女,為何還要找娘?你們在千葉城碰見了?」

如意搖頭:「沒有……千葉城貼出了告示。他的徒弟和義女都是身份尊貴的人,在幫他找我。我不明白,為什麼?那告示上面寫,他不曾婚配,欲尋如意娘子……」

「不曾婚配?那當年那個……」冰月蹙眉,「娘,會不會是你當年碰上的那個姑娘故意騙你?」

「我親眼看到他們在一塊兒,親耳聽到她管秦徵叫爹。」如意蹙眉,「她為何要騙我?」

「萬一她跟我一樣,都是養女呢?至於她為何要騙娘,我也不懂。但人心難測,保不准她本性不好,故意搞鬼。過了五年秦徵才找娘,中間肯定有蹊蹺,好像他根本不知道五年前娘去找過他一樣,否則早就來了。所以,很可能就是那個姑娘從中作梗,兩邊欺瞞!」冰月說。

「那……我要去見他嗎?」如意神色有些遲疑,「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

「為何不去?」冰月正色,「當然要去!他不知道娘在何處,我們躲在這地方,都能看到告示,說不定他把找人的告示貼滿了天下呢!他心裡定是惦記著娘的,就像娘從來沒有忘記他一樣!娘還在等什麼?咱們今日就收拾一下,一起去找他吧?告示上寫了他在何處嗎?」

如意搖頭:「沒寫,但我問了個人,說他是西夏寧王的義父,東晉夜王的師父,如今在西夏都城。」

「娘,你們已經錯過不止一次了,你過去那些年受了好多苦,終於解脫了,為了找他,走了多少路,找到后又生了那樣的誤會,耽擱了五年。等明日我們就走吧。這次不管如何,一定找到他,當面說清楚!」冰月神色認真地說。

「那我們明日就走?」如意本來已決意將那段感情深埋心底,一時間突然得知可能是誤會,心緒有些亂。

「不等明日,今日雨停了我們就走!」冰月笑著說。

母女倆吃過飯,雨過天晴,陽光明媚。

兩人收拾了行李,冰月看到衣櫃中一件洗乾淨縫好的男人衣服,微微皺眉,拿出來,放在了桌上。

想了想,又找來一張紙,寫了一行字:「公子,你欠我的救命之恩,不必報答了,有緣再會。」壓在了衣服下。

背著行李出門,見如意已在院中等候,冰月笑著跑過去,挽住了如意的胳膊:「娘,走吧!」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